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九十二章 新仇旧恨,上心头 1
    青色大手带着隐隐雷鸣,向元正炘当头拍下。  看最新最全
  
      元正炘面孔一阵扭曲,恨恨一跺脚,手指上一枚银色戒指突然膨胀开。
  
      银色戒指中有银色的,好似水银的液体喷出,迅速在他手上凝成了一块厚重的圆盾。盾牌中心部位是一根长有半尺的尖锐三棱刺,‘突突突’三声,从三棱刺上喷出了三道寒光。
  
      青色手掌和银色寒光撞在一起,三道寒光粉碎,巨手狠狠拍在盾牌上。
  
      元正炘浑身骨节一阵乱响,步伐沉重的向后连连倒退。他面孔憋得好似涂了血一样赤红,脖子上无数条青筋膨胀了起来。
  
      他深深的吸着气,努力想要停稳脚步,但是阴雪歌这一掌的力量太大了。
  
      青色巨掌,融合了道门五丁开山道法和佛门金刚镇魔神通的精益,取两大教派之长糅合而成。阴雪歌动用自身一份力量,手掌自动吸收外界天地元气,就能爆发出十倍的杀伤力。
  
      气通百脉大成,阴雪歌此刻自身的力量暴涨,已经足以和不坏圣极宗白银初段铸体强化后的强者硬拼。十倍强化后,这只巨掌的威力,足以碾压元正炘。
  
      ‘咔咔’声不绝于耳,银色的圆盾上裂开了无数的裂痕。
  
      元正炘五脏六腑抽搐,浑身大汗淋漓犹如下雨,他厉声长啸,竭尽全力想要将阴雪歌的青色手掌震飞。但是面对阴雪歌的奇门妙法,他只有挣扎咆哮的余地。
  
      银色盾牌轰然粉碎。大小碎片化为银色的液体向四周喷溅。
  
      这些银色的液球蠕动着,刚刚飞出了数十丈远就纷纷飞回。
  
      “咦?有几分奇妙。”
  
      阴雪歌好奇的看着这些银色的液球,青色巨掌一把抓住了元正炘,将他死死握在手心。
  
      元正炘疯狂的挣扎着,但是青色巨掌坚硬无比,力大无穷,他的那点力气只是挣得自己浑身剧痛,震得青色巨掌光芒四射,不断发出隐隐雷鸣声。
  
      无数点大大小小的银色液球迅速汇聚在一起,一阵毫光流转后。大量天地元气被汇聚起来的银色液球吸了过去。一道道毫光刺目,又一块崭新的银色盾牌出现了。
  
      阴雪歌大手一抓,强行将银色盾牌握在了手中。
  
      刚刚修成的神识强行鸿儒了银色盾牌中,不是很强大。但是极其精纯凝炼的神识之力就好像一柄钢刀刺进了银色的盾牌。将其内部的法阵构造完全剖析一空。
  
      “有趣。有趣,这种金属,在鸿蒙世界。居然从未见过?”
  
      几个被吓得目瞪口呆的铸体殿执事纷纷冲了上来,他们护在了被青色巨掌禁锢的元正炘身边,又是紧张,又是恐惧的向阴雪歌连连稽首行礼。
  
      “这位前辈,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
  
      “我们不该让正炘王子,强夺客人殿堂。”
  
      “正炘王子是圣王最宠爱的王子之一,还请看在圣王的面上,手下留情。”
  
      “这盾牌,使用的是天一水银髓,乃是‘荒古域’的特产,如果前辈有兴趣……”
  
      阴雪歌眉头一挑,一股森严之气随着他浓眉的抖动呼啸而出,吓得几个执事再不敢说话。
  
      荒古域的天一水银髓?阴雪歌记住了这个名字。这种崩碎之后还能重新复原,还能重新凝聚真形的特意金属,如果用在自己的本命法宝的炼制上,还是很有价值的。
  
      同时从天聋地哑傀儡宗的传承晶珠中,关于天一水银髓的信息也汩汩流出。
  
      元陆世界物产丰富,一应修炼资源使用不尽、取之不竭,但是各种天才地宝中,天一水银髓也是极其罕见的珍稀之物。
  
      这种犹如水银的流动金属,只在地下极深远处存在,而且他们性质极其沉重、灵动,犹如活物在地下缝隙中奔走流动。极少有人发现,偶尔发现了也来不及收取,就算收取得当,也极难收集到足够数量。
  
      以天聋地哑傀儡宗在上古时代的力量,宗门中的长老们,大概平均千年,才能收集到一罐天一水银髓。
  
      眼前这块盾牌,里面融入了一些其他的金属材料,纯粹的天一水银髓,份量大概只有一个鸡蛋大小。
  
      “好东西,我就不客气了。”
  
      手掌一抖,天聋地哑傀儡宗中独特的破禁秘法‘逆转造化诸天秘咒’发动,银色盾牌爆出一团强光。
  
      元正炘身体一抖,他和银色盾牌的精神联系突然粉碎,他灵魂被震荡,一口血张口喷出七八步远。
  
      “那是父王赐予的……我的成年礼!”
  
      元正炘语气嘶哑的咆哮着,愤怒的盯着阴雪歌浑身直哆嗦。
  
      “现在是我的了。”
  
      他一掌挥出,将铸体殿的几个执事震飞一旁,一把抓住元正炘的脖子,散掉了青色手掌,拖着他大步向外走去。元正炘就好像一只半死不活的鸭子,脖子被拖得长长的狼狈跟着他快步前行。
  
      青蓏、幽泉等人紧跟在阴雪歌身后,快步走出了铸体殿。
  
      在不坏圣极宗的地盘上,打伤了不坏圣极宗神圣王的儿子,不管最终谁是谁非,还是赶紧逃跑吧。
  
      四周有全副武装的不坏圣极宗弟子赶来,眨眼间的功夫就有三十几个重甲战士围了上来。
  
      他们手持长戈长戟各种重兵器,紧张的盯着阴雪歌等人,看样子很想冲上来,拦下他们。
  
      但是阴雪歌拎着元正炘,将他的身体晃了晃,那些战士就狼狈的缩了回去不敢乱动。
  
      闯出铸体殿,顺着一条狭窄的蜿蜒街道向城外走了数百丈,四周已经有数百位战士围了上来。而且这些重甲战士当中,已经开始有身穿长衫的不坏圣极宗中层执事出现。
  
      面红耳赤,浑身冷汗淋漓的刘红红突然从人群中闯了出来。
  
      他看着阴雪歌等人,急得直跳脚。
  
      “诸位,诸位,你们都是我不坏圣极宗的客人。”
  
      “我们不坏圣极宗是讲道理的。”
  
      “如果我们有做得不对的,还请诸位客人直说,是我们的错,我们愿意补偿诸位。”
  
      “但是正炘王子,还请向将正炘太子放开,我刘红红用性命担保,诸位不会有任何危险。”
  
      刘红红等执事久经俗务,人情世故自然通晓。
  
      他们知道,阴雪歌这样的外来人,他们不会在别人地盘上胡来。
  
      尤其是元正炘身份特殊,他是圣王的爱子,外来人绝对不会贸然的招惹他。
  
      既然不是阴雪歌他们主动惹事,那么这件事情的责任,显然就是元正炘的。
  
      一方面,他们要确保不坏圣极宗的商业信誉,不能让阴雪歌他们出事,不坏圣极宗以后还要做买卖呢。
  
      另一方面,他们也要确保元正炘的安全,毕竟他是圣王元太一的爱子,他要是出事了,在场的人都要有天大的麻烦。且不说元太一了,元正炘的母亲,现在的不坏圣极宗正宫王后,能放过他们?
  
      阴雪歌一言不发,只是拉着元正炘快步向前走。
  
      四周数百名不坏圣极宗的弟子围成一个大圈,紧张的跟着阴雪歌一路向前。
  
      四周有无数来自外域的修士,无数不坏圣极城当地的妖魔鬼怪远远的张望着,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这里发生的事情。而且有耳目灵便的人,已经将铸体殿内发生的事情传播了出去。
  
      就算是地下异域的邪魔,只要是智慧生物,就没有不喜欢八卦流言的。
  
      很快在这些外来修士,本地的妖魔鬼怪中,事情的前因后果就变了味。
  
      ——不坏圣极宗的王子元正炘,看上了外来铸体强化的客人的侍女,想要强抢。
  
      ——不坏圣极宗的王子元正炘,看上了外来铸体强化的客人的金钱,想要强抢。
  
      ——不坏圣极宗的王子元正炘,看上了外来铸体强化的客人的身体,想要强抢。
  
      八卦谣言散播的速度极快,远比不坏圣极宗的信息封锁快得多。
  
      元正炘的为人在这些妖魔鬼怪添油加醋的渲染下,变得极其不堪。
  
      然后这些八卦流言,就迅速的传入了不坏圣极宗掌控的中环城、内环城,短短半刻钟的时间,就传入了王城当中。不会圣极宗的很多大人物,尤其是圣王一脉的那些王子、王女们,纷纷动了起来。
  
      不坏圣极宗内门长老,同时也是不坏圣极宗圣王一脉嫡传族人元天珞的寝殿。
  
      虽然深处地下异域,但是地下世界的物产丝毫不比地面略差。元天珞的寝殿陈设华丽,一步一景,一步一宝,奢靡华美之处,比起律宗长老也丝毫不差。
  
      偌大的寝殿,黑色的金属地砖打磨锃亮,光亮得好似镜子。
  
      元天珞斜靠在一张软榻上,翘着脚看着站在面前的罗青青。
  
      两人之间的地面上,摆着两个玉罐,一株玉树。
  
      玉罐封着口,不知道装了什么物事。
  
      而玉树则是高有九尺,紫色茎秆,赤红叶片,生长了十几颗拇指大小碧绿果实。
  
      这些果实长得好似人类心脏模样,细小的绿色脉络在果皮下蜿蜒衍生,也和心脏上的血管无异。
  
      仔细看上去,这些碧绿果实还在隐隐跳动,每一次跳动,果实旁都隐隐有空气波纹扩散开来。
  
      罗青青一改平日的妩媚样,而是很严肃、很认真的和元天珞大眼对小眼的相互看着。
  
      异样的沉静了许久,元天珞大手一挥,将三件物事收了起来。(未完待续。。)u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