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孽的逆袭 1
    圆月在空中爆开,火光四射,无数碎裂的山峰、陆块、小岛从高空翻滚着向元陆世界坠落。,ybdu,
  
      白玉子用尾鳍人立而起,站在阴雪歌的头顶。
  
      他腹部的两条鱼鳍环抱在胸前,很是陶醉的看着漫天飞溅的火光。
  
      “烟花,如此灿烂,一如人的生命,短暂而辉煌。”
  
      无名斜睨了白玉子一眼,他缩起两条腿,盘坐在了空气中。他就这么离地三尺高的盘坐在那里,口绽金莲,轻声的诵读起了佛门的超度经文。
  
      神奇的是,他一边诵读超度经,一边还能用神通发出对圆月爆炸的感叹。
  
      “至圣法门,邪魔外道尔,早死早投胎,来生,哪怕做禽兽,做虫豸,做一切湿生卵生披毛戴角之辈,万万不要再转生为人,成为至圣法门的魔徒了。”
  
      两只白玉螃蟹身体剧烈的哆嗦着,他们嘴里发出清脆的犹如无数玉片撞击的声音。
  
      ‘叮叮’撞击声不绝于耳,两只白玉螃蟹雪白无瑕的身体上,无数细小的幽蓝色星光涌了出来。这些星光汇聚成星云,缓慢的旋转着,渐渐地星光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在他们的螃蟹壳上,赫然形成了一个湍急的银蓝色的光之漩涡。
  
      螃蟹的大钳子裂开,他们所有的钳子都裂开,雪白的蟹壳分解成无数大小相同没有丝毫误差的白玉算筹。两只螃蟹用光溜溜没有了壳的螃蟹腿子人立而起,怪模怪样的跳起舞来。
  
      阴雪歌盯着两只螃蟹的动作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两个怪异的家伙,他们居然踏着七星大禹步,接引天地巨力,以某种他无法理解的天赋神通,引动了天地间冥冥莫测的命运之力。
  
      “七星在上,命数泱泱,天星照命,璇玑天机现!”
  
      两只螃蟹螃蟹钳子所化的一万六千两百根细小的算筹飞起,无数算筹按照怪异的轨迹急速飞舞着,在空气中相互撞击交错。很快就勾勒出了一副活动的光幕。
  
      南宫南和花汨罗在泉水中的一夕欢好。南宫家和花家的秘密筹备,兰家和南宫家紧锣密鼓的秘密勾结,包括兰水心亲自出手,在南宫家的护山大阵中布下恶毒阵法的所有经过。都一览无遗的在两只螃蟹构成的光幕中显现。
  
      光影变幻。很快阴雪歌就看到兰水心桀桀怪笑着纵身跃起。裹挟着南宫家庞大阵法汇聚而来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化身一团方圆数百里的黑气,向着令狐夭夭和独孤幽垚追杀过去。
  
      令狐夭夭和独孤幽垚浑身黑气弥漫。令狐夭夭绝美的身躯更是急速腐烂,就好像一块在下水道浸泡了三年六个月的臭猪肉一样腐烂着。
  
      独孤幽垚也中了剧毒,他一边过着令狐夭夭狼狈逃窜,一边大口大口的喷着黑血。
  
      他用秘法强行催动生命潜力,将体内剧毒一小点一小点的逼迫出来。但是大圂涒逆五行真光,是虚空灵界的大能,用来对抗圣灵界上古先贤的奇门杀招。
  
      无论是其中蕴藏的天地奥秘,还是能量本身的层次、量级,都远比独孤幽垚掌握的风雷之力高明千万倍。任凭独孤幽垚以秘法燃烧寿命,每一次呼吸都燃烧上百年的阳寿,却依旧无法阻碍剧毒的肆虐和扩散。
  
      他体内的元力、精气、血肉、骨骼、骨髓,身体内的一切,都在被大圂涒逆五行真光同化,变成黑漆漆、粘稠、恶臭、糜烂的毒液。
  
      独孤幽垚在虚空中狼狈逃窜,迅速的向第一颗圆月逃去。
  
      他一边走,一边嘶声怒吼着。他脑袋后面一团雷云风暴冲天而起,一条高度将近百丈的雷龙虚影在雷云中若隐若现,这条雷龙虚影,正是独孤幽垚凝聚的神魂本相。
  
      雷龙咆哮,声浪震天,虚空中是真空,声音无法传播,但是雷龙的吼叫声震荡天地元力,几乎是眨眼间就越过百千万亿里的距离,轰在了第一颗圆月上。
  
      第一颗圆月上光芒闪烁,数以百万计的人影化为道道流光冲天而起。光幕中清晰可见,这些人影中,冲杀在最前面的,是数百名脑后神魂虚影都几乎达到百丈高的恐怖存在。
  
      这些人凌空挪移,一步踏出就是千万亿里,几步跨出后,他们就冲到了独孤幽垚身边。
  
      十几个修为最高的强者伸手去搀扶独孤幽垚和令狐夭夭,但是他们的手掌刚刚和两人接触,这些人就犹如见鬼一样嘶声尖叫,手腕齐齐断裂,喷出粘稠的血液,狼狈的向后倒退。
  
      他们刚刚碰到独孤幽垚和令狐夭夭的身体,大圂涒逆五行真光就宛如洪水猛兽一样冲入他们的体内。这些人都是三大至圣家族的老怪物,寿命漫长,经历过无数的惊涛骇浪,剧毒刚刚入体,他们就立刻发现了事情不对。
  
      毒蛇噬腕壮士断臂,这些人当机立断,用体内元力自爆手腕,将腕骨和肌肉、经络震得粉碎,强行舍弃了两只手掌,并且用最快的速度后退。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两只手腕急速腐烂溶解,化为恶臭的毒液扩散开,这些受到重创的老怪物纷纷怒吼出声。
  
      “家主,何事?”
  
      “何人如此大胆?敢对两位家主下此毒手?”
  
      “反了,反了,简直是无法无天,抓出来,抓出来,满门抄斩,满门抄斩。”
  
      “灭绝九族,左右邻舍,统统灭门,这是滔天大罪,这是滔天罪孽,该死!”
  
      一众老怪物漫长的生命中,何曾吃过这样的亏?
  
      他们甚至还没看清后面的追兵,还没弄清事情的前因后果,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大吼大叫,怒不可遏的发泄着心头的怒火。他们倒是不在乎两条手掌的损失,随意一颗灵丹就能重生肢体,甚至他们当中不少人就有自愈肢体的神通秘术。
  
      他们恼怒的是,他们居然被人毁掉了两只手掌。
  
      就好像高高在上的皇帝,被一个乞丐在脸上撒了一泡尿,这真的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是根本无法容忍的奇耻大辱,他们势必要将那胆敢忤逆犯上的罪人抓出来处死,而且一定要斩草除根,灭了他们满门才行。
  
      独孤幽垚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正在急速燃烧寿命抵挡毒气的扩散,他的**已经因为生命力量的极度损失,在短时间内枯槁衰老到了快要油干灯枯的境地。
  
      他想要大吼,但是已经无力开口。
  
      他焦急的催动神魂,想要用神魂传音,但是大圂涒逆五行真光已经侵入他神魂。他在万分之一个刹那间,催动了三百六十种神魂秘术,同样没能发出半点儿声音。
  
      独孤幽垚绝望的看着这些本家的长老。
  
      他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而他怀中的令狐夭夭,甚至已经没有了生气。除非有对症的解药,有人用逆天神通为令狐夭夭续命增补阳寿,否则令狐夭夭随时可能彻底变成一个死人。
  
      兰水心‘咯咯’笑着,裹挟着南宫家护山大阵席卷而来的庞大力量追到了独孤幽垚身后百里处。
  
      然后兰水心的笑声戛然而止!
  
      他阴沉着脸,悬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南宫家的护山大阵,能够为他提供的力量加持,就只能到这里。
  
      那毕竟是兰水心用元陆世界的材料布置的辅助大阵,很多材料相比虚空灵界的珍稀之物还是太差了一些。原本完美的,可以供兰水心肆意纵横的大阵,居然有了力量传送的极限。
  
      极限距离就是这里,就是距离独孤幽垚还有百里地的虚空。
  
      他再往前一步,他就会失去那座大阵对他的全部加持,他就再也没有无穷无尽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随意挥霍。以他如今的情况,他虽然境界、经验都在,但是缺少了足够的力量,随便一个修成了神魂的世家长老,都能轻松一指头碾死他。
  
      “小家伙们,运气不错。”
  
      兰水心笑吟吟的看着远处如临大敌的至圣世家众多长老,他缓缓的伸出了一根手指,一件形如人骨骷髅,通体漆黑,七窍中不断喷射出茫茫黑烟邪气的圣灵法器从他指尖喷了出来。
  
      “大圂涒鬼王轰。”
  
      兰水心龇牙咧嘴的笑着,身边无穷无尽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不断注入这个造型诡异的鬼王轰。
  
      一名令狐家的长老气急败坏的咆哮着。
  
      “何方邪魔,胆敢用如此恶毒法器伤我家主?”
  
      兰水心冷冽一笑,不屑的向这些长老摇了摇头。
  
      “一群莫名其妙的小家伙,你们真把我们的根本给忘了?”
  
      “你们真以为立下‘至圣法门’的牌坊,你们就忘了,你们的祖宗,是‘封天魔宗’的‘婊’子了么?”
  
      “我们是封天魔宗的魔徒,我们才是元陆世界至高无上的魔中魔,邪中邪。”
  
      “所谓三大至圣,是上古魔道三大至高魔尊;所谓八百圣人,他们是八百魔王啊!”
  
      “孩儿们,我们才是真正的魔,这个大圂涒鬼王轰,才是我们封天魔宗的门人弟子,最纯正的功夫!”
  
      兰水心肆无忌惮的撕下了至圣法门子上古以来,用来蛊惑天下人,甚至连自家子孙后裔都迷惑了的那张光鲜的面具,将至圣法门最骨子里,最见不得人的那一面**裸的暴露了出来。(未完待续。。)
  
      ps:  猪头微|信独家更新远古作品《仙缘》,请大家关注血红微|信观看,搜索微|信号‘xuehong-1979’或者直接搜索“血红”添加关注!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