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十二章 共忆往昔 上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谈完正事,李泽轩和韩里正二人这才开始吃饭,二人自然不介意桌上好多菜都被两个小家伙消灭的差不多了。
  
  韩里正今天遇到一个这么好的主家少爷,主动给他带来了一桩生意,心中很是高兴,拉着女儿一起频频给李泽轩敬酒,李泽轩也是来者不拒,这一顿饭吃的众人均是好生痛快。
  
  当然也不得不说韩雨惜的厨艺真的好,那山菇炖山鸡味道很是鲜美,李泽轩这个本来不怎么爱吃炖菜的人都吃了好多,当然这里面有没有这山鸡是韩雨惜所做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吃过午饭,韩雨惜开始收拾碗筷,李泽轩连忙让小荷去帮忙收拾。这时铁蛋对韩里正说道:“爹,我去村口打谷场玩儿去了。”
  
  兰儿这时候也跃跃欲试,她对这乡下风景感觉也很是新奇,就对哥哥道:“哥哥,兰儿想跟铁蛋弟弟一起出去玩儿。”
  
  “嗯,那你就跟铁蛋一起去吧,记得一个时辰后回来。”
  
  李泽轩想了想,这铁蛋既然是里正的儿子,兰儿跟着铁蛋到村里玩儿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韩里正这时对铁蛋郑重说道:“铁蛋,你给我听好了,一定要照看好小姐,小姐要是有什么事,老子剥了你的皮。”
  
  铁蛋连忙点头答应,即使老爹不说,他也会这么做,他不是完全不懂事的孩子,少爷和小姐对他们家这么好,他自然知道,心中也对他们很是感激。
  
  就这样,两个小屁孩儿出门而去。
  
  李泽轩就在前屋跟韩里正闲聊着。没过一会儿,韩雨惜在厨房收拾完碗筷,和小荷一起也来到了前屋,她坐在了韩里正旁边,静静地听着他们说话。
  
  闲聊了一阵,李泽轩就起身道:“韩叔,您把我上午跟您说的那个生意跟庄户们说说,我想一个人去庄子里转转,等我们要回去的时候再来跟韩叔告别。”
  
  韩里正忙道:“少爷您对庄子也不熟,就让雨惜陪着少爷吧。”
  
  李泽轩推辞道:“怎好劳烦韩姑娘,我自己去随便转转就回来,不会迷路的。”
  
  其实他心里也希望能跟韩雨惜一起出去逛逛,但不能表现的那么明显不是,该推辞的时候还是要推辞一下。
  
  韩里正摆手说道:“不劳烦,不劳烦,雨惜下午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正好配少爷出去逛逛。”
  
  说罢又对女儿说道:“雨惜,你下午就陪少爷去庄子里转转吧。”
  
  韩雨惜轻声应道:“好的,爹。”
  
  李泽轩心中有些欣喜,但面上却是一片平静,对韩雨惜拱手道:“那就劳烦韩姑娘了。”
  
  韩雨惜连忙福身道:“不劳烦。”
  
  李泽轩又对小荷他们几人道:“小荷、小兮、王管家,上午这一路颠簸,你们也都累了,就在韩叔家休息一会儿,等我逛完庄子我们就回府。”
  
  几人自是应是。但是小荷却狐疑地看着自家少爷,上午李泽轩看韩雨惜那惊艳的眼神都被机智的小荷捕捉到了,小荷就在想,少爷是不是故意甩开他们,偷偷地跟韩雨惜出去幽会了。
  
  李泽轩自是不知道小丫鬟在想什么,带着韩雨惜出门了。
  
  和韩雨惜并肩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听着村落间偶尔传来的鸡鸣狗叫声,看着前方不远处一群熊孩子在互相追逐玩闹,李泽轩只感觉此刻的心无比宁静。
  
  仿佛回到了前世,同样的乡间小路,同样的鸡鸣狗吠,同样的乡间顽童,眼中不禁浮现了深深的怀念之色。可惜……再也回不去了,就算我在这个时代造出了火车飞机,也回不去了,李泽轩心里喃喃道。
  
  韩雨惜低头陪着李泽轩走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李泽轩开口说话,有些好奇,抬头看向李泽轩。就见李泽轩脸色复杂,双眼迷茫,那眼神好似怀念,又好似黯然神伤,韩雨惜看到那眼神也不由心下一痛,轻声道:“少爷,少爷,您在想什么?”
  
  听到身旁韩雨惜的轻声问询,语气中似乎带有一丝淡淡的关心,连忙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整理下自己的情绪,尽量用平稳的语气说道:
  
  “没什么,就是看到这恬静安逸的乡村风光,想起我的师父了。”
  
  韩雨惜好奇道:“少爷还有师父?”
  
  李泽轩回忆了一下道:“嗯,我小时候体虚,所有的大夫都说我活不过八岁,六岁那年,我师父来到我家,跟我父亲说他能医好我,需要带我去龙虎山拜师学艺。
  
  那一年我就跟我师父去了龙虎山。前几年里,不分严寒酷暑,师父都逼我练功,手脚都起水泡了,脸上也冻伤了,师父也不让我停,那时候我恨师父好狠心。
  
  后来我终于学有所成,师父却老了,那时候我有点理解了师父的苦心。山中条件本就清苦,这些年师父却总能给我弄来肉食。
  
  师父临终前跟我说,因为我的身体弱,不好好练功就得死,他不不想我死,所以小时候才那么逼我,让我不要怪他。其实后面几年我懂事了,早就明白了师父的苦心,我从来没怪过他。
  
  我六岁拜师,我的童年就是跟着师父过来的,他对我来说与其说是师长,不如说是父亲,八年里,他不计任何报酬地教我上等武艺,让我活到今天,我还没来得及报答他,他却走了……”
  
  李泽轩当然不可能给她说自己在想一千多年后的亲人,就将这具身体幼年的遭遇说给她听。但他说的也是情真意切,说着说着不禁将自己代入了这具身体的角色,说到动情处自己都忍不住眼角湿润了。
  
  韩雨惜随着李泽轩的诉说,内心也跟着感伤,听到最后终于忍不住潸然泪下,她本以为李泽轩就是一个不食人间疾苦的富家少爷,没想到身世却如此坎坷,看着李泽轩湿润的眼角,她看到了李泽轩坚强的外表下那颗遍体鳞伤的心灵,不禁很是心疼。
  
  “少爷,你师父在天上看到你现在过得很好,肯定也会很开心的。你都说了,你师父对你就像父亲对待自己的孩子,父母对自己孩子好,本来就没想让孩子报答他们。少爷不要自责,你现在过的安好就是对你师父最好的报答。”韩雨惜柔声安慰道。
  
  是啊,父母对自己孩子好的时候,哪里会一心想着让孩子日后报答,他们的爱才是世上最为无私的爱,他们只希望自己的孩子日后安好。李泽轩闻言,心中忍不住喃喃道,爸,妈,儿子不孝,不能再您二老跟前尽孝,但在这大唐朝,我会好好活,我会过的很好,你们不要担心。
  
  “谢谢韩姑娘,我没事了。”
  
  想通了之后,李泽轩很认真地看着韩雨惜的眼睛致谢道。
  
  “不…不客气。”
  
  韩雨惜被李泽轩认真的眼神看的心有些慌,连忙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