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冥道,轮回 2
    黑漆漆的祭坛上,有无数斑驳的血迹。
  
      那些血迹好似刚刚涂抹过鲜血,看上去格外的新鲜、嫣红。
  
      祭坛的表面坑洼不平,雕刻了太多太多狰狞恐怖的图案,诸如说亿万冥魔厮杀征战,冥魔和各个种族的生灵鏖战,比如说冥魔和龙、凤凰、麒麟等传说中神兽的战斗等等。
  
      这些图案雕刻得栩栩如生,每一根毛发都纤细入微,阴雪歌他们站在很远的地方,都能感受到一股残酷、暴戾的浓烈死意扑面而来,让他们浑身毛孔下意识的绷紧,所有汗毛都竖了起来。
  
      原本一直不以为然的九灵圣尊被这一股犹如实质的死意一冲,他都下意识的举起了重锤,身上隐隐有浓烈的水汽、寒光翻滚而出,身边的黑气不断凝成黑色雪片,带着‘叮当’脆响纷纷落下。
  
      这座祭坛方圆百里,高度在六十里上下。
  
      如此巨大的祭坛大致呈圆形,唯有正对着阴雪歌他们这个方向,有一条直通顶部的阶梯。
  
      在这阶梯的两侧,矗立着数千头身高数丈,身披黑色重甲,浑身死气沉沉,唯独双眸隐隐红光四射的僵尸。这些僵尸身上的气息凛冽宏大,每一尊都堪比神魂法相在百丈左右的炼气士。
  
      “这么多年,总有一些+一+本+读+小说  倒霉蛋闯进黑雾幽神谷中。”
  
      尸神轻轻的叹息着,目光迷离的看着这些气度俨然的僵尸。
  
      “既然他们来了,而他们并不符合我冥教传承的标准。所以我就把他们变成了僵尸。毕竟,这是我的本职,我麾下总不能一个镇守此处的下属都没有吧?”
  
      围绕着这座巨大的祭坛,是一个犹如护城河的,水面宽达十几里的黑色水池。
  
      不知道有多深的黑色水池内蓄了满满的黑红二色混杂的粘稠汁液,充斥着阴寒刺骨、邪气冲天的血煞之气。白玉子‘哧溜’一下飞到了水池上,贪婪的狠狠一吸。
  
      丝丝黑红二色气息不断飞进白玉子的嘴里,他身上白净的鳞片,就悄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红色。
  
      尸神咧开嘴笑了起来,他满意的感慨了一声。
  
      “果然。道友的确是我冥教大道最佳的继承人。”
  
      阴雪歌看了一眼这水池。这口水池的气息诡异邪恶,但是阴雪歌并不陌生。在鸿蒙世界的某些鬼道宗门中,就有这样的物事存在。这是养尸的宝贝,生机死气混杂的绝地。将资质卓越的尸体放在这种地方。用秘法加以炼制后。就能养出强大的僵尸来。
  
      这里是尸神殿。太古冥教的核心重地,所以这处养尸的池塘,威力宏大无比。远比阴雪歌曾经见过的所有养尸地的气息加起来还要强大千百倍。难怪就连皇普雄奇和珧无忧那样的高手,都在短时间内被养成了飞天夜叉,变成了尸神控制的打手护卫。
  
      白玉子贪婪的在那里抽取池塘中生死混杂的绝阴之气,这是他的本能,哪怕他这一世转生成了一条龙鲤,但是他的神魂骨子里依旧是来自幽冥界的罗睺之子,他依旧是一头嗜血的魔物。
  
      而阴雪歌的注意力,则是被祭坛顶部那一团悬浮着的阴火吸引住了。
  
      大概只是丈许方圆的一团阴火,犹如古墓坟头的磷火一样飘飘荡荡的悬浮在那里。阴火娴静的燃烧着,数千种不同色泽的冷色调光芒不断从阴火核心中喷射出来。
  
      阴雪歌头顶悬浮着的混沌法源钟发出轻轻的鸣叫声,从法源钟的核心处,有三千条极细的冷色调光线激射而出,精准的没入了这一团阴火内。
  
      阴火中迸射的光芒变得不像是刚才那样杂乱无章,而是好像得到了指挥官号令的精锐士兵一样,按照一种玄而又玄的,极其错落有致的秩序逐次的闪烁。
  
      大殿内的光芒逐渐的变幻莫测,阴火放出的光芒逐渐浓烈,大殿中的阴邪之气逐渐的强盛起来,阴雪歌的身体剧烈的摇晃着,他在月面吞食那颗启灵果后,身体内逐渐生死相融的奇异力量被激发了。
  
      生命之道,死亡之道,生死转换就是轮回之道。
  
      生死并不对立,生死原本一体,生和死之间并无任何的缝隙,而是无缝衔接的完美体系。
  
      阴雪歌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他的神魂也剧烈的颤抖着,他识海中呈鸿蒙世界树本体形态的元神疯狂的挥舞着无数条气根,枝叶茂密的元神突然有一半的枝杈干瘪枯萎,散发出浓郁的死气。
  
      他体内的青木之气也好,其他四行之力也好,都开始了奇异的分裂融合和转化。
  
      青木有生,也有死。木生为木,木死为土。
  
      厚土有生,也又死。土生为土,土死为金。
  
      锐金有生,也有死。金生为金,金死为水。
  
      柔水和烈火无不如此,五行生克,实则就是五行生死转化的过程。
  
      而五行之力除了生死,还有先天后天的区别。先天五行之力为生,那是最纯粹最本源的五行力量;后天五行之力为死,是先天五行之力衍化而成万千形态后,形成的五行变幻之力。
  
      阴雪歌的身体犹如风中落叶一样摇摆着,混沌法源钟沟通了那一团阴火,而这一团阴火,就是太古冥教最紧要的传承至宝,融合了三千冥魔大道所有精髓的‘冥炎’。
  
      无穷无尽的冥道感悟涌入阴雪歌的识海,和他自己参悟的那些关于生命,关于时间,关于空间,关于天文地理、日月星辰的天道感悟相互印证,相互融合,相互的嵌合在一起,让阴雪歌的大道变得更加完整。
  
      阴雪歌头顶有混沌之气冲出,混沌中一株五彩光芒笼罩的巨木摇曳生辉。无数条气根向着四周虚空扎了过去,深深的没入了虚空中,直接从虚空中抽取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化为己用。
  
      随着阴雪歌从阴火中得到的冥道感悟越来越深,他的鸿蒙世界所需的天道法则进一步的补全,他的大树元神急速的生长着,渐渐的,他的大树元神就快要膨胀到元陆世界正常所能容纳的极限。
  
      静静看着这一切的尸神惊骇的睁大了双眼,他深深的、深深的、万分敬畏、万分尊敬的看了阴雪歌一眼,然后压低了声音,低声的咕哝了起来。
  
      “掌教。疯婆子。你真成了?那颗树种,还真能带着我冥界的命脉逃出生天?而且,他居然还变得人模人样的回来了?若是我冥教能再次大行于世,倒是不枉了。当年他……”
  
      尸神的嘴唇微微开阖着。他用仅仅只有他。以及在场实力最强的九灵圣尊才能听到的声音下意识的自言自语着。九灵圣尊的耳朵提得老高的,静静的偷听着心境失守的尸神在那里絮叨。
  
      “先天鸿蒙灵根,唯独这厮根基太厚。无数年不能化为人形。”
  
      “这厮倒霉,被困在地心火海中,眼看前途无限,历经万劫后可成就一方大世界之主的他,就要被地心火海烧成一片飞灰,可是掌教您以三滴心血,救活了他。”
  
      “他真的,带着我教精英,还有其他千百宗门的精英弟子的魂灵儿烙印,逃了出去?”
  
      “我冥教的苗裔,真的在那鸿蒙之中,得了一条生路?”
  
      尸神的大脑袋摇摇摆摆的,他深深的看着阴雪歌,突然再次口喷黑气,再次显露出了冥教最后一任教主那绝美倾国的容颜。他瞪大了眼睛,朝着阴雪歌大喝了一声。
  
      “喂,死木头,你还记得……你真忘了么?”
  
      阴雪歌诧异的看了尸神一眼,他再次望了一眼冥教最后一任教主那绝美凄婉的娇容,下意识的皱了皱眉眉头。这女人……呃?阴雪歌似乎有点印象,但是,他真的忘了。
  
      尸神闭上了嘴,他悻悻然的向白玉子吹出一口黑气,将白玉子卷了起来,直接丢进了那一团阴火中。
  
      “忘了也好,我就说,疯婆子,一株死木头而已,等他修成正果还不知道要多少年,你看上谁也不能看上他啊。果不其然,他倒是真的杀了回来,又怎么样呢?你已经魂飞魄散多少年了?”
  
      九灵圣尊摇了摇头,他看了看正在全力参悟三千冥魔大道的阴雪歌,歪了歪嘴,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情情爱爱的,有意思么?老夫多简单,看上哪头龟婆子,直接强了就是。情爱?有意思么?”
  
      大笑了三声,九灵圣尊向着尸神指了指,大声的呼喝起来。
  
      “兀那大脑袋,你答应的,你们冥教的镇压气运的重宝呢?”
  
      尸神眯着眼睛,无比镇定的盘在了那黑色莲花上,他吐出舌头,指了指全身都被阴火裹着的白玉子,很是镇定的笑着。
  
      “这就要看这小子的了,他是冥魔帝君罗睺之子,他就应该能够接受三千冥魔大道的传承。”
  
      “只要他能完整掌控五百条冥魔大道,那么本教最重要的至宝,自然会现身认他为主。”
  
      尸神的话音未落,阴火中就有一道惊人的气息冲天而起。白玉子浑身白玉般的龙鳞纷纷粉碎,他的身体急速的拉长,从肥胖的龙鲤形态,迅速向体型纤细悠长的蛟龙体型转化。
  
      大量黑色、红色混杂,被数百种奇异光泽环绕的龙鳞在白玉子的身上不断生出,白玉子的气息变得越发的深邃不可测,他的一对儿眼睛也变成了深邃的紫红色。
  
      ‘嗡嗡’声中,一座高有三千丈,内外有六重,每一重都分出了五百不同门户的宝轮悄然从阴火中浮现。这宝轮被三千种不同色泽的阴火环绕着,散发出的气息古朴而厚重,好似整个天地的神秘都其中。
  
      元陆世界所属冥界本源道器,掌控生死轮回大道的枢纽,太古冥教的立教至宝‘轮回’,于斯现身!(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