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劫走 2
    厦佑国朝数十名将士距离剑影太近,他们的身体,以及他们乘坐的飞舟都承受不住剑影释放出的凌厉气息,剑影距离他们还有数十丈远,他们的身体和飞舟都被切开了深深的裂痕,紧接着就崩解成了无数碎片。
  
      “该死!”
  
      厦佑国朝的统军大将谩骂了一声,他突然脱下了自己身上的甲胄,一把撕开了身上的战袍。
  
      他袒露出了自己的胸膛,在他的胸口上,赫然镶嵌了一面直径八寸左右,通体色泽呈瑰丽的紫金色,表面有无数条云雾霞光缠绕,被三条螭龙盘绕在正中的圆镜。
  
      “破!”
  
      厦佑国朝的大将怒喝一声,他的脸色骤然一阵惨白,眼睛逐渐有一丝丝的血浆流淌下来。血浆滴落在圆镜上,这块怪异的,和他的血肉融为一体的圆镜顿时喷出了一道极其澄净的紫金色光芒,正好罩在了龙形剑影上。
  
      四周虚空突然一阵凝滞,皓无忧和对方大将的身体变得一阵僵硬。
  
      他们身体四周的空气中,突然有无数无形无迹的恐怖剑气喷薄而出。皓无忧身边的数百名亲兵护卫浑身喷出大量鲜血,眨眼间就被无形剑气轰成了碎片。
  
      厦佑国朝大将身边的随行将士中,同样有数百人的身体突然变成了紫金色。他们的身体一寸寸的僵硬、凝固,变成了紫金色的晶石雕像,然后无声无息的炸成了漫天碎屑。
  
      “上去打!”
  
      皓无嘻怒喝一声,反手召回了自己的佩剑。纵身带起一道金光冲上了高空。
  
      “谁怕谁?”
  
      厦佑国朝的将领也大吼一声,他干脆将身上所有的衣物都扯得干干净净,赤条条一丝不着的大吼着追向了皓无忧。
  
      两人使用的法宝威力都太强大,已经逼近了元陆世界国朝和世家所能拥有的法宝威能的极限。
  
      他们在这里大打出手,先不说他们谁输谁赢,起码他们身边的心腹将领没有一个能活下来。他们只能冲上高空,起码跑去两千丈以上的高空中大打出手,才不至于影响到他们的身边人。
  
      两个拥有可怖法宝的人跑得无影无踪,剩下来的皓嶽国朝和厦佑国朝的将领们相互望了一眼,他们一言不发的。分别挑选了对手。纷纷踏着烟云凌空飞舞,快若闪电般的交起手来。
  
      罡风、雷霆、火焰、冰山,各种可怕的攻击向着四面八方呼啸轰去。
  
      幸好这里是亣奐国朝的皇陵,这里的每一座山峰都被加持了强大的禁制。在他们交手的余波中。这些山峰喷射出大片血光。死死地抵挡住了他们攻击外泄的残留力量。
  
      换成紫陵都,或者任何一座大城,方圆百里的建筑早就被摧毁了。
  
      也就是亣奐国朝的皇陵。勉强承受住了数千名高阶炼气士乱打乱斗造成的破坏。
  
      双方势均力敌,一时半会间难以分出胜负来。但是这里毕竟勉强算是皓嶽国朝的主场,他们的人手远比来袭的厦佑国朝多出许多。
  
      这些高阶的强大炼气士打成了一团,皓嶽国朝的几个低阶将领避开了战团,手持几枚可以攻破法宝自身禁制,可以强行约束、收敛法宝的法符,兴冲冲的向着雷殃鼎和地元宫灯冲了过去。
  
      厦佑国朝的炼气士们大吼连连,他们分出几个人想要抢占这两件宝物。
  
      但是皓嶽国朝在场的将领毕竟人多势众,他们立刻将几个冲出去的敌人重新缠上。
  
      阴雪歌眼看着皓嶽国朝的几个将领已经靠近了雷殃鼎和地元宫灯,他立刻荡起一道金光,迅速飞到了两件至宝身边。他狠狠的瞪了那几个皓嶽国朝的将领一眼,一手按在了地元宫灯上。
  
      “退去一旁,这件至宝,由我亲自收服。”
  
      地元宫灯内蕴极元熔岩焱,这种奇门地心火焰极其难得,只要将他掌控在手,阴雪歌就多了一门杀伤力惊人的宝物。
  
      反而是雷殃鼎,阴雪歌自身青木属性,就能自身无穷无尽的雷霆攻击敌人。雷殃鼎对他而言,就是鸡肋一般的存在,所以他对雷殃鼎并不是很看重。
  
      几个皓嶽国朝的低阶将领眼看自家顶头上司出现,他们立刻乖乖的退后一旁,将地元宫灯的控制权交给了阴雪歌。而他也不客气,双手握住了地元宫灯的本体,默运收取重宝的秘术口诀,将一道一道符印打入了地元宫灯中。
  
      必须要指出一点,上古之时,至圣法门扫荡天下,击败所有其他流派,独占元陆世界。
  
      但是至圣法门流传下来的炼器之术,很粗暴,很直接,很单纯,很简单。和道门、佛门乃至其他大小流派精雕细琢近乎于艺术的炼器之术相比,至圣法门的炼器之术大开大放,虽然同样是直指天地本源,同样威力巨大,但是未免太粗陋了一些。
  
      这种粗陋的炼器之术,在漫长的教派战争中能够发挥奇妙的效果。
  
      比如说,至圣法门同样威力的法宝,炼制的效率会比道门和佛门乃至其他流派的手法快出十倍、百倍。虽然在各种神通变化上,至圣法门炼制的法宝远不如佛道等流派的法宝灵动、巧妙,但是法宝的绝对杀伤力却是相差放佛的。
  
      在战争时期,这样的炼宝手法,为至圣法门获取了绝对的战略优势。
  
      但是在现在,阴雪歌用道门秘传的‘小诸天二十四相破禁密咒’强行收取地元宫灯,内部禁制寥寥无几,炼制手法算得上粗枝大叶的地元宫灯,在短短三个呼吸间,就被阴雪歌彻底掌控。
  
      强行将一缕精神烙印铭刻在了地元宫灯的器灵核心上,阴雪歌手一指。一缕剑气在宫灯上一阵切割,将宫灯内的一个用来追踪的隐秘禁制彻底破除。
  
      长笑了三声,阴雪歌俯瞰下方厦佑国朝和皓嶽国朝的众多将领,手一震,一道精纯浑厚的青木元力就拥入了地元宫灯中。
  
      地元宫灯上方漂浮着的尺许高赤红色火焰突然膨胀起来,眨眼间就膨胀到了三丈高下。
  
      方圆百里内的空气温度直线上升,四周空气扭曲着,地面都被烧成了一片赤红,甚至好些岩石都被烧成半融化状态。两国交战的将士受不住这种可怕的高温灼烧,纷纷分手向后退却。
  
      阴雪歌心念一动。地元宫灯上数千道细如发丝的粘稠火焰喷射出来。快若闪电般向那些厦佑国朝的将士喷了过去。伴随着凄厉的惨嗥声,数千名厦佑国朝的将士没想到阴雪歌居然这么快就掌控了地元宫灯,他们的身体被极元熔岩焱黏上,身体疯狂的燃烧起来。
  
      一些地位较高的将领急忙掏出保命的法符激活。想要扑灭身上的大火。
  
      但是极元熔岩焱本身威力就强横无比。更不要说阴雪歌用青木元力增添火势。青木化风。风助火势,更有青木之力源源不断的补充,就好像不断往火海中倾泻火油一样。地元宫灯的火势一发不可收拾。
  
      数千厦佑国朝的将领,其中不乏开天裂地境的强者,居然眨眼间就有七八成人被烧成了灰烬。
  
      其他人也是痛苦的嘶吼着,他们带着满身灼热的、粘稠的火焰在地上乱滚乱爬,不断的用各种法符幻化各种大雨、冰雪想要扑灭身上的火势。但是无论是大雨还是冰雪,被极元熔岩焱一裹,都好似火上浇油一样,只能让火势更加的炽烈难当。
  
      凄厉的惨嗥声尖锐难听,但是在皓嶽国朝众多将士的耳朵中,厦佑国朝将领们的惨嗥声却是犹如天籁。
  
      他们敬仰的抬起头来,看着悬浮在半空中,右手托住地元宫灯的阴雪歌,恭恭敬敬的单膝跪地,向自己的‘主帅’,向‘皓无嘻’献上了至高的敬意。
  
      甚至皓无欢、皓无虑两人,也都向阴雪歌深深的鞠躬行礼。
  
      在他们想来,皓无嘻能够出现在这里,毫无疑问他已经战败了对方的领军大将。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击溃一位手持重宝、实力相当的敌军将领,皓无嘻的实力让他们都感到了惊叹。
  
      “将雷殃鼎带回紫陵都。”
  
      冒充皓无嘻的阴雪歌开始发号施令。
  
      “整顿民夫,继续发掘皇陵。调动重兵驻守此处,不许他人靠近一步。”
  
      皓无欢、皓无虑急忙领命应诺,阴雪歌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化身为一道金光,快速的掠上了高空,几个闪身就消失在了高空的云层中。
  
      皓无欢两人有点纳闷的抬起头来,刚刚阴雪歌御气飞行,散发出的法力波动和皓无嘻的元力波动,似乎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皓无嘻是金、火双重属性,而且都有正三品以上的资质,他飞行的时候,散发出的气息是灼热而锐利的。
  
      但是阴雪歌呢?
  
      他青木元力御气飞行,散发出的波动轻灵而飘忽,和皓无嘻有着绝大不同。
  
      “是……兄长他又实力精进了?”
  
      “是也,兄长怕是已经五气归一,自身内部小五行,能够衍化出大周天五行之力。”
  
      皓无欢和皓无虑同时感慨起来,看来皓无嘻距离凝结神魂,真个只差一步了。在他们这一代人中,皓无嘻虽然不是皇族的核心培养对象,但是他毕竟年龄较长,这修为也是最为精湛、雄厚的。
  
      在阴雪歌的命令下,皓嶽国朝的大军迅速行动起来,大批民夫重新被集中在了皇陵中,更有一支整编的补充军团悄悄的潜入了皇陵周边的山岭中,开始紧急构造防线。
  
      各种大型的战争器具也开始向皇陵的方向集中,好些山头被掏空,这些杀伤力巨大的军械都被秘密安装在了里面。
  
      亣奐国朝的皇陵,眼看被布置成了一座绞肉机。(未完待续。。)
  
      ps:  猪头微|信独家更新作品《仙缘》,请大家关注血红微|信观看,搜索微|信号‘xuehong-1979’或者直接搜索“血红”添加关注!u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