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十章 “啃的鸡”的魅力

  四楼雅间
  李泽轩推门而入,瞬间屋内几人的目光就齐刷刷地聚集了过来,实在是这味道太香了,而且卖相也非常不错。
  “哇,这就是哥哥新弄的好吃的吗?看起来好好吃,兰儿要吃!”
  兰儿兴奋地就要上前用手拿鸡块。
  李泽轩赶紧拨开兰儿的手:“去去去,烫手,用筷子!来,小荷、小兮、阿福、三宝你们也尝尝!”
  说罢便将一大盘炸鸡块放在桌上!
  兰儿迫不及待地夹起一块鸡肉送进嘴里,小嘴咬在香脆松软的鸡肉上,萌萌的大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边吃还边叫道:“嗯嗯,真好吃,哥哥这叫什么名字呀?”
  “这食物哥哥给它起名叫做肯德基,兰儿你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小心噎着。”
  说着宠溺地揉了揉兰儿的小脑袋,又对其余四人说:“你们也别愣着,快来尝尝,这么多呢,兰儿一个人也吃不完。别理会那么多规矩,跟着少爷我有肉吃。”
  小荷、阿福、三宝都迫不及待地夹了块鸡肉,开始狼吞虎咽,只有小兮比较矜持,在那小口小口地吃着,这小丫鬟一向比较文静,不过从她那微扬的唇角还是能看得出来她吃的是比较开心的。
  “呜呜,少爷,这是三宝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这啃的鸡真的太好吃了。”没文化的三宝吃着吃着突然哭了。
  “那你哭什么,好吃你就吃啊,又没人不让你吃。”
  李泽轩颇为无语,吃个炸鸡块还能把人给吃哭了。
  “少爷,可是三宝吃不下了。”旁边的小荷、阿福都是苦着一张脸点头附合。
  其实这也难为了他们三个,身为下人,难得有人带他们来这么高档的酒楼吃大餐,少爷还不嫌弃他们让他们一起吃。
  这酒楼的菜可能在兰儿和李泽轩的眼中算不上好吃,但在他们几个的眼中那可是珍馐美味,所以他们刚刚在李泽轩和兰儿放下筷子不想吃了的时候就敞开了胃放心大胆地吃。等李泽轩从后厨回来的时候,桌上的十几盘菜肴基本上都吃光了,现在面对这更好吃的炸鸡块,他们真是有心无力,欲哭无泪啊。
  李泽轩看着眼前这十几个空盘子,也明白了,促狭道:“哦,那真可惜,这么好吃的东西目前整个大唐可是独此一份啊,兰儿,小兮,既然他们吃不下,我们几个人就消灭它吧,哈哈。”
  兰儿也是一脸开心,还好她刚刚没多吃,也顾不得说话了,小嘴儿在那一个劲儿地吃着。
  小荷他们三个看着那诱人的鸡块,直流口水,虽然吃饱了,但是还是舍不得如此美味,三人均是一脸毅然决然地向那炸鸡块发起进攻。这么好吃的东西,就是撑死了也值得了,三宝如此悲壮地想到。
  不一会儿,六人实在撑的吃不动了,但是盘中还剩五块鸡肉。
  此时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这位小兄弟,既然你们都吃不下了,不如把这剩下的让给在下如何?”
  李泽轩扭头一看,原来是之前在醉仙楼下遇到的那个黑瘦汉子,看其衣着虽不华丽但看上去却有一股摄人的锋芒,李泽轩也不敢小觑人家,拱手道:“这位老兄如果实在想吃,何不等到明日,让老兄吃这些剩下的,小弟我实在是失礼。”
  “没事没事,不失礼,老程我不在乎这些,哦,在下程处默,小兄弟如何称呼啊。”
  程处默连连摆手表示自己不在乎,其实他本来也不愿意厚着脸皮上来的,他可是老程家的长子,怎么能这么不要脸皮,只是之前闻了那炸鸡块的香味后,顿时就跟百爪挠心一样,看着面前这些食盘,就感觉索然无味了。
  这家伙原来就是程处默,混世魔王程咬金的儿子,这可得罪不得啊,李泽轩心下暗惊,连忙拱手道:“小弟李泽轩,这是家妹李泽兰,既然程兄不嫌弃,那就坐下一起吃吧,今日让程兄吃这些,实在是小弟失礼了,明日重摆一席,再好好请程兄吃一顿如何。”
  程处默听言,咧嘴一笑,重重拍了拍李泽轩的肩膀:“哈哈,李兄弟爽快,你这个兄弟俺老程交定了,嘿,兰儿妹妹真漂亮,今日程哥哥没带礼物,明日给兰儿补上。”
  说罢便找个位置坐下,又笑道:“哈哈,刚刚学那些文人说话,可酸死我了。”
  李泽轩无语,难怪感觉画风不对呢,程咬金的儿子咋会那么文绉绉的呢?
  兰儿被程处默一夸,害羞地抱着李泽轩的胳膊低头不说话了。
  程处默见李泽轩被拍了两下还泰然自若,心下也有些惊奇,他刚刚那两下也起了小小试探的心思,用了三分力气,一般人可承受不了,当下赞叹道:“李兄弟身手不错啊。”
  李泽轩微微一笑:“略懂些拳脚罢了,看程兄也是爽快人,快一起坐下吃饭吧!”
  程处默此时才想到过来的目的,立马将目标转移到那金黄酥脆的炸鸡块上,当下也不客气,夹起一块鸡肉就送进嘴里,轻嚼两下,品了品味道,就立马跟牛嚼牡丹似的大口吞咽,还一边竖起大拇指赞叹道:“真是人间美味啊,老兄我白吃了这么多年的东西呀!”
  不一会儿那几块炸鸡块就被消灭殆尽,程处默明显意犹未尽地道:“真好吃,这是兄弟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随即又疑惑道:“李兄弟,这醉仙楼今日推出新吃食为何会让你先尝呢?”
  吃过梦寐以求的美食后,这货的智商终于恢复了正常,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李泽轩笑道:“不瞒程兄,这醉仙楼正是家父的产业,今日小弟我也是突发奇想,教那后厨做了这新吃食,想尝尝好不好吃。”
  “哦,原来如此,老弟下回弄出啥新吃食,可别忘了哥哥我啊,哈哈!”程处默又拍了拍李泽轩道。
  正在此时,刘掌柜进来了,对李泽轩拱手道:“少东家,刚刚老朽也尝了下这啃的鸡,实乃人间美味啊,就是不知道少东家可否将这啃的鸡放在醉仙楼售卖啊?”老刘一脸希冀地看着李泽轩。
  他刚刚在李泽轩走后,就迫不及待地让王二虎也给他做了些炸鸡块,他尝了之后差点把舌头吞了,他这些年也吃过不少美食,但还从来没有一样能跟这个炸鸡块相提并论的。
  因此老刘就想到,这啃的鸡要是能放在醉仙楼售卖,肯定会引起极大的轰动,他这才屁颠屁颠地跑上来,询问李泽轩的意见。
  “嗯,刘叔,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呢,你明天就将这肯德基列入酒楼菜单中,每日限量供应两百份,先到先得,物以稀为贵嘛。”
  “嗯嗯,少东家英明!”老刘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一下就明白了李泽轩的用意,一脸佩服。随即又问道:“少东家,这啃的鸡定价几何啊?”
  李泽轩思索了一下,问道:“刘叔,你有没有大致估算下这每份的成本是多少?”
  刘掌柜这才留意到屋里的程处默,犹豫了一下。李泽轩摆手道:“不必顾虑,这是我兄弟,他以后来醉仙楼,刘叔你要好好招待。”
  程处默一脸感动。
  刘掌柜这才道:“少爷,这啃的鸡制作过程倒也不难,主要是所用到的麻油颇贵,合算下来每份的成本大概二百文。”
  “嗯,那就定价一贯吧,别定太高了,少爷我要让长安城的百姓都能吃得起这美味!哈哈。”
  屋内的人均是一脸无语,一份一贯钱还不贵,你以为长安城的百姓都跟你一样有钱啊。
  刘掌柜仔细想了想,如此人间美味,一贯钱就能吃到的确不贵呀,开心地拍马屁道:“少东家真是仁慈呀!只是这菜名为何叫啃的鸡啊,好生奇怪。”
  心中暗暗嘀咕,为什么这个鸡要啃呢,直接用嘴咬不就行了。
  李泽轩也知道肯德基这个名字古人会觉得奇怪,但也没想到老刘会想歪那么远,就道:“肯德基挺好的啊,就用这个名字。”
  嗯,我们要尊重原创!
  刘掌柜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表示同意,随即便告退了。
  屋内,又和程处默聊了聊,感觉该走了,就问兰儿道:“兰儿,还去西市玩吗?”
  兰儿揉了揉发胀的肚子,苦着小脸摇头道:“哥哥再等等吧,兰儿撑的走不动路了。”
  听闻此言,除了他和程处默外,屋内众人均是点头赞同。
  李泽轩感觉颇为好笑:“好吧,那就再等等吧!”
  兰儿闻言,眼珠儿一转,上前抱着李泽轩的手,道:“哥哥,你上午的故事还没讲完呢,不如现在接着给兰儿讲讲吧?”
  李泽轩有点不情愿了,他肚子里就那点存货,上午就已经讲了那么多了,照这个速度,过不了多久就被搬空了啊。
  但看兰儿和几个丫鬟一脸希冀,也不忍心不讲,就道:“好吧,那就再讲一会儿。上回讲到齐天大圣大闹天宫,被太上老君关进八卦炉中,只见悟空在炉中跳来跳去,偶然中跳到巽宫的位置,这里只有烟没有火,熏得很厉害,就弯下身子蹲在里面。四十九天过去了,太上老君下令打开炉门,悟空忽然听到炉顶有响声,抬头看见一道光,用力一跳,跳出炼丹炉,踢倒炉子,转身就跑......”
  众人安静下来,均是聚精会神地听着。程处默虽然前三回没听到,但只听这后面这些也听得颇觉有趣,不一会儿便被这天马行空的故事征服了。
  “......唐僧见他已经知错,就住了口。悟空的头马上就不痛了,他想这咒语一定是观音菩萨教的,就吵着要去南海找观音菩萨算帐。唐僧说∶“她既然能教我这紧箍咒,肯定也会念咒!”悟空猛吸了一口气,不再胡来,发誓以后一定听师父的话,保护唐僧西天取经。行了,今天就讲到这儿吧。”
  又给他们讲了两回《西游记》,李泽轩看着时候不早了,估摸着兰儿他们应该可以走动了,就停下不讲了。众人均是一脸惋惜。
  和程处默告了别,并约好明日再聚,李泽轩带着兰儿他们离开了醉仙楼,至于饭钱么,李泽轩表示呵呵,在自己酒楼吃饭需要花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