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五章 四方云集 1
    月夜,云层很匀称的一层一层重叠在天空。..xstxt.org云层的缝隙中,有青色的微光偷偷渗了过来,给了地面一点昏沉沉的光线。
  
      山林中很黑暗,铺天盖地的古松柏顽固的阻挡了一切光线的侵蚀。
  
      远处有腾云驾雾的律宗弟子破空飞行的声音传来,阴雪歌一行人静静的行走在山林中,在无数古木的掩护下,这些律宗弟子没能发现他们的半点身影。
  
      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三人,终归是离开了。
  
      他们毕竟是阴家倾力培养的核心弟子,阴家莫名其妙的招惹了一场大祸事,连自家的根基都仓皇抛弃了。他们三人不可能追随阴雪歌四处乱跑,他们要回到家族中,和族人们同生共死。
  
      他们身上还有不少从律宗兑换出来的好东西,这些东西对律宗弟子不值一提,但是对受到重创的阴家来说,这就是救命的良药,是保留家族元气的宝贝。
  
      所以他们义无反顾的走了,走得干净利落,很有点恩断义绝的味道。
  
      只有阴飞飞顽固的跟着阴雪歌,在他心中,阴雪歌这个自幼和他一起长大的大哥,可比那些时刻嘲笑他是一头肥猪的族人可靠十万倍。
  
      所以哪怕他的父亲阴九金都带着妻儿老小,追随家族大队人马潜入了西疆蛮荒之地,但是阴飞飞依旧顽固的追随在阴雪歌身边。他坚信,无论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阴雪歌总能闯过去。
  
      自从他小时候被同族的兄弟欺负。被人当做皮球一样在地上乱踢,阴雪歌奋起勇力将那些族兄打得鼻青脸肿之后,阴飞飞就王八吃秤砣一样,铁了心了。
  
      相比阴飞飞的坚定坚毅,苗天杰很有点欲哭无泪。
  
      一边在积雪中跋涉,苗天杰一边仰望天空,眼角隐隐有泪痕闪烁。
  
      他肯定是冲犯了值年太岁,否则他苗天杰的运气怎么差到这种程度?苍天在上,他居然用卖身契,将自己卖给了阴雪歌当追随者。就算他想要返回离开阴雪歌。因为灵魂契约的关系。他都逃不掉的。
  
      他这辈子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一心一意、死心塌地的追随阴雪歌了。
  
      除非阴雪歌大发慈悲,放纵他苗天杰离开——但是他已经知道了阴雪歌要去地下那些邪魔异端汇聚的世界,阴雪歌可能放他随意离开么?
  
      看看阴雪歌毫无表情的死板面孔。苗天杰轻轻叹了一口气。叹息声在寒风中消散无形。他知道。阴雪歌是不可能放他回去的。
  
      白玉子悬浮在阴雪歌等人头顶,轻快的向前飞行着。
  
      他一边用污言秽语问候着兰岚和她身后的所有兰家人,同时放出淡淡的光芒。照亮了前方的道路。他放出的光线极其黯淡,也只能照亮了方圆数丈的距离,远处的人,根本看不到这边有光影闪烁。
  
      一行人快速的在雪地中跋涉,阴雪歌每隔一段时间,就放开小诸天灵隐禁法,让他的储物戒指和里面的法符释放出一丝晦涩的气息。
  
      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蚂蚁一样多的律宗弟子蜂拥而来,将方圆数十里搜一个天翻地覆。
  
      阴雪歌一步一步的带着他们,向着墨娘子地图上标注的入口行去。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流逝,阴雪歌每多吸引律宗弟子的视线一个时辰,阴家的族人们就更加安全许多。
  
      律宗山门内灯火通明,尤其是占据了好几座大山,由数万座大小建筑组成的刑殿总堂,更是被灯笼火把、烛光珠光照耀得亮如白昼。
  
      无数刑殿的低阶长老被禁锢在小黑屋中,被来自兰家本部的高手盘问个不停。
  
      无数刑殿的执事和巡察,他们就没有长老们的待遇,他们直接被送进了刑殿的刑房,曾经让犯错的律宗弟子闻风丧胆的各种酷刑,好不留情的全部用在了他们的身上。
  
      哭喊声、惨嗥声、哀求声、叫冤声汇聚成一片绵绵声浪,笼罩了整个刑殿。
  
      至圣法门,八百零三个圣人世家之一的兰家,整体实力可以排入圣人世家前三十位的兰家震怒,他们用铁血手段对刑殿进行一次残酷的大清洗。
  
      对此,至圣法门其他圣人世家充耳不闻。
  
      对此,律宗的宗主以及其他高阶长老,一个个犹如泥胎木雕。
  
      不管这些刑殿的执事、巡察当中是否有冤枉的,就算打死了,也就打死了。兰家的家主兰若亲自开口严查某些事情,就算是当今至圣法门的太上总长,也是不好随意插嘴的。
  
      莫天愁背着手,站在距离刑殿百里左右的一座山峰上,喜笑颜开的倾听着随风飘来的惨嗥声。
  
      “够劲,兰岚这次是真发飙了?血岚魔女,这才是她的真面目么。”
  
      “前些日子,她对阴雪歌那小子客客气气的,让我们都有点不习惯了。”
  
      皓无忧笑吟吟的站在他身后,恭恭谨谨的看着莫天愁的脚后跟。
  
      “无忧太子,还有,青青姑娘,现在可是天大的大好机会。”
  
      莫天愁笑了几声,突然转过身来,清澈、冷厉的目光狠狠的在罗青青妩媚的脸蛋上扫了过去。他的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厌恶至极的神色,但是他很好的掩饰住了自己对罗青青的厌恶。
  
      皓无忧是失心疯了,喜欢上了这么一个阅人无数的女人。或许这就是凡俗界大国朝养尊处优的皇子们的怪异口味吧?他们玩腻了冰清玉洁的纯洁少女,就对这种货色感兴趣?
  
      反正,莫天愁不会让罗青青靠近自己半点儿。
  
      他有洁癖,很强的洁癖,只有兰岚那种实力强横、血脉尊贵,同时没有被任何臭男人的臭气熏染过的女人,才是莫天愁心中最理想的女人。
  
      罗青青笑着低下了头,她暗自咬紧了牙齿,双手在水袖中紧握,指甲都深深扎进了掌心皮肉中。
  
      她是如此敏感的女人,她对男人的一举一动都了解得如此详实。莫天愁自以为掩饰得极好的厌恶,却被她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中。
  
      “高高在上的圣人后裔么?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你在我的身体下哀嚎求饶,我要用尽所有的手段,榨干你的所有元阳精气,然后废了你,让你一无所有。”
  
      莫天愁没有多看罗青青一眼,多看一眼,他就觉得自己的视线都受到了污染。这种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上过手的女人,就算有三五分风韵,他也是不屑一顾的。
  
      “现在是最好的机会,阴雪歌背叛律宗,他是律宗的叛徒。”
  
      “兰家虽然在封锁消息,但是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真相。”
  
      “去,调动你们的人马,去追杀他吧。现在你们可以堂而皇之的,调动你们手上的所有力量,杀了他,灭了他身后的家族,将他的九族斩尽杀绝。”
  
      莫天愁轻轻的笑着,笑得无比的快意和惬意。
  
      他有确切的信息来源,他知道了兰岚前些日子之所以那样亲近阴雪歌的缘故。
  
      一个可怜的,被人当做肥猪圈养的小可怜虫,但是就算阴雪歌是如此可怜的可怜虫,他居然敢如此近的接触兰岚,享受到了兰岚哪怕是装出来的那一丝温柔,他就该死。
  
      “兰岚是我的,她的一根汗毛,一条头发,都是我的。”
  
      “任何男人,只要稍微接触过她,就该死。从兰岚生下来的那一天,就注定了,她是我的女人。”
  
      莫天愁笑得很灿烂,他掏出了一块玉珏递给了皓无忧。
  
      他鼓励皓无忧和罗青青去调动自己手头的全部力量,追杀阴雪歌以及阴家族人。他可不仅仅是平白的让人空忙乎,那块玉珏中,记载了莫天愁自己手中可以调动的一支力量。
  
      这一支人马,他就算是送给皓无忧了,挂着皓无忧的名头,斩杀阴雪歌。又能杀了心头嫉恨之人,同时也不会让兰岚记恨上自己,这是两全其美的选择。
  
      皓无忧‘嘿嘿’的笑着,他突然想到了珧暒儿那张绝美的容颜。
  
      “虽然我对珧暒儿的兴趣不是很大,但是,这一次我会生擒活捉她,然后当着无数人的面凌辱她,让珧荆命那个胆小的家伙自投罗网来送死。”
  
      “亣奐国朝,我不会给他们留下任何复起的机会。”
  
      皓无忧兴奋得浑身直哆嗦。上一次在绯月谷,他利用亣奐国朝的女眷们,已经成功的让珧荆命跳了出来。但是那一次的行动,被兰岚无比强势的搅了场。
  
      这一次,没有人能够救珧荆命,没有人能够救珧暒儿。他会用最残酷的手段杀死珧暒儿,能够让如此美丽的一个少女,在自己的手头凋零,这是多么快乐的事情?
  
      罗青青也残酷的笑着,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对阴雪歌下杀手了么?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调动罗家和洛王府的全部力量,屠光阴雪歌满门了。这个从一开始就给她制造了无数麻烦的家伙,还是让他死了更加顺心如意。
  
      两人匆匆带着几个随从人等离开,他们兴高采烈的发放信符,调集人手,准备追杀阴雪歌到底。
  
      等他们去得远了,一个身穿血色长袍,袍袖上纹了九头魔龙的阴冷青年冉冉从空气中浮了出来。
  
      莫天愁似乎知道他会出现,他也没回头,眺望着刑殿的方向轻轻的笑着。
  
      “你这个不肖子孙,这一次急等着先天五行圣体救命的,你们家的那位老祖,若是知道坏他好事的人是你……你和你的那些长辈,会是什么下场?”(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