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圣人门徒 2
    血腥,残酷。
  
      白石山周边弥漫着一股子惨厉异常的肃杀气息,一具又一具白衣人残破的尸体被同伴丢下山峰,坠入下方的山谷沟渠中。从那小巧的宝塔内,数以万计的白衣人缓步而出,纷纷站上了一块块的白色山石,仰面看着天空,看着虚空中那逐渐扩大的数十个窟窿。
  
      宝塔顶部,一名白衣老人站起身来,眯着眼看着那些窟窿中缓缓蠕动的触手。
  
      过了许久,他突然开口冷笑了几声。
  
      “差也差不多了吧?再继续下去,儿郎们的伤亡,就太惨了。这一次的伤亡,已经超出了预估数字三成,再这么折损下去,怕是我们回去也无法交待。”
  
      又一个白衣老人缓慢的站起身来,背着双手,神色冷厉的看着那些触手。
  
      “不急,不急,再等一会儿。等这虚空怪起码小半个身体穿了过来,我们才好出手斩杀他。”
  
      “斩杀这一头虚空怪,可以保这一方天地数千年安宁。若是让他逃走了,这厮不过百年,肯定还会被他背后的人指派过来,到时候还有麻烦。”
  
      刚刚口鼻吐血的老人喘了一口气,端着酒碗的手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这一次,不知道这虚空怪从哪里,弄了这么一窝冥鹞子过来,真个是要命了。”
  
      最后一个白衣老人抓起一颗花生米丢进嘴里,仔细的将他咀嚼碎了吞下去后,这才摇了摇头。
  
      “鹞子王还没出来……还有得斗呢。”
  
      虚空中,再次有尖锐的鸣叫声传来,数百条青黑色的流光从虚空窟窿内飞了出来。但是这一次,这些青黑色的流光并没有向白石山上的白衣人发动自杀性袭击。
  
      这些青黑色的流光停滞在了半空中,他们拍打着翅膀。缓慢的在空中打着转儿。
  
      这些鹞鹰,比起刚才那上千万巴掌大小的鹞鹰大了许多,他们的体型都有数丈方圆。身上的羽毛一根根笔挺犹如剑锋,在阳光下散发出夺目的光焰。
  
      他们目光冷厉的看着山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堆积如山的鹞鹰尸体,不时发出悲戚、狂野的啸声。
  
      在他们疯狂的啸声中,虚空中的三条触手突然向内一合,三个虚空窟窿合并在了一起,从中突然有一颗硕大的鸟头慢慢的钻了出来。这颗鸟头单单他的一只眼珠子直径就超过了二十里,可见他的身躯大到了何等程度。
  
      伴随着尖锐难听的金铁摩擦声,这头硕大无比的鹞鹰慢慢的穿过虚空窟窿,努力挣扎着将整个鸟头拖拽了过来。然后是他短而有力的脖子。紧接着就是他的身躯。
  
      这头鹞子王身上黑漆漆宛如金属铸造而成的羽毛,剧烈的和虚空窟窿的边缘摩擦着,不断迸射出夺目的火光。在刺耳难听的摩擦声中,数百头冥鹞子同时发出了越发高亢的叫声。
  
      宝塔上的四个老人同时色变,他们看着那缓慢通过虚空窟窿降临这一方的鹞子王,身体下意识的绷紧了。
  
      “他奶奶的,怎么,这么大一条?”
  
      无数年来,他们带着无数的门人弟子,在这一方世界浴血厮杀。他们和无数稀奇古怪的上界生灵血战过。冥鹞子这种凶禽,他们起码剿灭了数百个冥鹞子部落。
  
      但是他们曾经碰到过的,体型最大的一头冥鹞子。身躯也不过是百里长短,就是那一头冥鹞子,就让他们付出了好几个兄弟陨落,数十个同伴重伤的代价。
  
      而这头鹞子王,单单他的脑袋,居然就有百里大小。按照这些上界生灵体型越大实力越强的常见规律,这头鹞子王的实力起码是他们曾经斩杀过的那头鹞子王的百倍以上。
  
      哪怕他们现在的修为,比起他们当年碰到那一头百里大小的鹞子王的时候,已经提升了许多许多。但是看到眼前这头大得有点离谱。有点伤天害理的鹞子王,他们依旧紧张得浑身绷紧、头皮发麻。
  
      过了好一阵子。等得这头鹞子王的小半个身躯都穿过了虚空,一名白衣老人才干涩的苦笑了起来。
  
      “速速发求救信号……这厮。怕是要一位圣人,或者起码是一位圣人的真传弟子出手,才能应付了。”
  
      一名白衣老人急忙掏出了一块玉符,随手将他捏碎,然后向高空一抖。
  
      一道火光带着霹雳雷霆声激射而出,拇指粗细十几丈长的火光‘哧溜’一声穿透虚空,带着连绵不绝的雷霆声瞬间远去。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条火光穿透了无垠虚空,来到了这一方天地核心处的一处道场之中。
  
      青山皑皑,秀水缠绵,云雾萦绕之中,无数华美的宫殿楼阁错落点缀。
  
      无数高冠长袍面色严肃的男女在云路中往来飞驰,不时有一道道灵光向着道场最深处的那一片山岭飞去。当这些在云路上飞驰的男女看到这一道火光飞了过来,所有人的脸色都是骤然一变。
  
      “又出事了么?是什么解决不了的大家伙?”
  
      “该死,这两年那些畜生都是吃了什么药?攻势越发的难以抵挡了。”
  
      “不要紧,只要熬过这两年就好。小子,你是经验不够,最近千年,正好是圣灵界和我们虚空灵界‘大冲’之日,虚空屏障最为脆弱,所以来的大家伙特别多啊。”
  
      求救的火光激射而过,眨眼间就没入了高山之巅一座占地足足有数十万亩的宫殿中。
  
      一座古朴威严的大殿内,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眉心有一只竖目熠熠生辉,两手掌心也分别生了一只雷火神眼的老人抬起头来,随手将这道火光抓在了手中。
  
      老人皱着眉头,将火光一把捏碎,一道光晕从中喷了出来,将虚空中那一头正在强行挣扎着穿透虚空的鹞子王的影像显示了出来。
  
      “好大一只扁毛畜生……难怪他们应付不了。”
  
      老人冷哼一声,抓起身边一只玉如意,沉沉的往一只紫金木鱼上敲了一下。
  
      ‘当’的一声脆响后,一名看起来不过三四十岁许人,但是面容古朴苍奇,颇有青松凌风之态,身高超过一丈的中年男子大步走了进来。
  
      中年男子向老人行了一礼,恭声问候。
  
      “师尊,有何吩咐?”
  
      老人冷哼了一声,他指了指面前光幕中那巨大无比的鹞子王的身影,正要说话呢,突然他袖子里传来一声低沉的爆裂声。老人呆了呆,他丢下手上玉如意,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符。
  
      晶莹剔透的玉符已经碎裂,丝丝玄妙异常但是极其晦涩黯淡的气息从中缓缓渗出。
  
      老人紧握着玉符,眉心和双手中的眼眸喷出丝丝神光,过了大概一盏茶时间,老人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狂怒之色。他猛地一下站了起来,狠狠的跺了跺脚。
  
      “兰水心……无知小儿,焉敢行此狂妄之事?”
  
      怒喝了一声,老人大袖一挥,袖子里香云滚滚,就滚出了数百颗拇指大小的玉珠来。这些玉珠在地上跳动了几下,摇身一变就变成了数百尊身披瑰丽甲胄,生得俊朗异常的魁伟甲士。
  
      “圣主!”
  
      这些甲士纷纷单膝跪地,向老人行礼参见。
  
      “去,拿我令符,向兰水清莲发问,是他自行解决族中不肖子弟,还是要我们三个老家伙亲自出手。”
  
      “另外告诉兰水清莲,他们兰家接下来的一万年,所有资源,扣掉半成。另,责令他们兰家多派一成子弟,加入‘死营’作战。”
  
      一块烟霞萦绕的紫色玉符从老人袖子里飞出,飘到了这些甲士面前。
  
      一名身高丈六的甲士一把抓住玉符,恭声应诺了一声,然后身形骤然化为一道香云狂风,呼啸着卷出了大殿外。其他数百甲士纷纷化为一道道金光紧随其后,眨眼间就消失在天际之外。
  
      老人冷哼了一声,随手将手中碎裂的玉符一抹,已经破碎不堪的玉符顿时重新愈合,再也看不出任何伤痕。他向站在自己面前的中年男子摆了摆手,淡淡的笑了笑。
  
      “去将那扁毛畜生斩了,今夜,为师要用他心头嫩肉下酒。”
  
      沉吟片刻,老人的脸色变得无比阴鸠骇人。
  
      “派人,盯死兰家上下老小。他们家出了一个兰水心,就难保……”
  
      中年男子嘴角一勾,阴阴一笑,身形就这么凭空消失,没有任何法力波动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在这一方天地中,一处辉煌宏伟的道宫内传来一阵愤怒的咆哮和咒骂。
  
      又过了大概两个时辰,从这一座道宫中喷出一道顶天立地的水色光芒。这道直径超过万里的强光冲碎了虚空,裹挟着上百条人影,瞬息间消失在无边无际的虚空中。
  
      道宫内,一口宛如小山般大小,造型古朴浑厚,闪耀着丝丝灵动光芒的巨鼎‘奄奄一息’的矗立在一片广场上。巨鼎的鼎身上,明显可见一条头发丝般细小的裂痕,大量灵气不断从裂痕中喷出,让这大鼎的气息变得更加的衰弱,眼看着巨鼎受到的损害实在是太大了。
  
      生得俊秀清雅,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出头,风流飘逸大有书生文士之风的兰家圣人兰水清莲跳着脚的站在巨鼎边疯狂咆哮着。
  
      “兰水心是哪一房的子弟?这一房所有族人,未来万年的所有修炼资源,扣七成。”
  
      “家族需要多出一成族人加入死营,这一成族人,全从这一房出。”
  
      “自己教出的不肖子弟,就自己承担一切后果罢!”(未完待续)r655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