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皇陵风雨动 1
    钟、塔、剑、鼎,二十几件流光溢彩的重宝飞上高空。
  
      皇陵中传来铿锵巨响,每一件重宝身上,都有一模一样的半透明宛如鬼影的锁链紧紧捆住他们。宝物急的挣扎跳动,却死活无法摆脱这些锁链的禁锢。
  
      一柄长剑突然连续震荡数十次,剑身上一头背生两对白色羽翼的猛虎虚影跳了出来。猛虎仰天长啸,大口吞吐天地元气。剑锋上一片一片的法符纹路急亮起,长剑散出的凌厉气息急骤增强。
  
      皓嶽国朝的驻军阵脚大乱,面对阴雪歌诡异而突兀的突袭,突然涌出来的十几件重宝让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们的领军将领都被击杀,普通军官和士卒,根本没实力收服这些宝贝。
  
      阴雪歌冲上了高空,月光下,无数的灯笼火把照耀下,他身上的厦佑国朝军服无比刺眼。
  
      他没有戴头盔,故意将一张轮廓分明,额头上生了一颗大肉痣,格外有特点让人印象深刻的面孔暴露了出来。这张面孔,属于厦佑国朝某位高级将领,这颗肉痣体积巨大,绝对会让在场的皓嶽国朝的士卒们记忆深刻绝不会轻易忘记。
  
      “天下宝物,有德者居之。”
  
      “尔等皓嶽国朝,乃大盗蟊贼,灭人国朝,屠人城池,毁人家族,你们居然还敢妄图染指他国重宝?”
  
      “也不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命数!”
  
      阴雪歌记得很清楚,他幻化的这个厦佑国朝的将领,使用的兵器是一条长有十二丈的奇形软鞭。无上神兵就幻化成了那条软鞭的模样,他随手挥动软鞭,漫天都是长达数百丈的鞭影呼啸抽打,直打得地面上无数士卒抱头哀嚎,被打得皮开肉绽。
  
      他没有下死手,但是每一鞭都打得这些皓嶽国朝的士卒倒地不起,鞭影撕开他们的皮肉。深深的陷入他们的骨骼中,痛得他们嘶声哀嚎,在地上连连打滚。
  
      眨眼间数千士卒被打得溃不成军,远近无数皓嶽国朝的士卒悍不畏死的向这边涌来。同时有几个高级军官疯狂的吼叫着,下令让那些埋伏在暗地里的大型军械攻击敌人。
  
      但是所有操控那些大型军械的技师,都已经被血狼君带着一票心腹解决掉。没有了操作的人手,那些大型军械可不是普通士卒能够使用的。
  
      血狼君带着一票比豺狼还要狠毒,比猛虎还要彪悍的下属冲进了皓嶽国朝的大队人马中。
  
      他们亮出雪亮的獠牙,不断的出尖锐的狼啸声。皓嶽国朝的将士们驾驭法器轰击在他们身上,却被他们身上精良的甲胄全部弹飞。而血狼君他们的兵器所过之处,无论是铠甲、兵器还是法器法宝,都被他们的兵器齐刷刷的劈成两段。
  
      至圣法门和律宗,他们对元6世界国朝、世家的掌控太严厉了。他们根本不会将真正的好东西赏赐给这些国朝和世家;甚至国朝和世家想要自己钻研更加高级的炼器手法。那都是会被满门抄斩的重罪。
  
      所有的国朝和世家,要么只能从至圣法门领取他们恩赐的法器法宝,要么得到了特别授权的,他们只能按照固定的模板,炼制固定属性的法器和法宝。
  
      而这些固定属性的法器和法宝。都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说驾驭时攻击轨迹单调而僵硬,比如说某一处结构有着无法弥补的强度缺陷,只要轻轻一击就能将其摧毁。
  
      面对阴雪歌炼制的这些真正精良的兵器,皓嶽国朝将士们使用的那些破烂货色,自然是相形见拙。
  
      血狼君瞪着惨绿色的双眸,宛如杀星临凡,在皓嶽国朝的大军中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他的长刀化为一片龙卷风。覆盖了方圆里许的范围。只要是闯入这个范围的敌人,都被密密麻麻杀伤力绝大的刀风搅成了粉碎。
  
      血狼君贪婪的张开大嘴向着四周吞噬着血浆血雾,他的瞳孔从惨绿色,逐渐变成了深邃的血色。他张开嘴歇斯底里的尖啸着,体内妖力翻滚如海啸,正疯狂的增强。
  
      悬浮在半空中的阴雪歌诧异的向血狼君望了一眼。
  
      这个家伙。他前世在鸿蒙世界中,是一头血脉尊贵的银月狼妖。通过跨界转生大阵,降临元6世界这个诸天起始的本源世界后,他居然化为了一头在狼族中都以妖邪、狠戾著称的血狼。
  
      血狼妖,已经不能用妖来定义。他们更多的侧重于‘魔’的范畴。
  
      战斗时,杀死的敌人越多,体力恢复越快;不断吞噬敌人的血浆,吞吐敌人临死前散出的怨气和死气,他们就能疯狂的提升自己的力量。经历的必死的战争、经历的残酷战场越多,他们的实力就越强,他们的道行就越高。
  
      此刻皓嶽国朝的士卒们,已经有数千人惨死在他的刀下。
  
      所有人的精血和临死前的怨气、煞气都被他吞噬,他的实力比起动手前,足足提升了一倍!
  
      “这条大狗,了不起啊。”
  
      白玉子惊讶的感慨着,无比怀念的抬头看着天空。
  
      “颇有,鱼爷前辈子的风范,吃得越多,实力越强嘛!”
  
      “杀!杀!!杀!!!”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连续三声战号怒吼震得天崩地裂,三个身披重甲,手持塔盾,结成钢铁防线缓缓行来的万人方阵从前、左、右三个方向逼迫了过来。
  
      血狼君吞吐了数千人的精血,体内妖力飙升,浑身血脉膨胀,已经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他丢下手上长刀,双手成爪形,狠狠的向着四面八方连连挥动。
  
      数千个血色爪印在他身边凝成形体,当他挥出了八千一百个爪印后,他仰天尖啸了一声,所有爪印同时向着三个万人方阵激射了出去。
  
      罡风破空,尖锐的空气撕裂声震得三个万人方阵的士兵耳膜碎裂,七窍喷血。
  
      好似重炮轰出的炮弹,每一个爪印都轻而易举的击穿了那些厚达一尺的合金塔盾,撕开了士卒们身上穿戴的法器重甲,撕裂了他们的**。狂暴而邪异的爪劲震碎了士卒们的**,将他们炸成了一团肉酱,然后爪印内传来邪恶的吞噬力量,将他们的血气顷刻间抽得干干净净。
  
      每一个爪印都同时击穿了三个、四个、五个甚至更多的士卒,足足三万士卒被血狼君一击秒杀,三万人的身体同时爆裂开,漫天血水都被他打出的爪印吞噬。
  
      一条条爪印带着长长的血色长虹飞灰血狼君的体内,他的身躯急膨胀着,差点就撑爆了他的画皮,露出了他狼妖的真身。
  
      默运血狼妖族血脉传承的秘术神通,加上前世传承的狼妖一族的各种秘术,血狼君强行镇压了体内沸腾的血气,将一条条好似巨龙一样疯狂翻卷翻滚的血气压缩在了浑身无数个窍穴中。
  
      他的妖力还在急的提升,他的**力量也在快的增长。
  
      屠杀三万人,血狼君的**力量飙升两倍有余,此刻的他精力充沛,有一种就算是天都能轻松捅一个大窟窿出来的酣畅淋漓感。
  
      沉闷的脚步声从紫陵都的方向传来。
  
      整整二十个万人方阵平平铺开,占据了近百里方圆的范围,快而整齐的向皇都的方向逼来。
  
      皓无嘻等统军将领踏着自家法器,统辖着大军向这边步步紧逼。隔开还有数十里远,皓无嘻就已经放声大吼起来。
  
      “厦佑国朝的小儿辈,尽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有胆的,摆开阵势,我们野战一场。大家摆开全部兵力,看看到底是谁占了上风,谁就永久保留亣奐国朝的皇陵。”
  
      “你们,敢不敢?”
  
      皓无嘻放声大吼,他麾下二十万精锐士卒同时仰天大吼。
  
      “敢不敢?”
  
      “敢不敢?”
  
      “厦佑国朝的小儿,你们敢不敢?”
  
      阴雪歌咧咧嘴,没吭声。厦佑国朝的统兵大帅七皇子已经被他干掉,如果七皇子还活着,说不定他还真敢摆开车马,明刀明枪的和皓嶽国朝的大军决战。
  
      但是阴雪歌么,他麾下的妖魔鬼怪加起来也就三万多人,他才没兴致和数百万的炼气士大军玩命。
  
      偷偷摸摸的在一旁浑水摸鱼,看着几个国家打得脑浆子都崩出来,这才是人生的一大乐事。自己亲自上场淤血厮杀,本来是看戏的人,突然变成了演员,这种感觉可不怎么好。
  
      他纵身飞向了那十几件飞出皇陵的重宝,同时低声的呵斥了一声。
  
      “……将军,为本帅挡住皓嶽国朝的无知小儿。”
  
      他含糊其辞的叫嚷了一声‘某将军’,血狼君知道是在叫他,当即就大声应诺了一声,带着麾下三百精锐迅冲向了皇陵入口,抢占了皇陵入口两侧的几座陡峭的山崖。
  
      他们掏出了用凤梧道人本身枝桠炼制的强弓,而且是比阴飞劫他们使用的强弓力道更强上数倍的强弓。毕竟血狼君和他麾下的这一群狼妖,他们修炼了数百年,实力远比阴飞劫他们强悍,使用的弓箭自然力量更大,射程更远,杀伤力也更加惊人。
  
      更不要说,他们使用的箭矢,还是阴雪歌精心加工,特意为他们炼制的精品法器箭矢。
  
      “皓无嘻,看你狗头!”
  
      ps:
  
      猪头微|信独家更新作品《仙缘》,请大家关注血红微|信观看,搜索微|信号‘g-1979’或者直接搜索“血红”添加关注!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