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十一章 查账

  “少爷,您看那边那个是不是老爷。”小荷指向不远处一个商铺道。
  “就是爹爹,就是爹爹,哥哥,我们去看爹爹吧!”
  兰儿冲那边看了一眼,顿时就拽着李泽轩的手,欢呼雀跃地叫道。
  其实小荷说完后,李泽轩就看清楚了那人就是他老爹,那个商铺上面挂着牌匾,写道“李记成衣铺”,他老爹正背对着他们在跟一个中年文士说话呢。
  看到兰儿想去找老爹,李泽轩只好任由她拉着往那边走,李泽轩现在对他这个妹妹真的是千依百顺。
  一行人快走到成衣铺时,兰儿就放开李泽轩的手,向李京墨跑去。
  “爹爹,爹爹,兰儿来看你了。”
  小丫头蹦蹦跳跳,真像一只美丽的蝴蝶。
  听到后面的声音,李京墨连忙转过身,就看到女儿向这边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了。
  李京墨之前与那中年文士交谈时本来是一张非常严肃的脸,在看到女儿时瞬间就融化了,老脸上也绽开了笑容。担心爱女摔倒,连忙迎了上去,拉住兰儿的小手弯下身子,摸了摸兰儿的头,担忧道:
  “兰儿,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儿了?”
  “兰儿是跟哥哥一起来的!”
  说罢小手指向刚进门的李泽轩。
  李京墨这才看到李泽轩一行人,心下稍稍放心,想起今天早上在夫人面前说了自家儿子两句就被自己夫人掐了一顿,现在腰间软肉还隐隐作痛,不禁想怼这臭小子两句,就假装关心道:
  “呦,轩儿,这么早就起床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李泽轩本来刚刚在后面看李京墨对兰儿那发自内心的疼爱,还在感叹这个家庭的氛围真温馨呢,就听到自家老头子明显是在讽刺自己的话,不由看了看门外,见外面太阳高照,差不多相当于现代时间下午两三点的样子,不禁颇为无语,没想到早上睡个懒觉还要被自家老头子怒怼一顿。
  他自是不知道早上他老爹因为他睡懒觉的事情被他老娘掐了一顿。李泽轩干咳两声,想尽快带过这个话题,尴尬道:
  “爹,您今天在这儿干嘛啊?是想给娘买衣服吗?”
  他刚刚看到这铺子是家成衣铺,就以为自家老爹是过来给老娘买衣服的,没想到老爹对老娘还蛮恩爱的,嘿嘿。
  “臭小子,这是我们家的铺子,这儿的东西,老子还需要买吗?”
  李京墨听到李泽轩刚刚略带促狭的话,就知道这臭小子脑子里没想好东西,有些恼火地说道。
  旁边的兰儿、小荷、小兮均是忍不住噗嗤一笑,阿福、三宝二人不敢太过放肆,正在一边低着头憋着笑看着地上数蚂蚁呢。
  李泽轩更是尴尬,连忙道:“那爹今天过来干嘛啊?”
  怼了儿子两句,李京墨心情稍微好了点,闻言这才道:
  “为父今天是到西市这边查查我们家这几个铺子的账目,这个是最后一家铺子了,你们几个先去旁边待着,正好查完了我们一起回家吧。”
  李泽轩虽不情愿枯等,但现在也不想触老爹的眉头,赶紧应是。
  正在这时,只见刚刚看到的那个中年文士,拿着账本走了过来对李京墨说道:
  “李兄,这成衣铺的账目徐某刚刚已经核对完了,算来算去还是有一处对应不上,具体哪里对不上,愚弟实在无从查起,惭愧惭愧。”
  李泽轩听闻这人称呼自家老爹为李兄,有些惊讶,他还以为这人是铺子里的账房先生呢。
  李京墨这时向李泽轩介绍道:“轩儿,这位是徐宏志徐先生,乃是为父早年游历长安所交的陈年老友,徐先生师从国子监刘博士,算是真正的算学大家,你可得好好向徐先生学习。为父也是今天请他来帮忙查账的。”
  听到是自家老爹的好友,李泽轩也颇为给自家老爹面子,连忙拱手作揖,一副久仰大名的样子:
  “徐先生好,小子对徐先生之才也是仰慕已久啊。”
  徐先生矜持一笑道:“过奖过奖!”
  但那神情分明是对李泽轩的奉承很是受用,读书人都是有几分傲气的。
  李京墨见儿子跟徐先生见完礼后,这才转回正题,眉头紧锁对徐宏志道:
  “连徐先生都查不出是哪的问题,这可如何是好。”
  徐宏志此时有些惭愧,老友信任他,他却有负所托,解释道:
  “这做账之人也算个算学高手,愚弟才疏学浅,短时间实在难以找出这其中漏洞,实在有负李兄所托啊,惭愧惭愧。”
  听闻此言,李京墨忙道:“先生千万不要自责,这都怪那老东西做了假账。”
  说罢就对门口侍立在一旁灰袍中年怒道:
  “王正坤,你好大的胆子,老夫将这铺子交给你打理,你却做假账糊弄老夫!”
  “老爷,冤枉啊,冤枉啊,老奴怎敢欺瞒老爷啊。”
  那灰袍中年闻言立马过来弯腰哭诉道。
  明知道账目有问题,李京墨却查无证据,人家死不承认,总不能屈打成招吧。李京墨心中很是憋闷。
  “爹,让孩儿来看看账本吧!”
  此时李泽轩突然上前说道。自家老爹自己可以私下编排两句,但他却忍不了别人来恶意欺瞒自家老爹,李泽轩对这个爹还是很敬爱的。
  看到旁边那个老匹夫想用这数字游戏糊弄老爹,李泽轩顿时就忍不住了,心下冷笑:哼,跟小爷玩数学,小爷今天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听到儿子想来帮自己,李京墨虽然心下感动,却还是忍不住皱眉道:
  “轩儿,别胡闹,你懂什么算学。”
  徐先生都查不出账目的问题,自己没上过学堂的儿子怎么能行。
  “爹,师父他老人家这八年来不仅教了孩儿武术,还教了孩儿算学、格物之术,师父他学究天人,很多方面都算得上大家,爹你就让孩儿试试吧。”李泽轩忽悠道。
  幸好他那个师父算是个世外高人,常人很少接触到,谁也不知道他师父会什么呀。
  李京墨忍不住迟疑道:“那轩儿你就试试吧。”
  李泽轩拿着账本,走到旁边的柜台,吩咐道:
  “小兮,过来给本少爷磨墨。”
  前世李泽轩的父亲虽然只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凭的农民,但毛笔字写的特别好,小时候家里的对联都是他父亲写的,李泽轩也问过父亲是谁教他的,父亲说是李泽轩的爷爷让他小时候就开始练的。因此李泽轩小时候虽然没上过什么书法兴趣班,但在他父亲的敦促下还是练了几年毛笔字的,写出来的字还能看。
  那王正坤看李泽轩要去查账,在旁边低下头,眼角闪过一丝讥讽,心下冷笑道:
  “哼,这乳臭小儿好生自不量力,老夫做了这么多年帐岂是你能觉察出来的。”
  徐宏志此时也感兴趣地走了过去,他虽然不太相信这个少年比自己算学能力强,但这少年是自己好友的儿子,他在一旁可以稍微指点一下,就当提携后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