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章 一梦千年

  痛,撕心裂肺的痛,李泽轩感觉全身骨头都断了一样,不禁心下纳闷:“昨晚不就是多喝了点吗,至于全身这么痛吗?以后打死也不喝酒了。”
  李泽轩是一个普通大学的工科研究生,学的是精密仪器专业。今年已经研三,马上就要毕业,学校只是首都里一个普通的一本,面对毕业之后的找工作大军,以及京城登天的房价,李泽轩表示压力山大。
  毕业前,宿舍的几个哥们想聚聚,吃个散伙饭,怀着对未来的迷茫以及对之前校园生活的不舍,从来不喝酒的李泽轩这次放纵了一把,喝了两瓶啤酒,然后就摇摇晃晃不省人事了。
  此时李泽轩用尽全力睁开眼,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吓了一跳,自己躺在了一间竹屋中,透过床边的小窗,可见窗外有一片小竹林,侧耳倾听还能听到屋后的水流声。
  卧槽,我不是应该睡在学校宿舍里吗,怎么跑到了这荒山野岭?
  不会是有人趁我喝醉了,把我拐到了这荒山野岭,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吧?
  我的天,想到这里,李泽轩菊花一紧,连忙用眼睛扫视了一下,看自己身上还有没有衣服。
  呼,还好,不是光溜溜的。
  只是,这衣服不像我之前穿的衣服啊?
  哎,不过这儿空气真不错,比首都的空气新鲜一百遍,李泽轩深吸一口气,觉得心肺中的pm2.5都被净化了好多。
  口渴难耐,李泽轩想起来找点水喝。刚想用手臂把自己撑起来,手臂上就传来一阵剧痛,不由得痛呼出声:“嗷…!”
  接着身体重重的摔在床上,浑身上下又遭受了一阵毁灭性的撞击。
  祸不单行,此时李泽轩脑中也传来一阵刺痛,脑海中传来一段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就跟放电影一样,身体上和精神上的疼痛终于让李泽轩忍受不了折磨,光荣地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李泽轩终于幽幽醒来,这才意识到自己遇上了无数小说中所写到的狗血穿越。
  “特么的,天天看穿越小说,没想到穿越这种事竟然能碰到我身上。”李泽轩忍不住嘟囔道。
  整理了下这具身体的记忆,发现这具身体竟然跟自己同名同姓,本是长安一富商独子,从小自是受尽父母百般宠溺,但由于先天不足,自小体弱多病,其父李京墨为其遍访长安名医,终究无法根治,并且多位名医断言,李泽轩必定早夭,活不过八岁。
  李父老来得子,怎甘放弃,后来托多方关系,请来太医署一老太医为其诊治。老太医也说李泽轩的体虚之症,无药可医,但是如果能让其拜一内家宗师为师,以内功调养身体,或能弥补其先天不足。
  李父本为一介商贾,如何识得真正的江湖高手。散尽家财请来的也不过是一群江湖骗子,看家护院还可以,但真正的内家功法却是无一人精通。
  眼见独子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李父内心焦急万分,李夫人也是天天以泪洗面,愁肠百断。
  在李泽轩六岁时,一鹤发老道途经李府向李府家丁讨碗水喝,忽而瞥见在院中玩耍的李泽轩,见其唇红齿白,率真可爱,但又面色苍白,眉目中透露一股病态,老道顿起怜爱之心。
  遂告之李父,称自己乃龙虎山大长老,号灵虚真人,游历至此,看李泽轩甚为投缘,见其先天不足,想收为徒,并传以本门内功予以调养。
  李父李母虽舍不得自家儿子去远方学武,但这龙虎山高人也是难得一见,不抓住此次机会只怕自家儿子也是性命不保。
  因此李父遂让李泽轩磕头拜师,拜托灵虚道长好生调教。
  山中不知岁月,转眼八年过去,李泽轩已习得一身武艺,但其师父已经垂垂老矣,大限将至。
  贞观元年春,灵虚真人在龙虎山坐化,想起师父这八年来对自己亦师亦父,李泽轩在师父墓前痛哭流涕。
  跪坐一天一夜,李泽轩磕头拜别师父,准备动身去往长安,看望父母,然后再去闯荡江湖,做一个行侠仗义游侠儿。
  途经终南山,李泽轩听闻前方山道有打杀声,于是隐匿身形,疾驰而往。只见二十余蒙面大汉,与十几个家丁护院砍杀在一起,场中还围着一辆粉色帷幔的马车,战场形势几乎一面倒,转眼间家丁护院又死了几个。
  “这莫不是哪家小姐出门遇上山贼了?”
  李泽轩懒得多想,运起穿云步,拔起腰间长剑,直刺场中一貌似山贼头目的壮硕大汉。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剑犹如奔雷,转眼便至那山贼后颈。那山贼头目也是高手,感觉身后有劲风袭来,心中警兆大生,急忙侧身闪去,但还是在脖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山贼头目稳住身形,定睛一看偷袭之人,原来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娃娃,顿时气的哇哇大叫:“哪里来的小娃娃,竟然敢管我血风寨的闲事!老二、老三,给我上,剁了这小兔崽子!”
  瞬间战场中有两个山匪调头来攻击李泽轩。但李泽轩受灵虚真人调教八年,习得正宗道家心法《太玄经》,岂是这些山贼所能比拟。
  不一会儿功夫就将这二十几个山匪纷纷打倒,但是并未取其性命,只是将其重伤。
  行侠仗义的目的已达成,李泽轩内心稍稍满足,正要离去,突闻身后一声悦耳的女声:“少侠小心!”
  原来之前在打斗过程中,感受到外面战场局势突变,有人来救援,车中少女就挑起了车帘,在一旁偷偷观看。
  此时见战场局势已定,正要下车感谢这位少侠,瞥见地上已受重伤的山贼头目突然暴起,向李泽轩背后突袭一掌,那少女吓得花容失色,急忙出声提醒。
  李泽轩此时已经闪躲不急,受那山贼一掌往旁边山道飞去。但山道边是一个十分陡峭的山坡,大概百米。李泽轩就这样初入江湖就被打落山崖了。重伤垂死之际,就被某个穿越者趁虚而入了。
  李泽轩痛苦地揉揉脑袋,想起前世的父母,前世的女朋友,实在没想到喝了一顿酒就会与他们相隔千年,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心下不禁一阵默默感伤。
  “嘿,不过这具身体也挺倒霉的,本来有个主角命的,没想到练了一身武功,刚进入江湖就挂了,还是江湖经验不够啊。这英雄救美反而把自己搭上了,还没看清那美女长啥样,啧啧,你说你冤不冤。”
  好吧,对于这具身体的前身,李泽轩表示这孩子经历够曲折,也很有主角光环,本来神功初成,说不定很快就能名扬江湖了,却还是经验不足呀。
  这么想着,李泽轩心里多少找到了一点安慰,自己好歹重生了,这哥们为了行侠仗义、英雄救美命都没了,比自己惨多了。
  此时屋外传来一阵的脚步声,不一会儿,一个须发皆白,一身道袍的老者出现在李泽轩的眼前。
  “嘿,小郎君你终于醒了,你先别动,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待贫道先来给你把把脉。”
  第一眼看到这仙风道骨的道士,李泽轩心底不由得涌起一股亲切感。或许是由于这具身体的师父就是一个道士吧,让李泽轩也对道家有一股自自而然的亲切感。
  这时那老道号完脉,对李泽轩说道:“小郎君既已醒来,就无大碍了,只是你之前伤势颇重,贫道发现你的时候你身上已有多处骨折,你这还需好生静养一个月,才能完全恢复啊。”
  李泽轩连忙撑起身体,对那道长抱拳道:“小子李泽轩多谢道长救命之恩,还未请教道长称号,此处又在哪儿?”
  “这里是终南山,此处是贫道采药临时落脚的茅庐,五天前贫道在山脚发现了你,当时你已重伤昏迷,贫道见你还气息尚存,就将你带回草庐。小郎君你莫非遭遇到什么匪人了,怎会受如此重伤。”
  那道长不紧不慢地去门前木盆净了手,又回身道:“贫道孙思邈,小郎君家住何处,怎么一个人跑到这深山野林啊。”
  “孙思邈?那个历经了十四个皇帝,救人无数,活了一百四十一岁的药王孙思邈?我靠,我这刚穿越过来,就遇到了这么个牛人,这运气太好了吧,难道老子也有主角光环?”李泽轩心下异常震惊。
  愣了半晌才异常恭敬地对孙思邈拱手道:“原来是孙神医,小子对孙神医救死扶伤,活人无数敬仰已久,感谢道长救命之恩,道长日后若有差遣,小子莫敢不从。”
  当下又把自己幼年体弱,随师父去龙虎山学艺强体,学成归家遇上山匪,不慎坠落山崖的事情跟孙思邈说了。
  孙思邈听罢,没想到这个小郎君经历如此曲折而且还有这么一颗侠义之心,看向李泽轩的目光就有了些欣赏:
  “没想到小郎君身世竟然如此坎坷,之前贫道为你把脉就感觉到你似乎先天不足,所幸你所修内功颇为了得。小郎君你在此好生将养些时日,这屋内尚有些米粮,贫道昨日受陛下召唤,今日要去往长安城,小郎君你伤势养好之后可自行离去。”
  “道长尽管放心离去,小子伤势已好大半,能够照料自己。日后泽轩定当报答道长的活命之恩。”
  “哈哈,举手之劳,小郎君不必挂怀,贫道先去了。”孙思邈开怀一笑,转身去背上药篓,出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