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谁为刀俎,谁鱼肉 2
    皇普雄奇神色诡秘的看着蚁后。
  
      他的表情极其复杂,就好像一个男人深夜里起身上茅房,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女人一样,那脸色诡秘诡谲得甚至有几分恐怖。
  
      目光闪烁的他上下打量着身躯庞大足足有数百丈的蚁后,过了许久,他才轻嘘了一口气。
  
      “丣鬼母,是你?”
  
      蚁后蠕动着庞大的下身,巨大的身躯碾压着黑云,慢慢的来到了那张巨大的光网上空。她居高临下的俯瞰着皇普雄奇等人,红润的嘴唇微微一撇,很不屑的笑着。
  
      “是我。皇普雄奇?我记得,你们家有个叫做皇普泰的家主?”
  
      皇普雄奇吐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那是十三万年前,本家的家主。如今,他老人家已经飞升虚空灵界好些年了。”
  
      蚁后‘嗤嗤’笑了。
  
      “飞升了?那个鬼地方,你们还真的趋之若鹜呀!”
  
      “我和皇普泰有一面之缘,现在来欺负你们这些小娃娃,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们,就忍着吧。”
  
      皇普雄奇双手按在了腰间悬挂的一双佩剑的剑柄上,双眸**着赤红色烈焰,浑身火焰缠绕,脑后大日虚影翻滚旋转,三足金乌仰天尖啸,一如传说中的太阳神灵降临人间。
  
      他看着蚁后,咬牙咆哮。
  
      “丣鬼母,我记得,本家典籍中,有关你的记载。”
  
      “十三万年前,确切的说,是十二万九千五百多年前,你追杀圣灵界‘梦寐蜉蝣王’,破空降临元陆世界。身负重伤的你,是由我三大至圣家族付出巨大代价,才让你避免了身陨之灾。”
  
      “你现在,居然恩将仇报,设伏将我等陷于此处,你是疯了,还是傻了?”
  
      蚁后六条手臂交错抱在胸前,带着甜蜜的笑容看着皇普雄奇。
  
      “是呀,是呀,当时,是你们三大至圣家族救了我,这一点,我不否认。”
  
      “但是,谁让我是兰家的灵宠呢?兰圣才是我尊奉的尊主,我自然,要奉兰圣之意唯命是从了。”
  
      皇普雄奇的眼角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兰圣?兰家那个家伙,他……成事了。”
  
      蚁后不再吭声,她指使着自己的十万许后裔,在黑雾幽神谷的四周继续的忙碌起来。他们前些日子布置下来的大阵,虽然已经足以困住皇普雄奇等人,但是蚁后觉得,还是要多做一些预备的好。
  
      除开皇普雄奇自己破阵,这一点蚁后并不担心,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蚁后担心的是,有人会循着皇普雄奇追杀的路线寻访过来,从外界破阵,她可没有信心应付源源不断的,来自各大圣人家族的精英。
  
      十万实力强横的黑蚁人忙碌了起来,他们分散开来,从四周的火山熔岩中提取了大量极其沉重粘稠的金属汁液,一点一点的修复上空被珧无忧一击破开的岩层。
  
      这些黑蚁人实力强横,而且有着昆虫一族特有的高效率,眼看着上方那个巨大的窟窿一点点的缩小,大概也就是一天的时间,这些黑蚁人就能将整个窟窿补得一点缝隙都不见。
  
      低沉的轰鸣声响起,珧无忧驾驭着那座巨大的宫殿,慢慢的从黑雾幽神谷深处浮了出来。
  
      浑身汗流浃背,身上有着好几处凌厉伤口的珧无忧站在宫殿上‘桀桀’狂笑,他指着皇普雄奇放声咒骂着。
  
      “皇普雄奇,皇普圣人家的当代家主,你一路杀得我好惨!”
  
      “老夫无数孩儿,无数忠心耿耿的下属,都被你逐个斩杀。”
  
      “此仇不共戴天,不共戴天!皇普雄奇,三大至圣家?嘿嘿,老夫等着看你们满门灭绝那一天。”
  
      皇普雄奇沉默不语。
  
      阴雪歌等人藏在远处,被珧无忧的豪言壮语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就算是阴雪歌,纯正无比的域外降生的邪魔外道,他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放口豪言,就能够将三大至圣家族轻松铲除了。珧无忧居然说,他等着看三大至圣家族被满门灭绝的那一天,他到底有什么底气这么说?
  
      皇普雄奇手指轻叩佩剑剑柄,过了半晌,他才向珧无忧点了点头。
  
      “你斩杀那些人,实则是为了引出本座。毕竟本座在至圣法门,掌刑律之事。”
  
      “所以你知道,只要你放手杀戮,借着亣奐国朝为借口放手杀人,本座就一定不会放过你。”
  
      “丣鬼母,你在这里设下埋伏,就是为了将本座留在这里。”
  
      “而本座在这个局里,唯一成为你们目标的原因就在于……”
  
      珧无忧‘嘎嘎’笑了,他浑身雷煞之气喷薄而出,拇指粗细的雷光从他周身数百个要穴内喷出来,将他染成了一团雷光缠绕的巨大魔影。
  
      “三大至圣家族的家主联手,就能催动‘法鼎’。”
  
      珧无忧笑得极其快慰。
  
      “法鼎,乃三大至圣、八百圣人,抽取元陆世界本源铸造的气运至宝。法鼎一出,心祖也不是对手。但是只要缺了你,法鼎无法驱动,心祖自虚空灵界降临,谁是他的对手?”
  
      皇普雄奇连连点头,他长声感慨。
  
      “是啊,法鼎。只有三大家主才能联手催动的法鼎。既然是虚空灵界降临的前辈老祖,自然也只有法鼎才能抗衡他。缺了我,另外两家,乃至八百圣人世家,没人是他的对手。”
  
      ‘铿锵’一声,皇普雄奇腰间两柄佩剑脱鞘而出,长有六尺三寸的长剑一呈赤红,一呈紫金,两柄长剑都**着天火紫星,手腕一荡,剑锋上就有数尺长的火焰喷薄而出。
  
      他也不看蚁后,双剑同时指向了珧无忧。
  
      “好如意算盘。”
  
      皇普雄奇紫面上一层火气冒了出来,紫红色的火光宛如融化的琉璃,在他脸上化为一张律兽面具。面容狰狞,透着一股子肃杀气的律兽张开大嘴,喷出一条一条流动的火焰在他身上交错盘旋。
  
      粘稠的火焰在皇普雄奇身上交织成了一套燃烧着的铠甲,厚重的铠甲造型威武霸道,和他的面甲配合在一起,看上去就是一头凶猛野蛮、人力而行的律兽。
  
      手中双剑喷出的火焰变得有十几丈长短,皇普雄奇一跃而起,化为一团烈烈骄阳向珧无忧冲去。
  
      “既然如此……你,还有丣鬼母,一并斩了。”
  
      阴雪歌瞪大了眼睛,毫无疑问,皇普雄奇是这个元陆世界最顶尖的高手。能够亲眼看到他的出手,这对阴雪歌自身的修为,对他判断衡量至圣法门的整体实力,都有着极大的益处。
  
      那一团火光温度极高,散发出让人无法直视的强光。
  
      阴雪歌的神识小心的向他靠近,但是距离皇普雄奇的身体还有好远,他的神识就被烧得剧痛难当,然后一缕一缕神识所化的游丝就熊熊燃烧起来。
  
      紫红色的火焰顺着神识所化游丝,从虚空中向阴雪歌的元神本体延伸了过来。
  
      阴雪歌吓了一大跳,他急忙收回神识,截断了和外面那些神识游丝的联系。
  
      黑蚁人布置的光网禁制中,皇普雄奇腾空跃起,放出无量光和热,团身向珧无忧扑杀过去。
  
      珧无忧只是‘哈哈’狂笑,根本没有和皇普雄奇交手的意思。他只是弯曲手指,向皇普雄奇指了指,放声大吼计数。
  
      “三,二,一,中!”
  
      ‘中’字刚出口,皇普雄奇带来的众多至圣法门执法弟子同时发出一声惊呼,就看到黑雾幽神谷内无数黑气腾腾的冲起来,黑气凝成数千条细细的触手,一把捆住了皇普雄奇。
  
      皇普雄奇大惊,他低沉的咆哮着,身上烈火灼烧着黑色触手,烧得黑雾‘嗤嗤’作响,但是黑雾只见增加,不见丝毫减少。皇普雄奇用出了吃奶的力气,但是依旧不断被黑色触手拖拽着向地峡中沉去。
  
      怪异的嘶鸣声从下方传来,透过厚厚的黑雾,可以看到一张长有三里左右,惨白如纸的大脸慢悠悠的从黑雾中飘了上来。这张大脸面无表情的看着皇普雄奇,死白色犹如死鱼的眸子里,闪耀着浑浊的幽光。
  
      过了一阵子,好似是分辨出了皇普雄奇身上的气息,这张大脸张开嘴,深深的向着皇普雄奇吞了一口。
  
      皇普雄奇的身体一沉,眨眼间就向这张怪异大脸的嘴里沉下去数十丈。
  
      众多至圣法门弟子又是一声惊呼,数十名修为强横,凝结了神魂的强者冲出飞舟的防御禁制,施展神通向皇普雄奇飞去,想要解救皇普雄奇。
  
      但是四周黑雾中,无数条黑漆漆的触手激射而出,牢牢地黏在了这些人的身上,慢慢的拖着他们往那张怪异大脸的嘴里沉了下去。
  
      和皇普雄奇一样,这些至圣法门的执法弟子也是疯狂的挣扎怒吼,却怎么都无法摆脱这些触手的禁锢。
  
      ‘来~来~来’!
  
      那张大脸张开嘴,低沉沙哑的呼唤着。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邪魅的力量,让远处的阴雪歌等人都头脑一阵的眩晕,有一种灵魂都要被抽空的怪异感觉。阴雪歌暗暗惊叹,这种上古遗迹中的怪异玩意,果然有着可怕的,难以捉摸的力量。
  
      黑雾中,皇普雄奇呐喊一声,也不知道他动用了什么手段,身边数千条触手同时爆炸开来。
  
      随后,黑雾幽神谷内黑雾骤然浓烈,那张巨大的惨白色面孔慢悠悠的呼喊着皇普雄奇的名字,卷起无数黑气向上空袭来。
  
      黑雾缭绕,阴雪歌再也看不清里面的景象。
  
      蚁后低声笑着,得意的挥动起手上的短矛。r1152
  
      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