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截杀,惊变 1
    漫天淡青色的水珠呼啸而下,阴雪歌早就借着地元宫灯爆炸时产生的火光和气浪,将身体蜷缩着藏进了甲板角落里。
  
      三圣殿的高手们齐声惊呼,他们目露惊慌之色,纷纷将各自防御力最强的法宝释放了出来。一时间毫光万丈,瑞气千条,数百样盾牌、罗帕、宝镜、宝塔之类的防御法宝腾空而起,在高空中熠熠光,将无数的雨点挡在了外面。
  
      ‘嗤嗤’声不绝于耳,无数的雨点倾泻在这些防御力惊人的法宝上。
  
      四周恶风扩散产生的冲击波被牢牢地挡在了外面,但是那些水珠却完全不受任何法宝放出的光芒弱化,很是温柔但是坚定无比的沁透了法宝放出的光,黏在了这些防御性法宝的本体上。
  
      阴雪歌蜷缩在甲板上,期待着这些三圣殿的高手们,是否能有什么出奇的神通手段,将他们从这近乎绝境的境况中拯救出来。
  
      但是很快他就摇了摇头,这些三圣殿的高手,他们固然是修为强横,身上的法宝也都威力巨大无比,但是他们释放出的这些防御性法宝,也就是普通手段,并无任何凡脱俗之处。
  
      最多最多,就是其中数十样本命法宝凝聚了器灵,有一丝大道法则蕴藏在内,成就了所谓的圣灵法器,比其他的法宝威力格外大了一大截,仅此而已。
  
      ‘啪啪’一声脆响,一座高有三十六丈。通体红光流溢的宝塔突然被淡青色的水珠腐蚀出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随后无数的水珠就顺着这个窟窿渗了进去,这座宝塔表面的光芒急黯淡,他的全部精气都被这些淡青色的水珠吞噬一空。
  
      很快就有大量的淡青色泉水从宝塔的缝隙中喷射了出来,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宝塔表面出现了无数裂缝,短短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这座圣灵法器级的宝塔已经彻底崩毁。
  
      一个中年男子惨嚎一声,他吐了一口血,翻着白眼倒在了地上。
  
      这座宝塔是这些三圣殿弟子防御圈中极其关键的一处,宝塔崩毁。立刻有无数的水珠呼啸着喷了下来。整条飞舟立刻笼罩在了茫茫水雾中。淡青色的水珠宛如无数弹丸一样在甲板上蹦跳飞射,打得一众三圣殿高手浑身宝光喷洒,宛如光芒凝成的人儿一般。
  
      茫茫水雾中,所有的神魂之力都不好使。众人根本无法看清身体三寸远的东西。他们茫然的念诵咒语。催动自己的法宝竭尽全力的护住自身。
  
      ‘啪啪’爆炸声不绝于耳。一件又一件上好的法宝被淡青色的水珠吞噬了全部的精气,破坏了全部的禁制阵法后,宛如泥土捏成的垃圾一样凌空爆炸开。
  
      一个又一个三圣殿的高手被法宝毁灭时的反噬之力弄得吐血倒地。他们还来不及用别的法宝护住自身,就被淡青色的水珠吞没。他们在水中挣扎哭喊,他们的皮肤迅的干瘪萎缩,很快他们的身体就和阴雪歌的那只手掌一样变得黑漆漆、皱巴巴的极其难看。
  
      阴雪歌深吸了一口气,他身上有一层五彩佛光温和的扩散了出来。
  
      五彩菩提树枝化为三寸长短,悬浮在他的眉心,放出柔韧无比、阳刚纯正的佛光护住了阴雪歌全身。无数水珠倾泻在他身上,却拿这一层薄薄的佛光没有半点儿办法。
  
      佛光荡起了无数涟漪,宛如无数雨点喷洒在了湖面上,让湖面变得骚动而不宁静。
  
      但是这些杀伤力惊人的至阴之水,对五彩菩提树枝的唯一效用,也仅仅是荡起了这么一层微不足道的涟漪而已。阴雪歌蜷缩在佛光的庇护下,眯着眼静静的看着那些在雨水的攻击下痛苦哀嚎的三圣殿高手。
  
      骤然间一层极其明亮的青光冲天而起,随后又有一道白光、一道红光同样冲了起来。
  
      皇普令、独孤尊、令狐绝三人同时放出了一件色泽不同的心形圆鼎,三件圆鼎放出青、白、红三色强光,粗达百多丈,高有数十里,化为一重厚重的光幢将整条飞舟包裹在了里面。
  
      狂风撞击在这一重光幢上,光幢纹丝不动。
  
      无数雨点撞击在这光幢上,光幢只是微微轻鸣。
  
      雨打风吹,都无法撼动这光幢丝毫,所有被雨水吞噬了大量生命气息,已经变得垂垂老矣的三圣殿弟子同时喘了一口气。他们哆哆嗦嗦的从甲板上爬了起来,掏出大量的灵丹灵药丢进嘴里,竭尽全力的恢复着自身的元气。
  
      阴雪歌惊讶的看着三人放出的心形圆鼎,这三支圆鼎造型古朴,外表雕刻了无数怪异的符箓文印,而且威力也宏大至极,比这些三圣殿弟子祭出的圣灵法器还要强出一大截。
  
      让他惊讶的,并不是这一套法器的威力,而是这一套法器散出的气息。
  
      古朴浑厚,好似一头洪荒巨兽盘踞在空中,不断释放出让人窒息的恐怖压力,这套法宝的气息,分明不是至圣法门的路数,而是一套来自太古时代的,由‘妖族’大能炼制的至宝。
  
      阴雪歌诧异的就在这里,这些至圣法门的家伙,他们灭绝了上古所有流派的苗裔,将上古时代千宗万派竞相生辉的胜景一手覆灭。但是在他们的核心团体中,居然还‘恬不知耻’的保留了上古的至宝为自己所用。
  
      换成其他人,如果使用了这种上古妖族的至宝,定然会被当做邪魔异端诛杀满门。但是这些三圣殿的高层,却能堂而皇之的,将这种异端邪魔炼制的宝贝使出来。
  
      三色强光中,一条白龙,一条青凤,一条红狸仰天长啸,他们目露凶光盯着驱动自身本体的皇普令三人,眸子里尽是凶残的杀戮**。很显然,这一套法宝的器灵,知道皇普令他们才是自己真正的敌人。
  
      但是他们本体被皇普令三人掌握,而且他们的本体也被至圣法门用某些奇异的法门祭炼过,所以任凭他们如何的仇视三人,也无法挣脱他们的掌控,只能乖乖的释放自己全部的力量,遮挡住外面的狂风暴雨。
  
      阴雪歌收起了五彩菩提树枝,他看着那三条怒气冲天的器灵微微一笑。
  
      “三位前辈果然是好神通,好手段,这套宝贝,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一旁的一名中年男子狠狠的盯了阴雪歌一眼,他一边吞下一颗拇指大小的金色丹药,皮肤表面就有淡淡的金色烟霞升腾了起来。他干瘪萎缩的皮肤迅变得水润光泽,精气神都回复了不少。
  
      同时他朝着阴雪歌怒声呵斥起来。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这套宝贝是什么来历,是你这种低级弟子应该知道的么?”
  
      三圣殿的一众高手都点头微笑,一个个很是理所当然的,用带着一丝讥诮的目光看着阴雪歌。很显然,他们都一致认为,阴雪歌这种地位低下的弟子,真的没资格知道太多。
  
      尤其是,这种来路很有点不正,和至圣法门苛刻的清规戒律有冲突的上古至宝。
  
      阴雪歌摊开手,没吭声,他向着全神贯注控制三件至宝的皇普令三人看了一眼,同样带着一丝讥诮之意的笑了起来。
  
      “看来,这三件宝贝不服管教,三位前辈是无法脱开手的了。”
  
      刚刚出言呵斥阴雪歌的中年男子恼怒的咆哮了一声,他指着阴雪歌的鼻子,手指差点就戳在了他的鼻子上,声嘶力竭的大声喝骂起来。
  
      “少说废话,这是你应该说的话么?”
  
      “无能的废物,你们想不出对付这怪水的法子,我们真不该带你们这两个废物过来,你们根本就是……”
  
      阴雪歌张开嘴,十方度就从他嘴里喷了出来。造型怪异,好似三件不同兵器组合而成的十方度没有出任何光芒,宛如一件生锈的青铜器,无声无息的喷出,一击轰在了中年男子的脑袋上。
  
      一声巨响,中年男子的脑袋崩裂,他的神魂被十方度一击粉碎,当即死得干干净净。
  
      反手握住十方度,阴雪歌向甲板上目瞪口呆的众人笑了笑。
  
      “我的意思是,如果三位大人无法脱开手的话,就是我下手杀人的好时机了。”
  
      兰云呆了呆,然后他骤然狂喜,他欣然看了阴雪歌一眼,袖子里突然有大片剑雨呼啸而出。起码上千柄手指大小,通体亮晶晶的小剑带着刺耳的撕裂声喷了出来,将几个背对着他的三圣殿弟子打得和筛子一样。小剑飞的穿透这些人的身体,然后带着大片血光从他们体内喷了出来。
  
      可怜这些三圣殿的高手,他们任何一人的修为比起兰云都只高不低。
  
      但是他们刚刚在倾盆大雨中伤损了巨量元气,他们的护身法宝又都被那一场可怕的大雨弄得土崩瓦解。面对兰云的偷袭,他们完全没有任何的防御力量。
  
      几个人只是惨嚎了一声,满是鲜血的身体就被打得飞了起来,在上千小剑的切割下,他们的身体急崩解,迅被切割成了一片惨淡的血雾洒得满甲板都是。(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