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十七章 反响

  醉仙楼。
  四楼雅间。程处默的面前已经堆了十来个盘子,兰儿和李泽轩早就放下了筷子,在一旁看着程处默大吃大喝。如果按照醉仙楼的份量十个鸡块算作一份,李泽轩估计程处默一个人就吃了十八份,没有李承乾和李丽质在旁边,他更加没有顾忌了,吃的飞起。
  兰儿这时好奇道:“黑脸哥哥,你吃了那么多,为什么肚子还不变大呢?你把那些啃的鸡装在哪儿了?”
  “噗!”程处默刚喝了口酒,闻言被呛的一口喷了出来,李泽轩身影一闪,拉着兰儿躲过了这货的口水,幸好哥们儿我身手矫捷,李泽轩暗自庆幸。
  程处默委屈道:“兰儿,你可不能这么说丑牛哥哥,你丑牛哥哥吃这么多还能保持不胖这也算一种本事不是?”
  “噗嗤,丑牛哥哥,你脸皮真厚耶。”兰儿娇笑道。
  程处默吃到第二十份的时候终于吃不动了,三人又笑闹了一会儿就离开了醉仙楼,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离开的时候,刘掌柜幽怨地看着程处默,这货一个人吃了二十份啃的鸡,走的时候还带走了五份,说是拿回去孝敬他老爹的。醉仙楼一天才只供应两百份啊,这个牲口一个人就霸占了二十五份,刘掌柜在心中哀嚎,希望少爷下次别再带这个牲口来醉仙楼吃饭了。
  太极宫。
  此刻长孙和长乐都不在了,李二一个人坐在龙椅上,凝眉沉思,大殿内一片安静,良久,大殿中才响起了李二的声音:
  “赵松,你派人查一查那个李泽轩的来历,特别是最近一个月的具体活动,看他到底是不是故意接近承乾和长乐的。”
  作为帝王,李二在任何事情上,都是小心谨慎,当然此时要是李泽轩在的话,肯定会说李二得了受迫害妄想症,觉得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子女。
  那老太监不知道从哪飘出来,对李二躬身道:“诺。”
  然后一个闪身,又不见了。
  大殿之内重新恢复安静。
  但今日的长安城却并不安静。下午西市醉仙楼啃的鸡的火爆盛况已经通过口口相传席卷整个长安,吃过的人自然是称赞那是人间难得的美味,没吃过的听那些吃过的人的描述自然是口水直流,期待着第二天能买来一份尝尝鲜,虽然一份就需要一贯,但这长安城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吃得起的大有人在。
  啃的鸡经过一天的火爆终于名满长安!醉仙楼的名声也彻底打响。
  等李泽轩和兰儿到家的时候,李京墨也听到了醉仙楼啃的鸡的消息,是刘掌柜给他送来的消息,他实在没想到,本来只当是儿子的玩闹之举,没想到竟在长安引起了这么大的风暴,还顺带彻底打响了醉仙楼的名头。
  更让人惊喜的是啃的鸡本身的利润,定价是成本的五倍,就算每日只限量供应两百份,光啃的鸡一日的利润就有一百六十贯,这可算得上是一笔极大地收益了,长此以往,这啃的鸡的利润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吃晚饭的时候,李京墨终于忍不住对李泽轩问道:“轩儿,你那啃的鸡是如何想出来的?”
  李夫人也知道了儿子弄了一个叫做啃的鸡的新吃食,今日火遍了全长安,心下也很高兴,闻言也向儿子投向好奇地目光。
  咳,这个我能说我是在百度上学来的吗?
  当然不能,李泽轩只好继续忽悠到:“爹,我之前也跟您说过,我师父他不只精通武艺,厨艺也是他所擅长的一方面,这啃的鸡就是我从我师父那儿学到的其中一种美食,您就不要大惊小怪了。我师父学识渊博,教出来的徒弟自然是出类拔萃了,只是我师父生性淡然,不喜欢跟外人打交道,世人这才不知道我师父才学。所以啊,爹、娘,孩儿以后若是有什么惊人表现呢,您二老就不要大惊小怪啦,慢慢习惯就好。”
  为了以后自己不要再为一点小事就被爹娘刨根问底,李泽轩只好脸皮都不要了。
  李京墨没好气地瞪了这个臭不要脸地儿子一眼。
  李夫人掩嘴一笑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跟你爹年轻的时候一样不着调。你师父是不是也教过你怎么厚脸皮呀,轩儿,娘发现你这次回来,脸皮比小时候厚多了。”
  李老爹老脸一黑,又特么无辜躺枪,李泽轩被老娘调侃的也是一脸尴尬!
  兰儿此刻也起哄道:“哥哥是厚脸皮,嘻嘻~~”
  ......
  卢国公府。
  一满脸都是胡子的黑脸大汉正在前厅美哉美哉地边吃啃的鸡,边喝美酒,惬意至极。
  “丑牛,你这东西哪儿买的,老程我怎么从没吃过?”
  程处默邀功道:“爹,这是孩儿刚交的一个兄弟,他家的酒楼今天新推出来的吃食,叫做啃的鸡,您是不知道,今天那酒楼前排的队可长了,而且还一天限量两百份,要不是我那兄弟,爹您今天可吃不到这样的美食。”
  程咬金粗声笑道:“嗯,还是我家丑牛孝顺,不过你这兄弟也忒小气了,才送这么点儿,都不够老程我塞牙缝儿的,回头你可得跟他好生说道说道,对自家兄弟怎么能这么小气,下次让你那兄弟给老夫我送一盆这啃…啃的鸡过来!”
  程处默暴汗,皇帝才吃了两份,你一个人就吃了五份,还在嫌少,程处默没想到他老爹比他还不要脸。
  程咬金又道:“丑牛,你将你那兄弟跟你爹我说说,老程对能想出这啃的鸡的人还挺感兴趣的。”
  程处默知道这是老爹想给自己把把关,怕自己交友不慎,就把这两天发生的事以及自己私下打听来的李泽轩的情况给程咬金说了。
  良久,程咬金点头道:“嗯,听你这么一说,这小娃娃还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不错不错,你说他还懂武艺?”
  “是的,爹,孩儿听说他在龙虎山学艺八年,师父是龙虎山大长老灵虚真人,也是武林一个大宗师高手。而且孩儿看李泽轩下盘极稳,步伐矫健,只怕武艺还在孩儿之上。”
  “哦?那你改天请他到府上来,老程我跟他过两招,这天下承平下来,也没仗打了,老程我天天在家里都闲出病来了,你让那李家小子过来,老夫就当指点指点晚辈嘛,哈哈!”
  老程闻言突然就对李泽轩很感兴趣。
  ……程处默此刻只能在心中为好兄弟默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