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零四章 纨绔,圣器 2
    阴雪歌不吭声,他甚至还摆了摆手,向这对兄妹笑了笑,不让他们发出半点儿声音。
  
      洞外,那开口说话之人等待了许久,发现洞内没人回应,他顿时恼怒的咆哮起来。
  
      “洞里的好朋友,不把我盤岭卫放在眼里么?我盤岭卫虽然只是区区人品下卫,但是我盤岭卫可是圣人嫡传,是‘司马圣人’嫡亲的主枝族裔,你……休要自误。”
  
      阴雪歌依旧不吭声,他站起身来,慢慢的向后退了两步。
  
      又过了一阵子,突然有沉闷如雷的脚步声响起,伴随着宛如龙吟的咆哮声,两名身披三重蛟皮软甲,左手握着幽光四射厚重圆盾,左手握着奇形劲弩的壮汉闯入了山洞。
  
      但是这一次,他们就没有了他们同伴的好运气。他们刚刚闯进山洞,就一脚踏在了阴雪歌丢出去的毒蒺藜上。两人同时闷哼,骇然低头向自己的脚看了过去。
  
      森罗域炼器大师千锤百炼的毒蒺藜,就算是龙皮都能轻松扎一个窟窿,大汉们身上的装备固然厉害,但是他们的靴子也只是品质不错的蛟皮快靴。看他们靴子上闪烁的灵光,品质也就和元陆世界的上品圣灵法器相当而已。
  
      毒蒺藜轻松穿透了他们的靴子,一寸长的毒刺深深没入了他们的脚掌。
  
      白玉子用自己的涎水,配合上九十九种毒龙的毒液调和而成,用元陆世界最淫-荡的阴阳双生蛇的精-液做药引子调制成的‘阴阳生死魔龙涎’犹如火山爆发一样,在两个大汉体内迅速扩散开。黑色毒气顺着大汉们的脚掌急速向上流转,眨眼间两个凝成了神魂,修为在元陆世界堪称顶尖高手的壮汉就满脸漆黑。
  
      “毒!”
  
      两人艰难的嘶吼了一声,他们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出去。
  
      但是他们刚刚闯出洞外。就‘咕咚’两声栽倒在地。他们的身体抽搐了几下,*生机已经崩解,两具蕴藏了庞大生命力的肉身已经彻底毁坏。
  
      大汉们的头顶突然裂开。一道红光冲出,他们的神魂想要从肉身中遁出。
  
      但是一抹黑气迅速缠绕上了他们的神魂。伴随着凄厉的哀嚎声,两人原本红光大盛,犹如一团烈焰的神魂突然变得一片漆黑。和他们本体一般无二,凝聚犹如肉身的神魂一丝丝的崩解,变成了大量黑色的毒气随着狂风飘得无影无踪。
  
      “老七,老九!”
  
      怒吼声中,站在洞口外的几个大汉同时举起了手上盾牌,愤怒而警惕的看着山洞。
  
      这些大汉当中。有四个人的软甲不知去向。看看倒在地上的两个大汉身上的三重蛟皮软甲,可见他们是脱下了自己的甲胄,让自己的同伴穿在了身上,用来防范阴雪歌的雷法。
  
      他们也没想到,阴雪歌这么一个能够手发雷霆的‘高手’,居然无耻到在地上丢毒蒺藜来暗算人。
  
      “嗯,小白,看来你配制的毒药不错。”
  
      阴雪歌向白玉子夸奖了一声。
  
      白玉子趾高气扬的抬起头来,他的四肢缓缓的缩回体内,他额头上的龙角也缩了回去。他的身形急速的扭曲变化着,很快他就变成了一条一尺多长肥头大耳的黑红二色混杂的鲤鱼,摇摇摆摆的飘到了阴雪歌肩膀上。舒舒服服的趴在了那里。
  
      他甚至还在嘴边故意的挂上了一溜儿涎水,摆出了一副痴肥臃肿懒散无用的姿态。
  
      阴雪歌看了看白玉子,大步走出了山洞。
  
      他向洞外严阵以待的几个大汉扫了一眼,看了看在雨幕中往来梭巡的十几头恶犬,目光放在了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满脑袋披头散发,衣衫凌乱,袒露出大半个胸膛的瘦弱青年。
  
      这青年的修为么……
  
      阴雪歌皱了皱眉,从对方身上的气息来看。刚才说话的就是这家伙。但是这厮身上的气息,也就是元陆世界普通武者的水准。大概相当于阴雪歌刚刚恢复记忆时的那个水平。
  
      他的肉身极其孱弱,至于说体内精气神聚合。淬炼灵魂、凝聚神魂的功法,还没有开始呢。
  
      而且让阴雪歌觉得诧异的是,这家伙的修为如此不堪,他体内流动的,还不是至圣法门炼气功法修炼出来的元力,而是类似于道门‘合-欢-双-修’特有的那种驳杂而浑浊的道门法力。
  
      在阴雪歌法眼观察下,青年的两个腰子以及胯下两个外肾处光芒四射,很显然他这两处的功能及其的旺盛。而他体内的心脏、肝脏等脏腑处的生机就黯淡了许多,分明是没怎么经过淬炼的。
  
      青年也在上下打量着阴雪歌,他首先注意到了阴雪歌身上护身宝衣发出的熠熠光辉,再飞快的审视了一下阴雪歌身上各种低调但是光芒内敛的配饰,青年皱了皱眉眉,强行摆出了一个严肃的姿势来。
  
      “这位兄弟,你是哪一家的?古田卫?金岭卫?清水卫?还是……磐云镇的?”
  
      “嘿,不是我吹牛,我们盤岭卫周边三镇四十三卫的镇守府、卫守府有名的公子,没有我不认识的。兄弟你看起来很是面生啊!”
  
      阴雪歌冷冷的凝视着青年,他眸子里精光一闪,已经施展了佛门的功德法眼向青年望了过去。
  
      这一眼看过去,阴雪歌不由得皱了皱眉。这青年的身边起码有三千条黑气缠绕,也就是说,他身上有三千条业力纠缠,起码有三千人无缘无故的被他斩杀。
  
      青年身边的这些劲装大汉更是冤孽缠身,有三个大汉的头顶隐隐有赤色红光冲天而起,他们手上的性命起码有上万条,而且绝对都是无辜的百姓性命。
  
      “你是盤岭卫的人?”
  
      阴雪歌慢吞吞的问了一句。
  
      “公子司马德,正是盤岭卫卫守司马水的第七子,现任盤岭卫百人尉,敢问兄弟你?”
  
      司马德笑呵呵的看着阴雪歌,他的腰间一块巴掌大小的鱼形玉佩闪耀着淡淡的光芒。一股让人心头滞闷的压力从高空压迫了下来。
  
      阴雪歌抬起头来,高空中,距离地面大概一百里的高度。一颗直径十二丈,通体闪耀着黑铁色泽的金属圆球悄无声息的漂浮着。雨云中偶尔闪过一道雷霆。但是雷霆电光距离这颗金属圆球还有数十丈远,就被无形的灵气波动搅成了粉碎。
  
      这就是兰水心所说的,虚空灵界至圣法门标配的巡天圣器了吧?
  
      直径十二丈,色呈黑铁色,表面铭刻三千六百道大道符文,这是品阶最低的‘人卫圣器’。可是就算是这样的人卫圣器,也有着让人惊惧的强横力量,像刚刚飞升的炼气士。就算是一百人联手也不是这么一件人卫圣器的对手。
  
      盤岭卫是最低等的‘人卫’,标配三十六颗人卫圣器巡察自家领地。
  
      司马德只是司马水的第七子,但是他带人进入山林中追杀两个弱小的少年嬉戏,居然头顶随时跟着一颗巡天圣器,可见他一定深得司马水的宠爱,才会有这样的待遇。
  
      打量了这颗巡天圣器一阵子,阴雪歌皱着眉头依旧不吭声。
  
      司马德的脸色逐渐的阴沉了下来,他龇牙咧嘴的看着阴雪歌,突然跳着脚的咒骂起来。
  
      “混账东西,我这是给你面子。怕伤了自家兄弟的和气,这才和你好好说话,你居然蹬鼻子上脸不客气起来了?你不肯说你是哪家的人。那就是见不得人的喽?”
  
      “给我斩了他,不管他家是谁,挖个坑埋了,一了百了,谁也不知道。”
  
      司马德得意的狞笑着,他下达了格杀的命令后,就在身边两个劲装侍女的护卫下急速向后退去,而几个对阴雪歌严阵以待的劲装大汉则是一声大吼,手中弩箭同时喷射出道道雷霆。
  
      雷光湍急。发出震耳欲聋的恐怖巨响,阴雪歌只觉一阵窒息。这些劲装大汉手上的劲弩发出的雷霆,威力居然堪比阴雪歌在元陆世界倾力一击轰出的降魔雷法。
  
      他不由得眼角剧烈的跳动着。这就是虚空灵界的力量么?
  
      一个出门胡作非为的纨绔子,身边护卫携带的,看似标配的军械弓弩,就有着堪比下界最强力量的攻击力?
  
      他急忙甩出了五彩菩提树枝,放出道道佛光遮护全身。数十道雷霆狂野的轰在佛光上,震得佛光溅起道道涟漪,爆开的雷霆震得数丈内的雨水纷纷飞溅而出,逼得阴雪歌向后连连倒退。
  
      阴雪歌再次看得嘴角都在抽搐,堪比他全力激发的雷法,这些雷霆爆炸后的威力,只是将方圆数丈内的雨水震飞而已?这就是虚空灵界,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都远比元陆世界坚固强大太多了。
  
      但是佛光依旧明亮,五彩菩提树枝稳稳的守护着阴雪歌,这些雷霆箭矢没能伤到他分毫。
  
      退出去老远的司马德怒吼谩骂了一声,他一拍腰上佩戴的玉佩,头顶十里高处巡天圣器就骤然发出‘铿锵’脆鸣。
  
      巡天圣器上一左一右裂开两条深深的沟槽,一柄一柄巴掌大小的奇形短剑从沟槽中鱼贯飞出,眨眼间三百六十柄散发出淡淡黑铁色泽的飞剑就围绕着巡天圣器急速旋转起来。
  
      四周天地灵气中,一丝丝肉眼可见的庚金灵气被短剑吸纳了进去,下一瞬间一声长啸,三百六十道长有丈许的寒光激射而下,向着阴雪歌和他身后的山洞杀了下来。
  
      飞剑穿透雨幕,距离阴雪歌的身体还有一里多远,无形的剑意就在他身边的山石上切开了深有数尺的剑痕。‘嗤嗤’声不绝于耳,阴雪歌护体佛光剧烈的颤抖起来。
  
      “嘻,在盤岭卫的地盘上,居然还有人敢和我动手?”
  
      司马德在远处不无得意的放声笑着。(未完待续)R655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