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零六章 乱世 2
    跟着远远的,他看到了女童决然的神色,他刚刚大喝了一声‘不要’,女童已经倒在了地上,嘴里鲜血狂喷。阴雪歌的脸色惨变,他轻啸了一声,无相神兵从他袖子里滑出,化为数百柄飞刀向前激射。
  
      月色下,火光中,熊熊燃烧的宅邸周围,一个又一个盗匪惨号着飞起。
  
      每一柄巴掌大小的飞刀重达百鼎,他们没有切割而过,而是平平的拍在了盗匪们的身上。好像一座大山撞了过来,盗匪们的身躯被撞得四分五裂,鲜血和破碎的**在夜风中喷洒出老远。
  
      这些盗匪,最强的不过开通了百来个窍穴,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来的功法传承。
  
      他们这点力量,在阴雪歌面前毫无反抗之力,短短一弹指的功夫就被斩杀殆尽。
  
      白玉子飞到了女童的面前,他张开嘴,一道白气喷向了女童的面门。但是女童的身体微微一抽,扭头避开了白玉子喷出的白气。
  
      阴雪歌一个起落赶了过来,他蹲在女童身边,手掌按在了女童的小脸上。
  
      女童看着阴雪歌,柔美、纯净的小脸上,透着一股决然的死意。阴雪歌的神识扩散开来,笼罩在了女童的身上,他感受到了女童再无半点生存**的灵魂波动。
  
      他隐隐辨识出了,女童心中的所思所想,看到了女童所见过的、所经历的东西。
  
      国破两年,女童的父母在紫陵都沦陷的第一天。就被进城的皓嶽国朝将领请去做客。他们回来的时候,她的父亲被零割碎剐成了一堆碎肉,她母亲则是赤身露体、遍体狼藉。
  
      紧接着,就是一天比一天恐怖的混乱。
  
      原本庞大的家族,所有不动产都被收走,每天都有皓嶽国朝的官吏、士卒上门敲诈勒索。
  
      一个又一个亲眷、族人被打死打伤,一个又一个姐妹满脸是泪的被皓嶽国朝的将领请去做客,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当家族的所有浮财都被搜刮一空后,肆虐的盗匪们就来了。
  
      长达数月的恐怖,日夜在绝望中挣扎。
  
      今天。终于是她最后一个亲人。她的祖奶奶也惨死在盗匪刀下。
  
      “不想活了啊!”
  
      阴雪歌站起身来,看着嘴里鲜血直冒的女童。
  
      女童缓缓点头,看着阴雪歌,笑了。
  
      笑容很美。
  
      她艰难的转过头。看向了自家宅邸深处。规模庞大的家族圣庙的方向。
  
      很显然。女童身世很好。她家供奉圣人圣像的圣庙,规模比阴家要大了几倍。阴雪歌神识笼罩下,圣庙内的那些圣像。也比阴家请回家的圣人像要庞大数倍,造价显然也是高出了许多。
  
      圣庙,也是这家人宅子里,唯一的没有被破坏的建筑。
  
      女童呆呆的看着圣庙的方向,眼里有热泪滚滚而下。
  
      “你是说圣人么?”
  
      阴雪歌看着女童,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是一伙老贱人,不值得信任。如果你认为,制定了律法匡正天下的他们,真的会拯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你就真的想太多了。”
  
      女童扭头看向了自家祖奶奶的方向。老妇人身体僵硬倒在地上,双眼依旧圆睁着看着女童。
  
      阴雪歌的没吭声,他静静的站在女童身边,静静的守着她。
  
      他完全可以救下这个女童,但是一个已经没有生存意念的孩子,救活了又怎么样?
  
      让她生活在无穷无尽的噩梦和痛苦之中,让她充满仇恨的活下去?
  
      甚至,传授她无上功法和神通,让她成长为一个杀人无数的恶魔?
  
      阴雪歌巴不得元陆世界乱成一片,但是他还没有下作到利用这种身世可怜的小女孩的地步。
  
      如果她选择了死亡,那么,就让她安安静静的死吧。
  
      双手合十,阴雪歌低沉的念诵起佛门的超度经文。他的身边隐隐有金色莲花浮现,一股恢弘不可名状的力量笼罩在了女童的身上。
  
      女童笑了,很灿烂的笑了起来。她感激的看着阴雪歌,然后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我希望,你来世能见到一个更加精彩的世界。一个或许不是很理想,或许依旧混乱,但是起码真实的世界。就算弱肉强食,就算血腥残酷,所有的弱肉强食和血腥残酷,都摆在明面上的世界。”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所有的血腥和残酷,都被所谓的圣人们制定的律法装饰得冠冕堂皇。”
  
      细微的破空声传来,一条五丈长的飞舟飞近,悬浮在了宅院上空。
  
      七个律宗弟子跳了下来,成弧形围住了阴雪歌。
  
      一名律宗弟子不以为然的看了看阴雪歌脚下生命之火消散的女童,皱着眉头向四周倒毙的盗匪望了一眼。他伸出手,向阴雪歌大声呵斥起来。
  
      “是你杀了这些‘私掠者’?你可有‘私掠令’么?”
  
      阴雪歌愕然,白玉子愕然,他们瞪大眼看着这个律宗弟子。
  
      “私掠令?什么东西?”
  
      几个律宗弟子身形如风,急忙结成圆阵围住了阴雪歌。
  
      “私掠令都不知道,你敢在紫陵都杀人劫掠?”
  
      “只不过,能杀死这么多人,看你小子也有点能耐,我们看好你的发展。”
  
      “黄金十两,补一张私掠令吧。只要在百年内,你向律宗进贡足够的收获,你或许能建立一个家族。”
  
      几个律宗弟子笑得很是灿烂,阴雪歌沉默了一阵,伸手打了个响指。
  
      阴飞絮、阴飞云、阴飞劫三人带着十几个精挑细选的阴家精锐跳了出来,他们犹如出洞的猛虎。从黑暗中一个虎扑就到了这些律宗弟子身后。
  
      六个律宗弟子被他们一把扭断了脖子,剩下一人被阴飞劫按倒在地。阴飞劫一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大声叫唤,左手匕首飞快的刺穿了他的左右琵琶骨,刺穿了他的左右膝盖,彻底废掉了他的行动能力。
  
      飞舟上还有三位律宗弟子值守,他们见势不妙,催动飞舟就要逃走。
  
      阴雪歌大袖一挥,道门无上神通袖里乾坤化为一道青色光影一扫,飞舟连带着三个律宗弟子都被卷了下来。
  
      他带着众人在紫陵都内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对着被俘的几个律宗弟子一通严刑拷打。很快就逼供出了他们想要知道的一切。
  
      所谓私掠令。按照《国律》,是皓嶽国朝在律宗的主导下,颁发的一种血腥令符。
  
      拥有私掠令,就能组建队伍。在原本的亣奐国朝内肆意的烧杀抢掠。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不会有人阻止。拥有私掠令的人,他们只需要将掠夺所得贡献给皓嶽国朝,就能得到积分奖励。
  
      皓嶽国朝灭亡了亣奐国朝。曾经的亣奐国朝的世家门阀,他们很可能成为不安定的因素。谁也不知道这些世家门阀中,会有多少人忠诚于亣奐国朝,会对皓嶽国朝造成各种威胁。
  
      所以将这些世家门阀彻底剿灭,这才符合皓嶽国朝的利益。
  
      但是皓嶽国朝如果以征服者的身份,亲自对这些世家门阀大肆屠杀,传出去名声不好。
  
      所以皓嶽国朝和律宗联手颁发私掠令,各方势力都可以组建私掠队伍,对原本亣奐国朝的子民肆意掠夺欺凌。他们掠夺的所有财富,都可以折算成积分。
  
      积分可以换取功法传承,可以换取法器法宝,可以换取丹药灵符,甚至是强大的法石傀儡等等。
  
      只要有足够的积分,足够的运气,这些曾经的市井混混们,他们甚至就能组建属于自己的家族。
  
      这种通过战争红利,私掠起家的家族,他们效忠的对象肯定不会是被覆灭的亣奐国朝。
  
      这些新建立的家族,他们也会有自己的领地,有自己的族人,有自己的私兵军队。他们将成为这一片国土上的新兴势力,他们天生就和亣奐国朝的遗老遗少是死对头。
  
      通过这种方式,皓嶽国朝就能稳固的把握住新吞并的国土,牢牢掌控这一方国土的一切。
  
      而律宗呢,私掠者想要获取传承功法,他们就必须向律宗缴纳巨额的财富。
  
      这些财富都是曾经亣奐国朝的民脂民膏,律宗不可能亲自不顾脸皮的敲骨吸髓的攫取利益,但是通过这些私掠者,律宗不用亲自出手,就能将原本亣奐国朝无数年来积攒下来的财富吞并大半。
  
      “又是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啊!”
  
      白玉子浑身鳞片都张开了,他对于律宗的无耻,有了更新的感悟。
  
      阴飞絮等人浑身冷汗潺潺,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几个浑身是血的律宗弟子,身体激灵灵的打着寒战。
  
      这就是律宗,这就是圣人的律法。
  
      阴雪歌将几个律宗弟子身上搜刮出来的储物指环翻了翻,从中找到了数百份空白的公文和令符。
  
      一名重创的律宗弟子可怜巴巴的看着阴雪歌,低声下气的哀求着。
  
      “紫陵都是亣奐国朝龙兴之地,所以皓嶽国朝下手略狠了些,好些世家门阀都是他们亲自出手。”
  
      “但是亣奐国朝的其他地方,就不方便亲自出手了。这些空百的私掠令,都是为了那些地方准备的。”
  
      “我们……”
  
      阴雪歌一脚踢在了对方的脖子上,终结了他的性命。
  
      抖了抖手上的空白公文和令符,阴雪歌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私掠令,我喜欢这玩意。”
  
      “我正愁怎么兴风作浪,这就送上门来了。”
  
      “亣奐国朝如今正是一片混乱,有了这些宝贝,嗯,我们得仔细盘算一下。”(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