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六十章 阴水,柔风 2
    所以兰云哭丧着脸不吭声,他耷拉着脑袋看着水面,好似在琢磨要如何才能对付这些难对付的玩意儿。
  
      皇普令等人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们很是不快的扫了兰云一眼,令狐绝阴恻恻的在一旁抱怨起来。
  
      “哼,找你们带路,就是想要借助你们的经验,对付这些古怪玩意儿。”
  
      “想不到,你们居然是如此无能,如此的废物。”
  
      “早知道,要你们带路作甚?”
  
      兰云耷拉着脑袋不敢吭声,面对这三位来自三大至圣世家的长老,他也感受到了如山的压力。他不敢吭声,更不敢反驳,谁让人家无论是身份还是修为,都高出了他一大截呢?
  
      就在这时候,远处突然有恐怖的风啸声传来。
  
      极目望去,从左到右,一道深蓝色的风墙平地而起,呼啸着的风墙从水面上拔起数万里高下,缓慢的向着这边压了过来。一眼望去,在那不知道有多厚的风墙中,无数大大小小的近乎黑色的蓝紫色风旋急的转动着,在这些风旋的正中,偶尔还能看到一丝一丝的电光流动。
  
      这是风旋急转动,相互摩擦迸射出的电流。
  
      阴雪歌双眸内一抹青光闪过,他从空渺道人等九位上古大贤道祖的本体中,参悟出了各种神奇神通,此刻他施展的,就是佛门特有的‘大千法眼’,号称一眼可扫遍三万大千世界,窥视大千世界中一沙一尘。视线所及明辨秋毫的无上神通。
  
      大千法眼神异非常,阴雪歌已经驱动了神通,但是站在他身边的这些三圣殿的高手,硬是没有一个人现他身上的异状。
  
      阴雪歌定睛向那一座风墙望了过去,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惊慌的大叫了起来。
  
      “预备,所有防御法宝,全部拿出来,要命的玩意到了。”
  
      的确是要命的玩意儿,高有数万里。左右绵延起码千万里长短的风墙不厚达数十万里。风墙中有无数的风旋急的转动。风旋内那些蓝紫色的近乎黑色的东西,是压缩到了极致,几乎近于固体的风暴力量。
  
      这些风暴能量,几乎都凝成了阴雪歌收割的水系宝石一样的存在。
  
      这样极度凝缩的风暴能量。水缸大小的一块儿。如果将它引爆的话。瞬间迸射出的罡风,绝对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摧毁方圆数千里内的一切。
  
      无论是山丘峰峦,还是树林湖泊。在这样的狂风吹袭下,都会瞬间化为最细小的灰尘。
  
      而这样的风旋足足有上千万个,每一个风旋中压缩的暴风能量,直径都过十里。风墙就这么一路出恐怖的呼啸声,相互摩擦撞击着,带起恐怖的响声,迸射出无数细小的电流,快捷无比的向这边袭来。
  
      让阴雪歌不解的就是,这么巨大的一座风墙,这不是小孩子撒尿和泥玩游戏,随手就能堆砌的一堆烂泥巴。这一片风墙如此巨大,居然是在短短一弹指的时间内就突然出现的,而且就这么势不可挡的向他们吹袭了过来。
  
      这简直就好像——阴雪歌他们是一群蝼蚁,有一个巨人看他们不顺眼了,就吹了一口气,想要灭杀他们。但是想要在一弹指的时间内造成这么大的声势,这个‘巨人’得要有多强大才行?
  
      皇普令等人也都脸色惨白的看着那一堵风墙。
  
      看似缓慢的风墙呼啸而来,眨眼间就吹过了数万里。狂风肆虐,狂暴的风劲扫过虚空,在空气中都拉出了一条一条极细的裂痕。这是虚空承受不住风墙中恐怖的风暴能量,被硬生生的给撕裂了。
  
      “这不可能。”
  
      皇普令嘶声怒吼。
  
      这种力量,这种力量已经过了这一方天地所能承受的极限,按照常理,这种力量是不应该出现的。历史上,凡是力量过天地极限的至圣法门炼气士们,他们都被天地法则逼迫飞升了。
  
      这是一方天地所能容忍的极限,你过这个极限了,要么飞升,要么被天劫毁灭,不可能有其他的结果。但是眼前的风墙,他居然就这么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破!”
  
      独孤尊长身而起,他双手一挥,袖子里就有一连串光芒闪烁的宝轮激射而出。
  
      造型各异,边缘或者是锯齿,或者是利刃,或者是各种奇异花纹镶嵌的宝轮裹挟着地水火风、风雨雷霆各种不同的天象能量,带着沉闷的呼啸声向前激射而出。
  
      原本人头大小的宝轮迎风一晃,当即就飙涨到了数十里直径。
  
      数百枚造型完全不同的宝轮密密麻麻的连成一片,巨大的宝轮喷吐着光芒和烈焰,撕开了虚空,狠狠的撞在了越来越近的风墙上。就听得一声巨响,独孤尊闷哼了一声,他浑身皮肤突然炸裂开。
  
      宝轮和风墙撞击在一起,剧烈的摩擦着,出沉闷的轰鸣声。巨大的反噬力量直接碾压在了独孤尊的身上,恐怖的力量好似巨大的铁锤砸在了鸡蛋壳上,将独孤尊的皮肤震成了一片细小的尘埃。
  
      就好像一只癞蛤蟆突然被扒去了浑身皮肤,独孤尊浑身肌肉暴露了出来,光洁的肌肉上没有丝毫的血迹,所有血水所有精气都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封锁在体内,丝毫没有外泄。
  
      独孤尊双臂挥动,结成法印向前重重一按。
  
      阴雪歌他们只觉四周光线一暗,虚空好像向着独孤尊塌陷了下去,光和热,时间和空间,所有的有形的无形的力量都在向独孤尊的身体塌陷了下去。
  
      独孤尊高亢的鸣叫着,他大口念诵着自家先祖独孤至圣手书的《大道正言篇》,雄浑的元力化为肉眼可见的金色大字,翻滚着从独孤尊的嘴里喷射而出,迅围绕着他的身体急旋转起来。
  
      数百枚宝轮得到了独孤尊无铸元力的加持,旋转的度突然加快了万倍以上。
  
      宝轮急旋转,宛如利刀切进了风墙中。数百个风旋被宝轮切开,内部的风暴能量当即爆出来,化为一条条黑漆漆的风龙向着四周狂暴的冲刷了开去。
  
      数百个风旋同时爆开来,就好像宇宙再次开辟一般,天地都化为一片混沌,狂乱的风暴能量绞碎了一切,甚至就连风暴自身都被搅得稀烂。
  
      就好像一块薄薄的玻璃被人用针刺了一下,整块玻璃就开始崩塌崩毁。风墙开始急的崩解坍塌,无数风旋崩溃,狂野的风暴能量肆虐,向着四面八方呼啸着吹袭了过去。
  
      天地一片昏黑,阴雪歌他们纷纷放出各自的护身法宝挡在了飞舟外,帮助飞舟抵挡外界毁灭性的飓风。
  
      几声惨嚎传来,几个三圣殿高手的本命法宝在黑漆漆的风暴中崩毁粉碎,他们附着在法宝中的一部分神魂也随之化为乌有。他们神魂受到重伤,当即就好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软绵绵的坐在了地上。
  
      一件又一件法宝崩解,狂风摧毁了两百多件防御法宝,让飞舟上的人平均吐了五口血后,风暴最杀伤力最强最恐怖的那一波冲击已经艰难的度过。
  
      天地间依旧是一片昏黑,四周都是飓风翻卷,淡青色的湖面被搅动,就有大浪升腾而起。
  
      “完蛋了。”
  
      阴雪歌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顾不得四周三圣殿那些高手异样的目光,断臂从袖子里伸出,他的手臂一抖,一只崭新的手掌就急生了出来。
  
      活动了一下这条和原本的手掌一般无二的新肢,阴雪歌阴沉着脸连声长啸。
  
      “压箱底的宝贝全部拿出来吧,否则就真的全军覆没在此了。”
  
      “普通宝物无用,用纯阳的火属性法宝吧,或许还能拖延一二。”
  
      随着阴雪歌大吼声,他从亣奐国朝帝陵中得来的地火宫灯被他祭出,淡淡的红光照耀四方,有粘稠的火浆从宫灯中喷出,宛如奔涌的岩浆一样向四面八方扩散了开。
  
      三圣殿的高手们都是真正的天才妖孽,都是绝顶的精锐。
  
      阴雪歌一开口,他们同时明白了其中的绝大危险,这风墙直接的杀伤力并不强,真正的绝杀在于,这风会卷动下方的淡青色**,而这**可是要命的。
  
      果然,短短几个呼吸后,就有淡青色的雨水倾盆而下。
  
      拳头大小的淡青色水珠被飓风卷携着,化为一场笼罩了整个天地的大雨,呼啸着从高空翻滚坠落。
  
      阴雪歌咬破舌尖,将一道精血注入了地火宫灯,灯盏上的火焰得到阴雪歌精血加持,当即炽烈起来,化为一条十几丈高的火龙翻滚而上,向四周肆虐的放出了无穷的光和热。
  
      数万点淡青色的水珠几乎是同时击中了宫灯放出的光焰,就听到‘嗤嗤’声中,水珠的体积在光热中急缩小,但是阴雪歌这盏地火宫灯也出‘嗤嗤’的巨响,就好像一块烧红的铁锭被丢进了冰水中,那声音巨大而且刺耳,难听得让人快要吐血。
  
      ‘咔擦’声不绝于耳,刚刚将数万点水珠蒸成了一缕缕雾气,地火宫灯就突然爆炸开来。
  
      原本小巧的宫灯一炸开,就变成了无数小山大小的碎片向着四周乱打,十几个三圣殿的高手措手不及,被碎片打得头破血流,一个个好生狼狈。
  
      无数淡青色的水珠倾泻而下,狠狠的将所有人包裹在了里面。
  
      皇普令、独孤尊、令狐绝三人同时长啸了一声。
  
      “天地有正法,鼎,起!”(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