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十五章 你好贱啊

  一个时辰前,韩家庄,打谷场。
  “铁蛋弟弟,打谷场有什么好玩的啊?”
  刚到打谷场,兰儿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上午和大牛、二牛、柱子约好了下午在打谷场斗蚂蚱。”铁蛋应声道。
  这时他俩已经看见打谷场上已经有三个小孩儿蹲在地上等他们了,就连忙过去。
  “铁蛋,你怎么来这么晚?”
  一个流着鼻涕的小胖子指着铁蛋不满道。
  “嘿嘿,二牛,我今天家里有事。”
  铁蛋摸着肚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是中午的啃的鸡太好吃了,他吃的兴起,忘了下午还有这回事。
  “铁蛋,她是谁?”
  二牛旁边一个稍微高一点的小胖指着兰儿说道。
  “你们好,我叫兰儿,是铁蛋的姐姐。”
  兰儿不等铁蛋说话,急忙自我介绍道。
  铁蛋不是有个姐姐吗?几个毛孩子有些疑惑,但看铁蛋没有反驳,就当兰儿是铁蛋的远房姐姐了。高个儿小胖说道:
  “哦,铁蛋姐姐你好,我叫大牛。”
  另外一个黑瘦小男孩也介绍道:“我叫柱子。”
  这时二牛道:“铁蛋,你和你姐姐来得晚,还没抓蚂蚱呢,你们快去抓,我们三个已经抓好了。”
  说罢得意地亮了亮手里的蚂蚱。
  铁蛋闻言,立马拉着兰儿去田间草丛里找蚂蚱。这个时节蚂蚱还没长大,都是一些青色的小蚂蚱,混在青色的草丛里面很难找。兰儿瞅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有些焦急。正在这时听到铁蛋一声惊叫:
  “我抓到了一只。”
  兰儿连忙凑过去,见铁蛋手中有一只青色中等个头的蚂蚱,在这个季节,这么大的蚂蚱已经算是大个头儿的了。兰儿连忙道:“铁蛋弟弟,这个给我,你再去抓一个。”
  还没说完,就迅速的将铁蛋手中的蚂蚱抢到自己的手上。
  铁蛋苦着一张小脸,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抓到的啊,还没捂热就被抢走了。兰儿这时小声道:“下次来韩家庄我给你带两盘啃的鸡。”
  铁蛋闻言立马高兴了,屁颠屁颠地又去抓蚂蚱了。
  兰儿此时看向手中的小蚂蚱,越看越是喜欢,对这蚂蚱说道:“哇,看你这么威风,好像一个大将军,本小姐就给你起名卫青了。”
  起完名字,兰儿颇为得意。
  没过一会儿,铁蛋又抓了一只蚂蚱,虽不如兰儿手上那只雄壮,但体型也不小,兰儿一看,对铁蛋说道:
  “铁蛋弟弟,你这只蚂蚱就叫霍去病吧,我们一起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二人带着自己的蚂蚱,回到打谷场。和大牛、二牛、柱子三个打了声招呼,五人纷纷拿出自己的蚂蚱,战在了一起。片刻后,不出所料,场中只剩下兰儿的卫青和铁蛋的霍去病了。
  这时兰儿把卫青捡起来,说道:“后面不用比了,我的卫青第一,铁蛋弟弟你的霍去病第二。”
  铁蛋闻言,又苦着一张脸,正要反对,就见兰儿竖起了一根手指向他示意。
  一盘啃的鸡?铁蛋读懂了兰儿的意思,咽了咽口水,眼睛瞬间就亮了,急忙点头赞同。
  “呦,我说这是谁呢?铁蛋啊,在斗蚂蚱呢?”
  这时众人听到村口传来了一个公鸭嗓音。
  铁蛋看着来人,是个脸上长了三个黑痣大概十来岁的猥琐胖子,皱着小脸道:“刘郝建,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
  刘郝建挑了挑眉道:“本少爷今天来跟你斗蚂蚱呢,正好你刚跟那三个小兔崽子斗完,你快把你的蚂蚱拿出来跟本少爷斗一斗。”
  “我不跟你斗。”
  铁蛋皱着眉头道。说罢就要拉着兰儿回家。
  “嘿,不跟我斗?这小丫头长的还挺可爱的,你不跟我斗,本少爷就把他抓回去当丫鬟!”
  刘郝建不怀好意地说道。他说完后就有几个家丁上前堵住了兰儿和铁蛋的去路。
  铁蛋闻言,大怒:“你敢?这是在韩家庄,我爹一会儿来了揍死你们!”
  听到铁蛋提起他爹,刘郝建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恨恨地道:
  “呸,你爹那个瘸腿的老东西,前几年我陪我爹每次来收租,你爹那个老东西就非得多管闲事,早晚有一天我要弄死你爹那个老东西。”
  铁蛋听到对方咒骂自己的父亲,双眼喷火,使劲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指甲都嵌进肉里都浑然不觉,怒声道:
  “那是你们的收租的秤不规矩,我爹才站出来管的。”
  刘郝建闻言摆了摆手道:“别特么那么多废话,你到底斗不斗,不斗我就将这小丫头抓回去做丫鬟!”
  这时兰儿拉了拉铁蛋的手低声问道:“这个丑胖子是谁啊?”
  铁蛋闻言差点没笑出声来,连忙低声解释道:
  “他就是我们韩家庄以前主家的儿子刘郝建,这人以前净欺负我们庄里的人,可坏了。”
  兰儿闻言机智地建议道:“铁蛋弟弟,你就先跟他斗一场,你的霍去病肯定不会输的,我们先拖延时间,等一会儿我哥哥来了揍死他。”
  铁蛋听了也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说道:“刘郝建,我跟你斗!”
  刘郝建听到他终于答应了,咧了咧嘴,那脸上的肥肉都堆出褶子了,兰儿在一边看的都有些恶心,不由暗想,一会哥哥来了,一定要让哥哥把这个恶心的死胖子的脸打烂。
  铁蛋和刘郝建将自己的蚂蚱拿出来,放到一块儿。霍去病明显更加强壮,几个回合下来就将刘郝建的蚂蚱弄死了。
  刘郝建看到大怒:“你作弊,我要看看你的蚂蚱。”
  铁蛋自然问心无愧,将蚂蚱放在手上给他看,谁知刘郝建一把将霍去病抢了过去,然后扔在地上,狠狠一脚将它踩死。
  “你!”铁蛋看到自己的“爱将”被踩死,反应过来大怒,就要上来打架。
  “我怎么了?你想打我?你来打啊,快来打啊!”
  刘郝建冲铁蛋指着自己的脸犯贱地挑衅道。
  铁蛋怒极,但是看到刘郝建身后六七个家丁后,还是冷静了下来,他一个人倒是无所谓,打不过就跑,跑不过大不了被抓住打一顿,但他身边还有兰儿姐姐,他老爹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要他照顾好兰儿姐姐,他不能冒险,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忍,铁蛋心里恨恨道。
  “哼,孬种,给你打你都不敢打!”
  刘郝建鄙视的冲铁蛋脚下吐了一口吐沫,正要扬长而去,忽然听到一个声音。
  “刘郝建,你好贱啊!”
  却是兰儿不忍铁蛋弟弟受到欺辱,在一旁骂道。
  刘郝建闻言双目赤红,以前也有人拿他的名字取笑他,不过那人被刘郝建让家丁打断了双腿,没想到今天竟然又被一个小丫头骂了。
  刘郝建狠狠地瞪着兰儿吼道:“你们几个去把这小丫头抓起来,把她的嘴给我打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