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败露 2
    少女们的鲜血,就是灯油,而这一点火焰,则是依靠这种蕴藏了怨毒之力的少女血液,才能存在。
  
      这是一种极其邪恶的法门,这么一点绿豆大小的火焰散发出的邪气,比起弥漫了整个月亮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还要邪恶污秽千万倍。甚至就连兰水心,这个精修逆五行真光,精通无数邪恶密咒的兰家老祖进入这个密室后,都被那一点火焰上冲天的邪气震得浑身直哆嗦。
  
      站在密室的边缘,怔怔的向祭坛望了好久,兰水心的身体微微的哆嗦了一阵子,这才咬咬牙,犹如闺阁中的少女见到了剧毒蛇蝎一样,一小步一小步的,极其谨慎小心的向祭坛靠近。
  
      距离祭坛还有七八尺远,兰水心已经停下了脚步。
  
      他浑身战栗着看着这座由无数扭曲的细小白骨,用极其复杂的方式相互交错编织而成,表面浮现出无数怪异纹路的祭坛,浑身冒出了大量粘稠的冷汗。他死死的盯着祭坛,瞳孔已经缩成了针尖大小。
  
      “那月面中的东西,或许,并不足以对付我。”
  
      似乎是要说服自己,兰水心从袖子里掏出了两团拳头大小的光晕。
  
      “至圣法鼎的鼎心,已经被我拿到了三件。他们不可能启动法鼎对付我。”
  
      ,一,本,读#小说  “元陆世界的生灵,再强大也不过是凡人,他们根本不可能对付我。没有集中了整个世界气运的至圣法鼎,他们伤不了我一根头发。他们连我的皮毛都不能触动丝毫。”
  
      “我……或许,是想得太多了。”
  
      神色艰难的向白骨祭坛看了一阵子,兰水心缓慢的转过身,慢慢的向密室外退去。
  
      但是他刚刚走了三步,白骨祭坛上那一点绿豆大小的火焰突然高涨。原本绿豆大小的体积,突兀的就膨胀到了数尺方圆,薄薄的一层火幕悬浮在祭坛上,一只森冷无情,眼皮呈血色,眼球惨白一片。透着万分邪异和狰狞的眼睛慢悠悠的从火幕中浮现出来。
  
      悬浮在空中的几个少女齐齐嘶声惨嚎。她们断指上滴落的血液速度骤然增加,她们的精气神都混在血液中不断流逝,随之溜走的还有她们的阳寿。她们浑身剧痛无比,就好像有人在用针筒抽取她们的骨髓。那等难以形容的痛苦。让她们发出了人类所能想象的最凄厉、最惨厉的叫声。
  
      点点鲜血落在火幕上。火幕就越发的清晰了许多,那颗眼珠也变得更加的立体。
  
      一股冷风平地而起,兰水心的身体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刚刚提起来的一只脚将应在那里,半天没有落下。过了许久,他才缓慢的转过身,向那火幕中的眼球深深的稽首行了一礼。
  
      “前辈。”
  
      兰水心很是恭谨的向那眼球问候了一声。
  
      眼球冷漠的盯着兰水心,一道无形的精神波动狠狠的轰进了兰水心的识海,一个飘忽不定、阴恻恻带着万分残忍的声音在他的识海中悄然响起。
  
      “既然来了,怎么也不招呼一声?这么着急走,是害怕我么?”
  
      兰水心浑身冷汗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干笑了几声,急忙摇头。
  
      “前辈说笑了,晚辈只是突然想起,这里的灯油不够了,想要去挑选一些上品的灯油备用而已。”
  
      几个少女悬浮在半空中,她们依旧在凄厉的惨嚎挣扎着。兰水心所谓的灯油,就是她们。这些少女全都出身三大至圣世家,都是上古三大至圣的嫡系后裔,她们血统尊贵,修为也着实强横,小小年纪,却都一步踏入了神魂境的境界,假以时日都能进入三圣殿接受最顶级的栽培。
  
      但是至圣法门内乱突生,原本的天之骄女被兰水心偷偷掳来此地,变成了这一团怪异火光的‘灯油’。
  
      “噢?是这样么?那么,你就没别的事情给我说说?”
  
      “比如说……你在月面的事情,成了么?听说你挑选了一批得意的精英族人潜了过去,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想必已经成功了吧?他们留在月面的宝贝,到底是什么物件?”
  
      兰水心张了张嘴,他沉默了一阵,然后掏出了兰云的本命元神牌和那块通讯玉符,乖乖的将他们放在了祭坛上。他唉声叹气的,老老实实的将这些日子他根本无法联系上兰云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火幕中的眼珠微微转了装,惨白色的眼球内闪过一抹邪戾的凶光。
  
      ‘嗤嗤’笑了几声,眼球血色的眼皮缓缓的合上。眼皮上几条扭曲的怪异符文悄然闪现,然后逐渐的隐去。眼球又缓缓睁开眼睛,一道强劲无匹的精神波动再次蛮横的闯入了兰水心的识海。
  
      “我们,按规矩来?”
  
      兰水心的脸蛋抽搐了一下,他堆起满脸的笑容,急忙向火幕中的眼球连连称是。
  
      伸手向虚空一抓,一柄用黑色石头磨制而成,造型凶猛狰狞犹如巨兽獠牙的短刀被兰水心握在了手中。黑漆漆的短刀上密布着斑驳的血痕,隐隐散发出浓郁的血腥味,很显然,这是一柄屠戮无数的凶器。
  
      咬咬牙,兰水心举起短刀,向自己的身体狠狠的切割了下去。
  
      他在两条大腿上,分别切下了一条肌肉,剁下了自己四根脚趾。
  
      两条手臂,同样分别切下了一条肌肉,同时也剁下了四根手指。
  
      他咬着牙,用这并不是很锋利的短刀,艰难的切开了自己的肚皮。他用法力禁锢了自己的伤口,小心翼翼的没有让伤口流出一滴儿鲜血。面色狰狞的兰水心握紧了短刀,将自己的五脏,连带心脏在内,分别切了一半下来。然后和那些肌肉、脚趾、手指放在了一起。
  
      火幕中一道阴风卷了出来,兰水心从身上取下来的这些肢体被卷入了火幕中。
  
      细微的咀嚼声传来,‘嘎嘣’声中,那颗眼球很是满意的感慨着,用一种含糊的语气,赞叹着兰水心肢体的美味。兰水心艰难的笑着,他匆匆的服下灵丹,默运秘术,迅速的修复肢体,让自己残躯的内脏重生。让身体上的伤口愈合。同时被切掉的手指和脚趾也迅速长了出来。
  
      也就是兰水心修为强横,已经不是凡俗之身,换了其他人,这样的自残早就要了他的性命。
  
      大汗不断的涌出。兰水心看着火幕。很有点低声下气的低声笑着。
  
      “前辈。您看?”
  
      火幕中的眼眸骤然张开,一抹血淋淋的魔光从眸子深处喷出,笼罩在了兰云的本命元神牌和那通讯玉符上。‘嗤嗤’声中。兰云的本命元神牌迅速融化,变成了一团儿血云浮了起来。
  
      血云中,出现了摇曳的身影。
  
      过去一年多来,从兰云主动找到阴雪歌,勒令他跟随自己前往月面时起,一直到阴雪歌等人同时进入脐眼为止,所有的事情事无巨细的都在血云中出现。
  
      但是事情也有例外,但凡阴雪歌动用了十方超度的景象,这颗邪异的眼珠都没能将其反溯出来。
  
      阴雪歌动用五彩菩提树枝时发生的所有事情,这颗眼珠同样没能将那一段时间的事情显示出来。
  
      而阴雪歌得到混沌法源钟后,阴雪歌的身影就彻底从血云中消失,兰水心再也无法看到和阴雪歌有关的任何影像。
  
      但是这一切已经足够了。
  
      兰水心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他声嘶力竭的朝天咆哮了一声,顿时密室外犹如实质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剧烈的翻滚起来,不断发出沉闷如海啸的巨响。
  
      “兰云,你这个废物,你居然被人制住了?”
  
      虽然对事情的详细经过不是很清楚,毕竟阴雪歌动用十方超度和五彩菩提树枝的次数不少,这让兰水心无法确切的明白阴雪歌在月面的全部举动。但是结合最终的影像来看,很明显的,兰云等人已经被阴雪歌控制住了,他们变成了阴雪歌的奴仆,一举一动都阴雪歌的掌控中。
  
      三大至圣世家和兰水心争夺的重宝,毫无疑问也落入了阴雪歌手中。
  
      “木道人……好,好一个木道人……”
  
      兰水心急速的绕着祭坛转着圈儿,他双眸怒火如潮,声嘶力竭的不断诅咒着。
  
      火幕中的眼珠‘嗤嗤’的笑着,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火幕开始缓慢的缩小。
  
      “嗯,很显然,你们都失败了。”
  
      “那件重宝,可以对你造成致命威胁的重宝,落入了那个木道人的手中。”
  
      “所以,赶紧想办法吧。夺回那件宝贝,赶紧把那三个老家伙在元陆世界的基业给彻底铲平。”
  
      “赶紧,赶紧完成你对我的许诺。你想要的,我能给。但是我不能白给,所以,你得体现出你的价值。兰水心,如果你这点小事都无法完成的话,我就要考虑考虑,是否继续和你合作下去了。”
  
      “你以为,强行撕开逆行通道,和你跨界传音,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么?”
  
      ‘嗤嗤’笑声中,眼珠消失得无影无踪。
  
      火幕缓慢的缩小,最终变成了一滴黯淡的绿豆大小的火点,悬浮在祭坛上静静的燃烧着。
  
      被禁锢在空中的几个少女已经变得白发苍苍、枯槁犹如九十岁老人。她们的生命力已经快要耗尽,眼看着她们随时都可能咽气。
  
      兰水心冷笑了一声,他随手一挥,浓郁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中又飞出来十几个赤身露体的少女,嘶声惨号着被禁锢在了半空中。他大袖一挥,这几个已经耗尽了精血的少女同时化为一缕灰尘飘散,他身形一闪,带着大片残影急速冲出了密室。
  
      “木道人……木道人……木道人!”
  
      “兰云,你这个废物!你该死!你的三代内的所有直系亲眷,都该死!”(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