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零六章 落籍 2
    几个老人急忙点头称是,向着一旁的村人使了个眼色。
  
      十几个身材纤细,生得颇为秀丽的少女被几个妇人带了上来。这些少女没有涂脂抹粉,只是干干净净的清水脸蛋,长发在脑后扎了一个长长的马尾。她们双眸清澈,秀眉乌黑,健康的皮肤细腻光滑,透着一层淡淡的粉红色,看上去颇为讨人欢喜。
  
      尤其是站在最前面的两个少女,更是出落得眉目如画,精致的面容犹如两朵水灵灵的莲花,让肥胖男子的眼睛不由得一亮。
  
      “唉哟,你们这群老不死的贱种,你们的狗窝里,还有这么几颗宝珠呢?”
  
      “嘻嘻,罢了,罢了,这些普通娃娃的材料,就免了你们的了。嗯,这两个姑娘,德少爷铁定会欢喜的,哎哟,这小脸蛋,这小长腿儿!”
  
      肥胖男子‘嘻嘻’笑着,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些少女。
  
      少女们身体微微战栗着,拘谨的低下头,不敢和肥胖男子对视。
  
      “成喽,这些丫头,既然是你们一份孝心,咱也就收下了。哎,德少爷回来,还不知道多开心呢。那两条小鹿儿,可真能逃啊?这都出去好几个时辰了,也不知道德少爷玩得开心不开心?”
  
      几个老人面露哀色,同时向跪在最前面的老人望了一眼。
  
      这位老人佝偻着身体跪在地上,额头贴着地面,老脸上泪水混着雨水滚滚流下。
  
      被司马德当做猎物猎杀的兄妹,正是老人仅有的一对儿孙子。司马德带人来收孩儿税,穷极无聊,一眼看中了少女就要行不轨之事,却被少女的哥哥踢了一脚,司马德勃然大怒。当即就逼着两个娃娃逃入了山林中,将他们当做猎物虐-玩。
  
      想到自己的孙儿孙女注定遭受的悲惨命运,老人心如油煎。却哪里敢在肥胖男子的面前流露出来?
  
      整个村子,将近一万人的死活。都在肥胖男子的一个念头下;若是司马德玩得不开心,整个村子就全毁了。盤岭卫的领地上,他们这种规模的村子何止十万?屠灭几个村落,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吽、吽’的狗叫声远远传来,肥胖男子很是惊喜的一跃而起。
  
      “哎,德少爷回来了?赶紧派人去看看,德少爷玩得可尽兴么?若是没尽兴么……这里,不还有这么多生得俊俏可爱的小鹿儿?”
  
      肥胖男子狰狞的向那十几个少女笑了笑。吓得这些少女一个个站立不稳,全都软在了地上。
  
      雨很大,路很滑。
  
      十几条凶残的大狗在雨幕中奔驰,不时回头咆哮几声。
  
      阴雪歌一只手搀扶着司马德,稳稳的踏着泥泞向前行走。司马德软绵绵的挂在他身上,就好像一只被抽掉了骨头的泥鳅。他歪斜着眼睛,不时向阴雪歌飞快的看一眼。
  
      “司马公子,我的身份,就是我对你说过的,散修。”
  
      “曾经。我家祖上,也是某位圣人。奈何十几代前的长辈无德,犯了过失。被驱出家门,沦为散修。”
  
      “侥幸的是,我家祖辈虽然被勒令不得修炼圣门功法,但是在战场上,得到了陨落域外天魔留下的一部《三宵烔焱天经》,以之为根本,一路修炼到了现今。”
  
      手指紧扣司马德的肩膀,阴雪歌手指差点陷进了司马德的骨头缝里。剧痛让司马德龇牙咧嘴,犹如见鬼一样看到阴雪歌。他痛得五脏六腑都在抽筋,但是却一点儿不敢说出话来。
  
      他只是连连点头。不断的说好,不管阴雪歌说什么。他都忙不迭的答应。
  
      刚才,他已经向阴雪歌坦白了他所知道的一切,关于盤岭卫的一切机密,包括现在盤岭卫拥有的军力,掌握的资源,后备的力量有多少等等。
  
      按照圣人制定的律法,他向阴雪歌交代了这些机密,实则已经是死罪了。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是死罪,司马德也就答应了阴雪歌,做他的‘落籍’担保人,让阴雪歌在盤岭卫的地盘上,拥有合法的身份——借口也很容易找,阴雪歌作为圣人律法允许的散修出身,他救了在山林中遇险的司马德,那么司马德就有这个权力偿还恩德。
  
      “前辈放心,前辈如此神通法力,我盤岭卫和周边卫城,正是军力被抽调一空,实力最空虚的时候。能有前辈这样的大能高手归附,这对我们盤岭卫正是了不得的好消息。”
  
      司马德笑得很谄媚。
  
      他偷偷摸摸的向阴雪歌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压低了声音。
  
      “而且前辈还说,前辈修炼的三宵烔焱天经,是顶级的火属性道书,精通炼丹之术。无论炼丹,炼器,制符,阵法,乃至傀儡、圣器等等,只要是精通这些手艺的人才,到哪里都吃得开的。”
  
      阴雪歌笑着点了点头,他狠狠的一捏司马德的肩膀,捏得他骨头‘卡卡’作响。
  
      “这样最好不过,只要我正式落籍,你就是我的担保人,你当然……不会出卖我是不是?你被杀死的几个护卫,你不会因为他们找我的麻烦吧?”
  
      司马德急忙摇头,赌咒发誓的保证他绝对不会出卖阴雪歌。
  
      看着司马德灿烂而扭曲的笑脸,阴雪歌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现在需要时间,给他时间,让他参悟虚空灵界的天道法则,拥有足够的力量,他就无所畏惧。他隐隐有一种预感,他将要在虚空灵界,进行一次最重要的蜕变。
  
      这次蜕变,关系着他是否能够真正的超凡入圣,关系着他是否真正能够永恒不灭。
  
      那些从他本体衍化的鸿蒙世界中,不惜风险跨界转生的上古道祖大能们,他们之所以转世此界,所谓的就是真正的超脱,真正的永恒。这一切,只能在这里做到。
  
      用力拉拽着司马德,阴雪歌分开雨幕,大步走到了山谷入口的寨墙前。
  
      站在寨门两侧的劲装大汉立刻向阴雪歌望了过来,更有人下意识的手一动,将佩剑拔出了半截。
  
      阴雪歌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些修为比刚才斩杀的护卫强不到哪里去的战士,手指微微一用力,司马德就‘唉哟’一声大吼起来。他挣脱阴雪歌的手,张牙舞爪的朝着这些护卫破口大骂。
  
      “干什么?干什么?要造反了一个个?想要全家被送进死营或者奴营送死么?看好了,看清楚了,认清这张俊朗非凡的脸,记清这玉树临风的身材!这是我司马德少爷的救命恩人,烔焱真人!”
  
      “以后见到真人,得尊敬一点,再尊敬一点!!!明白?”
  
      司马德冲到一个战士面前,对着他就是正反二十几个耳光抽了过去。这个战士挺起腰杆,低下头,很配合的任凭司马德胡乱抽打。
  
      其他的护卫也都低下头,将兵器收回鞘中,很好奇的用眼角余光偷瞥阴雪歌。
  
      阴雪歌背着手,昂着头,做道装打扮的他眯着眼睛,摆出了一副飘逸出尘的高人姿态。他的神识透过雨幕,笼罩了整个山谷,对山谷内正在发生的事情,阴雪歌已经了如指掌。
  
      快捷的脚步声传来,正在里面收孩儿税的肥胖男子宛如一缕清风,‘唰’的一下撕开雨幕,犹如鬼影子一样冲出寨门,迅速绕着司马德转了几圈。
  
      随后他恭恭谨谨的跪在司马德面前,满脸堆笑的用额头贴了贴司马德满是泥泞的靴子。
  
      “哎哟,少爷您回来了?老奴正担心呢,这雨大得,这山路又湿滑,您又没有带什么高手在一旁,这要是摔了、擦了,老奴这条命也就没了。”
  
      肥胖男子大惊小怪的大声叫嚷着,同时他目光如刀,不动声色的在阴雪歌身上扫了一圈。
  
      阴雪歌镇定自若的看着肥胖男子,同样冷厉的目光硬顶着他的目光望了回去。阴雪歌和肥胖男子都觉得眼球一阵刺痛,眼前骤然一黑,泪水‘哗哗’流淌下来,混在雨水中流了下去。
  
      阴雪歌身体微微一晃,骇然色变。
  
      这个看起来不堪的肥胖男子,他的*强度就不说了,阴雪歌从未见过如此强横的身体,几乎达到了九灵圣尊本体的三成。反而是他的法力修为远远配不上他强横的肉身,但是他的法力修为,也超过了现今的阴雪歌几乎十倍。
  
      虚空灵界的实力划分中,刚刚飞升的炼气士属于不入流。
  
      而入了品流的强者,按照实力高低,划分为九品二十七阶,眼前这肥胖男子如此强横,也不知道他是哪一品的实力。
  
      司马德不耐烦的拍了拍肥胖男子圆溜溜的大白脸蛋,大声的训斥起来。
  
      “少废话,老奴才,我知道你一片忠心耿耿,明白了?”
  
      “赶紧的,做一份落籍文书,我这大恩人,从一头妖虎手上救了少爷我,他精通炼丹技巧,以后咱的私房钱,就有来路了。嗯,还不快点去准备?”
  
      相对于肥胖男子弱小犹如蝼蚁的司马德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在了肥胖男子的大圆脸上。
  
      肥胖男子嫣然一笑,身形犹如鬼魅一样飘起,冲开雨幕闯入了山谷中。
  
      司马德回过头来,满脸是笑的向阴雪歌欠了欠身。
  
      “恩公,真人,前辈,这老奴才是我母亲家的家生子白开心,世世代代都是我母亲家的奴隶,最是忠心好用的,您只管驱使就是。他现在是盤岭卫的民部副令,有什么事情找他,好使得很!”
  
      阴雪歌望着肥胖男子的背影,缓缓点了点头。
  
      希望这白开心,真的这么好用才行。(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