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十六章 李二问话

  醉仙楼四楼雅间。
  程处默见李承乾兄妹二人离去,犹豫了一下,撞了下李泽轩的胳膊,道:
  “小轩,你真不知道这李高明的身份吗?”
  李泽轩摇了摇头,有些迟疑道:
  “不知道,人家不说,我也不好主动问,不过看他兄妹二人的气质,应该是出自官宦之家吧。”
  程处默也有些佩服他的观察力,凑过去轻声道:
  “嘿,岂止是官宦人家,那李高明就是当今太子,那李丽质正是当今陛下最为宠爱的长乐公主。”
  李泽轩愕然:
  “啊?当今太子不是李承乾吗?”
  “你笨啊,太子李承乾,字高明,你不会这个都不知道吧?”程处默无语。
  额,竟然还被这个没文化的夯货鄙视了,要怪就怪自己当初选了工科,只知道这太子叫李承乾,谁知道他字什么啊。
  程处默此时有些忧心忡忡地道:
  “小轩,你可要想好了,这皇家之事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里面的水深着呢,你跟太子最好不要深交,我爹都让我离太子和魏王等人远一些,对他们的态度就是不得罪,也不攀附。况且当今陛下还正当壮年,你与太子魏王等人过于亲密对你当下的前程没好处的。”
  李泽轩有些感动,程处默能对他说这些话证明他真心把自己当朋友,当兄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丑牛兄放心,小弟我随师父在山中修行八年,对这些争名夺利早已看淡,此次出山,我也无心仕途,只想在家做个富家翁,陪陪爹娘,逗逗兰儿,或者陪丑牛兄喝喝酒,在家呆厌了就去笑傲江湖,觅得一红颜知己,人生如此,岂不美哉。”
  程处默也有些佩服他的豁达,但这样的生活,他可过不来,他就是那种闲不下来的性子,让他待在家里比杀了他还难受。
  “既然小轩你已晓得其中厉害,那哥哥我就不多说了。”
  李泽轩点头道:
  “还是要多谢丑牛兄提醒。太子如果一直像这样以友人待我,我自然还当他是兄弟,如果他虚与委蛇,想利用我达到他自己的目的,那这样的朋友不交也罢。”
  李泽轩虽然知道历史上李承乾性情暴躁,奢靡无度,最后造反兵败,但最起码现在的李承乾还是一个谦逊有礼的少年,虽然不知道他后来为什么变成这样,但或许可以抢救一下也说不定。
  兰儿听到他二人的话,惊讶地长大了小嘴:
  “哇,原来丽质姐姐是公主啊,哥哥,公主这个官是不是很大呀?”
  李泽轩有些好笑地摸摸兰儿的头:
  “嗯,公主这个官的确很大,在全大唐也就只怕皇帝陛下一个人,兰儿是不是也想当公主呀?”
  兰儿皱着小眉头想了想才道:
  “兰儿不想当公主,兰儿只想当哥哥的妹妹。”
  李泽轩开怀大笑,这个妹子没有白疼。
  太极宫内。
  李世民正在翻看一份奏折,看完奏报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时一宫装美妇端了一碗莲子粥,轻移莲步,款款来到李世民身旁,见李世民心情不错,就笑问道:
  “陛下何事如此开心。”
  李二揽过宫装美妇,将手中奏折递到她手里,笑道:
  “这是敬德自幽州发来的捷报,观音婢你也看看。罗艺今年正月据幽州起兵反叛,你哥哥和敬德不足两月就已平叛,朕有这些能臣虎将,何愁我大唐不兴啊,哈哈!”
  见李二开心,长孙皇后也笑道:
  “那都是二郎有识人之明,二郎,你看了这么久奏章,也该歇歇了,这是臣妾熬得莲子粥,二郎尝尝。”
  正在这时,一内侍急忙进来,对李二和皇后躬身道:
  “陛下,娘娘,太子殿下和长乐公主在殿外候见。”
  李二对皇后奇道:“这两孩子最近在宫内也找不到人,今天终于终于来见朕了。”
  又对那小内侍道:“快让他们进来。”
  不一会儿,李承乾兄妹二人进入殿内,对李二和皇后躬身道:“儿臣给父皇、母后问安!”
  “嗯,免礼,长乐,快到父皇母后这边来。”
  李二对长乐招手道,他对这个嫡长女很是疼爱,长乐刚出生时,李二就将其视为掌上明珠,取名李丽质,史书也对长乐公主极尽赞美,赞其“皎若夜月之照琼林,烂若晨霞之映珠浦”。
  李二这时看到了李承乾手中提到的食盒,好奇道:“承乾,你手中所提何物?”
  李承乾连忙又躬身道:“回父皇,这时儿臣与长乐妹妹今日在西市一家酒楼遇到的一种美食,此物售价一贯,每日还只限售两百份,很多人却趋之若鹜,儿臣去的时候那酒楼门前已经排了很长的队,这是儿臣托一个刚认识的朋友弄来的两份,儿臣见父皇最近似乎胃口不好,就想拿来给父皇母后尝尝。”
  李二和长孙相视一眼,欣慰一笑,李二道:“难得承乾你一片孝心,被你这么一说,朕倒有些好奇,这美食究竟有何神奇,售价如此昂贵却还令那么多人趋之若鹜。赵松,你去将那食盒呈上来。”
  李二身后一老太监躬身领命。
  这时,长孙皇后旁边的长乐也冲李二笑道:“父皇,这食物烹制方法的确颇为奇特,儿臣也尝过了,的确好吃,儿臣还在那酒楼见到了卢国公家的程处默,他一个人吃了十六份。”
  说罢忍不住掩嘴轻笑。
  长乐自是不知道,他俩走后没多久,程处默就快吃了二十份。
  这时赵松端上食盒,正要去验毒,李二挥手制止:“不用了,承乾还会害朕不成?”
  说罢看向食盒,只见里面一块块金黄酥嫩的鸡肉排列在食盘中,一阵阵焦脆的的鸡肉香味窜入鼻孔,李二忍不住食欲大振,夹起一块鸡肉送入嘴中,鸡蛋、淀粉的焦香,掺杂着鸡肉的鲜嫩。
  李二忍不住咂咂嘴,赞叹道:“嗯,这东西的确好吃,观音婢,你也尝尝,这油炸鸡块的酥脆,一会儿再配上皇后做的莲子粥,也不显油腻,真让朕食欲大开。”
  长孙见皇帝终于有了食欲,也是心下开心,夹了一块,尝了下,的确味道颇为奇特,日后倒是可以让御厨试一试,看能不能做的出来。长孙也不是贪嘴之人,吃了两块就放下筷子,难得李二有食欲,就将剩余的留给皇帝吃。
  皇后转过头,看向李承乾问道:“承乾,这美食叫什么名字?”
  “回母后,这食物名叫啃的鸡。”
  李二在一旁边吃边插话道:“啃的鸡?这名字好生奇怪,而且颇为不雅。”
  吃掉手中的鸡块儿,李二又问道:“承乾,这两日,你跟长乐都去哪了?”
  李承乾忙回到:“回父皇,儿臣前几日见长乐妹妹在宫中闷闷不乐,而且长乐身体一直不好,儿臣担心妹妹会闷出病来,就带长乐出宫,在长安城散散心。”
  李二闻言,脸上难得浮现一丝温情,去年玄武门事变后,他虽然夺得了皇位,但同时也失去了很多,天家无亲情,但他真的很需要亲情,他最担心子女活在玄武门事变的阴影之下,如今见长子对长女发自内心的关爱,心里也很是欣慰。
  李二对李承乾说道:
  “嗯,承乾你身为兄长,的确应该多关心你的弟弟妹妹,但切不可荒废学业,你是未来储君,还是要以学业为重,你先退下吧,长乐留下陪陪父皇。”
  李承乾连忙跟李二和皇后告退,长孙含笑点头,刚刚李二眼角的温情她都看到了,她与李二少年夫妻,相濡以沫十五年早就相知甚深,心下也对儿子这回做的事情比较满意。
  “长乐,最近气疾有没有发作?为何承乾说你前几日闷闷不乐啊?”李二有些忧心地问道。
  长乐和长孙一直都有气疾,宫中太医均是束手无策,前几日请孙思邈进宫为二人医治,孙思邈也说他只能帮助皇后和公主调养,但无法根治。二人的气疾现在成了李二的心头病。
  “回父皇,最近儿臣气疾没有发作,只是前几日的确感觉胸口烦闷,这两天太子哥哥带儿臣出宫,儿臣见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心情也好了很多,父皇莫要担心。”
  想起这两天在宫外听到的故事,吃到的美食,以及见过那一对有意思的兄妹,长乐的嘴角不由微微翘起。
  李二见女儿心情愉悦,也是真心高兴,就道:“长乐,那你就跟父皇说说,你这两天见到了哪些趣事啊,正好今天你母后也在,长乐你也好久没陪父皇母后说说话了。”
  “是,父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