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零九章 炼丹,震惊 2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阴雪歌凝视着这口飞升前特意粗制滥造的丹炉,深吸了一口气后,大袖一卷,鼎炉盖子开启,丝丝赤红色火苗就从炉子里喷了出来。热浪四溢,司马信等人下意识的向后倒退了几步。
  
      这些热力对于司马信他们而言,就连一根胡须都烧不掉他们的,但是他们对炼丹一事极其看重,所以才有了如此失常的举动。
  
      凝视着丹炉,阴雪歌身边一团红色火焰涌出,化为朵朵莲花将他笼罩在内,他双手接引,宛如行云流水一样控制着丹炉中的火焰。渐渐地丹炉中的火焰抽出一丝丝极细的火光,在炉子里盘绕成了一个精致的丹盘。
  
      常青藤三段,万年红九朵,磐石果一粒,蚯龙血一桶,再加上十二滴千年灵石乳膏,阴雪歌动作优美的将丹药主材料丢进丹盘中。这些主材被丹盘上的热力一卷,大量杂质化为黑烟喷出,丹盘中就剩下了数十点精纯的药力精华宛如明珠,在丹盘上往来翻滚不休。
  
      随后是三十二样调配阴阳,沟通龙虎的配药丢进丹炉,阴雪歌的动作充满了一种优雅的韵律感,司马信他们虽然完全不懂丹药之道,但是他们无不为阴雪歌的动作感到心旷神怡。尤其是修为最弱,心境最差的司马德,他更是情不自禁的摇摆着身体,差点就高声欢唱一曲。
  
      提炼出药草精华后,阴雪歌盖上炉鼎盖,绕着丹炉踏步运罡,不断的施展手印打在丹炉上。
  
      一缕缕天地灵气不断化为肉眼可见的紫色流光注入丹炉,丹炉中一丝丝药气从缝隙中飘出来。在丹炉顶部结成了一朵紫色的灵芝状药云。
  
      虽然不懂炼丹术,但是闻着药云中浓郁的草药香气,司马信等人的脸依旧不住的哆嗦着。
  
      很显然,这是丹炉的鼎盖密封不好,大量药力外泄。如果这些药力不外泄的话。想必这一炉丹药不论是出丹的数量还是质量,都会稳稳的上一个档次。
  
      司马信、司马仁、司马礼同时皱起了眉头,一口好的圣器丹炉,以盤岭卫的家当,还是可以为阴雪歌淘换来的。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淘换丹炉的时候。不能被外人,尤其是盤岭卫上一级的镇守或者城守府给现了。
  
      盤岭卫周边的诸多镇、卫,甚至是他们顶头上司,人阶城池‘青磻城’内,都找不到几个合格的炼丹师。在虚空灵界。炼丹师是实实在在的战略力量,他们可不想阴雪歌被人给挖走了。
  
      阴雪歌不想表现得太过于离谱,所以他有意的放慢了炼丹的度,甚至有意出错,让丹炉中孕育的丹丸损耗了一小半。一通做作后,过了三个时辰,他大袖一卷,鼎炉盖飞起。二十几点红光呼啸着从丹炉中飞了出来,顿时一股浓郁的精血气息喷薄而出,立刻充满了整个偏殿。
  
      他还没有出手收丹。司马信、司马礼、司马仁兄弟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大手一抓,二十几颗丹药被他们分别抓在了手中。
  
      红彤彤,沉甸甸,拇指大小的丹药呈半透明状,内部隐隐有奇异的花纹缠绕。一缕缕流云一样的丹霞环绕在丹药四周,不时的被丹药自行的吸纳吞吐着。
  
      阴雪歌皱起了眉头。他已经故意的放水了,但是他也没想到。虚空灵界的天地灵气,在炼丹的时候对丹药的品质有这么大的影响。他本来想要炼制一路中下品的丹药出来。但是没想到,天地灵气注入之后,这些丹药的品质,居然硬生生被提高到了顶级品质。
  
      他不由得有点后悔,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该将药力淬炼得那么纯净,应该故意留一点药渣在里面才好。
  
      但是司马信他们已经大声的鼓掌叫好,虽然不认识阴雪歌炼制的丹药名称,可是从这丹药的卖相来看,这些丹药的品质就比他们每个季度,从上级镇守府领取的军用辎重中配的丹药强出了百倍。
  
      那些标配放的军用丹药,一个个捏制得歪头歪脑,就好像孩童随手捏出来的黄泥疙瘩,不仅造型难看,而且色泽怪异,浑浊不清,而且服用之后总有一丝丹毒残留体内,需要耗费很大力气才能驱散干净。
  
      和阴雪歌炼制的丹药相比,他们标配的军用丹药,真的是狗屎一样的垃圾。
  
      “真人,这是什么丹?”
  
      司马仁性格最为火爆急躁,他上前一步,大声的向阴雪歌询问着。
  
      “蚯龙断续丹,取蚯龙断肢重生之力,借助百草和灵石乳膏精华,有肢体重生的功效。虽然是下品丹药,但是只要是八品以下的亚圣修为,若是肢体有残缺,都能……”
  
      阴雪歌的话没说完,因为司马仁已经一把向偏殿外抓了过去,伴随着一声惊呼,几个刚刚从门外巡逻走过的士卒已经被他抓进来一个。这些士卒都是底层的军士,都是刚刚踏入品阶的修为,下九品的实力。
  
      司马仁抓住了这个士兵的胳膊,干净利落的一扯。
  
      一声惨嚎,士兵的胳膊被齐着肩膀扯断,鲜血狂喷而出。司马仁将蚯龙断续丹一把塞进了士卒的嘴里,然后一道法力轰进他嘴中,帮助他用最快的度消化丹药之力。
  
      士卒的肩膀上,以肉眼可见的度隆起了一团肉球,短短一刻钟时间,这个士卒断裂的手臂就重生了出来。司马德‘啧啧’赞叹的走了过去,抓起士卒掉在地上的断臂和他新生的手臂比划了一下,万分惊奇的大呼小叫起来。
  
      “唉哟,真的是一模一样?真的连掌纹指纹都一般无二啊!这丹药,好啊,好用得很啊!”
  
      司马信、司马礼的脸也是一阵抽搐,眸子里露出了无比狂热的光芒。盤岭卫的士卒在外征战,断胳膊断腿的不在少数,更有人半截身体都被各种强术给轰碎的。
  
      能够重生肢体的丹药,是军用丹药中的大头,但是他们每个季度从上一级镇守府的来的这种丹药,数量不够不说,而且服用丹药后,起码需要四五个时辰才能重生肢体。
  
      而阴雪歌这一颗丹药下去,一刻钟的功夫就将断肢生长了出来,在战场上,这就意味着肢体断裂的士卒一刻钟后就能重新加入战团,这意义可就太大了。
  
      “小子,你新生肢体,和原本肢体相比,大概强度多少?”
  
      司马礼也凑了过去,一把询问,一边用力的掐动被吓得魂飞天外的士兵新生的手臂。同时他不断的抚摸司马德手上的那只断臂,想要对比一下,新生手臂和原本手臂在强度上的比例。
  
      “大概,大概是五成。”
  
      士卒也呆住了,他抬起头来,眼睁睁的看着司马信兄弟几个。
  
      “五成!居然是五成!”
  
      司马信、司马礼、司马仁兄弟三个同时转过头来,犹如色鬼见到了梦中情人一样,狂热的看着阴雪歌。
  
      司马礼更是尖着嗓子大叫了起来。
  
      “见鬼了,镇守府给我们分的枯木逢春丹,新生的肢体,只有原本肢体三成的强度。士卒起码要耗费几个月的苦功,才能将新生肢体提升到原本的五成。”
  
      阴雪歌心里一阵阵的无奈,他也不想炼制这么好品质的丹药,他已经放水了又放水。
  
      但是他也没料到,虚空灵界过于浓郁,过于神奇的天地灵气,配合上他的炼丹手法,居然产生了如此奇异的变化。他随手胡闹炼制的丹药,居然在司马信他们看来,就是极品的灵丹妙药了。
  
      真是想要低调一点,低调的找个地方修炼,都低调不起来啊。
  
      “一时幸运,哈哈哈,平时,我炼制的丹药,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司马信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很是严肃的向自己的几个兄弟看了一眼。
  
      “烔焱真人说得对,在野外炼丹,肯定没有在卫城中炼丹这么好的条件,所以成丹的效果,肯定天差地远……干他奶-奶-的,上面负责为我们这些下级卫城炼制丹药的丹师,都是蠢猪么?”
  
      目光闪烁中,司马信压低了声音。
  
      “从今天起,烔焱真人就是我盤岭卫最尊贵的客人,但是有关他的一切消息,不能让司马豪他们那边知道一丝半点儿。哼,若是被他们知道了,恐怕我们也就留不住烔焱真人了。”
  
      司马礼、司马仁、司马德同时点头,一个能炼制出极品丹药的丹师,对任何一座卫城都是无比重要的资源,他们自然不能有丝毫的疏忽大意。
  
      司马仁更是阴狠无比的连连冷笑。
  
      “刚才大哥就该下狠手,直接干掉那厮。等爹回来,再想办法把司马山给弄死,我们能省掉多少麻烦?”
  
      兄弟几个同时叹了一口气,神色自若的将手中的断续丹收了起来,然后司马信一脚将那个试药的士卒踢飞了出去。司马仁笑容可掬的看着阴雪歌,粗壮的腰肢都下意识的弯了许多。
  
      “烔焱真人,叫老白给你准备一套宅子,您先安心的住下来,一应需求,我盤岭卫都能为您准备。别的先不说了,您先好生休养几天,等咱们父亲回来了,我们再向您引荐。”
  
      “咱们父亲司马水,可是盤岭卫的卫守,他老人家一向是求贤若渴,定然不会亏待了真人您。”
  
      阴雪歌矜持的点了点头,大袖一挥,将丹炉收了起来。
  
      一刻钟后,他就已经站在了原本属于百人尉罗鉄军的宅邸中,身边环绕着数十位面露惊恐之色的年轻女人。(未完待续)
  
      ...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