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十四章 山中遇险

  李泽轩正要和韩雨惜下山而去,忽闻身后传来一声沉闷的虎啸。二人吃惊地对视一眼,急忙转身。
  就见一只吊睛白额大老虎,从丛林中缓缓走出来,凶恶的眼睛,冷冷地注视着李泽轩二人。韩雨惜吓得花容失色,惊叫道:
  “少爷,您先走吧,您不能出事,我…我…我…在这儿拦着它一会儿。”
  韩雨惜心中极为恐惧,她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老虎,但她第一时间还是想到了李泽轩,李泽轩绝对不能在韩家庄出事,他是韩家庄这么多庄户能过上好日子的希望。
  李泽轩心底其实也有些害怕,这么大个的老虎他也是第一次见,而且这只老虎身上还散发着一阵血腥气,明显刚刚捕食完。他也不知道他的功夫能不能应付这只大老虎,毕竟跟人交手的经验他有,他却从来没有过跟老虎交手的经验。
  但他听到韩雨惜明显颤抖的语音后,心下还真有些小感动,没想到这女孩儿明明自己很害怕,却还让他先走。李泽轩当然不会走,虽然没有打虎的经验,但他对自己的武艺也颇为自信,何况他就算打不过,也不会让自己心动的女孩牺牲自己保护他。
  看到那老虎离二人越来越近,李泽轩拉过韩雨轩柔弱无骨的小手,这时候他也没心情去感受美女的小手了,用非常严肃的语气说道:
  “韩姑娘,遇到老虎千万不能转身就跑,那样只有死路一条,人不可能跑得过老虎。你一会儿正对着老虎,慢慢地往后退,这只畜生我来对付他,我李泽轩不可能让女人挡在我前面。”
  韩雨惜摇摇头不肯离去,她以为李泽轩要用命去为她争取逃生的时间,小姑娘此刻眼泪不要命的往外流。
  李泽轩也有些无奈,但此刻留给他们墨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用力捏了捏韩雨惜的手,很认真地说道:
  “韩姑娘,你听我说,我有把握对付这只老虎,但是你在我旁边我怕老虎伤害你,我照顾不过来,你离这边远一些,你要相信我的话,我真的能对付它。”
  或许是李泽轩的镇静感染了她,韩雨惜此刻定了定神,冲着李泽轩点了点头,眼睛看着那老虎,开始一步一步地往后退。
  那老虎见有人在往后退,正想提腿向前追,就闻李泽轩一声大喝:“孽畜,你的对手是我。”
  却是李泽轩脚尖挑起了地上一支长棍,拦在了那老虎面前,给韩雨惜争取一些后退的时间,毕竟这老虎速度极快,万一打起来,这老虎转而攻击韩雨惜,他怕自己救援不过来。
  李泽轩下午出来的时候没有带剑,只能随便挑起一根棍子当武器,毕竟他也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衰,出门遇到大老虎。那老虎见眼前这人竟然主动挑衅,大怒,怒啸一声,后肢使劲一蹬,向李泽轩面门飞来,它要直接将眼前敢于挑战它威严的人脑袋抓碎。
  老虎速度虽快,但在李泽轩眼里还不够,他有十足的把握能躲开这一击,但他不能躲,后面韩雨惜还没退多远呢。
  “好胆!”
  李泽轩一声厉啸,抓着长棍,飞身迎向大老虎,当头就是狠狠一棍。
  那老虎却颇具几分智慧,不肯拿自己的脑袋去接这一棍,立马在空中别过头,李泽轩这必杀一棍打在了老虎的后臀上。老虎落地痛叫一身,这一棍不仅没将它吓跑,反而激起了老虎的凶性。老虎龇着牙,缓慢移动步子,在寻找着下次进攻的机会。
  李泽轩可不愿意给它思考的机会,运起兰蝶步,一个闪身就来到了老虎身前。之前李泽轩经常用的穿云步属于轻身功法,远程赶路和翻越高地比较有用,兰蝶步属于近身步法,瞬间爆发的速度十分惊人,近战缠斗非常实用,就像一只矫健的蝴蝶在战场中忽左忽右,让敌人难以分辨。
  那大老虎也没想到李泽轩速度这么快,此时想躲已经来不及,用脑袋硬生生挨了这一棍,顿时被这一棍打飞十来米远,双眼冒金星。
  老虎狂怒,它出道以来,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一个纵身,再次向李泽轩扑过去。李泽轩没想到这老虎的脑袋这么硬,挨了他一棍还能反攻。于是他双手握棍抱于胸前,在原地持棍以待,准备等那老虎冲过来再给它狠狠一击。
  谁知那老虎空中变向,用前腿搭上李泽轩手中长棍,后腿往李泽轩手臂上狠狠一蹬,径直飞向正在后退的韩雨惜。却是它见李泽轩不是好惹的,转而声东击西,想去撕咬韩雨惜。
  李泽轩在老虎蹬着他手臂的时候就顿感不妙,猜到了它的用意,暗骂这畜生好生狡猾,跟一个成精的虎妖似得。顾不得手臂上火辣辣的疼痛,李泽轩急忙转身,他可舍不得韩雨惜这么美丽的女孩儿葬身虎口。
  就见那大老虎此刻已经和韩雨惜相距不足五尺之遥,而他此时离韩雨轩多达十尺。
  李泽轩睚眦欲裂,全力运起已达到第五层的太玄经,将全身内力灌注在双腿,下身衣裤受不了这狂暴的真元之力,裤腿立马被炸的四分五裂,小腿处都渗出了鲜血,李泽轩怒吼一声,全力使出兰蝶步,速度瞬间已经达到极限,犹如一支利箭,向那老虎飞去,李泽轩此刻甚至听到了一声音爆,空气使劲地从他的脸颊向后窜去,刮的脸生疼。
  眼看那老虎的前爪已经快要抓到韩雨惜脸上的时候,李泽轩后发先至,已经赶到了老虎的头顶,只见他双手紧握长棍,将内力灌注在长棍中,然后狠狠地刺进了老虎的脖子,老虎发出了它生命中最后一声惨啸,一时之间鲜血四溅,李泽轩和老虎一起落到了韩雨惜的脚下。
  韩雨惜在老虎从李泽轩身上跃向她的时候已经有些吓的不知所措,挪不动腿,看到那老虎的前爪就要碰到自己的脸时更是一脸绝望,心理虽然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但此刻她还是在心里祈祷着希望少爷能够脱险。
  正在她准备闭眼迎接死亡的时候,就见老虎上方窜起一手持长棍的男人,正是李泽轩,由于速度太快,劲风吹起了李泽轩的长发,英俊的脸上却满是焦急和担忧,只见他双手持棍,犹如一个盖世英雄。在老虎就要抓着自己脸的时候刺向了老虎的脖子。
  绝望中的韩雨惜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痴了,这一幕她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砰!”
  树林中传来两声落地的闷响,一切尘埃落定,山野中重新恢复平静。
  待到老虎温热的鲜血溅到韩雨惜的脸上的时候,韩雨惜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得救了。含情脉脉地看着眼前单膝跪在老虎肚子上双手却还紧紧握着插在老虎脖子上长棍的李泽轩,这一刻,韩雨惜感觉到心中住进来了一个人,一个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男人。
  “少爷,您没事吧?”
  看到李泽轩手臂上血淋淋的抓痕,韩雨惜急忙蹲下身体,哭声道。
  看到眼前这个哭的梨花带雨的绝色佳人,李泽轩赶紧道:
  “韩姑娘,我没事,只是被那畜生抓了一下而已,不碍事,你别哭啊!”
  韩雨惜抓着李泽轩的手,看着那血淋淋的手臂和小腿,再也忍不住,大哭道:
  “什么叫没事,流了这么多血,怎么可能没事,你干嘛那么急着救我,我被那老虎抓一下又不会死,呜呜~~~~”
  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扑向李泽轩的怀中痛哭起来。
  佳人在怀,李泽轩却顾不得享受,他想用手拍一拍韩雨惜的后背,但见手上全是血,怕弄脏她的衣服,只能作罢,柔声安慰道:
  “韩姑娘,我真的没事,这些都是看着老虎身上的血,我没受多大的伤,回去包扎一下就好了。别哭了,再哭就不美了。”
  好言安慰了半晌,韩雨惜才止住哭泣,抬头泪眼朦胧地看向李泽轩道:
  “少爷,您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韩姑娘。”
  李泽轩闻言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心中有些欣喜,说道:“那我…叫你雨惜吧,好吗?”
  韩雨惜小脸微红地低声嗯了一声。
  和这个美丽的女孩儿,关系终于有了那么一点进步,李泽轩有些兴奋,此时见韩雨惜脸色羞红,就有些嘴贱地想调戏两句,便笑道:
  “那雨惜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叫我少爷,作为好朋友,你叫我少爷岂不是太生分了。”
  韩雨惜也觉得他似乎说的有些道理,就问道:“那...我...叫你什么?”
  “要不雨惜你叫我轩哥哥。”李泽轩臭不要脸地提议道。
  “才不要,我就叫你少爷。”韩雨惜顿时脸上就如同挂了一个大红布。
  唉,革命尚未成功,还需努力啊,忽悠失败,李泽轩也不气馁,继续道:“雨惜,我们这就下山吧,兰儿他们该等急了。”
  这就要走了吗?韩雨惜心中有些黯然,终究不跟他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啊。
  李泽轩用那长棍,挑起大老虎,带着韩雨惜向山下走去,他却不知道,此刻山下已经出大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