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圣殿来人 2
    月面的土着生物是危险的,无比的危险。
  
      所以至圣法门在月面的基地,就藏在了山腹中。他们在山巅一块巨石中布置了机关、阵法,开辟一条漫长的隧道直通山腹深处,在这里面开凿出了一个可以容纳千多人起居、修炼的小小空间。
  
      但是在平日里,这个可以容纳千多人的空间中,只有百十人驻守,这也是兰云带来的总人数。
  
      甬道深处,一间巨大的石室内,阴雪歌佩戴着一枚可以完美掩饰自身气息,让他的气息和至圣法门正统弟子身上的元力波动一模一样的玉符。他坐在石室的角落里,装模作样的翻检着面前石桌上的各色药草。
  
      石桌长十丈,宽一丈许,上面摆着数百种稀奇古怪的药草植物。
  
      这些药草都是月面的特产,有着极其复杂的药性。以阴雪歌先天鸿蒙灵根的本体,他对植物的气息无比的熟悉,但是他也只能大致感应出这些药草的某些奇特功效。
  
      可想而知,连他都只能勉强感应这些药草的药性,至圣法门的弟子们,他们想要研究出这些药草的用处,会是一件多么困难、多么麻烦、多么危险的事情。
  
      而这也是至圣法门花费了巨大代价后,在月面设立这么一个常备基地的最大用处。
  
      月面的很多特产,对至圣法门实在是太有用了。
  
      除开阴雪歌,兰云以及他带来的那些兰家族人,都装模作样的在石室中忙碌着。石室中有着数百张巨大的石桌,上面摆满了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有虫子的尸体,有鸟兽的遗骸,也有无数的矿石和宝石。
  
      所有人都忙碌着,他们假装在辨识这些稀奇古怪玩意儿的特性,同时在一旁的玉简中,不断的输入一些他们对某些材料特性的认识和判断。
  
      几道淡淡的光芒闪过,十几名身穿紫色长袍,袖口上有个小小淡金色纹章的男子走了进来。
  
      这些男子一个个神色冷峻,举手投足间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高高在上的气度。他们站在石室的入口处,向石室中正在忙碌的众人望了一眼,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其中一名白发老人冷哼一声,语气冷漠的开口了。
  
      “你们这里,谁做主?”
  
      兰云丢下手上一条长有十几丈,但是只有拇指粗细的怪蛇尸体,眯着眼向白发老人望了过去。
  
      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些身穿紫袍的男子,兰云的目光扫过这些人袖口的淡金色纹章——那是三个朦胧的,肩并肩站在一起的男子轮廓。兰云身体微微一震,无比‘震惊’的弯下腰生,向白发老人深深的鞠躬下去。
  
      “弟子水月狐,见过大人,敢问……”
  
      白发老人深深的望了兰云一眼,冷峻的神色骤然松懈了不少。
  
      他吐了一口气,从袖子里抓出了一块主体为淡金色,但是表面有无数细密的黑色纹路勾勒出三个男子身影轮廓的令牌,无比郑重的向兰云晃了晃。
  
      “嗯,你是月面基地的统领?那么,你应该认识我手中令牌吧?”
  
      兰云的腰几乎是九十度的弯了下去,无比恭谨的连连点头应是。
  
      阴雪歌眯着眼,双手揣在袖子里,耷拉着眼皮,低着头倾听兰云在那里和白发老人一应一答。
  
      三天前,兰云等人用麝香蛇的香囊液汁杀死了这里所有驻守的至圣法门所属,由阴雪歌他们冒名顶替。兰云给阴雪歌详细交代了他们冒名顶替所需的一切资料,比如说,阴雪歌现在的化名就是‘水月尨’。
  
      兰云有条不紊的应对着白发老人的诸般问题,他不时的抬头看一样那块令牌,神态无比的恭谨。
  
      阴雪歌眼角余光也不时的扫过这块令牌,同时扫过这些紫袍人袖口上的纹章。令牌上的男子轮廓,和他们袖口纹章上轮廓是一模一样,他很好奇这代表着什么。三个男子并肩而立,这是代表了三大至圣么?
  
      在白发老人的命令下,兰云取出了几块玉符、玉简,白发老人用秘术检查过了这些玉符、玉简中的气息,对比了一下兰云放出的自身元力气息后,他点了点头,认可了兰云的身份。
  
      这些玉符、玉简,都是至圣法门颁发的各种身份凭证。每一个在月面轮值的至圣法门弟子,他们都是至圣法门精挑细选的人物,他们不仅仅修为了得,而且行事仔细精密,更兼见识广阔,在至圣法门内,他们都是顶尖的俊彦之才,可不是寻常人物能相比的。
  
      而这些玉符、玉简,既然是他们的身份凭证,那么想要仿冒伪造,自然是极其困难的。
  
      兰云也就是钻了这个空子,博取了白发老人以及他随行人等的信任。
  
      一如他们提前三天就赶到这里做好了准备,这一次兰水心调动人手行事,每一步都占了十成的先机。
  
      将那块令牌收起,白发老人扫了一眼石室内低头站立的数十人,满意的笑了笑。
  
      “水月狐,你在这里当值,多少年了?你对月面的地理环境,还有天象气候,以及妖兽毒虫的属性,都还熟悉么?”
  
      兰云的身体微微抽了抽,他面带酸涩的向白发老人叹了一口气。
  
      “大人……您想来也知道,本门在这月面损兵折将无数,折损了无数精锐好手,最终也只是占下了这一块小小的地盘。我等在这里值守也有数百年时间,要说我们对月面的认识,我们有……”
  
      “但是!”
  
      兰云口风一转,很是犹豫的看着白发老人。
  
      “但是月面的一切,甚至是天道法则的细微之处,都和我等熟悉的元陆世界有所不同。这里的地势极其复杂,气候多变,毒虫猛兽无数,我也不敢说,我对这里称得上是‘熟悉’。”
  
      阴雪歌低着头没吭声。
  
      兰云所说的可真是实在,他们把那些真正坐镇这里的,熟悉月面的人都给干掉了。兰云的话没说错,他还真不敢说他‘熟悉月面’。这可是大实话,奈何这些新来的人不知道啊。
  
      白发老人沉默了一阵,他看了看身后的十几名男子,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罢了,就算如此,也只能将就了。水月狐,挑选三五个对月面最熟悉的人,随我们走一趟。”
  
      兰云哆嗦了一下,他骇然看着白发老人,急促的劝说着。
  
      “大人,您要出去?去哪里?我等平日里,只是在这座大山周边数十万里内行动,若是大人要去得远……”
  
      白发老人冷哼了一声,不快的打断了他的话。
  
      “不许多问,只要服从命令就是。你,挑选三五个最得力的人,随我们出发。现在,立刻,马上出发,不许多问,不许多说,水月狐,马上挑好人手出发。”
  
      兰云呆了呆,然后他很犹豫,很为难的向石室中的人望了一眼,伸手指了指阴雪歌和另外两个中年男子。
  
      “水月尨,水月笑,水月明,你们三个,随我跟着这些大人,走一趟吧。”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兰云有意无意的提点了一句。
  
      “我知道你们年轻,很多事情不知道。这些大人,来自本门三圣殿,那是本门真正最顶级的天才,最值得信任的门人弟子才有一线可能加入的地方。”
  
      “三圣殿的每一位大人,他们在外的身份都和律宗宗主相当,所以……你们万万不能冒犯了。”
  
      阴雪歌深吸了一口气,他和另外两个被点名的中年男子,同样露出了骇然之色看着这些人。
  
      律宗宗主,那是什么样的人物?
  
      律宗,那是至圣法门用来掌控整个元陆世界的庞然大物,律宗宗主是元陆世界无数大人物心中犹如神魔一般的恐怖存在,是他们做梦都想要巴结的大人物。
  
      而这个阴雪歌第一次听说的三圣殿,里面任何一人的地位,居然都和律宗宗主相当?
  
      他看了一眼白发老人,再看看他身边的那些男子,阴雪歌心中明悟,他终于接触到了,至圣法门这个控制了整个元陆世界的庞大宗门,他真正核心、真正重要的那一小块儿。
  
      白发老人微微一笑,他向阴雪歌和另外两个中年男子扫了一眼,轻轻的摆了摆手。
  
      “不用紧张,你们不知道三圣殿的名字,这也是理所应当的。有些事情,不是你们随意能知晓的。”
  
      “这一次,你们只要配合我们行事,让我们顺利完成了上面交代的任务,你们都有大功。未来,你们的子嗣中,或许就有人,能够因为今**们的功劳,成为三圣殿的人。”
  
      白发老人笑得很和蔼,但是他们的行动却一点儿都不和蔼,而是雷厉风行,容不得半点的拖延。
  
      十几个人迅速带着阴雪歌和兰云四人,走出了长长的甬道,来到了外面山顶。
  
      六条不过七八丈长的特制飞舟悬浮在山顶,每一条飞舟旁都占了五六个男子。
  
      这些人都身穿紫色长袍,神色精悍,目光炯炯有神。他们站在飞舟旁一言不发,只是用锋利如刀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几个站在巨石边,一句话都不敢说的兰家族人。
  
      白发老人带着阴雪歌等人走出甬道,然后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好了,出发。”
  
      “记住,月面凶险无比,随时都有陨落风险。路上若是碰到事情,不许纠缠恋战,所有人都以任务为重,以保全自家性命为主。”
  
      一声令下,一行人踏上飞舟,迅速化为细细流光,没入了山外的恶风毒云中。r1152
  
      s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