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十八章 大地主

  啃的鸡的火爆还在持续,第二日西市坊门一开,很多人就直奔醉仙楼而去,不到一刻钟,醉仙楼所有的位置就全被占满,醉仙楼门外没能进去的人就开始排起了队。
  “王兄,你也是来吃这啃的鸡的?”
  队伍中一个白衣矮个儿青年看到前面排的那个竟然是熟人,就闲聊道。
  “是啊,昨天陈二虎吃了这醉仙楼的啃的鸡后,就跟我吹了一下午,他陈家就一暴发户,也敢来我家炫耀,老子又不是吃不起这啃的鸡。”姓王的一脸高傲。
  “唉,咱们来这么早,怎么就没座了了,这醉仙楼也真是的,地方太小了。”
  “听说这啃的鸡一天只限售两百份,我们这位置应该能排到,后面的就惨了,今天就尝尝被大家传的神乎其神的啃的鸡是个什么味儿的。”
  ……
  一个时辰后,醉仙楼的两百份啃的鸡全部售光,但是外面还排着起码一百多人的队伍,没排到的人立马不干了,纷纷开始吵吵嚷嚷地起哄,秩序一片大乱,甚至惊动了长安城的武侯。
  刘掌柜无奈之下只能宣布今天啃的鸡的供应量增加一百份,这才解决了混乱。
  ……
  太极宫。
  老太监赵松正在将查到的李泽轩背景跟李二一一汇报,并且向李二呈上了一张宣纸。
  李二听完,站起身,背着手走了两步,道:“照你这么说,那李泽轩并非有意接近承乾和长乐喽?”
  说罢又拿起那张宣纸,感兴趣地道:
  “这李泽轩竟然还精通算学,还比徐宏志技高一筹,没想到啊,这小子身上的本事似乎还不少,只是这纸上这弯弯扭扭的是什么字?”
  李泽轩要是在这儿的话,肯定能认出来,那张宣纸就是他那天在成衣铺所做的财务报表,没想到这老太监竟然连这个都搞来了。
  “老奴也不清楚,据当时在场的伙计所说,徐宏志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字,李泽轩也没解释。”
  ……
  李二还在为阿拉伯数字迷惑,李泽轩却躺在李府西院儿的躺椅上跟两个小丫鬟调情,啊,不是,是在讲故事,这躺椅是前两天让三宝请城东的周木匠所制,图纸自然是李泽轩画的,这么简单的东西对他这个工科狗来说简直是小意思。
  李泽轩给她们讲的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其实他脑袋里的故事真不多,就记得一些小时候看了好多遍的电视剧,大学期间基本都不看电视剧,感觉都是一个套路,看的揪心。天天不是打游戏,就是跟他那小女友在网上聊天,异地恋也是很辛苦的。
  “少爷,这梁山伯好笨啊,跟祝英台睡在一起那么久竟然不知道她是女的,这怎么可能,少爷你又在瞎编。”没多大一会儿,小荷就抗议道。
  “怎么就不可能,怎么就瞎编了?”
  李泽轩不服气道,前世的爱情经典,怎么会是瞎编呢?
  “少爷,女的就是女的,就算再女扮男装,还是能看得出来的,少爷你一定是戏文看多了。”小荷貌似很有经验地说道。
  “谁说的,有些女人女扮男装的确很容易被看穿比如说小兮这样的,但是小荷你这种女孩儿,要是女扮男装估计很难被看的出来,嘿嘿。”
  李泽轩说罢,有些不怀好意地看了看小荷的小胸脯。
  “少爷,你……你……哼!”
  小荷顺着李泽轩的目光往下看,瞬间就跳了起来,红着脸,对李泽轩你你你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羞恼地跺了跺脚转身跑了。
  小兮在一旁也是羞红了脸,不敢再抬头看李泽轩,心中却在想:“少爷刚刚的意思是在夸我胸大吗?”
  越想俏脸越红。
  正在这时,李泽轩注意到一个高挑的绿衣俏丫鬟走进了院子,李泽轩认识这丫鬟,是母亲身边的,好像叫清儿,见他快走到了这边,李泽轩站起身道:
  “清儿姐姐怎么来了?是我娘找我有事吗?”
  清儿笑着点了点头道:“夫人请少爷去前厅一趟。”
  片刻后,李泽轩来到前厅,看到母亲正坐在堂前,堂下还有个精瘦老者,这人正是李府的王管家,李泽轩前几天见过几面。
  “轩儿,来了,快到娘这边坐。”
  李夫人见到儿子过来了,连忙笑着招手道。
  李泽轩走过去坐下道:“娘,您叫孩儿过来有何事?”
  李夫人将手上的一本小册子递到李泽轩手里,李泽轩接过翻开看了看,好像是一本账册,好奇道:“娘,这个是什么?”
  李夫人笑道:“这是王管家刚刚送来的城东外韩家庄送来的租子账目,本来这租子早就该交了,但是去年收成不好,娘就宽限了他们几个月,本来应该收五成租子的,娘也只收了他们四成。这不是我家轩儿算学好吗,娘就让你过来帮娘算一算,往年每次收租子的时候,娘都要算好几天,今年正好有轩儿了,娘就省事多了。”
  说到这里,李夫人心里很是欣慰,儿子现在也能帮自己分忧了。
  李泽轩听完,笑道:“嗯,娘,以后这些事就交给孩儿了,娘安心享清福就成。娘心地可真好,给那些庄户减免了一成租子,不过话说回来,那些庄户人家也真是不容易。”
  说罢又有些疑惑道:“娘,我们家怎么还有那么多良田呢?怎么没听我爹说过。”
  李夫人闻言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这都是这几年为娘买的地,租给那些庄户人家种的。娘看家里那么多闲钱,总不能放着,就拿出一部分,买了些田地。”
  啧啧,没想到老娘意识这么超前,在唐朝都知道把钱拿来投资买地了,他有些好奇地问道:“那娘你这些年买了多少地啊?”
  “也没多少,才三千多亩,你爹的铺子经常还需要很多钱周转,娘就只买了这么些。”
  “噗!”李泽轩差点给老娘跪了,三千多亩还不算多,没想到自己竟然也算是个大地主了。
  “娘,那我把这账本拿走了,明天算完了再拿给您。”李泽轩翻着账本说道。
  “嗯,那辛苦轩儿了,娘中午给你做好吃的,补补脑子!”李夫人笑道。
  “娘,不辛苦的,以后这些东西都让孩儿来做,其实这些对孩儿来说真的很简单,孩儿不希望娘亲为这些东西耗费心神。”
  “嗯,娘知道了,轩儿真孝顺,快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