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九章 铸体 1
    刘白白、刘红红、刘青青。章节更新最快
  
      阴雪歌哑然失笑,将刘红红请进了客厅中。
  
      青蓏奉上了茶水。这水,是院子里水井中刚刚汲出的井水,而茶,则是来不坏圣极城的路上,在几处妖兽巢穴中采集的老岩茶。
  
      刘红红把玩着茶盏,不紧不慢的将不坏圣极宗铸体的价码报了出来。
  
      他弟弟刘白白在城外哨所值守,向所有外来人贩卖不坏圣极宗制造的身份令牌。阴雪歌他们到来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递了回来。
  
      阴雪歌他们的身份令牌上有小巧的定位禁制,刘红红很轻松的就找到了他们。
  
      扯过阴飞飞做例证,他以追随者的身份进入律宗的时候,也测试了身体资质。
  
      副九品的厚土之体,这就是阴飞飞的资质。厚土禀赋不算很好,但是比起什么属性都没有的寻常炼气士,阴飞飞起码在身体强度上会有一定的优势。
  
      一块玉珏悬浮在空气中,光幕中显示出了厚土之体最佳的铸体方案。
  
      厚土之体黑铁初段的铸体强化,不坏圣极宗要收取十枚圣金币。而所需的材料,按照高中低三个档次,可以在不坏圣极宗的铸体殿内直接用圣金币购买。
  
      最高档次的那一份材料,需要耗费三百枚圣金币。
  
      地心阴沉土一块,重十鼎。
  
      阴河水冲土一块,重十鼎。
  
      三千年戊己伏地木树根下凝结的厚土精气一团,重三鼎。
  
      戊土之气凝聚的土属晶石三百块。每块重达一鼎。这些土属晶石内的戊土精气沉重异常,杂质极多,性质及其狂暴,随意吸进身体,很可能撑爆炼气士的窍穴。
  
      但是这些晶石加上其他数十种辅助材料,用铸体术秘法提炼后,就能化为一种近乎母胎羊水的液汁,融化三种铸体的主材料,迅速融入修士体内,全方面强壮他的身体。
  
      阴飞飞黑铁中段的铸体价格。如果同样按照最高档次的材料。价码就提升到了八百五十枚圣金币;他的黑铁后段的铸体价格,价钱直接飙升到了两千一百枚。
  
      当然,如果阴雪歌自己准备原材料的话,耗费就没有这么大。初段、中段、后段三次铸体强化的总价格。也不过是区区一百二十枚圣金币。
  
      青蓏和苗天杰都没有特殊的体质。所以他们的铸体强化就按照最普通的那一类。所有耗费只是阴飞飞的一成五。
  
      幽泉身为亣奐国朝的公主,刚出生时被测出的资质是正三品白水之体。但是随着她逐渐长大,随着她前世的记忆逐渐恢复。她的资质也在急速提升。
  
      现在她已经和阴雪歌一般,是正一品的白水之体。
  
      地下异域,庚金、戊土、丙火属性的材料容易得到,这里随处都是矿脉和火山,金、土、火元气远比地面还要浓郁数倍。但是地下水脉匮乏,葵水属性的材料比较难以搜集。
  
      所以幽泉以最高档次的材料进行白水之体的铸体强化,她所需的材料费用是阴飞飞的三倍。
  
      同理地下世界的青木元气也较地面世界少得多,阴雪歌青木之体进行铸体强化的话,价格同样不菲。
  
      至于白玉子,他是龙鲤,阴雪歌有心为他铸体强化一番,但是不坏圣极宗缺少针对龙鲤的特殊材料。龙鲤乃天龙后裔,他所需的铸体之术不坏圣极宗倒是传承了下来,可是材料不足,无法施为。
  
      对弈,白玉子表示无奈,但是他也没放在心上。他眼珠滴溜溜乱转,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确定了需要铸体强化的人,就是阴雪歌、幽泉、青蓏、阴飞飞、苗天杰五人。
  
      刘红红掏出算盘,一通精打细算之后,又抬头向阴雪歌笑了笑。
  
      “客人可是愿意等候?如今铸体殿可是排满了任务。如果客人愿意等候,现在去轮排,怕是要等待一年之久才能进行铸体强化。”
  
      “但是如果客人愿意花费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钱,那么只要客人凑齐了所需的圣金币,明天我就能安排几位客人进入铸体殿。”
  
      看着满脸堆笑的刘红红,阴雪歌点头应诺了那点微不足道的小钱。
  
      刘红红笑得越发灿烂,他一通加减乘除,加上各种额外的费用,再按照他的许诺,给阴雪歌打上九折之后,报出了三万一千枚圣金币的总价来。
  
      “很好,明天,我们去铸体殿,还请准备好材料。”
  
      阴雪歌同意了刘红红的报价,并且和他约定了明天去铸体殿的时间。
  
      等得刘红红出了门,留下幽泉他们在屋子里等候,阴雪歌也匆匆的按照指南上的描述离开了不坏居。
  
      所需三万一千枚圣金币,但是阴雪歌身上哪里有这么多黄金?
  
      幽泉在律宗兑换了大量的珍稀药草和金属矿石,这些东西倒是值大价钱,但是阴雪歌怎么会在这里胡乱将这些宝贝兑换出去?
  
      无奈何,他只能按照指南上的指点,去不坏圣极城附近的那个大火山捞取黄金。
  
      那座大火山每天喷出的黄金数以百万斤计,每天都有大量不坏圣极城的人在那里忙碌。虽然现在实力低微,但是以阴雪歌的手段,收获应该不错。
  
      就在阴雪歌赶赴那座大火山的时候,不坏圣极宗王城内,罗青青正依偎在一个枯槁老人的怀中。
  
      她亲昵的抚摸着老人的面颊,轻轻柔柔的笑着,身体轻轻的在他身上摩擦着。
  
      宽敞、幽森的大殿中悬浮着一团暗金色,色泽近乎发紫的粘稠液汁。
  
      大殿屋顶、地板、四周墙壁和柱子上,雕刻了无数怪异的扭曲符文,滚滚天地元气不断被这些符文吸纳进去,最终化为三十六道强光注入直径超过十丈的液球中。
  
      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张开双手悬浮在液球内,他大声的喘息着,发出痛苦的呻吟。
  
      罗青青搂着老人的腰肢,轻轻的摇晃着身体,偶尔嘟起嘴在老人的面颊上亲吻。
  
      老人身形如山,站在大殿内纹丝不动。任凭罗青青动用了各种手段,他甚至眼皮都不弹一下。
  
      罗青青无比幽怨的看着老人,当她发现老人的确对她的各种手段无动于衷后,她最终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元老,您变了。”
  
      老人依旧不吭声,他低下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俏颜,随手一把将罗青青推开了老远。
  
      就好像推开了一条剧毒的蛇蝎,老人在罗青青踉跄着退开了十几步后,这才轻松的吐了一口气。
  
      “朱雀,少说这些有的没的。当年老夫一时不查,不知你就是新任朱雀,十年苦功被你抽得干干净净。”
  
      狠狠的瞪了罗青青一眼,老人指了指悬浮在空中的液球。
  
      “你当老夫,还会重滔覆辙?让你这女魔头占便宜?”
  
      “这就快了,这小子最后的强化就要完成,三龙之力,他也算是一步登天了。”
  
      罗青青幽怨的叹息着,向老人抛了个媚眼。
  
      “当年的事情,还记得这么清楚呢?元长老,你真小气。”
  
      “只是三龙之力么?您就不能念及我们的交情,为他……”
  
      老人轻轻哼了一声,双手抱在胸前,扭过头不看罗青青。
  
      “你这次给的价钱,只够这么点。”
  
      “三龙之力,你还嫌不够么?以炼气士的功法特性,他可以畅通无阻的突破到最终那个境界。”
  
      “你这次拿出来的东西不够,我已经给足了你面子。”
  
      罗青青不再吭声,她知道眼前的不坏圣极宗的内门长老元天珞,不可能再上当了。
  
      当年她一时不谨慎,用幽冥劫生宫的秘法,在和元天珞欢好时,抽走了他十年修为。这件事情差点引爆了幽冥劫生宫和不坏圣极宗的大战,现在元天珞还愿意收钱为她办事,这结果已经很不错了。
  
      空气中的液球突然炸开,失去了所有精华、能量的暗金色液汁好似一场大雨洒了下来。
  
      地面上有密密麻麻的细小沟渠,这些粘稠却滑润度极高的液汁顺着沟渠溜走,地面上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残留。
  
      赤身露体的皓无忧重重的摔倒在地,他用力的咳嗽着,嘴里、鼻孔里、耳朵里不断喷出粘稠的汁液。
  
      喘息了好一阵子,皓无忧这才缓缓的站起身来。
  
      他低头看着自己赤露的身体,他的身体强壮了许多,个头也长高了一寸左右,浑身都是弹性极佳的肌肉块儿,每一块肌肉的线条都无比匀称,看上去充满了力量感。
  
      原本白皙的皮肤,如今变成了淡淡的黄金色。
  
      用力捶打自己的胸膛,发出的不是皮肉撞击的‘噗噗’声,而是清脆高亢的‘铛铛’声。
  
      皓无忧呆滞了半晌,他突然抬起头来,同样呈淡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凶光。
  
      “罗青青,你这妖女,你毁了我!”
  
      律宗禁律——凡修炼邪魔异端功法者,凌迟处死,九代以内血亲永久贬为奴隶。
  
      不坏圣极宗的铸体之术不需要皓无忧修炼,而是用外力强行强化他的身体。在律宗的定义中,皓无忧已经是纯粹的邪魔余孽,他一旦被发现,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同时连累自己所有的亲属。
  
      狂吼一声,皓无忧身形一晃向罗青青冲了过去。
  
      原本达到了呵气成雷巅峰境,拥有八十九江之力的皓无忧,如今力量飙涨到了三龙之力。(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