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九十章 气通百脉 2
    早上起来,鼻子流血!郁闷!
  
      ***
  
      远近突然有数十名散发出强**力波动的修士出现,高空中,甚至有一张巨大的万鬼旗张了开来,覆盖了这方圆十几里的空间。。
  
      这些修士无不‘桀桀’怪笑,他们相互之间带着一丝警惕之意,却同时向阴雪歌围了上来。
  
      “小子,跟我们走吧。我们玄阴帮最是喜欢年轻有为的少年英雄。”
  
      “公子,还是跟我们走吧。我们万花门有美女无数,可以任凭你挑选。”
  
      “娃娃,性命要紧,你若是想要活,就跟着老祖爷爷我走,否则,你今天注定惨死。”
  
      看着这些或者出言恐吓,或者用各种手段诱惑自己的修士,阴雪歌只是讥嘲的笑了笑。
  
      毕竟是实力太低了一些,如果他有前世修为的万分之一,这些人早就灰灰了去。
  
      “我,记住你们了,迟早会登门拜访。”
  
      冷笑几声,阴雪歌的身体突然散开,化为一团青色的光影没入了地上的一层苔藓中。
  
      厚厚的苔藓上,一层淡淡的,几乎不可看清的青光闪过,阴雪歌借着青木遁法,早就去得远了。
  
      在场的修士没一个能看清阴雪歌的手段,没一个能弄清他是怎么逃走的。
  
      一行人目瞪口呆的面面相觑,他们突然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惹上了麻烦。
  
      不坏圣极城外城,阴雪歌大步走进了不坏居。刘红红已经等候在了这里。
  
      端着一杯茶,刘红红有一句每一句的向站在一旁的幽泉套着近乎,想要用自己丰富的江湖经验和人生阅历,打探清楚阴雪歌他们的来历。
  
      幽泉满脸冰冷的看着刘红红,偶尔出口答复刘红红三言两语,但是言辞之间空洞无物,根本没有泄露半点儿口风。
  
      刘红红引以为自豪的江湖经验和人生阅历,在幽泉面前,却是全然无用。
  
      这让刘红红很有一种深深的挫折感,精气神都变得有点萎靡不振了。
  
      所以当阴雪歌进门后。他立刻跳了起来。笑容可掬的向阴雪歌行礼不迭。
  
      “阴公子,我们这里已经准备妥当了。只要阴公子你缴纳全部的款项……”
  
      阴雪歌手一挥,他在回城的路上随手炼制的一个储物锦囊脱手飞出。
  
      刘红红麻利的抓住了储物锦囊,向锦囊内扫了一眼。然后满意的一把将锦囊纳入了袖子里。他向阴雪歌虚引了一下。满脸是笑的挺着大肚子。带着他们走出了不坏居。
  
      不坏圣极城外城,一共有一百零八座铸体殿,每一座铸体殿。能够同时让三十六人铸体强化。
  
      但是聚居在不坏圣极城外城的修士和妖魔鬼怪们何止千万?
  
      他们每天都在辛辛苦苦的积攒黄金,就是为了凑齐铸体费用。
  
      而且每天还有来自其他地下异域的外来修士,带着全副家当赶来这里,就是为了铸体强化。
  
      而且铸体强化,因为修炼功法和自身资质的问题,一次铸体,有些人只要三五天就能完成,有些人则是要耗费一个月之久。
  
      所以外城的修士们,必须在铸体殿领了排位号码,依照排序依次铸体。
  
      但是像阴雪歌这样舍得花大价钱的人,自然就可以得到优待。
  
      在很多修士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宛如刀锋一样乱砍乱劈的凌厉目光中,阴雪歌一行人快步走进了铸体殿。一旁有修士低声的诅咒着,谩骂着一些难听的话。
  
      阴雪歌没把这些修士的诅咒放在心上,他只是好奇的打量着铸体殿。
  
      巨大的铸体殿用黑漆漆的巨石混合金属溶液浇铸而成,里面分成了三十个**的殿堂。
  
      殿堂中的地面上、墙壁上、天花板上,到处都雕刻了复杂的符印纹路,这些符印纹路当中,阴雪歌有一小半居然还认识。
  
      鸿蒙世界的大能仙人炼制黄巾力士,使用的符印阵法就和这里面的一部分符印完全相同。
  
      看来黄巾力士的炼制手法,应该就吸取了不坏圣极宗的某些奥义。
  
      在上古时代,不坏圣极宗可是元陆世界鼎鼎有名的大宗门。
  
      他们的门人弟子**强横,单纯凭借肉身就能飞天遁地,拳头可击碎流星,手掌可撕开大地,端的是威猛异常。而且他们的门人弟子进步的速度极快,只要资源足够,不坏圣极宗可以轻松组建起一支强大的军队征战天下。
  
      这是一个有着辉煌历史的伟大流派,否则阴雪歌也不会耗费这么多功夫,巴巴的赶来这里。
  
      不坏圣极宗在地下异域的口碑极佳,铸体强化已经变成了他们的主营业务,每年他们都能从中获取巨额的利润。他们恪守商业道德,只要你付出足够的金钱,他们就会安排好一切。
  
      阴雪歌他们分别得到了一间**的殿堂,铸体所需的所有材料都已经准备妥当。
  
      尤其是贴心的是,幽泉和青蓏是女子,所以为她们服务的不坏圣极宗弟子,也是精挑细选的美貌少女。
  
      而阴雪歌他们虽然是男子,为他们服务的也是不坏圣极宗的男弟子。
  
      但是刘红红也鬼鬼祟祟的凑到阴雪歌身边,向他隐晦的暗示:
  
      如果有特殊的要求,这些男弟子也能换成美貌的女弟子。
  
      对此,阴飞飞大为心动,但是被阴雪歌呵斥了两句后,他就无奈的放弃了这个念头。
  
      一刻钟后,阴雪歌等人,包括昏迷不醒的苗天杰,都同时开始了自己的铸体强化。
  
      阴雪歌站在殿堂正中,四周符印法阵中,不断有粘稠、沉重。密度比水印还要大出千百倍的液汁飞出,均匀的涂抹在阴雪歌的身上,将他的身体牢牢地包裹在内。
  
      液汁越来越多,逐渐化为一个液球悬浮在半空中。
  
      阴雪歌就躺在液球内,任凭这些粘稠的液汁从鼻孔、口腔流入他的身体,充盈他身体的每个角落。
  
      青色的洪流从液球中涌了出来,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冲进阴雪歌的身体,强化他的**每一个角落。
  
      他的神经第一时间被青色洪流占据,所有神经信号都被截断,所以他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的痛苦。
  
      神奇的是。他依旧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依旧能够运转自身的功法。
  
      丢开心头的所有杂乱思想,阴雪歌开始运他糅合了青木典和自身鸿蒙青木无上圣体的奇异功法。
  
      滚滚洪流不断涌入身体,窍穴中的青木元力剧烈的震荡。
  
      一个一个窍穴不断爆开,以一种自我毁灭的方式爆炸开。
  
      窍穴附近的隐藏脉络也是如此。有了不坏圣极宗的铸体强化做依仗。阴雪歌以一种极其野蛮的方式。强行突破身体内的各处窍穴。
  
      太古之时,至圣法门的先祖,三大至圣、八百圣人。他们能够屠戮天下,覆灭太古时的所有流派。这证明至圣法门的圣人们传承的功法,自然有他们强悍强大的地方。
  
      阴雪歌进入律宗,得到了青木典的传承,这毫无疑问是意外惊喜。
  
      他从中得到了至圣法门之所以威临天下的法门传承,从青木典中,他发现了很多独特的奇妙。
  
      上古至圣法门的三大至圣,果然不愧是上古最强大的圣人。他们推衍出的,至圣法门独特的传承功法,果真有惊天动地、震惊鬼神的奥义。
  
      但是青木典,或者说阴雪歌得到的青木典,应该是被阉割过的版本。
  
      尤其是对比了自己前世的鸿蒙青木无上圣体之后,阴雪歌就发现,青木典中有一些不该有的纰漏,一些不该有的,好似是刻意留下来的缺陷。
  
      但是身为鸿蒙世界树的真灵转世化身,就算是三大至圣,他们对鸿蒙青木的领悟,最多也就是和阴雪歌持平吧?阴雪歌自身就是鸿蒙青木,而三大至圣,他们只是以人类的身份,参悟青木的奥秘。
  
      所以阴雪歌将青木典中的奥义衍生开来,糅合了自己的鸿蒙青木无上圣体的功法后,他就得到了自己所需的,真正完整的鸿蒙青木圣典。
  
      青木典只是开辟一万两千九百六十个窍穴,对应‘凡人**’内青木属性的全部脉络。
  
      但是阴雪歌是鸿蒙世界树的真灵化身,可以将他的身体视为一株纯粹的鸿蒙大树。
  
      凡人体内,阴、阳、金、木、水、火、土,这是最根本的七大属性。所以人体内,一共有对应的七大属性的脉络体系。
  
      其中属于阳脉的,藏在肉身中,一共有九万零七百二十个大窍穴和小隐穴。
  
      属于阴脉的,藏在五脏六腑中,每一处有一千二百九十六个阴脉窍穴,合计是九千零七十二个大窍穴和隐穴。
  
      人体内,总共七大属性,阴阳两系,合计九万九千七百九十二个大小窍穴,连带所有脉络,就好像一株大树的根茎,蔓延全身。
  
      借助不坏圣极宗铸体强化提供的庞大元气,阴雪歌以自己衍生出的鸿蒙青木圣典,强行开辟周身全部大小窍穴和隐穴。
  
      他的身体表面有数万个细小的青色光点亮起,低沉的爆鸣声不断传来。
  
      青木元气不断注入身体,他的身体强度在急速提升,同时体内窍穴、脉络也不断破开。
  
      ‘咔擦’声中,血流满面,阴雪歌以近乎自残的方式,强行破开周身窍穴,顺利突破到了气通百脉的境界。他的体表一座复杂的青色脉络在隐隐放光,令得他看上去就好像一株大树。
  
      体内所有窍穴全部开辟,每一个窍穴中都有一颗青木元力凝成的光球在转动。
  
      脉络中有一层淡淡如雾气的气流在流动,沟通了全身所有的窍穴。
  
      阴雪歌的身体变得瘦削了一些,就好似一株挺拔的青松,透着一股子傲日凌云的潇洒劲儿。
  
      无数复杂的符文在他体表浮现,然后逐次凝成一个一个细小的芝麻粒大小的符印,融入了窍穴中的青木元力光球内。
  
      深吸一口气,阴雪歌双手一震,体外的液球顿时炸开,他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刚刚落地,他就听到了苗天杰愤怒的尖叫声。
  
      “大爷我花了钱的!你凭什么赶大爷我离开?”
  
      ‘啪’的一声,好似是抽耳光的声音传来,苗天杰就哭天喊地的尖叫了起来。(未完待续。。)u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