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战火的序幕 1
    元陆世界。[..
  
      一片极其广袤,方圆以十亿里计的平原上,一座规模巨大,在元陆世界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雄城蔚然矗立。远远望去,这座城在阳光下闪烁着淡淡的血光,好像一头太古巨兽盘踞在大地上。
  
      城墙高百里,长宽十万里,城内驻扎了以元陆世界超品国朝麟日、炽金两大国朝为首的十八个超品,八百九十五个一品,七千六百三十五个二品,四万九千八百九十九个三品国朝聚集起来的精锐军团。
  
      所有国朝都把压箱底的本钱掏了出来,所有国朝最精锐的军队,他们用来捍卫自家帝都,用来守卫皇宫,用来保护皇亲国戚安全的禁军,乃至各色各样的暗卫、禁卫之类的精锐,全部都调了过来。
  
      城内精兵强将数以百亿计,大大小小数万个超远距离的传送阵法,不断从元陆世界的各处将堆积如山的粮食、酒肉、法石等后勤辎重运送进来。
  
      高达百里的城墙,寻常士卒若是没有御气飞行的实力,想要攀爬上去都不可能。
  
      如此高的城墙,随意一支精钢箭矢从上面抛射下来,都能轻松射出百多里地,洞穿一丈厚的合金盾牌。而臂力足够的力士,从上面随意投掷的石头,都能犹如陨星一样,在地面上造成巨大的破坏。
  
      而密密麻麻布置在这座城墙上的,何止是普通的箭矢,哪里是普通的力士在投掷石头?无数大大小小铭刻了法符法阵的战争器械堆积在城墙上,这些杀戮利器在平地上。都能轻松洞穿一座小山。借助城墙的可怕高度,一张法器床弩射出的箭矢能够轻松射出数百里地,穿透数十重符文重甲的防护。
  
      城墙上更有高达百丈的巨型投石器矗立着,密密麻麻的投石器犹如麻杆一样整齐的排列着。投石器的篮筐内,清一色都是直径一丈左右,表面铭刻大量爆裂符文的金属弹丸。
  
      这些金属弹丸威力巨大,一颗弹丸原地引爆都能摧毁一座三五万人的小镇。在这百里高的城墙上投掷下去,借助弹丸自身的巨大重量,一颗弹丸可以轻松夷平十里内的一切,一座数十万人的小城都会被一颗弹丸的威力瞬间抹去。
  
      更不要说直接在城墙上和城墙内安营扎寨的精锐士卒了。他们最弱的都有御气飞行、呼气成雷的实力。他们驾驭各色法器凌空一击。或者手持各种特制的强弓硬弩漫天攒射,就算是神魂大成的非人存在,也会在他们密集的攻击下饮恨。
  
      远远望去,用各色金属融化后浇铸而成的城墙。被一层厚厚的血浆覆盖着。
  
      在阳光下。血浆反射着刺目的血光。这座被无数战士名之为‘血磨盘’的雄城,在过去的三个月内,已经吞噬了数以十亿记的精锐战士。无穷无尽的尸骸和血浆在城墙上已经覆盖了足足数尺厚的一层。
  
      距离城墙八百里,一片坡度缓和的山坡上,一片规模巨大,绝不比血磨盘规模小到哪里去的军营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在军营的正中,有人以移山填海的**力,生生的从地下拔出了一座四四方方高达百里、长款也是百里的巨石。在巨石上,巍然矗立着一座军城。
  
      城池正中,一座高台直刺苍穹,高台高百里,顶部长宽数里,数千张坐席整齐的摆放其上,簇拥着正中一座由九十九条巨龙雕像围绕的帝皇宝座。
  
      珧荆命身披一整套森罗域出产的圣灵法器级的极品甲胄,大腿上斜靠着一柄和他身高相当的双手重剑,披散着头发,目光中隐隐带着一丝血色,怨怒无比的盯着前方八百里外的雄城。
  
      在他的宝座下,珧荆命麾下最重要的一批将领端端正正的跪坐在地,一个个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
  
      除开这些每一人手下都掌控了亿万大军的将领,高台上还或坐或站着数千名来自四极八荒,曾经被至圣法门称之为邪魔外道,如今已经是亣奐国朝宫廷供奉的各族修士。
  
      这些修士有人,有妖,有鬼,有怪,有精,有灵。
  
      他们当中有僧,有道,有尼,有俗,有文人墨客,也有粗野武夫。
  
      他们修炼的功法稀奇古怪,元陆世界太古历史上亿万宗门,无数流派的功法,都能在他们身上找到只鳞片爪的影子。他们当中好些人修炼的功法极其驳杂,传承也是浑浊不清,甚至很多人根本没有完整的传承。
  
      但是他们有资格出现在这里,有资格侍立在今日的珧荆命身边,他们的实力起码也都达到了和至圣法门神魂境界相当的水准。而且他们个个都是高手,他们随意一个人的实力,都和至圣法门那些神魂法相的高度达到了九十丈以上的长老名宿的实力相当。
  
      但是他们也都耷拉着脑袋,一个个有气无力的,不敢抬头看珧荆命。
  
      这座城,这座在短短一夜之间就突然拔地而起的血磨盘,在过去的三个月内,让珧荆命损兵折将,麾下兵马损失惨重。数万个大小国朝联手,以大神通**力在这里建造了这座城池,让势如破竹,在最近这些年内灭国无数的珧荆命,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可恶啊!”
  
      珧荆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无奈的向站在他身边,依旧神气活现的血狼君望了一眼。
  
      血狼君死死的咬着牙,牙齿发出‘嘎嘣’脆响。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声嘶力竭的向着血磨盘狠狠一指,发出了尖锐的咆哮声。
  
      “再攻一次!把半年前被灭掉的那些国朝,所有的皇族奴隶全部送去攻城。狼爷就不信,他们这座城,就真的是铁打的!”
  
      血狼君疯狂的咆哮着,这些年来的杀戮,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他已经彻底吸收了琅琊王的生命精华,在珧荆命身边,他已经是战力第一、权柄第一的猛将。
  
      但是这三个月来,血狼君曾经十几次亲自带兵攻打血磨盘,结果他好几次都负伤狼狈遁逃而回。这座集中了数万个国朝全部力量的雄城,里面有着不弱于血狼君的强悍高手坐镇,血狼君甚至有一次差点就陨落在城内伏兵的手中。
  
      骄傲、狂傲的血狼君,如何吃得这种亏?
  
      他才懒得理睬太多人死伤有伤天和之类的话题,他一定要将血磨盘攻下来,干掉前面的所有敌人。
  
      “那就依血狼元帅所言,再攻一次。”
  
      珧荆命也站起身来,手持重剑,向着血磨盘狠狠的虚砍了一记。和血狼君一样,他也不把那些战死士卒放在心上。三个月来,被他送去攻城的,都是被灭国的各大国朝的皇亲国戚和王公大臣们,他们死伤再多,也无损珧荆命的元气。
  
      相反的,这些人全死光了,对他未来一统元陆世界的亣奐国朝,只有好处,没有半点儿坏处。
  
      沉闷的战鼓声响起,数万条长达百丈的飞舟从珧荆命的军营中腾空飞起。每一条飞舟上都装载了起码三千名奴兵,这些奴兵一个个衣衫破烂,手中兵器、身上甲胄也都残破不堪。
  
      他们举起兵器,转过头来,疯狂的朝着珧荆命破口大骂。
  
      珧荆命只是冷笑不语,冰冷无情的目光讥诮的扫过这些亡国的奴隶。他才不会在乎这些亡国奴的嘶吼,高高在上的帝皇,哪里会在乎三五条野狗的瞎叫唤?
  
      战鼓隆隆,高空中有数以万计来自蛮荒之地的妖魔,驾驭着各色各要的妖禽坐骑冲天而起。他们紧随在飞舟的后方,挥动着兵器大声的咆哮,威吓着飞舟上的奴兵们。
  
      飞舟的速度极快,几个呼吸间就是百里之地。
  
      当飞舟靠近血磨盘的城墙不到五百里的时候,城墙上突然有大片的黑点腾空而起。
  
      那是各种强弓硬弩,各种巨型床弩同时发射,从百里高空喷射出的各色箭矢。与此同时,城墙上有浓郁的土黄色光芒闪烁,大量代表了重力的法符腾空闪现,血磨盘城墙外千里内的重力骤然飙升。
  
      原本离地百里飞行的飞舟发出‘咔咔咔’的响声,他们不堪重力的拉拽,慢慢悠悠的向下坠落,很快就从百里高空降落到了离地不过三五里的高度。
  
      从城墙上激射而来的箭矢就好像一场死亡的大雨,顷刻间冲刷了数万飞舟组成的船队。
  
      从百里高空坠落,箭矢和空气急骤的摩擦,所有的箭头都被烧得通红,他们划过虚空,带起了一道道刺目的红光。这些箭矢上无数细小的符文同时闪烁,他们吞吐天地元气,化为无形的锋芒附着在箭矢上,狠狠的扎在了飞舟的防御阵法上。
  
      珧荆命不会将真正的好装备给这些奴兵使用,这些飞舟表面的防御阵法或者残破不堪,或者干脆就是威力最小的那种。而血磨盘城池内,数万国朝联军使用的,全部是他们国库中最精良最优秀的装备。
  
      箭矢如雨,箭矢如针,轻轻松松的扎进了飞舟表面脆弱如纸的防御阵法中。
  
      数千条飞舟的防御大阵瞬间攻破,伴随着凄厉的惨嗥声,数十万聚集在飞舟甲板上的奴兵被威力巨大的箭矢撕开了身体。箭矢表面附着的天地元气爆炸开来,将这些奴兵的身体也炸成了粉碎。(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