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章 回家

  初春的清晨,湿润润的晨风从窗口爬进来,轻抚着李泽轩俊朗的面颊,鸟儿在窗外欢快地叫着,似乎在诉说着早起的喜悦。太阳在远处鸡鸣的催促声中,慵懒的伸起懒腰,不一会儿,清晨的第一缕金芒就刺破了万丈云层。
  两刻钟后,阳光终于穿过窗户,照射到李泽轩的脸上。感受到刺眼的光芒,李泽轩终于睡醒了。
  “唔,几点了,赶快洗漱去食堂吃饭了。”习惯性地伸手去枕头下掏手机,看看时间,结果自然是掏了个空。“哎,忘了自己已经穿越了,嘿,大唐,哥们儿来了。”
  既来之则安之,李泽轩觉得自己今天的心理状态挺好,可以去看看这个陌生的世界了,唉,这是这床板儿真够硬的,哎呦我的老腰。
  盘膝在床上运行两周天《太玄经》后,李泽轩起床走到屋后的小溪边,想洗把脸。
  低头一看,“哇靠,这小白脸是谁,这么帅!”
  只见水中倒影的帅哥肤色白皙,五官清秀稚嫩却又棱角分明,眉目中透露着一股刚毅,有着一种独特的空灵俊秀,不像后世那些小鲜肉一样伪娘,身高大概一米七八左右,身穿一袭白色的劲装,丰神俊逸。
  “啧啧啧,没想到重生到一个小帅哥身上,这脸蛋,这身材,放在后世,完爆那些小鲜肉啊!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我这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有一身武艺满腹才华,这让别人可怎么活啊!”
  李泽轩在旁边臭不要脸地自恋半晌,这才蹲下身子,捧起清澈的溪水,洗了一把脸。
  洗漱完毕后,草草弄了点吃食,吃完早饭,收拾好碗筷,李泽轩拿起自己的长剑,出门而去。
  此剑名曰追风剑,剑长三尺,重四十二斤,乃天外星铁炼制而成,真正的削铁如泥,对比当下唐朝的冶炼工艺,这把剑具有绝对的优势。追风剑本为师父灵虚真人晚年游历江湖所得,后来李泽轩《太玄经》小成后,师父就将追风剑传给了他。
  看到这把剑,李泽轩不由得想起了那个亦师亦父的慈祥师父,唉,师父他老人家要是还在就好了。
  初春的终南山,绿意盎然,山清水秀,行走在山道上,都能感受到整个山林在经历严冬之后,所迸发出的勃勃生机。李泽轩按着记忆中的方向朝着长安城赶去。
  “唉,也没有一匹马,这终南山离长安城起码应该有百里路程吧,这要光靠走,要走一天多吧。唐朝好像有宵禁,天黑之前要是到不了长安城就只能在城外住一晚了。”
  想起长安城的宵禁制度,李泽轩不由暗暗着急。这季节虽然不是严冬那样酷寒,但是初春的夜晚还是挺冷的。
  “对呀,我可是有功夫的人,怎么忘了。”拍拍脑袋,李泽轩又振奋了起来,现在的思维方式还是停留在现代人,得赶快适应才是,正好试试电视剧里那些武林高手用轻功赶路的感觉。
  每个人年少时都有一个武侠梦,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轻轻一跃两丈高,踏雪无痕,铁掌水上漂…额,扯远了。
  当下李泽轩全力施展穿云步,看着两边的树木瞬间急速后退,“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这应该相当于摩托车的速度了,估计中午就能到长安了。”
  感受到这风一般的速度,李泽轩心下欣喜,一面暗暗运起《太玄经》恢复内息。
  日上正午,李泽轩终于看到前方那座雄伟的长安城。
  只见城墙巍峨,城墙上挺立一排守卫的军士,城门处百姓商贾川流不息,远远看去还能看见城内楼宇耸立,亭台楼阁,鳞次栉比,好一派盛世繁华景象!
  顺着人流,顺利进入长安城。长安城被横竖三十八条街道分割成一百多个居住区,也就是坊,每个居住区都会用坊墙围起来。
  按着脑海中的记忆,李家是住在永乐坊,顺着明德门进城,李泽轩一路向北而去。看着街道上络绎不绝的穿着古装的人群,李泽轩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在某个古装剧剧组里。
  “哇,前面那妹子身段儿真漂亮!”
  只见前方一女子,长发及腰,细腰丰臀,穿着一身橘黄色的开襟襦裙,裙尾正好及脚踝,由于襦裙内衬较低,隐约能见那女子胸部挤出了一条深不可见的沟壑。
  “还是古装美女好看啊!”
  李泽轩前世就偏爱古装美女,还给自己的小女友买过一套跟这这女子类似开襟襦裙,女友穿上去的确看上去更加漂亮。
  一路边看美女,一边向永乐坊赶去,两刻钟后,李泽轩进入了永乐坊的坊门,向李府走去。
  与此同时,李府后院。
  “小姐小姐,慢点儿!”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鬟,追着一个拉着风筝的小萝莉。小女孩儿大概五六岁,明眸皓齿,粉雕玉琢,扎着两根羊角辫,正拉着一个蝴蝶小风筝,开心地跑着。
  不远处,一对夫妻,正满脸慈爱地注视这个小女孩。
  “老爷,你看,兰儿这小丫头,总是跟个疯丫头似的,闲不下来。”
  年长男子轻轻拍拍那妇女的肩膀,笑道:“夫人,兰儿她还小,开心就好,老夫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夫人和孩子们开开心心的。”
  孩子…们,紫衣美妇美眸轻轻颤动一下,“老爷,也不知道轩儿怎么样了,八年了,轩儿也不往家里送封信,这孩子,也不知道身体好了没。”
  没错,这对夫妻正是李泽兰的爹娘,李泽轩的爹叫李京墨,娘叫叶玉竹。
  李京墨听到夫人的话,心脏也狠狠地颤动了一下,眉目中也流露出一丝哀伤但立即被掩去。
  “玉竹无需担心,我这些年也托人四处打听,那灵虚真人乃真正的世外高人,听说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内家高手,轩儿能拜他老人家为师,也是一份难得的造化,如果他老人家不能救轩儿,我想这世上也没有其他人能救了。”
  正在这时,一个小家丁匆匆跑过来,躬身道:“老爷夫人,府外有一少年郎,说自己叫李泽轩,想见见老爷夫人!”
  “谁?你说那少年叫什么?”李夫人满脸激动地上前问那小家丁,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说是叫…叫李泽轩!”家丁也被夫人激动的样子吓到了,条件反射地答道。
  “轩儿,我的轩儿!”李夫人激动地往府门跑去,这一刻她什么也不顾了,只想尽快见到自己的孩儿,那速度,连后面的李京墨也是望尘莫及。
  有些时候,母爱能让一个母亲所迸发出的力量真的难以估量。那个叫做兰儿的小女孩儿,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看母亲急匆匆的走了,也急忙在后面跟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