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血仇 2
    少沅金仙沉默了一阵,他手一指,缠在幽泉身上的绳索骤然化为万道金光从玄冰中喷出,迅没入了他识海。他向阴雪歌点了点头,正要说话,他袖子里突然一阵剧烈的颤抖,一道玉符无声无息的飘了出来,就在他面前缓缓碎裂,化为点点金光悬浮在他面前。
  
      大片金光闪烁,一道苍老但是无比威严的声音从玉符中传来。
  
      “我妙牝真丹宗,身处虚空战场所有弟子听令,不惜代价,找到此处。一有现,严禁靠近,只需将所处方位传回,普通门人,可得本门长老灌顶输功,提升为巅峰金仙。若是金仙弟子立下功劳,则可得授本门开山祖师元神刻制大道法箓三枚,助你突破金仙境界。”
  
      金光中一阵光影变幻,一个多月前,在木涛卫司马怒书房中,阴雪歌从那份公文内见到的山谷影像,几乎是完全一致的出现在阴雪歌面前。
  
      “这是……”阴雪歌看着这幅山谷图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少沅等金仙也是一阵忙乱,这枚玉符是他们真丹宗长老制成的跨界传音仙符。从圣灵界到虚空灵界,界壁力量极其强大,跨界传音的难度极大,所需消耗的力量极强。所以这种传音仙符,少沅金仙身上也仅此一枚而已。
  
      但是真丹宗的长老们,利用这种炼制起来极其困难、耗费极大的仙符,居然传来了这么一道莫名其妙的命令?而且悬赏了让人垂涎三尺的巨额奖赏——开山祖师不惜损耗本命元神力量,刻画的三枚大道法箓?
  
      少沅金仙包庇苏葵,提出的条件也不过是苏家老祖亲自刻画的一枚大道法箓而已,就是这样,他都有五成的把握通过参悟那一枚大道法箓,突破金仙境界。踏入那玄妙无穷的新天地中。
  
      可是现在,宗门悬赏开山祖师——远比苏家老祖强大无数的开山祖师亲自刻画的三枚大道法箓,这基本上就能确保少沅这样的巅峰金仙,顺顺利利的踏入那个新境界。
  
      几个金仙的呼吸骤然变得极其沉重,他们‘呼呼’的喘着粗气,甚至连苏葵的死活都遗忘了。
  
      泉眼中。幽泉身上的玄冰悄然溶解,幽泉缓缓睁开眼睛,无声无息的化为一道水波飞起。她轻盈的落在阴雪歌身边,重新凝聚为人形,紧紧的靠着阴雪歌站定。
  
      阴雪歌和幽泉相视一笑,千言万语这一笑之中。
  
      看到少沅金仙等人失神,阴雪歌低沉的喝道:“既然诸位都有事情要忙,那,苏葵我且带走了。等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自然会放他回来。”
  
      用十方度指着少沅等人,阴雪歌大声叫嚷着:“记住,不要跟过来,不许用神识盯梢。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就释放他,不然的话,就拼一个鱼死网破。”
  
      大片云霞从脚下升起,阴雪歌一行人冉冉上升。迅离开了山谷,然后随意找了个方向快飞离。在这过程中。少沅等人都是一言不,五个金仙都眼眸闪烁,不知道在琢磨着些什么。
  
      等阴雪歌等人离开上百里地后,少沅的声音突然在阴雪歌身边响起:“木道友,玉螺仙城,是你故意设计么?你有意让苏葵落入圣族之手。借圣族之力摧毁了玉螺仙城?”
  
      阴雪歌淡然一笑,回头向山谷的方向传了一句话过去:“如果苏葵争气一点,他也不会出卖玉螺仙城了。少沅金仙,你没弄明白,苏葵出卖玉螺仙城的时候。可没想过你是否会被圣族宰了。”
  
      苏葵听到阴雪歌的话,顿时吓得浑身抽搐。他出卖玉螺仙城确切地点的时候,他的确没想过少沅金仙是否会被他害死。但是阴雪歌挑破了这层要害,这是要把他往死里坑啊。
  
      他当即挣扎着大叫了起来:“少沅师叔,不要听他胡说八道,弟子从没这样想过。”
  
      山谷内,少沅金仙面色阴沉如水。苏方、苏元两人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看少沅一眼。虽然他们已经对玉螺仙城的事情达成了契约,但是苏葵做的事情的确有点见不得人。哪怕他们再宠溺苏葵,也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再多为他分辨什么了。
  
      遁光迅,阴雪歌抓着苏葵遁出了数万里后,突然按下遁光,将苏葵丢在了地上。
  
      苏葵一条胳膊被扯了下来,更被阴雪歌打断了仙符的治疗,伤势严重的他根本无力反抗。他蜷缩在地上,可怜巴巴的看着阴雪歌,低声下气的向他低头求饶。
  
      “木道友,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为了一点小事,就找你的麻烦。”
  
      “我也不该因为这位姑娘的美貌,就……”
  
      幽泉指尖一点,一颗沧海明月珠轰出,准确的打在苏葵的嘴巴上,将他满口大牙打得粉碎。她厌恶的看着苏葵,冷厉的喝道:“你只是贪图我的美貌么?你不是说,我是先天至阴之体,是你最好的炉鼎?”
  
      苏葵的脸色骤然一黑,他翻过身来,双膝着地跪在地上,重重的向幽泉磕头求饶:“姑娘大人大量,饶过我吧?我是我爹唯一的儿子,是我苏家长房一支唯一的血脉,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只要姑娘您放过我,我苏葵都应下来了。”
  
      他苦涩而畏惧的看着阴雪歌,低声下气近乎卑贱的说道:“杀了我,有什么好处呢?和杀死大街上一条野狗有什么区别?而且杀了我,我苏家一定会不惜代价的,找你们报复。何必呢?何苦呢?”
  
      “是啊,何必呢?何苦呢?”
  
      阴雪歌笑吟吟的看着苏葵,突然抢过青蓏手上的大斧头,当头一斧从苏葵的头顶劈了下去。一声惨嚎,苏葵被整整齐齐的劈成了两片。青蓏斧头上一缕火焰喷出,将苏葵的元神烧成了一缕灰烬。
  
      “那天就想干掉你,只是那时候我连真仙修为都没突破,实在是无力突破仙符阻挠杀了你。”
  
      “本来想借圣族的手干掉你,结果你小子居然出卖了玉螺仙城。从圣族手上逃掉了一条小命。”
  
      将大斧头还给青蓏,阴雪歌讥嘲的摇了摇头。他召来一道狂风,将所有人都卷了起来。刚刚在山谷内服下的灵丹已经挥了功效,他体内的法力已经恢复了七八成。举起十方度,体内几乎全部的法力都注入其中,十方度再次变成一团强光。一团雷火,带着恐怖的啸声向下落去。
  
      一声巨响,方圆里许的山林尽成粉碎,一座小山头被十方度彻底夷平。耗尽过度的阴雪歌身体一晃,差点从狂风中坠落下去。幽泉一把抓住阴雪歌,大片水波从四面八方翻卷而来,裹住了一行人迅没入了数十里外的一条大河中。
  
      大河浩浩汤汤,水流极快,更兼水雾升腾。掩盖了所有的气息。
  
      幽泉进了大河,就再也没人能找到她的任何蛛丝马迹。
  
      过了不到一盏茶时间,伴随着悲愤的怒啸声,少沅、苏方、苏元等人闪身到了苏葵被斩杀的地方,地面上一个深达丈许,直径里许的大坑还在散出逼人的高温,但是苏葵已经连一点残渣都找不到了。
  
      “苏葵,苏葵……这让我们如何向老祖宗交代?”苏方跳着脚的哭喊起来。
  
      “我就说过。不能让他来虚空战场,不能让他来!但是你们都宠惯他。都宠着他!在妙牝真丹宗没什么人敢招惹他,但是这里是虚空战场,能够在这里活下来的人,哪一个不是心狠手辣杀人无数的?”苏元气急败坏的尖叫着。
  
      “现在好了,苏葵死了,我们……这个责任。谁来扛?”苏方近乎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他转过身盯着少沅金仙,指着少沅金仙的鼻子大骂起来:“少沅,这件事情就在你鼻子下面生,你要负责!”
  
      少沅金仙宛如五雷轰顶。想到苏家的那个老祖,少沅就有一种将苏方、苏元全部干掉杀人灭口的冲动。
  
      他同样气急败坏的跳着脚怒吼叫骂:“关我屁事?我重伤未愈,苏葵的死,和我无关!”
  
      眼珠一转,少沅金仙突然福至心灵的大叫起来:“苏葵体内有你们苏家的仙符烙印,木道人杀了他,以他的修为,短时间内不可能炼化仙符烙印!抓住木道人,他是空渺道祖的传人?把他交出去,你们苏家老祖……怎么也怪不到你们头上来!”
  
      苏方、苏元同时眼前一亮,他们欢喜的大叫起来:“对呀,我家老祖最是欺软怕硬不过,如果知道木道人是道祖传人,他怎么也不敢……”
  
      两人叫嚷了一通,这才现自己刚刚到底说了什么,他们尴尬万分的相互望了望,迅将头扭向了一旁。
  
      少沅金仙得意的笑着,他掐着手指淡然道:“他是道祖传人,那么我们将玉螺仙城沦陷的事情,全部扣在他头上,就算是宗门,也不敢追究了。甚至,宗门还要下封口令,不许再讨论这件事情,我们的罪责,就完全没有了。”
  
      一旁突然传来了鼓掌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欢喜大笑:“哈哈哈,果然是好主意,好主意啊!妙不可言,真是妙不可言。用道祖传人的名头,去吓唬自家老祖和宗门祖师,你们可真是孝子贤孙,碰到一块了。”
  
      少沅、苏方、苏元,还有另外两个金仙同时吓得一哆嗦,是谁能靠近到他们身边,却还没有被他们现?苏元、苏方他们也就罢了,他们只是九品金仙,金仙中最弱的那种。
  
      但是少沅呢?他可是巅峰金仙啊!他仙体受损严重,可是他元神可没受到什么伤损。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少沅金仙的神识扫描才对!
  
      什么人,才能无声无息的逼近到他们身边?
  
      几个人哆哆嗦嗦的向说话的人看去,一如扬子江心翻了船,几个人的心脏骤然沉了下去。
  
      完全绝望的沉了下去。
  
      “你们,怎么,出现得这么快?”
  
      少沅金仙犹如濒死的老母鸡,‘嘎嘎’的尖啸了一声。(未完待续!
  
      ...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