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十一章 雨惜酿酒

  李泽轩在屋内与韩里正闲聊了片刻后,就见韩雨惜与铁蛋端着菜走了进来。
  “少爷,小姐,爹,吃饭了。”
  韩雨惜一边将菜摆放在一个十分陈旧但却洗的很干净的方桌上,一边笑着喊大家吃饭。
  “少爷,小姐,快坐下吃吧。”韩里正连忙招呼道。
  “嗯,韩叔您别客气,您也坐,韩姑娘你做饭也辛苦了,和铁蛋坐过来一起吃吧。”李泽轩说道。
  韩雨惜有些犹豫,铁蛋却是高兴坏了,他早就对桌上的山鸡肉和李泽轩带过来的啃的鸡垂涎欲滴了,他都已经好久没吃过肉了,见到金黄酥脆啃的鸡更加把持不住了。
  刚刚他在厨房有好几次想伸出手去偷吃,都被他姐姐发现了,将他赶出厨房,现在听到李泽轩让他上来一起吃饭,哪里还忍得住,抬脚就要走过来,结果韩里正对他狠狠一瞪,吓得他立马缩回了脚。
  “少爷,您和小姐先吃,厨房还有饭食,铁蛋和小女就在厨房吃。”
  韩里正虽然也很想让儿子和女儿上桌一起吃顿好的,但是李家对韩家庄有大恩,这次少爷和小姐能来他家吃饭,他也很高兴,特地让女儿将他昨天打来准备卖掉的山鸡炖了好好款待贵客,这种时候可不能失礼。
  “这怎么行,我们来韩叔家吃饭,本来就多有叨扰,韩叔您也不收我们饭钱,我们这时候又怎么好喧宾夺主,如果韩姑娘和铁蛋不一起来吃,这顿饭我们就不吃了。”李泽轩坚决不同意道。
  刚刚铁蛋看着桌子上流口水的样子他都看到了,心下不由得对这时代的百姓有些同情,他们过年说不定都不能吃上一顿肉。
  他李泽轩的确能力有限,没办法让天下百姓过上好日子,但是眼前这让铁蛋一家吃一顿好的还是能做到的。还有一个原因,能跟韩雨惜这样秀色可餐的人间绝色同桌吃饭的确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当然这个原因,我们正直的李泽轩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韩里正无奈,只能对儿子女儿点头道:“既然少爷心善,你们也过来一起吃吧。”
  铁蛋一阵欢呼,立马坐在了兰儿旁边的空位上。韩雨惜冲李泽轩感激一笑,坐在了韩里正的身边,正好是李泽轩的对面,她倒是不贪嘴,只是她也很希望能让小弟吃一顿肉。
  一群人这才落座开饭。
  这时韩里正突然拍了拍脑袋,好像想起什么,站起来道:
  “还没给少爷拿酒,少爷,这乡下没什么好酒,不过我家雨惜酿的山果酒,味道颇为不错,我这就拿给少爷小姐尝尝。”
  说罢不等李泽轩拒绝,就跑进里屋取酒。
  李泽轩本来想拒绝的,他不喝酒的,后来听到只是果酒而已,而且还是韩雨惜亲手酿的,就有些犹豫,看韩里正不等他说话就进去取酒了,就不好多说什么了,反而心中还有些期待。
  不一会儿,韩里正就抱着一个酒坛出来了,对李泽轩说道:“少爷,这就是我家雨惜酿的山果酒,用的是山上的野草莓和山楂酿的,不是我跟您自夸,味道真的特别好,这酒每年拿到长安城都被云兮楼十文钱一斤高价收购。”
  边说边给李泽轩几人一人倒上了一碗。
  “爹,铁蛋也想喝。”铁蛋舔了舔嘴,眼巴巴地看着韩里正央求道,显然他以前肯定喝过,还在恋恋不忘。
  韩里正恼怒地瞪了儿子一眼,李泽轩连忙道:“韩叔,既然铁蛋想喝您就让他喝吧,这么多我们也喝不完。”
  得,这家伙以为韩里正抱了这么大一坛酒全是给自己一行人喝的呢,其实韩里正也知道这么大一坛李泽轩他们喝不完,他还打算把剩下的拿到城里卖呢。但听到李泽轩这么说,他更加不好解释什么,就给儿子女儿都倒了一碗,说道:“既然少爷这么说,雨惜、铁蛋你们中午也陪少爷喝喝酒吧。”
  铁蛋很是开心,没想到这个城里来的少爷这么好说话,比以前刘地主家的儿子谦和多了,当下对李泽轩很是感激,他哪里知道李泽轩这货对他姐姐有意思呢。
  李泽轩看着碗里的果酒,色泽鲜红,很是好看,轻轻一嗅,没有任何酒精味,这才放心,端起酒来,抿了一口,入口酸甜,有着山楂的酸,草莓的甜,比后世那些果汁好喝多了,毕竟这果酒的材料都是无污染纯天然的。李泽轩砸吧砸吧嘴,赞叹道:
  “韩姑娘酿酒手艺真是高超,这酒味道真是太棒了,这果酒要我说十文钱一斤云兮楼算是赚了大便宜。”
  兰儿也尝了一口,再也停不下来,这酸酸甜甜的味道对小孩子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听到哥哥说话,连忙赞同道:
  “嗯嗯,哥哥说的没错,雨惜姐姐你好厉害,这果酒好好喝,兰儿长这么大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果酒。”
  李泽轩有些好笑,这小丫头才六岁多,还好意思说自己长这么大。
  韩雨惜害羞地谦虚道:“少爷小姐过奖了,其实这酿酒很简单的,这些材料本来就是山上一些不值钱的东西,能卖十文钱一斤雨惜已经很知足了。”
  李泽轩摇了摇头,他有个想法,将这山果酒稍微改造一番在夏天肯定能大卖,就对韩里正说道:“韩叔,长安西市的醉仙楼您知道吗?”
  韩里正点了点头:“知道,韩某昨日还去过西市呢,见那醉仙楼生意非常好,门前排了好长的队,韩某也不知道他们在排队买什么。”
  李泽轩笑了笑道:“不瞒韩叔,那醉仙楼正是我家的产业,昨日醉仙楼门前排队的那些人排队正是为了买这啃的鸡,呃……”
  却是李泽轩向那装着啃的鸡的盘子一指,见盘子里只剩几块鸡肉了。原来是铁蛋在一旁见大人们交谈正欢,他尝了一块儿那金黄的啃的鸡后再也停不下来了,趁着几人说话的功夫,这小子在一旁猥琐发育,大吃特吃呢。
  韩里正瞬间暴怒:“铁蛋,你这个小王八蛋!”
  说罢就要起身过来打人。
  李泽轩连忙拉住韩里正:“韩叔,别冲动,这啃的鸡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我家里还多的是,铁蛋吃了就吃了,今天大家在一起吃的这么开心,您别发怒。”
  李泽轩劝了半天才将韩里正劝住。
  韩里正坐下来,还狠狠地瞪着铁蛋,铁蛋刚刚看老爹发怒,正准备拔脚开溜呢,见李泽轩把老爹劝住了,这才没舍得跑,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道:“谢谢少爷。”
  兰儿在一旁看的颇为有趣,对铁蛋道:“铁蛋弟弟,你想吃什么,你叫我一声姐姐,我给你夹,你爹就不会凶你了。”
  看的兰儿这么漂亮可爱的一小姑娘跟自己说话,铁蛋瞬间就害羞地涨红了脸,呐呐道:“兰儿小姐,你不一定比铁蛋大吧?”
  兰儿夹着一块啃的鸡,闻言瞪了眼铁蛋:“嗯?”
  晃了晃手上的啃的鸡,威胁道。
  铁蛋看着那块啃的鸡,咽了咽口水,他之前可是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鸡肉,纠结良久,才苦着小脸喊道:“兰儿姐姐!”
  兰儿展颜一笑应道:“嗯,铁蛋弟弟乖。”
  说着将啃的鸡都夹到铁蛋碗里。
  铁蛋看着碗里的啃的鸡,心中暗道:“这声姐姐叫的值啊。”
  一旁李泽轩不管小妹在那胡闹,继续跟韩里正说道:“韩叔,您也看到了,醉仙楼的生意非常火爆,您以后将果酒卖到醉仙楼,我们出三十文一斤的价格收购,您有多少,我们要多少,您也可以发动庄里的庄户,上山帮你们采摘野果,您看着给他们些报酬,毕竟韩姑娘一个人采摘的数量有限,而且山里万一有什么野兽,韩姑娘一个人也不安全,您说呢?”
  韩雨惜听到李泽轩话里对她有着隐隐的关心,心中不知为何有些欣喜,低着头随便夹着菜吃也不说话。
  韩里正听到李泽轩出三十文一斤,瞬间呼吸有些急促,但片刻后还是理智地拒绝道:
  “不行,做生意哪能像少爷这样做的,少爷这样是要亏钱的。我们日后会把酒卖给少爷,但仍然只卖十文一斤,我们韩家庄的人不能做这么不厚道的事情。”
  唉,这年头的百姓怎么这么淳朴,李泽轩说道:“韩叔,您听我说,我既然敢出三十文一斤收购,肯定不会亏本,甚至大有赚头,只要到时候韩叔看我赚那么多别反悔就行。”
  李泽轩有些半开玩笑地说道。
  韩里正闻言急红了脸,站起身说道:“少爷,我老韩怎么可能是那种背信弃义、出尔反尔的小人。”
  李泽轩见他这样,连忙安抚道:“韩叔莫急,小侄跟您开玩笑呢,我知道韩叔是重信重义之人。韩叔,我出三十文一斤收购也是有原因的,您看您雇庄户帮韩姑娘采摘野果总不能不发工钱吧,这都是成本呢。这样正好也给韩家庄的庄户增加一份收入不是。”
  韩里正闻言,这才仔细想了想李泽轩的意思,他身为里正,自然知道韩家庄的人过的很清苦,虽然相比其他庄子的庄户来说还是好很多的。
  但他也想让庄户们过的更好,李泽轩的提议让他也很动心,沉吟了半晌,这才对李泽轩说道:“既然少爷心善多给我们韩家庄一条活路,那老韩我就代替全庄上下,谢谢少爷了。”
  说罢起身对李泽轩抱拳躬身一礼。
  李泽轩连忙过来扶着他,让他别多礼。韩里正这时又补充道:“不过如果少爷以后亏本了,那收购价格就自动降为十文一斤,工钱到时候也降,庄子里的人到时候我老韩负责去劝说。少爷您不答应这一条,这条生意就此作罢。我韩某宁肯饿死,也不能坑害少爷。”
  李泽轩只能无奈答应,这韩里正真是太耿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