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十三章 共忆往昔 下

  二人聊着天,没一会儿就把庄子转完了,李泽轩此刻却有些不舍了。
  “韩姑娘,你平常都去哪儿采野果啊?”不舍分开的李泽轩开始没话找话地说道。
  韩雨惜指了指他们身后的山上道:“就在那山上。”
  李泽轩顺着她葱白的手指望了望,见那小山树林茂密,说道:
  “你平常一个人去就不害怕吗?万一要是遇到老虎这类野兽怎么办。”
  韩雨惜闻言笑道:“前几年这山里的确有些猛虎凶兽,但是那几年天下战乱,收成也不好,庄子里很多人都在挨饿,我爹就组织庄户进山打猎,这几年下来,这山里的大型野兽都被打光了。”
  李泽轩闻言,说道:“哦,那我们去山上看看吧。”
  韩雨惜点头答应。
  二人向山上走去,山脚下几株桃花盛开,煞是美丽。几只蝴蝶在路边的野花丛中翩翩起舞,几只鸟儿也在山上丛林中互相追逐玩闹,美人在侧,美景在前,李泽轩心中很是欢乐。
  “韩姑娘,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李泽轩问道。
  “少爷有话便说,雨惜知无不言。”
  李泽轩犹豫了一下道:“我在你家怎么没见到你娘?”
  韩雨惜闻言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眼中闪过浓浓的悲伤,李泽轩见了立马道歉道:
  “对不起,韩姑娘,我冒昧了,你别难过。”
  韩雨惜摇了摇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娘生下铁蛋后就因难产去世了,那时我七岁,我爹还在前线打仗,为了养活弟弟,我就去帮旁边梅村里的刘老爷家放牛放羊,喂马砍柴,赚钱了就给弟弟买羊奶喝。
  这刘老爷家就是韩家庄之前的主家,为人很是苛刻,经常欺负庄子里的庄户,大家都敢怒不敢言,怕刘地主不把田地给我们种了。
  铁蛋小时候很调皮,我一走他就哭,我就只能带着他去干活。后来在我都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我爹终于回来了。那是我九岁的时候,也就是武德六年,我爹瘸着一条腿回来了。
  我爹武德元年就参军,后来被调到了秦老将军的麾下当一名亲卫。武德六年,突厥攻扰我大唐边境,我爹随同秦将军出战。
  后来我听我爹说,在一次追击战中,秦将军中了突厥人的埋伏,突厥大将阿史那.社尔氽在敌军中用弓箭想射杀秦将军,我爹关键时候拍马赶来,飞身将秦将军扑倒,那羽箭却贯穿了我爹的大腿。
  当时已顾不得疗伤,我爹瘸着腿跟随秦将军奋力杀敌,正好尉迟将军率军来援,我爹和秦将军这才杀出重围,随援军一起反歼敌军。
  回到大营后,我爹腿上的箭伤虽然治愈了,但由于治疗的太晚,右腿却落下了残疾,很难再重上战场。我爹知道秦将军肯定不会抛弃他,但我爹不愿意拖累秦将军,就留了一封书信,一个人偷偷地回来了。”
  随着韩雨惜的回忆,李泽轩的思绪也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人命如草芥的年代,心中也对韩里正这样的硬汉很是佩服,没有无数像韩里正这类人的浴血奋战,大唐就不会有如今的承平,说不定汉人的衣冠就要被异族的铁骑屠戮殆尽。
  难怪之前会在韩里正家看到一把陌刀,没想到他也是一名可歌可敬的大唐军人。也没想到韩雨惜外表柔弱,内心却是这么坚强,七岁的时候就独自一人养活尚在襁褓中的弟弟,其中的艰难困苦自是可想而知。
  李泽轩见韩雨惜眼中还带着哀伤,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韩姑娘,不要难过,最起码你、铁蛋、还有你爹,现在都过得很好,你娘泉下有知,肯定会欣慰的。再说,有我在,韩家庄的人以后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
  说着说着李泽轩也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他也不太会安慰人。
  “噗嗤!”看着李泽轩绞尽脑汁的想着词句安慰她,韩雨惜忍不住破涕为笑道:“我才刚刚安慰了少爷,没想到这会儿少爷又来安慰我了。”
  听到韩雨惜这么说,李泽轩想了想也觉得颇为有趣,笑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别互相安慰了。我们以后就开开心心的,这样才能让爱着我们的先辈放心离去。”
  韩雨惜轻声答应:“嗯。”
  这时她才感应到肩膀上的重量,原来是李泽轩的手一直搭在她肩上,韩雨惜扭头一看,顿时就羞红了脸。
  李泽轩顺着她的目光,这才发现了自己的爪子,暗怪自己刚刚拍她肩膀安慰她的时候忘了拿下来了,当然到底是忘了拿下来,还是当时他舍不得拿下来,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也。
  感受到指尖的体温,嗅到韩雨惜身上的女儿香,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但看到韩雨惜眼角的泪痕还未干,李泽轩暗骂自己禽兽,连忙把自己的手拿了下来,尴尬地解释道:
  “抱歉抱歉,刚刚本来是想安慰你的,我不是故意的。”
  韩雨惜闻言脸更红了,攥着小手,低头看着脚尖,轻声道:“没事,雨惜知道少爷不是轻浮之人。”
  暧昧的气氛弥漫在山间,李泽轩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前世虽然有女朋友,但那是网上认识的,他在现实中说话还是笨笨的,是个地地道道的宅男。
  不像他宿舍那个花心大萝卜,见到妹纸三两句话就能把对方撩的心花怒放,恨不得立刻以身相许,他一直很羡慕室友这撩妹能力,但这玩意儿羡慕是羡慕不来的。
  韩雨惜自然更不会开口说话了,她此刻也是心乱如麻,李泽轩身材挺拔,样貌英俊,对她还很是温柔,她对李泽轩虽然谈不上爱的多么深,毕竟才相处了一天,但她还是对李泽轩有些好感的。
  过了很久,李泽轩终于打破沉默道:“韩姑娘,我们下山吧,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家了。”
  韩雨惜闻言,面色微微一暗,心中没来由的有些失落,不知今日一别,何日才能相见,低声应道:“嗯!”
  两人并肩向山下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