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章 太玄经

  “呼,学古代人说话真费劲儿!”看到孙思邈远去的背影,李泽轩感慨道。
  根据前身的记忆,目前李泽轩现在所处的年代是贞观元年,对这个时代,李泽轩还是充满期待的。
  想想天可汗,想想万邦来朝,想想直至一千四百年后在美国还有唐人街,李泽轩的心中就充满火热,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去见识见识这个让中华儿女最为骄傲的封建王朝。
  但是为什么我没有金手指啊,穿越之前李泽轩也看过不少穿越小说,那些主角穿过去要么会带个吊炸天的系统,要么就是过目不忘记忆力逆天,熟知很多唐诗宋词,闲来无事吟一首诗,然后虎躯一震,无数美女投怀送抱。
  啧啧,想想李泽轩哈喇子都流了一地。但是…为什么我穿越过来啥都没有啊!
  李泽轩前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工科宅男,唐诗宋词什么的高考完之后就华丽丽的全部还给语文老师了,只依稀记得一些十分出名的篇章,平常除了绘图写程序,就是上网聊天打游戏,交的女朋友都是在网上认识的。
  唉,没有金手指,我在唐朝该怎么活呢?
  咦,没有金手指,我有武功啊,李泽轩突然想到这具身体可是在宗师手下学艺八年啊。
  李泽轩一下来了精神,当下强撑起身体,盘坐在竹榻上,按照记忆里的运功方法,尝试运功打坐。
  本来只是抱着试试心理,谁知运功过程中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竟然条件反射般地默念起《太玄经》口诀,毫无生涩之感。
  此时李泽轩感受到小腹处像是窜起了无数小火苗,随着功法运行,这些小火苗好像是听到指令似的,一遍又一遍地按照特定的轨迹,游淌在四肢百骸。
  李泽轩浑身一阵阵暖洋洋的感觉,手臂、膝盖处骨折的地方都有些酥酥痒痒的,让人忍不住想去挠一挠。强忍住挠痒的欲望,李泽轩继续按照记忆中的方法运功。
  运行三十六个周天后,李泽轩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抬眼看到外面天色已黑,不禁感叹时间过得真快。
  感受了一下身体状况,不由震惊得瞪大双眼,四肢不像之前那么痛了,甚至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
  不是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吗?我这从山上摔下来多处骨折几天就好的差不多了?
  难道刚刚运行《太玄经》能加快伤势好转?
  找不到其他原因,李泽轩只能将伤势好转归功于《太玄经》的神奇。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青年,李泽轩实在没想到武功是真实存在的。
  根据前身的记忆,《太玄经》算是江湖中的顶级内功心法,一共分为十层,李泽轩习武八年已经练到第五层,就这样仅仅力量就有千斤之力,李泽轩的师父灵虚真人已修到第九层,实力在江湖上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宗师。
  “呼,没想到这世上真有电视剧里那样高来高去的武林高人,那么我以后也算是一个大侠了,哈哈!”李泽轩兴奋地想到。
  “这《太玄经》真是好东西,我以后要勤加练习,早日达到第九层,然后也能高来高去,闲来无事再去偷窥下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娘子,嘿嘿!”
  “咕咕”,这时肚子突然发出了两声抗议。嘿,得起来弄点东西吃,看看老孙这儿有什么能吃的。
  李泽轩爬起床,向厨房走去。
  “只有些面粉、青菜,没有大米,没有鸡蛋,也没有鸡鸭鱼肉,好蓝廋,看来只能吃两碗面片儿汤了。”
  前世李泽轩是个农村的娃,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李泽轩做饭还是没问题的,平常放假和小女友吴小倩团聚的时候,都是他做饭,因为她很喜欢吃他做的饭。
  在三十多平的小出租屋中,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很享受一人在做饭一人在旁边看着的感觉,感觉很像一个小家庭,有种淡淡的温馨。
  算了,不胡思乱想了,先填饱肚子再说吧。感慨了一阵,李泽轩熟练地开始和面,擀面皮儿,切面片,烧水,然后下锅,五分钟后熄火,往里面放了点青菜、盐巴,没有找到油,就这么吃吧。一天没吃饭,李泽轩足足吃了三大碗,才心满意足地放下碗筷。
  收拾完碗筷之后,李泽轩坐在竹榻上,开始思考以后该怎么办了。
  去当官?
  李世民手下人才济济,文有房谋杜断魏征之流,武有李靖秦琼程咬金等大将,我去了能干嘛?
  再说李泽轩前世就是一个宅男,人际交往方面真的很不擅长,想要在官场混得开,没有几分长袖善舞的世故圆滑怎么能行。
  去当游侠儿?
  这具身体生前的愿望就是回家看望父母后就去闯荡江湖行侠仗义了,可自己武功虽然不错,但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万一行侠仗义的时候遇到江湖老怪,一巴掌把自己拍嗝儿屁了怎么办?
  好不容易重活一次,得珍惜小命啊。再说了,这年代有没有火车飞机,出门就要颠簸劳累,跑来跑去多累呀!
  思来想去,李泽轩还是觉得回家当个富家子好点。
  重活一世,失去了上一世的爱情、亲情,李泽轩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更加珍惜。人活一世赚那么多钱,活那么累有什么用,人生短短几十年,很多人来去匆匆,却忽略了旅途中的风景,李泽轩决定,这一世要好好活,要守护好自己的在乎的人,要开开心心地活一辈子。
  从脑海里获得的记忆得知,这一世的父母很爱很爱他,幼时为了给他治病,不惜散尽家财,这让李泽轩很受触动。
  可怜天下父母心,世上最无私的爱还是来自于父母,他们对子女的爱真的没有任何条件。
  不由得想起上一世的父母,父亲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在土地里刨钱,供他读书,十几年如一日,风吹日晒,父亲从来没叫过苦,没叫过累,但是岁月像把杀猪刀,刀刀催人老,不管父亲如何坚持,岁月还是催白了父亲的头发,压弯的父亲的腰。想到日渐老迈的父亲,李泽轩此刻真是心如刀绞。
  唉,当父母的真不容易,哥们儿,安心地走吧,你的父母我会好好孝敬!爸、妈,儿子再也回不去了,你们在那边多保重,不用供我读书了,你们就不要那么辛苦了,后半生你们要为自己而活!泽轩对不起你们!
  打定主意后,李泽轩躺在竹榻上,开始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