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五章 就是这么任性

  李府前厅。
  “轩儿,你的身体好了吗?这次回来后还用不用再去龙虎山修行啊?”李母拉着李泽轩的手,生怕儿子过几天又离开她了,满脸希冀地问道。
  “娘,孩儿修行已小有所成,师父他老人家之前说孩儿的体虚之症已经完全无碍了,以后就不用去龙虎山了,在家修行即可。”
  “太好了,太好了,老爷,轩儿身体没事了,终于不用离开我们了。”
  李母开心地对李京墨说道,双眼激动地泛起泪光。
  李京墨也很是欣喜,忍不住想放天长笑,但还是强制忍住,只是那微扬的唇角还是暴露了他心中难以抑制的喜悦,拉住夫人的手,轻轻拍了拍,稍微安抚下夫人激动的内心:“夫人这下终于安心了吧!”
  又看向李泽轩,严肃道:“轩儿,你能有今天,全赖你师父出手搭救,我李家虽是一介商贾之家,但也要懂得知恩图报,你师父于你有救命之恩,你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他老人家,听到了吗?”
  听到师父,李泽轩眼中也闪过一丝哀伤,想起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对于这具身体那个素未谋面的师父,李泽轩还是挺尊敬的。
  “爹,师父他老人家半月之前已经仙逝了…”
  听闻此言,李京墨夫妇二人均是一惊,心下也不免伤感,良久,李京墨起身拍拍李泽轩的肩头,沉声道:
  “轩儿,不要太过悲伤,他日有暇,你带为父去你师父墓前,为父也要好好祭拜,你师父是我李家的大恩人啊。”
  李泽轩重重点头。
  “老爷、夫人,该用午膳了。”这时一绿衣小丫鬟来到堂前侧身道。
  “哎,光顾得说话了,轩儿你肯定饿了,小荷,你吩咐厨房,先别把饭菜端上来,我还要做几道轩儿爱吃的菜。”
  李母起身对刚刚那个绿衣小丫鬟吩咐道。
  “是,夫人。”小荷急忙领命而去。
  “轩儿你坐这儿先跟你爹说会儿话,娘去去就来。”
  “娘,兰儿要吃蜜饯酥。”兰儿连忙在后面提要求。
  “好,娘给你做。”
  李母去厨房做菜,前厅,李京墨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对李泽轩道:
  “轩儿,来跟为父好好说说,你这些年来在龙虎山是怎么过来的。”
  听到父亲询问,李泽轩就将记忆中这八年的学艺生涯拣一些重要的事情说了,当然,回来的路上差点摔死他肯定不会说,只是说在终南山遇到一伙山匪,受到了一点轻伤罢了。
  “爹,这些年家里还好吗?小时候父亲为孩儿看病,花了那么多钱,家里的生意这些年有没有受到影响。”
  听到儿子关心自己,李父心中也感到一丝欣慰,缓缓回忆道:
  “当年轩儿你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为父只盼着你早日康复,西市的店铺和酒楼也无心打理,其他几家庄铺老板乘机打压,那几间铺子生意也越来越差,为父索性就将那几家丝绸成衣铺盘出去为你看病。
  后来你师父说可以传你内功调养身体并将你带去龙虎山习武强身,为父这才无后顾之忧,重新开始打理商铺。”
  李父顿了下,喝了口茶继续说道:“那些打为父商铺主意的人也不看看我李京墨碗里的肉岂是那么好吃的,哼,想我李京墨当年也是白手起家,都能创下这偌大的家业,我岂会怕了他们,你离家后不到两年,为父就将之前打压我们的那几家商铺挤垮掉了。”
  说到这里,李京墨自信一笑,身上释放出一种强势霸道的气场。李泽轩也没想到父亲这么厉害,放到现代就是一妥妥商场强人啊,这么看来以后能安心当一个富二代了,上一辈子还没体验过富家子的生活呢。
  李泽轩正在为这一世投了个好胎暗中得意,谁知李京墨又叹口气道:
  “商场上的敌人为父不怕,为父可以打败他们,但是这岁月不饶人啊,为父今年已经四十有八了,体力已经大不如前了,这家业以后还是需要轩儿你来打理啊!”
  额,真是帅不过三秒啊,李泽轩现在还不想这么快继承家业啊,当一个富二代多好,连忙道:
  “父亲才四十八岁,正值壮年呢,孩儿这些年一直待在龙虎山,很少接触人情世故,怎么能帮爹打理好生意呢,等孩儿跟着爹身后好好学两年,再帮爹爹分忧。”
  起码等我安安心心体验两年富二代的生活再说,李泽轩暗暗想到。
  李父思忖一会儿,也觉得儿子说的有理,就道:“那好,那就等两年再说。”
  “老爷,轩儿,吃饭了!”
  正在这时,李母带着一群端着碗碟的丫鬟走了进来,对李泽轩说道:
  “轩儿,快来,为娘做了你最爱吃的鲈鱼羹,羊肉汤还有炉焙鸡,快来尝尝!”
  “还有兰儿的蜜饯酥!”小丫头连忙道。
  “有有有,都有,兰儿你就是个小馋猫。”李母呵呵笑道。
  一家人纷纷落座,看着眼前十几盘菜肴,李泽轩发现基本都是蒸的或者煮的,没有炒菜,看来唐朝还没兴起炒菜啊。实际上炒菜这种方式早就发明出来了,但一直得不到普及,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食用植物油(主要是麻油)的缺乏。麻油的引入最早可追溯到西汉,但是一直没能得到普及。唐朝主要的烹饪方式还是烘、烤、蒸、煮。
  虽然没有炒菜,但这些菜闻起来味道还不错,李泽轩之前昏迷那几天也没好好吃东西,看到这些菜肴还是胃口大开,便开始低头猛吃。
  “哥哥,尝尝兰儿的蜜饯酥,娘做的蜜饯酥可好吃了。”
  小丫头夹起一块蜜饯酥,站起身子,废了好大力气才放到李泽轩碗里,当然脸上还有一丝小孩子把自己喜欢吃的东西送给别人的不舍,很是可爱。
  “嗯,谢谢兰儿,兰儿想吃什么,哥哥帮你夹。”
  看着碗里的那块蜜饯酥,再看到小妹脸上的表情,李泽轩很是开心,回家真好!
  “兰儿还想吃鱼,娘亲做的鱼也很好吃,可是鱼里面有刺,会卡兰儿嗓子。”
  兰儿看着桌上的鱼,一脸想吃但是又怕怕的表情。
  “嘿,这有何难,看哥哥的!”
  李泽轩夹起一块鱼胸脯肉,这里刺少,将内力灌注到筷子上,轻轻一震,只见几根鱼刺飞到桌上,然后将鱼往盘里蘸点鱼汤,放到小妹碗里。
  “给,兰儿,快吃,这块鱼没刺!”
  旁边的丫鬟仆役震惊地张大了嘴,兰儿看着哥哥崇拜得两眼冒星星,兴奋的直拍手:“哇,哥哥好厉害!”
  李父李母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吃个饭还用内力,这…这…这…二老实在不知道说啥了,古往今来恐怕都没有这么吃鱼的吧。灵虚真人要是看到李泽轩把武功用到这里,估计会气的从坟墓里爬出来揍他一顿。
  但是李泽轩哪在乎这些,只要能哄小妹开心,这些算得了什么,小爷有功夫,就是这么任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