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九章 铸体 2
    一龙之力相当于百海之力,而一海就是百江之力。
  
      皓无忧的**力量飙升数百倍,他完全掌控不了突涨的力量。
  
      空气爆炸开,一团白色气爆在大殿中扩散,皓无忧的身体击穿空气,带起一长条残影,歪歪斜斜诶的飞过罗青青的头顶,重重撞在了后方的石柱上。
  
      数人合抱的石柱爆出一团强光,皓无忧的身体骤然一停,高耸的鼻梁撞击石柱,鼻梁骨崩塌,鼻血犹如喷泉一样哗啦啦的喷出。
  
      罗青青笑盈盈的抱住了元天珞的手,娇滴滴的叫唤着。
  
      “元老,元长老,元哥哥,元心肝肉肉哟!”
  
      元天珞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罗青青妩媚的面孔,重重的哼了一声。
  
      两名身高将近一丈的彪形大汉袒露上身,大步从大殿角落中狂奔而出。
  
      他们奔跑了几步,身上皮肤就变成了色泽深邃的金色,他们冲到了皓无忧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然后重重往地上一杵。
  
      大殿微微一震,皓无忧好似一根木桩被重重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巨响。
  
      这一摔痛得皓无忧惨嚎一声,他的膝盖差点被砸碎,狼狈的双手撑地,跪在了罗青青面前。
  
      罗青青走到皓无忧身边,纤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皓无忧破损的鼻梁。
  
      “皓嶽国朝第一太子皓无忧?”
  
      “嘻,也不过是一条蠢狗!你是想死呢。还是想活?”
  
      皓无忧艰难的抬起头来,他怒声喝骂起来。
  
      “妖女~想死怎样?想活怎样?”
  
      罗青青双膝一弯,面对着皓无忧跪了下来,她轻轻的亲吻皓无忧的嘴唇,凑到他耳朵边低声的笑着。
  
      “想死还不容易么?我杀了你,在你身上做点手脚,将你尸体送回律宗,证明你是邪魔弟子。”
  
      “砰,就这一下,皓嶽国朝也完了。”
  
      “相信我。会有很多人欢天喜地的落井下石。把皓嶽国朝碾成粉碎。”
  
      “你爹,你娘,你妹子……对了,你有几个同胞姐妹。长得很水灵。其实你还不知道。我男女不忌的吧?”
  
      罗青青笑得很灿烂,皓无忧的身体已经剧烈的哆嗦起来。
  
      “想活呢,就太容易了。签一份效忠我幽冥劫生宫幽冥劫生法王的誓书,以后你就是我朱雀令主麾下的朱雀第一战将。”
  
      “相信我,跟着我,你每天都会享受无穷,我知道你喜欢什么。”
  
      罗青青凑到皓无忧的耳朵边,低声的呻吟着,她的手已经伸进了皓无忧的怀中,用力的动了起来。
  
      皓无忧的脸色一阵阵青红不定,他看着自己皮肤上淡淡的金光,突然扬天怒吼了一声。
  
      罗青青满意的笑着,她笑得越发灿烂了。
  
      她丝毫不顾忌元天珞和两个彪形大汉,一把将皓无忧按倒在地,犹如骑马一样骑了上去。
  
      元天珞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贪婪的看了一眼罗青青火爆的身躯,然后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妖女,幽冥劫生宫的,妖女。”
  
      刘红红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将一页单据递给了元天珞。
  
      “嗯?有生意上门了?这点小事,你看着办就是。”
  
      元天珞挥了挥手,赶走了刘红红,注意力又放在了身体剧烈起伏的罗青青身上。
  
      距离不坏圣极城三千里,一片绵延的地下山脉中,一个直径二十里的火山口内岩浆翻滚。
  
      在火山口附近,是一圈环形的平原。
  
      在宽达百里的平原上,修建了无数简陋的屋舍,人类修士,妖魔鬼怪,各色人物犹如炸窝的蚂蚁一样往来忙碌着。
  
      在火山口旁边,站着一些实力足够的修士。
  
      他们施展各种奇门秘术,不断的向着冲起来数十丈高的火山岩浆抓取。
  
      大团大团含金量在九成以上的火山岩浆不断被抓出来,一些身形娇小,皮粗肉厚的小妖魔端着坩埚站在一旁,精准的接过一团一团岩浆,然后迅速向远处的铸造间跑去。
  
      这些修士,都分属于大大小小的势力,有组织,有纪律,分工严明,他们能够安全的高效率的收取大量的黄金。以他们的速度,他们每天起码能够收取数千万两黄金。
  
      在另外一些地方,一些衣衫褴褛,实力低得惊人,甚至不过是拥有十几钧**力量的平民同样在忙碌着。
  
      他们拎着长柄的坩埚,穿戴着用不知名材料制成的防火服,小心翼翼的等候在远处。
  
      每次有岩浆翻滚喷发,他们立刻冲上去,用长柄坩埚向着沸腾的岩浆一抄。
  
      阴雪歌踏着狂风赶来的时候,他正好看到一波岩浆喷起来数十丈高。
  
      十几个身形矮小的平民嗷嗷嚎叫着冲上前去,抓起长柄坩埚就去接那坠落的岩浆。
  
      一个最多十三四岁的少年脚下突然一滑,他哀嚎一声,顺着火山口旁边的斜坡就滑了下去。
  
      距离太远,阴雪歌都来不及救他。
  
      一侧的那些正在收取黄金汁液的修士有救他的机会,但是没人往这边多看一眼。
  
      少年发出绝望的悲鸣,顺着被高温熏烤了无数年,已经变得镜子一样光滑的斜坡迅速滑了下去。
  
      ‘嗤’的一下,少年变成了一缕青烟,被烧得干干净净。
  
      一个形容枯槁苍老的中年男人突然哭喊了一声。
  
      他一边流泪,一边拖着长柄坩埚往回跑。坩埚内一团岩浆正在剧烈的翻滚,大概能有数十斤的份量。中年男子的眼泪在脸上流荡,但是还不等落在地上,就已经被火山口附近的高温蒸发。
  
      到处都是这样的事情在发生。起码有数万人围住了这个火山口,收集着巨量的黄金。
  
      不时有人失足滑落火山口,但是没人救,只有低沉的哭泣声遥遥传来。
  
      在这狂暴的火山口附近劳作,大家都随时可能死去。
  
      平民无能力救援同伴,而那些修士,他们哪里会在乎这些平民的生死?
  
      阴雪歌散去身边狂风,落在了火山口边,他挑选了一小块平地,一言不发的拔出飞刀。在地上雕刻起复杂的法阵。
  
      这是天聋地哑傀儡宗的‘炼金法阵’。
  
      曾经上古第一的傀儡宗门。他们曾经制造过体型巨大,比天上的圆月还要大数倍的恐怖傀儡。
  
      炼制那样的傀儡需要耗费无数的材料,单纯人力提炼根本不可能满足材料的需求。
  
      所以天聋地哑傀儡宗的大能们,就创造了一整套奇妙的炼金法阵。
  
      眼下阴雪歌正在布置的。就是其中最简单的一种。
  
      直径不过三丈的法阵。有着识海内傀儡宗传承所化的晶珠提点。阴雪歌雕刻的速度极快,短短一刻钟就已经布置完成了法阵,并且在关键地点镶嵌了几枚元气晶体和纯金锭。
  
      法阵成型后就自行运转起来。四周浓郁的天地元气不断被法阵吞噬,法阵中的纯金锭突然裂开,化为无数细小的黄金微粒悬浮在法阵上空,凝成了一个漏斗状的金色光影。
  
      火山口内的岩浆突然掀起了大浪,一个直径百丈的岩浆漩涡缓缓成形。
  
      岩浆剧烈的旋转着,一道直径尺许的岩浆呼啸而出喷起来数百丈高,然后一头扎进了法阵上的漏斗中。
  
      ‘嗤嗤’声不绝于耳,岩浆中的杂质化为黑漆漆的石块被喷出法阵外,一块一块四四方方的金砖带着滚滚热气不断从金色漏斗中落下。
  
      每一块金砖都恰好是一钧重,也就是一万斤,十万两。
  
      每一块金砖,就能在不坏圣极宗兑换十枚圣金币。
  
      因为炼金法阵提炼出的黄金绝对不含任何杂质,所以这些金砖能够兑换的圣金币应该还要更多一些。
  
      ‘当朗朗’的撞击声不绝于耳,一弹指的功夫,就是十几块金砖掉了下来,阴雪歌不动声色的将这些金砖装进储物指环,很快他已经收集了大量的黄金。
  
      四周正在收取黄金的那些修士同时停下了手,他们贪婪的看向了阴雪歌脚下的这座炼金法阵。
  
      如此神奇的阵法,实在是诱人到了极点。
  
      那些修士的修为也没有多强,好些人都和阴雪歌现在的修为相当,气通百脉都没达成。
  
      在这炽热的火山口收集黄金,这是他们身后的势力给他们的日常任务。他们的修为既然不高,这里的高温对他们也是一种巨大的煎熬,他们每天也累得和死狗一样。
  
      那些实力强横的大人物,他们如果亲自来火山口劳作,他们的效率甚至比炼金法阵还要高一些。但是那些势力中的大人物,谁会辛辛苦苦的跑来这里卖苦力呢?
  
      如果他们能够得到阴雪歌的这座法阵传承,如果他们在火山口附近布置一圈法阵,岂不是他们每天都能提炼出比现在多出千百倍的黄金,而且还不用自己动手?
  
      阴雪歌感受到了四周贪婪的、恶意的目光,但是他并不在乎。
  
      如果在地面世界,有律宗、至圣法门的约束,阴雪歌对这些人还真没办法。
  
      但是在这个无法无天弱肉强食的地下异域,虽然他现在的实力很差,但是他有前世的经验和底蕴,他还用还怕谁?
  
      那位神魂大成的兰家长老,都没能抓住一心逃走的阴雪歌,何况眼前这些人?
  
      四周的修士骚动了起来,他们纷纷向这边汇聚过来。
  
      而那些平民则是明智的转身就跑,用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
  
      一盏茶的时间不到,数千名修士和各种妖魔鬼怪聚集了过来,他们分成大小数十个团体,将阴雪歌包围得密不透风。
  
      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一名身高一丈三尺上下,虎头人身的黑虎精甩着长长的尾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黑虎精站在炼金法阵边看了一阵子,然后大声笑了起来。
  
      “好奇妙的法阵,我没见过。”
  
      阴雪歌笑看了黑虎精一样,没吭声。
  
      “我觉得吧,吃独食很可耻。”
  
      “道友,你这法阵,于我黑虎大将军有缘啊!”(未完待续。。)u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