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九十二章 新仇旧恨,上心头 2
    “重礼,不谢了。。ybdu。”
  
      “重礼,当然是有事相求。”
  
      罗青青笑了笑,向元天珞屈膝行了一礼。
  
      “我们幽冥劫生宫已经可以确定,那小子要么在不坏圣极城内,要么正在通往这里的某处甬道中。”
  
      “还请元长老下令,让不坏圣极宗弟子,帮助我们将他生擒活捉,或者杀死后将所有精血送来。”
  
      元天珞皱着眉,他想要问点什么,但是沉思了一阵,他又摇摇头,将所有的念头都压了下去。
  
      “你们想要那娃娃做什么,我不管。”
  
      “但是,你们幽冥劫生宫的人,不许踏入我们的地盘一步。”
  
      “既然收了你的东西,我自然会竭尽全力帮你们抓人。但是如果他已经死在了某处,我可管不了。”
  
      罗青青轻松的笑了起来,妩媚的笑容再次浮现,她轻轻巧巧的走到元天珞身边,轻轻的依偎在他身上。
  
      “只要长老您愿意下力气,他肯定跑不了。”
  
      “这几个月,我们幽冥劫生宫,也耗费了无数的力气四处打探消息。”
  
      “其他地方,都没有外来人,唯独不坏圣极城这里外来人众多,人流复杂,他只能藏在这里。”
  
      元天珞冷哼了一声,他拍拍手,招来了两个下属,正要下令去帮幽冥劫生宫抓人,突然有人匆匆的闯了进来。那人一进门,就跪倒在了地上。
  
      关于元正炘的流言。被这人一五一十的详细描述了一番。
  
      元天珞一下子站了起来,目光闪烁,也不知道在动些什么主意。
  
      罗青青则是眉飞色舞的大笑了三声,她听到了阴雪歌的名字,阴雪歌居然用本名在地下异域行走。
  
      狂风呼啸,阴雪歌右手夹着元正炘向前飞行。
  
      他掀起狂风,卷起了幽泉等人一并前行,速度极快,眼看前方就要离开不坏圣极城了。
  
      地面上,不坏圣极宗的执事和弟子们正大步奔走。紧跟在阴雪歌身后。
  
      不坏圣极宗以**强横而著称。但是并不擅长神通法力。
  
      除非进行了黄金级的铸体强化,否则不坏圣极宗的门人弟子无法离开地面飞行。
  
      在场的几个执事,有人已经完成了白银初段的铸体,**力量足以摧毁一座大山。
  
      但是他们的身体依旧沉甸甸的好似秤砣。只能在地上奔跑。根本无法离地飞起。
  
      苗天杰不时回过头。向着那些紧追不舍的不坏圣极宗弟子和执事放声嘲笑。
  
      元正炘被阴雪歌拎着脖子,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大声叫骂,愤怒的呵斥苗天杰。
  
      苗天杰也不时的反唇相讥。和元正炘相互叫骂个不停。
  
      追讨之中,不坏圣极城的王城方向,突然有数十条人影飞起,这些人影带着夺目的金色光芒,宛如脱弦而出的箭矢,撞碎了空气向着这边急速的飞了过来。
  
      丝毫没有道家仙人御风腾空的逍遥和曼妙,不坏圣极宗的这些高手的飞行野蛮而粗暴,好似炮弹轰碎了天空,直来直往的就朝着阴雪歌这边飞速袭来。
  
      阴雪歌长啸一声,他掌心一道符光闪烁,一行人向前飞行的速度又快了几成。
  
      后方的不坏圣极宗高手在急速接近,而阴雪歌他们已经冲出了不坏圣极城,来到了城外的荒野中。
  
      “留下正炘,你们可以离开。”
  
      一个白发苍苍的威严老人低声大吼,吼声如雷,震得四野轰鸣。
  
      幽泉向身后一招手,地上一条大河整个离开了河床。巨量河水快速凝成冰块,化为一条冰龙呼啸着向不坏圣极宗的追兵撞了过去。
  
      领先的白发老人劈面一拳轰下,方圆数里的空气被他一拳抽空,变成直径百丈的巨型拳影落在冰龙上。
  
      冰龙粉碎,但是细碎的冰渣一层层的堆砌起来,很快就变成了数十重薄如蝉翼的冰墙挡在了追兵面前。
  
      白发老人没想到冰龙还有这种变化,不坏圣极宗的飞行之术粗暴而直率,他根本来不及挪移变向,狠狠的一头撞在了冰墙上。
  
      幽泉凝聚的冰墙僵硬异常,那是超出了常理的坚硬,蕴藏了天地间至高法则奥义的坚硬。
  
      虽然她现在实力弱小,但是她的冰墙品质太高。
  
      白发老人面前如果是一百座山峰,他已经将山峰全部撞碎。
  
      但是面对幽泉的冰墙,他接连撞碎了六重冰墙后,身上骨骼已经碎裂了大半,很是狼狈的平贴在了第七重冰墙上。他的面孔几乎都被冰墙拍平了,大量鲜血从他脸上流淌了下来。
  
      跟随白发老人而来的不坏圣极宗的弟子们一阵大乱,元天珞带着十几个心腹下属绕过这些冰墙,丢下了白发老人和其他的门人弟子,轻飘飘的留下了一句话。
  
      “天罗,你伤势非轻,赶紧回去休养吧。”
  
      和元天珞身份相当的元天罗身体微微一颤,吐出一口血,很是不甘的咆哮了一声,在一众心腹门人的护卫下,狼狈的向不坏圣极城逃了回去。
  
      不坏圣极宗的铸体之术玄妙异常,但是他们毕竟只是得到了残缺不全的传承。
  
      他们有完整的铸体之法,相对应的治疗秘术却大部分遗失。这就导致了不坏圣极宗的门人弟子,他们的实力越强,身体就越强悍,越难受伤。
  
      一旦受伤,他们的身体也极难愈合,必须用巨量的珍稀药物长时间调养才行,否则就会留下极大的缺陷。
  
      元天罗无奈返回不坏圣极城,现在只有元天珞带人紧随在阴雪歌身后。
  
      在元天珞身边,长发飘舞、水袖飘逸的罗青青‘嗤嗤’的笑着。踏着一片云烟紧随在他身边。
  
      一边向前疾飞,罗青青一边很是开心的笑着。
  
      “阴雪歌,别逃呀,好容易才找到你,真是不容易呢。”
  
      “你知道你现在头上挂着多高的赏格么?嘻嘻,很让人心动呢。”
  
      “兰岚师姐,你到底怎么得罪了她?她居然许诺,谁能带你回去,就是兰家的家族亲传。”
  
      在这地下异域,猛不丁的听到了如此熟悉的嗓音。阴雪歌骇然向后望了过去。
  
      “罗青青?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刚叫了一声,阴雪歌就突然醒悟过来,前世的经验,让他迅速分析出了其中的真相。
  
      “你也是邪魔余孽……你居然混入了律宗!”
  
      罗青青轻松的笑着。不断的向阴雪歌抛着媚眼。
  
      “事已至此。也不瞒你。我是幽冥劫生宫这一代的朱雀令主呢。”
  
      头顶一缕红烟冲出,迎风一晃就化为一片火光熊熊。火海中,一头通体赤红。双眸暗紫的朱雀挥动着利爪,慢慢的从火焰里窜了出来。
  
      数十丈大小的朱雀扬天长啸,鸟鸣声尖锐而高亢,好像同时打碎了无数块玻璃。
  
      幽泉突然停下了脚步,阴雪歌也立刻按下了身边环绕的狂风。
  
      一道黑色雾气从幽泉眉心涌出,黑雾中一条平静异常,带着一丝死亡寂寞气息的大河翻滚而过。四周空气中,有大片大片的黑雪凝聚,被无形的力量卷动,化为十几条雪龙卷冲向了高空的朱雀。
  
      罗青青银牙暗咬,她怒视幽泉,和那头朱雀一样发出尖锐难听的叫声。
  
      她心中恨到了极点,幽泉的容貌,幽泉的气质,幽泉的纯净纯洁,这都让她恨到了骨子里。
  
      “小女人,死吧!”
  
      罗青青‘嗤嗤’的冷笑着。
  
      “你死后,我会把你卖给尸魔宗的那群恶棍,他们会好好的炮制你的尸体,好好宠爱你的!”
  
      罗青青恶毒的话语让阴雪歌心头愠怒,他一手掐着元正炘,一手结印,窍穴中青木元力滚动震荡,发出雷鸣巨响。众人头顶一片云影闪烁,连续九道青色狂雷呼啸落下。
  
      黑色雪龙卷和烈焰缠身的朱雀撞在了一块,朱雀的光芒当即黯淡了许多。
  
      大量雪片被蒸发,但是黑色雪片不断从空气中滋生,无论被蒸发掉多少,黑漆漆、阴寒刺骨的雪片始终源源不绝,犹如跗骨之蛆死死缠在朱雀的身上。
  
      罗青青厉声尖啸,眉心紫光喷涌,朱雀挥动利爪,双翼震荡卷起方圆数里的火焰乱搅,却始终无法破开黑雪的禁锢。
  
      九道青色狂雷就在这时候轰了下来。
  
      罗青青尖叫一声,她身上有几张玉质的佩饰裂开,一层润泽的光晕笼罩了她全身,挡在了狂雷前。
  
      雷声激荡,罗青青身边的不坏圣极宗弟子们被冲得满地乱滚。包括实力最强的元天珞在内,他也不敢硬挡在地下异域前所未见的狂雷之威。
  
      雷光刺目,罗青青身上法符所化的光晕炸裂开,有少许雷劲透过缝隙轰入了她的身体。
  
      罗青青身体喷出大片电光,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嗥声。
  
      青木诛邪神雷,是一切邪祟魔道的克星。
  
      罗青青乃幽冥劫生宫朱雀令主,正被青木神雷死死克制。
  
      雷光闪耀中,罗青青大片肢体焦糊、糜烂,尤其是被雷霆命中的头颅,更是烧得不成人形。
  
      “阴雪歌!你不得好死!”
  
      罗青青哀嚎一声,她左手一抖,五根手指齐根脱落,化为紫色厂流光激射而出。
  
      阴雪歌一手抓向了激射而来的紫光,他只觉手掌一震,他的手掌居然被紫光强行洞穿。
  
      元正炘突然惨嚎一声,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罗青青自残射出的五根手指,全部没入了他身上的要害。
  
      眉心、咽喉、心脏,加上左右太阳穴,罗青青的手指化为紫色火焰燃烧起来,元正炘的头颅眨眼间就被烧成了一团青烟,连带灵魂都被烧得干干净净。
  
      “阴雪歌!你敢杀我不坏圣极宗圣王之子!”
  
      元天珞兴奋至极的咆哮着,一掌按灭了罗青青身上的雷霆。
  
      他双手震荡,犹如两柄重锤,狠狠锤向了阴雪歌的胸膛。(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