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十九章 韩家庄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李泽轩就拿着算好的账册去了东院。
  “娘,昨天上午您给的账册孩儿算好了,娘您先看看吧。”
  说罢将手中的账册递了过去。
  李夫人接过账册,欣喜道:“之前就听你爹说轩儿你算学高超,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算完了,倒是省却了为娘不少事呢。”
  李泽轩笑了笑,说道:“娘,孩儿想去韩家庄看一看。”
  李夫人有些好奇,问道:“那儿离家这么远,路也不好走,轩儿你去那儿做什么。”
  李泽轩想了想道:“孩儿想去看看庄户们过得怎么样,孩儿在龙虎山学艺八年,却不识人间疾苦,师父他也很想让孩儿为大唐底层百姓做些事情。所以孩儿今天就想去韩家庄看看。”
  李夫人回味了儿子的一番话,有些欣慰道:
  “既然轩儿想去,那就让王管家陪你去吧,轩儿你带些糕点,娘估计你中午赶不回来,可别饿了肚子。”
  “嗯,谢谢娘,那孩儿去了。”
  李泽轩来到前院找到了管家王忠,跟他说了要去韩家庄,让他先去备马,韩家庄离李府差不多三十多里路,走过去可不行。
  “哥哥,你要去哪儿?”
  兰儿看到王管家去马厩牵马,知道哥哥要出门,就跑过来问道。
  “哥哥要去庄子里看看,兰儿你就在家等哥哥回来好不好?”
  李泽轩无奈道,这个妹妹太粘人。
  “不要,兰儿一个人在家好没意思,娘又不陪兰儿玩儿,兰儿要跟哥哥一起去庄子。”
  兰儿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好吧好吧,小荷小兮你们也跟过去吧,照看着小姐,三宝你去弄辆马车。”
  这几个小丫头肯定不会骑马,李泽轩就让三宝去找了辆马车。
  不一会儿,一行人就出发,赶往韩家庄。
  从延兴门出了长安城,一路往东而去,道路越来越难走,李泽轩和王忠骑着马倒是没什么感觉,但后面的马车却是一直摇摇晃晃,把里面三个小丫头颠的惊呼连连。
  “三宝,你慢点赶马车,别翻车了。”
  也不知道三宝是不是个老司机,怕他会翻车,李泽轩只好和王管家放慢马速,让三宝慢点赶车。
  就这样,三十多里路,几人硬是走了一个多时辰。这时见前方不远处有一村落,依稀能见田间还有几个人在干活。
  “少爷,前面那就是韩家庄。”王忠停下马,指了指前面那村落道。
  “嗯,那便快去吧,马上就到中午了,王叔您找一户人家,给些钱,我们就在村里吃午饭。”
  李泽轩吩咐道,王忠对这里比他熟悉,家里经常派他过来收租子,让他去安排再合适不过。
  “是,少爷,中午要不就去韩里正家吧,夫人每次派我来这儿收租子,韩里正都很配合。”王忠建议道。
  “行,那王叔你带路吧”。
  一行人打马进入村子。现在正是春耕时节,在村口还能看到很多人拉着耕牛在农田里耕地,还有三两孩童正在田埂上追逐玩闹,村中还偶尔传来几声鸡鸣狗吠声,真是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这景象李泽轩前世经常见过,他本就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兰儿倒是见着很新鲜,她自打出生就是家里的小公主,哪里见过这番农家景象,下了马车拉着哥哥的手,边走边东瞄西瞅。
  李泽轩将马匹和马车都留在了村口,让三宝好生照看,带着一行人进了村子,在王忠的带领下径直向韩里正家走去。
  “少爷,到了,这就是韩里正家。”
  没有一会儿,王忠就指向身前一个破落的农家小院儿道。
  李泽轩有些诧异,在他想来,这里正放在后世,也差不多相当于一个村长了,怎么住的地方这么破落,此时在人家门口也不好多说,当下便和王忠走了进去。
  “呦,王管家,您来了!”
  院中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看到李泽轩一行人连忙上前打招呼道。只是李泽轩注意到了他的右腿好似有些残疾,走路一跛一跛的。但从他手臂上粗壮的肌肉还是能看出这中年人身体中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韩里正,这是我家少爷和小姐,你们庄子今年交的租子我家夫人都核算过了,没有问题。今天是我家少爷想来韩家庄看看。”王忠对韩里正介绍道。
  韩里正闻言,连忙恭恭敬敬地对李泽轩和兰儿施了一礼,道:“见过少爷、小姐!”
  李泽轩忙还了一礼道:“韩叔别这么客气,一会儿还要叨扰韩叔呢。这眼看就要正午了,我就带着这一行人来韩叔家吃个中午饭。韩叔放心,食材糕点我们都是自带的,只需借用韩叔家的厨房热一热,我们会支付相应的报酬的。”
  韩里正闻言顿时就涨红了脸,梗着脖子道:“少爷这么说就是折煞老夫了。我韩家庄去年收成不好,李夫人不仅减免了我们一成租子,还宽限了接近半年的交租期限,要不是夫人仁慈,我韩家庄也不知道会饿死多少人。
  如今少爷来我家吃个饭,怎能让少爷自带食材,怎敢收少爷的钱,这村里人要是知道了,还不戳我韩某的脊梁骨,少爷万万不可再说这样的话。我韩天虎虽是一介粗人,但知恩图报还是懂得。”
  得,这不小心伤到了人家的自尊心了,李泽轩连忙解释道:
  “韩叔叔别误会,我给钱没别的意思,这本就是你应得的,这天下哪有吃饭不给钱的道理。”
  见韩里正梗着脖子又想来推辞,李泽轩又忙道:
  “既然韩叔不收,我也不勉强,那今日就多谢韩叔款待了,他日韩家庄要是有什么困难,韩叔尽管找王管家,我能解决的尽量给解决。午饭的食材就用我们的,毕竟我们带的这些食材,要是不吃肯定坏了,就是要耗费些韩叔家的柴火。”
  韩里正这才勉强接受,摆手道:
  “些许柴火而已,不值些钱,少爷尽管用,用完了韩某再去山里砍些就是了。少爷,小姐快进屋坐!”
  一行人这才进了屋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