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零七章 盘岭卫城 2
    阴雪歌看着这些狂冲而来的骑士,面色如常,气息丝毫不乱。
  
      司马德则是面色骤然一变,身体哆哆嗦嗦的,差点就从坐骑上一头栽了下去。
  
      领队的雄壮大汉大喝一声,他冷厉的目光扫过司马德的面孔,径直控制着坐骑向司马德直冲了过来。距离司马德还有数十丈远,独角云烟兽带起的狂风就吹得司马德衣衫‘哗啦啦’的直响。
  
      白开心身形一晃,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司马德面前,他身体四周的大雨突然停滞,无数雨滴迅向他面前汇聚,眨眼间就凝聚成了一面漆黑的半透明水盾悬浮在他面前。
  
      水盾内数千枚拇指大小的黑色符文若隐若现,勾勒出了一副形如龟甲八卦的图案。
  
      三尺方圆,不过一寸厚的水盾,散出的气息却好像一片汪洋大海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好像不论有多少狂暴的攻击,都会被这一面水盾无声无息的吞没。
  
      “哈,白老头子!”
  
      骑着独角云烟兽的大汉狂笑一声,他俯下身体,‘咚咚咚’三声巨响,他面前的雨幕中突然出现了三条透明的水洞。他隔着十几丈距离,轻描淡写的挥出三拳,无形的拳罡洞穿了雨幕,撕开了空气,留下了清晰的拳头印痕。
  
      白开心身体一晃,再晃,三晃。他的身体每一次晃动,都重重的向后退一步,身体内也出爆豆子一般的骨节摩擦声。
  
      黑色的水盾‘呼’的一下燃烧起来,青色的火焰冲起来有三尺多高,烧得水盾‘嗤嗤’作响。方圆数十丈内温度直线上升,雨水被这团火焰的热气一冲,落在人身上的时候,那温度已经足以融化普通的钢铁。
  
      索性这里实力最弱的一个。强度都可以洞穿金石,这些雨滴才没有对他们造成半点儿伤损。
  
      独角云烟兽突兀的停下,犹如大山崩裂一样直冲过来的血眼乌云豹也轻柔的停下了高的冲锋。
  
      骑在独角云烟兽上的雄壮大汉已经绕过面色惨淡的白开心。来到了司马德的面前。足足比龙三趾骏高出一半的独角云烟兽不屑的打了个响鼻,喷出两条热气。吓得司马德胯下的坐骑瑟瑟抖,差点没把司马德摔在了地上。
  
      坐骑比司马德高出一大截,自家身高在一丈二尺开外,比起司马德更是雄壮许多的壮汉双手抱在胸前,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司马德,突然出了和他雄壮魁伟的身躯完全不搭调的,宛如‘银铃一般清脆’的‘娇笑声’。
  
      “嘻嘻,司马德。你这次胆子大了呀,没有被我吓得尿裤子?”
  
      “哎,你带着白老头子这不中用的老狗,就敢出门乱走?你也不怕碰到什么厉害的禽兽,把你叼了去?你可是盤岭卫司马氏一族的心肝宝贝,有什么损伤的话,你让卫守大人白人送黑人,这得有多惨?”
  
      司马德怒气冲天的盯着壮汉,他伸手向壮汉指了指,咬牙切齿的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硬是没底气说出那番话来。原本白皙的面孔憋得通红,司马德‘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眼珠里都带上了一层血丝儿。
  
      “这么恨我?司马兄弟。你怎么这么恨我?”
  
      雄壮大汉得意洋洋的笑着,歪着脑袋满足的欣赏着司马德凌乱不堪的表情。
  
      “不就是我当年一不小心,玩得力气大了一点,把你的贴身小侍女给弄死了么?我初来乍到,也不知道那是你的侍女啊!她出门给你买糕饼,脑袋上也没贴条子不是?”
  
      “咱看到她生得水灵,按在路边就把她给强上了,一不小心捏断了她脖子,这真的是意外啊!”
  
      司马德通红的面孔变得铁青一片。他的喉咙里‘咯咯’响着,眼珠开始翻白了。他指着那大汉。身体哆嗦着,阴雪歌都听到了他手臂上传来的‘咯咯’声响。
  
      雄壮大汉似乎很欣赏司马德的这种表现。他歪着脑袋看着司马德,很是满足的叹了一口气,再次犹如银铃一样清脆的笑着。
  
      “我也是玩完了才知道,那居然是德兄弟你的贴身侍女。哎呀呀,不过区区一贱婢,按照律法,我赔了德兄弟你十个圣钱,德兄弟你不会一直到今天还记恨着吧?”
  
      司马德还算英俊的面孔扭曲着,他死死的盯着雄壮大汉,突然一口血喷了出来。
  
      “唷,唷,吐血了!德兄弟的这身板,可得好生调理调理了。”
  
      雄壮汉子冷笑了几声,拨转坐骑,向着身后的那些骑士胡哨了一声,就要策骑离开。阴雪歌看到他的眼角抽了抽,很显然,他也要害怕真个把司马德气出一个好歹来。毕竟司马德是盤岭卫司马一族人丁繁茂的希望,你气死了他,司马水真的会飙的。
  
      “司马豪!”
  
      司马德无比凄厉的嚎叫了起来,他指着那雄壮大汉,声嘶力竭的嚎叫着。
  
      “老子和你没完!你等着,老子和你没完!”
  
      司马豪‘万分惊愕’的转过身来,很是无奈的摊开了双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眸子里闪烁着得意洋洋的身材,语气却无比委屈的大声叫唤着。
  
      “我怎么了我?我说错什么了么?我做了什么?德兄弟,大家都是司马圣族的族人,不会因为我教训了白开心这条老狗,你就和我翻脸吧?”
  
      “按照圣律,我就算教训了白开心这条老狗,不小心打杀了他,我也最多陪你一笔钱就是。”
  
      司马豪的语气变得无比的刻薄。
  
      “奴才就是奴才,你不会为了一个奴才,就和我这个亲堂兄翻脸吧?怎么说,我们才是一家人。这老家伙,又肥又圆又蠢,就和一头死猪一样,你为了一个奴才,指着我的鼻子咒骂我,这说得过去么?”
  
      白开心阴沉着脸站在一旁,他刚刚凝聚的水盾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一点儿残渣都没剩下。他嘴角有一丝鲜血流出,他施展的水盾秘法被暴力破开,他受到法力反噬,伤势着实不轻。
  
      无缘无故的挨了一顿揍,白开心能开心的话,那才真的有鬼了。
  
      但是司马豪说得好,白开心只是奴婢的身份,他怎么敢对司马氏的族人表现出任何的敌意?
  
      哪怕这个司马豪和司马德不对付,哪怕这个司马豪和他的父亲,是盤岭卫司马水一脉族人最大的心腹之患,但是他们都是司马圣族的人,白开心根本没资格掺和他们之间的事情。
  
      司马豪叹了一口气,他看着面孔变得一片漆黑的司马德,无奈的摇着头。
  
      “只不过,哥哥我心胸宽阔,我不和你计较。毕竟嘛,这和血脉出身有关。哥哥我的母亲,是正儿八经的圣族嫡女,而德兄弟你嘛,你母亲,似乎只是一个二等贵民世家出身?”
  
      用力的点了点头,用手摸了摸满是横肉的脸,司马豪做出了一副若有所悟的哲人姿态。
  
      “血脉,血统,这种东西,很重要啊。德兄弟,你母族那边的血统可真不怎么的,你都学会因为一个卑贱的奴才,向本家兄弟挑衅的事情了,这,这,这还有天理王法么?”
  
      阴雪歌在一旁看得是叹为观止连连点头。
  
      想不到司马豪生得如此豪爽威猛的一条大汉,口舌上的功夫居然如此的恶毒。分明就是他故意挑衅,最终一口大黑锅居然还能扣在司马德的头上,实在是厉害啊厉害。
  
      只不过,他可完全没有插手的意思。司马德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他受了委屈,但是想想他将一对无辜兄妹当做野兽狩猎的行为,阴雪歌对他就没有任何的怜悯之情。
  
      狗咬狗,一嘴毛,咬死拉倒。
  
      所以他静静的坐在一旁,甚至为了不吸引司马豪的注意,他还低下头,尽可能的蜷缩起了身体。
  
      但是他想要低调的处身事外,司马豪却主动找上了阴雪歌。
  
      目光一转,丢开已经被气得吐血,却根本无力反击的司马德,司马豪定睛看向了阴雪歌肩膀上趴着的白玉子。这家伙将自己的龙角和爪子都收了起来,回复成了龙鲤的造型,正懒洋洋的趴在阴雪歌肩膀上翻着白肚皮装死鱼。
  
      可能是最近吃得太饱了一些,在元6世界斩杀的至圣法门所属太多了一些,白玉子变成龙鲤后,他的一个大肚皮痴肥臃肿,根本不像是一条鲤鱼,反而就像是一头吃饱了吃撑的死猪。
  
      这等造型,加上他从骨子里透出的惫懒无赖的气质,都深深的吸引住了司马豪。
  
      正愁没有新手段打击司马德的他,立刻将目标对准了白玉子。
  
      “司马德,你越混越回去了。你怎么也是堂堂卫守之子,你想要养条宠物,就算是血统纯正的天龙、麒麟、凤凰之类的你弄不到,你弄条神骏点的飞禽走兽莫非很难么?”
  
      “看看,看看,你看看,你从哪里弄来的这条死鱼?”
  
      “鳞片造型,难看之极。”
  
      “鳞片色泽,难看之极。”
  
      “体型体态,难看之极。”
  
      “尤其是他浑身上下的这模样,你养这么条垃圾,简直就是给你盤岭卫司马家丢脸啊!我们司马圣族的脸,都要被这垃圾货色给丢光了!你怎么有脸把这玩意带回来?”
  
      一边大叫大嚷,司马豪随手拔出佩剑,一剑向白玉子劈了下来。(未完待续)
  
      ...
  
      ...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