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十二章 智斗恶奴

  日暮西斜,再过大半个时辰,西市的休市锣鼓就要敲响,那时店铺就得关门,顾客必须得回家,长安城可是有很严格的宵禁制度的。外面的商贩更加卖力地叫着,想在这最后半个时辰,多卖出点货物。
  李记成衣铺中,却一片安静。
  徐宏志站在李泽轩的一旁,看着李泽轩写写画画。只见他在纸上画了一些横竖线,这些横竖线形成了一张网格,将每日的支出和收入分别列在网格中进行归类,最后再进行综合计算,徐宏志心下赞叹,这记账方法倒是前无古人啊,只是这其中像蝌蚪一样的文字是什么东西?
  本想过来提携后辈的徐宏志看着眼前的阿拉伯数字一脸懵逼。他现在很想问问这少年,但是看李泽轩很认真地在那写写画画,就强忍住了要提问的念头。
  一刻钟都没到,只见李泽轩长吐一口气,站起身对李京墨道:
  “好了,爹,孩儿找出这账目哪里有问题了。”
  徐宏志一脸震惊,自己算了一个多时辰都没算出来,这少年竟然一刻钟都没到就找到问题了?
  徐宏志很是怀疑这少年是不是在忽悠自己,虽然他那记账方法自己从没见过,看起来很高明的样子,但那么多数字在一起的综合计算,他也算不了这么快啊。
  他自是不知道这些小儿科的加减乘除运算对李泽轩这个经常被开方乘方幂级数微积分甚至更复杂的矩阵卷积运算轰炸的工科狗来说,是多么的小菜一碟。
  王正坤闻言心下一慌,但随即就暗自冷笑,一刻钟都不到,就能找出他王正坤账目的问题,骗鬼呢。
  李京墨也有些不敢相信,迟疑道:“轩儿,当真?”
  李泽轩拿着他画的那张表,走到李京墨跟前点头道:“自然当真。”
  随即扭头看向王正坤,见其虽然一脸害怕的样子,但眼角上的讥讽还是被李泽轩捕捉到了。
  李泽轩心中冷笑道:“哼,老东西,你还不相信,小爷今天就要揭露你的罪恶,让你蹲大牢去。”
  当下李泽轩也不废话,拿起他做的那张财务报表,对王正坤冷声道:
  “王正坤,今年正月二十成衣铺少钱十六贯八钱三分,正月二十五少钱九贯六钱九分,二月初五少钱八贯四钱五分……三月二十也就是昨天,少钱十三贯七钱四分,这不足三个月的账目里,王正坤你一共暗中克扣银钱二十六笔,共计二百八十贯九钱六分,你认不认罪!”
  李泽轩声若洪雷,句句震慑人心,兰儿一脸崇拜地看着哥哥,虽然她不太懂得大人之间的弯弯绕绕,但她就是觉得哥哥刚刚好威风,好厉害。
  小荷小兮也是眼中异彩涟涟,心中赞叹自家少爷样貌英俊,还武功高强,现在连算学都懂,而且还比那个国子监博士的学生都厉害,简直是文武双全,两小丫鬟现在有点犯花痴。
  但王正坤现在就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了,随着李泽轩一条一条的报账,虽然还是春天,但他的汗却忍不住一滴一滴地往下滴,眼中的讥讽神色再也没有,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惊恐。
  等到李泽轩说完,他后背已经完全湿透,双腿颤栗,再也忍不住向李京墨跪倒,哭声道:
  “老爷,老爷,老奴知错了,都怪老奴家中的孽子,被人诓进赌坊,欠了一身赌债,老奴再不帮他还钱,那帮人就要弄断他的手脚,老奴就这么一个儿子啊,老爷,都怪老奴鬼迷心窍,老爷看在老奴这么多年在成衣铺兢兢业业的份上饶了老奴这次吧。”
  徐宏志本来不信李泽轩找出了账目的问题,但见了王正坤现在这样子,显然刚刚李泽轩所言不差,心下异常震惊,又有些跃跃一试,很想现在就拉住李泽轩把他刚刚的记账方法和那奇怪的文字问清楚,但现在这场合明显不合适,老友还有家事要处理。
  李京墨见王正坤认罪,心中对儿子的算学能力很是惊奇,对王正坤恶意欺瞒很是愤怒,今天要不是自己儿子帮忙,就要被这老奴蒙混过去了,真是恶奴欺主,心下十分愤慨,正打算将这老奴送官,但听完王正坤一席话又有些心软,他也是有儿子的人,作为父亲他也同情王正坤的遭遇,但他克扣这么多钱,不把他送官实在说不过去啊。
  看到李京墨有些心软,李泽轩连忙道:
  “爹,您千万不要心软,就算他要为他儿子还债,他也不能损害成衣铺的利益,他可以向爹你借钱啊,不告而取是为偷,他做假账就是为了逃避责任。
  他要是真知道错了的话,刚刚爹你质问他的时候他就应该主动认错,而不是等到现在铁证如山的时候才认错。如果犯罪的代价这么低,那以后谁还会遵纪守法,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爹您还是将他送官吧,成衣铺你还是再挑一个忠厚老实的掌柜吧。”
  徐宏志在一旁听得连连点头,见李泽轩说完,也对李京墨道:“京墨兄,令郎所言皆是真理啊。王正坤这等人切不可纵容。”
  说完又看看李泽轩对李京墨赞叹道:“京墨兄你生了个好儿子,令郎知算学,明事理,一番道理说的愚弟也大为叹服,真是潜龙在渊,他日一遇风云便化龙啊。”
  李泽轩赶忙道先生过誉,这样的称赞他可当不起。
  李京墨也觉得儿子的话颇有道理,听到老友的夸赞心下也异常开心,但也不好当着人家表露出来,矜持道:
  “徐先生实在过誉了,犬子性情惫懒,还需好好打磨啊。”
  随即又吩咐道:“三宝,阿福,你二人将王正坤送官,之后你们就直接回府吧。”
  二人自是领命,上前架住已经吓晕过去的王正坤。
  “爹,该回家了,过会儿西市就要关门了。”
  看着外面天色不早了,李泽轩催促道。
  “嗯,那就一起回家。”
  李京墨点了点头,又对徐宏志邀请道:“徐先生要不要一同去寒舍坐坐?”
  徐宏志连忙摆手道:
  “今日就算了,改日必将登门拜访,愚弟还想向令郎好好讨教这记账之法呢,到时希望令郎不吝赐教啊。”
  李泽轩连说不敢不敢。几人在西市分手道别。
  李京墨雇了辆马车,一家三口坐进马车,向李府缓缓驶去。
  路上,李京墨问道:“轩儿,你们今日来西市所为何事啊?不要说是来专门看爹的,为父可不相信。”
  李京墨看李泽轩想上来拍马屁,立马补充道。
  李泽轩刚刚还真想这么说来着,没想到竟然被机智的老爹看穿了,不得不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被噎得不轻,半晌才道:
  “孩儿见妹妹在家中呆的颇为无趣,今日是陪兰儿来西市看杂耍的。”
  “对啊,爹爹,那杂耍可好看了,哥哥还在醉仙楼给兰儿做了兰儿从来没吃过的啃的鸡,可好吃了,撑的兰儿肚子都大了,最后还剩下几块儿啃的鸡我们吃不下就被一个黑脸哥哥抢走了,那黑脸哥哥吃的差点都把盘子舔干净了,哥哥还让刘掌柜明天把啃的鸡拿出去卖,到时候肯定能给爹爹挣很多钱。”
  兰儿立刻在旁边像个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地把今天的开心事跟自己的老爹分享。
  李泽轩在一旁听得暴汗,什么“撑得肚子都大了”这是个女孩子该说的吗?还有那些编排程处默这个“黑脸哥哥”的话,程处默听到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吐血。
  李京墨听到那啃的鸡也不以为意,只当是自家孩子的玩闹罢了,挣不挣钱他也不在乎,只是这个名字好生怪异……
  夜幕缓缓降下来,马车也渐行渐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