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艰难的旅途 1
    三条残破的小飞舟在离地里许的空中急飞行。
  
      飞舟四面八方都是急飞行的甲虫群,黑色的甲虫蛮横的,宛如漫天乱射的流星一样冲撞着飞舟的防御大阵,不断出沉闷如雷的撞击声。
  
      无数的黑色甲虫中,偶尔会有白色的甲虫一闪而过。
  
      这些白色甲虫出现的时候,飞舟的船体上就会突然的出现一条或者几条极细的伤痕。这些伤痕有些出现在无关紧要的地方,对飞舟的安全造成不了直接的威胁。
  
      但是有些就会出现在飞舟某些重要的符文、法符集中的能量枢纽处。这里一旦受伤,飞舟的防御力还有飞行的度都会削弱少许,长期以往,这些小伤势必会让这三条飞舟变成废物。
  
      三天前,阴雪歌他们狼狈逃窜的时候,他们还逃出了四条飞舟。
  
      但是三天后,四条飞舟变成了三条,最后一条飞舟中的六位三圣殿弟子,以及另外两位兰云挑选的族人,都一并成为了这些虫子的口中食。
  
      如今三条飞舟中,包括领队的白老人在内,只有十三位三圣殿的弟子存活。
  
      而阴雪歌这边,也只剩下了他和兰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损失惨重的三圣殿弟子,对阴雪歌完成兰云的任务,倒是制造了极大的便利。
  
      但是看着飞舟外密密麻麻的望不到边际的甲虫,阴雪歌的心情很是沉重。
  
      现在不是考虑如何顺利的抵达目的地,然后斩杀这些三圣殿的高手。抢夺他们目标的时候。现在阴雪歌要考虑的,是如何从这些密密麻麻的甲虫群中逃出去,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但是四周的甲虫无边无际,说不出有多少甲虫在围攻他们的飞舟。
  
      而且这些甲虫的飞行度简直快得丧心病狂,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比这几条特制的飞舟飞行度慢了一点点,但是随着飞舟不断的受创,他们居然能够好整以暇的追随在飞舟附近,不断的对他们动疯狂的进攻。
  
      阴雪歌对于这些甲虫,已经无言以对了。
  
      这些飞舟都是至圣法门出产的顶级货色。他们飞行的度快得惊人。起码阴雪歌不使用从空渺道人那里参悟得来的时空法则,他自身的飞行度最多能比得上这些飞舟的三成。
  
      如此可怕的度,这些甲虫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他们居然能够轻松的跟上来?
  
      一只两只极品货色是这样也就算了,这些甲虫整个族群都有如此恐怖的高度。这就让人难以理解。进而感受到强烈的恐惧了。
  
      看着飞舟外密密麻麻的。将整个天与地都遮挡起来的甲虫群,阴雪歌摇摇头,又一次丢出去了数百颗的地火阴雷。大片火光肆虐。恐怖的高温席卷四周,方圆数百里内的虫子再次被席卷一空。
  
      飞舟受到的冲击力和压力骤然一轻,三条飞舟向前飞行的度提升了少许,趁着四周甲虫被清空的机会,三条飞舟用尽全力,向前又逃出了一千多里地。
  
      但是一千多里地对凡人而言,这可能是他们一辈子都不会走出的范围。
  
      但是对于凝成了神魂的高手而言,一千多里地大概就相当于上眼皮到下眼皮之间的距离。三条飞舟刚刚向前冲出了一千多里,一条白影一闪而过,一个女性妖魔手持一柄薄如蝉翼的奇形长刀,轻盈的掠过了飞舟,在最后一条飞舟的尾部狠狠的划了一刀。
  
      ‘嘎吱’声中火星四溅,这条飞舟尾部的几条法符线条被切断,这条飞舟当即一阵剧烈的颤抖,尾部喷出了大片细碎的光点,这是飞舟内部剧烈压缩的天地元力泄露,造成的奇异景象。
  
      天地元力泄露的时候,这条飞舟受到反冲力的作用,骤然向前急奔驰了百多里,一时间将阴雪歌和兰云所在的飞舟丢下了数十里远。但是几个呼吸后,这条飞舟的度就慢了下来,很快就拖到了最后,他飞行的度明显比阴雪歌所在的飞舟慢上了一截。
  
      出手的女性妖魔得意的笑了几声,她轻盈的在空中穿梭着,目光森冷的向坐在飞舟内的阴雪歌等人比划了一个杀气腾腾的凶狠手势。
  
      因为连续攻击的成功,这个女妖魔已经淡忘了三天前,她的同伴在阴雪歌他们手中是如何重伤吃瘪的。
  
      坐在船舱中的白老人突然长啸一声,他从袖子里抓出了一张双龙为臂,造型古朴厚重,通体散出暗金色光泽的奇形长弩,对着女妖魔的胸口要害就是一箭射了出来。
  
      这具弩弓的弓臂长有一丈左右,整张弩看上去巨大无比。
  
      但是搭在弩弦上的箭矢却是又轻又小,箭矢长不过三寸,只有绿豆粗细,箭头更是古怪,居然是一个浑圆的球形。
  
      就是这样的箭矢被这张强弩激,无声无息的带起一缕寒光就射了出去,几乎是在射出的同时就没入了女妖魔的眉心,深深的扎进了她的脑髓深处。
  
      箭矢的圆球状箭头上无数奇异扭曲的符文浮现,一股可怕的吞噬力量从圆球中释放出来。
  
      女妖魔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她张开嘴想要嘶声惨嚎,但是她一点儿声音都没出,整个身体就好像干瘪的橘子一样塌陷了下去,浑身精血骤然被那圆球状的箭头吞得干干净净。
  
      如斯强大的一头妖魔变成了一缕灰白色的灰烬随风飘散,那支小小的箭矢凌空一闪,又飞回了白老人手中。圆球状的箭头裂开,吐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血色宝珠。
  
      那女妖魔浑身的精气神,她体内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本与昂生命力,都集中在了这一颗小小的宝珠上。
  
      白老人冷笑了一声,他大袖一挥,一条长有二十丈的飞舟从他袖子里飞了出来。他招呼了一声,三条小飞舟上的人纷纷飞起,同时落入了这条完好无损的飞舟中,随后白老人催动飞舟的能量核心,带着众人化为一道流光急消逝。
  
      无数黑漆漆的甲虫从四面八方围绕了上来,将飞舟逃窜的路线封得结结实实。
  
      后方极远处,一尊身材高大的黑色妖魔仰天怒吼,大颗大颗的血泪从他的眼角不断流出。
  
      尖锐得好像一根锥子的尖叫声冲天而起,肉眼可见到一条细细的白色气浪从黑色妖魔的嘴里喷出,快若闪电般撕开虚空,狠狠的扎在了阴雪歌他们所在的飞舟上。
  
      飞舟剧烈的震荡了一下,就听得一声脆响,飞舟表面无数条细碎的流光迸射了出来。
  
      飞舟晃了晃,然后急向前飞驰。这条飞舟船头出现了一尊独角狴犴的雕像,巨大的龙角上分出一条夺目的白光,沿途所有围困上来的甲虫群都被白光瞬间蒸成了雾气飘散。
  
      身后尖啸出手的黑色妖魔身体晃了晃,他高大魁梧的身体缓缓崩塌凹陷,就好像他体内有无数的虫子正在吞噬他的**,表面光滑的甲壳眨眼间就变得暗淡无光,然后很快就变成了无数细小的碎片随着狂风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先出现,引了这一切事端的黑色妖魔扬天怒啸,他看着身边身形腐朽枯萎,瞬间化为碎片飘散的同伴,周身有大量浓密的黑雾喷射出来。
  
      “杀……侵入我族地域者,杀!”
  
      数十名甲壳成黑色或者白色,身高三丈或者两丈,带着鲜明男女特征的妖魔从四面八方汇聚了过来。
  
      随着他们的出现,甲虫群中出现了更多、更古怪的甲虫。
  
      一如现在,大地轰鸣,一只从头到尾长达三百里,背上背负着一条小小山脉的土黄色甲虫就从地下钻了出来。他摇摆着硕大的身躯,一步就能向前迈出数千里远,载着无数通体呈猩红色,体表好似有火焰飘荡的甲虫向前着阴雪歌他们急追来。
  
      天和地似乎都成了甲虫的巢穴,阴雪歌他们坐在这条体积大了数倍,防御力和度都快了许多的飞舟上,视线所及,四面八方都是密密麻麻的甲虫在飞舞尖叫。
  
      ‘吱吱’的尖叫声中,无数甲虫疯狂的冲撞着他们的飞舟,一些甲虫的身体爆炸开来,就好像无数的雷震子同时在他们的飞舟表面爆,震得这条飞舟胡乱颤抖。
  
      但是这条飞舟的防御力显然比以前的六条小飞舟强了太多,任凭这些甲虫冲撞,他也只是船体晃动几下,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异状。
  
      阴雪歌看着全神贯注操控飞舟的白老人,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大人若是早些将这条飞舟拿出来,或许……”
  
      白老人头也不回的冷哼了一声。
  
      “我是皇普灵异……你叫我皇普老儿就是。”
  
      “你当我不心痛那些陨落的娃娃?他们都是我们三圣殿真正的精锐,真正的天才。”
  
      “但是,这条飞舟固然强悍,可是他没有藏匿气息的能力,也不能掩饰自身行迹。”
  
      “坐上了这条飞舟,我们,就是黑夜中的明灯,一路上所有的月面异族,都会对我们动进攻了。”
  
      阴雪歌沉默不语,感情是这个原因?(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