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十八章 委屈的刘世仁

  李泽轩向那群人的方向走了十几步,在离他们还有二三十丈的时候停了下来,抱着胳膊等他们过来。
  看距离差不多的时候,李泽轩冲那群人吼道:
  “刘世仁在吗,在的话就快出来搭个话,小爷今天要让你刘世仁变成死人。”
  李泽轩也对这刘家的人取名的本事很无语,老子叫刘世仁,儿子叫刘郝建,没文化,真可怕啊。
  旁边的王忠听到李泽轩喊道刘世仁的时候微微一愣,他刚刚只顾关心自家小姐少爷了,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家的人,这时看向地上躺着的脸颊高高肿起的刘郝建,看了半天才认出来这人以前见过,脸色一片铁青。
  人群中为首的那个圆滚滚的中年人,见李泽轩这个十四五岁的小娃娃上来就出言不逊,气的哇哇大叫:
  “哪儿来的乳臭小儿,老子今天要好好替你爹娘管教管教,教你怎么做人,你们都给我上,打死勿论。”
  这人正是刘世仁,他本来在家跟自己刚纳的小妾白日宣银(防屏蔽)呢,就被一个家丁打断了。
  听闻自己的宝贝儿子在韩家庄被人打了,顿时又惊又怒,穿好衣服,就带上家里所有的家丁护院,气势汹汹地杀向韩家庄。
  李泽轩见这人这么生气,断定这八成就是刘世仁,又听他说话难听,心中愤怒,也不等那些家丁过来,就主动出击,主要他是怕这么多人过来后伤到兰儿和雨惜就不好了。
  运起兰蝶步,闪到刘世仁身前,一拳狠狠砸向他的下巴,再飞身一脚踹向那圆滚滚的肚子,刘世仁就犹如一个重型炮弹,呼呼地砸向了后面那群家丁。
  那群家丁都来不及躲,就被砸伤一片。
  李泽轩落地之后面色有些不好看。
  他本来想一脚把这个中年胖子踢十几米远震慑一下这些人来着,谁知道他低估了刘世仁的重量,也踢错了地方。
  当时他一脚踢向刘世仁圆滚滚的肚子时,用力过猛,虽然把刘世仁踢出去了,但刘世仁肚子弹回来的反作用力差点把他弾飞,在空中转了两圈这才稳住身形落地。
  差点就装逼失败,李泽轩脸色当然不好看。
  那个之前回去报信的家丁一脸惊骇,又是这么快,刚刚这么快一脚踢飞自家少爷他以为是侥幸,现在又一脚踢飞明显比自家少爷重好几个吨位的自家老爷,而且速度快的让人都反应不过来,他此刻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遇到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了。
  当下不管老爷跟那些家丁,转身就跑,心中哀嚎道:回老家去,再也不在长安这边当家丁了,这个杀神你们谁爱上谁上吧。
  刘世仁疼的一脸猪肝色,下巴上还带着血,他落到地上后,就跟一个翻壳儿的乌龟一样,扭了几次屁股都爬不起来。这可苦了他身下的十来个,本来被他一砸,骨头都断了好几根,现在刘世仁又在那儿扭屁股,想翻身起来,顿时就一片惨嚎。
  旁边几个没受伤的家丁赶忙过来废了好大的劲才把自家老爷拉起来,刘世仁此刻满脸狼狈,头上的帽子早已不见,披头散发,关键是他头顶光光的,只有四周有长发,兰儿在一旁看的早就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了,小兮和雨惜都是一脸忍俊不禁。
  刘世仁此刻火冒三丈,正要发怒,就看到了王忠,顿时一惊,也不顾整理仪容,就踉跄地走过去,谄媚地说道:“王管家,您怎么在这边。”
  王忠脸色铁青,闻言指着刘世仁的鼻子吼道:“我怎么在这儿?刘世仁,你好大的胆子,你儿子敢欺负我家小姐,你又带人毒打我家少爷,你胆子挺肥啊,你等着,我家老爷不会放过你的!”
  刘世仁此刻一脸懵逼道:“啊,刚刚那少年是贵府的少爷?”
  王忠冷哼道:“你说呢?”
  刘世仁闻言踉跄后退两步,脸色瞬间更加苍白了,王忠他之前见过很多次,当年自己卖韩家庄这些地就是跟王忠接洽的,他自然知道王忠口中的老爷是他惹不起的。
  他只是一个乡下地主,李京墨却是长安巨商,认识不少达官显贵,只需动动手指,就能碾死他们刘家,刚刚还听王忠说自己那混账儿子欺负了李京墨的女儿。
  完了,全完了,刘世仁绝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正在这时,村子里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李泽轩就见小荷和韩里正带着一帮庄户拿着锄头砍刀向这边奔了过来。
  额,李泽轩还看到一个二货拿着一根擀面杖,不由很是无语,你特么是来打架的还是来擀面皮儿包饺子呢。
  话说之前韩里正召集了庄户把李泽轩跟他说的大生意讲给庄户们听了,庄户们听了都不敢相信有这么天大的好事,再三确认后纷纷感谢主家少爷小姐仁慈。
  正在这时,小荷急匆匆地跑过来跟韩里正说村口有人把小姐抓了。韩里正闻言暴怒。
  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站起身吼道:“韩里正,还等什么,干死他们,主家对我们这么好,不仅给我们减租子,现在还给我们带来了这么一桩生意,小姐却在咱们这儿被人抓了,我们不能对不起主家,不能对不起李夫人,干死他们,我老胡第一个上!”
  “对,不管对方是谁,干死他们,我老韩也上!”
  “干死他们,干死他们!算我韩二一个!”
  ……
  顿时场下群情激愤,纷纷嚷嚷着要救回小姐。
  主家对韩家庄一直很好,这回又给他们带来了这么好的一桩生意,他们发自心底感激,小姐这时候却在韩家庄出事了,这是要断韩家庄日后的好日子啊,他们如何能忍。
  “好,我们韩家庄没有孬种,敢欺负到我们头上,想断我们韩家庄的好日子,我们就去跟他们拼了!”
  韩里正这时起身大吼道!
  “拼了,拼了。”
  ……
  韩里正就带着这些愤怒的庄户,抄起手边的的农具,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杀向了打谷场。
  韩里正来到打谷场,远远地就看到了小姐在一旁还安好,心下稍微放心,又看到了李泽轩浑身是血,心中惊惧万分,快步来到李泽轩身边,急道:“少爷,少爷,您没事吧?”
  李泽轩摆了摆手,笑道:“韩叔,我没事,这身上的血不是我的。只是我来的晚了,害你家铁蛋受伤了。”
  韩里正看了看铁蛋,发现他就是脸肿了点,就道:“少爷小姐没事就好,否则韩某就万死莫辞了,铁蛋被揍两下没事,那臭小子皮厚。”
  李泽轩闻言嘴角一抽,为铁蛋默哀,铁蛋这个爹到底是不是亲爹。
  韩里正这时拿着镰刀,来到刘世仁身前,面对刘世仁身旁几十个家丁他丝毫不惧。想着少爷要是晚来一点,小姐说不定就出事了,越想越后怕,一股滔天的杀气弥漫而出,那是他当年从尸山血海杀出来的杀气,他此刻真的想杀了刘世仁。
  韩家庄好不容易迎来了这么一个心善的主家,少爷和小姐要是在这里出事了,韩家庄的后果可想而知。
  韩里正冷声道:“刘世仁,你什么意思?当年你在韩家庄的时候,就恶意欺负我们庄户,现在你走了,又回来毒打我家少爷小姐,你真当我们韩家庄的人是泥捏的吗?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说罢就将手中的镰刀,递向刘世仁喉咙前。刘世仁此刻心中既是害怕,又是委屈,他带这么多人过来,还没跟李泽轩说上两句话呢,就被一顿毒打。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杀了他,杀了他!”四周的庄户纷纷挥舞着手中的农具怒吼道。
  刘世仁被眼前众人的怒吼吓得肝胆俱裂,对韩里正恐惧道:“我错了,我之前也不知道这人是你家少爷啊,别杀我,饶我一命啊…”
  一丝温热的液体从裤腿流出,竟然是被吓得尿了裤子。四周的家丁也没想到以前被他们随意欺负的庄户,今天竟然这么凶恶,顿时吓得也不管自家老爷和少爷了,四散而逃。
  韩里正另一只手往下压了压,示意众人安静,对李泽轩说道:“少爷,您想怎么处置他们?少爷如果想杀了他们,我老韩来亲自动手,事后我老韩去官府顶罪。”
  韩雨惜此刻有些感动,又有些担心,她真的担心李泽轩让自己爹爹去杀人后顶罪,但这是她爹的决定,她不能去阻止。
  还没等李泽轩说话,就站出来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不行,少爷,让我动手,我老胡去顶罪,我老胡早就看这刘世仁不顺眼了。”
  庄户们顿时纷纷站出来,争先恐后地吼道:“让我来动手,我去顶罪!”
  李泽轩看着眼前这一幕也有些感动,这就是淳朴的大唐百姓啊,你对他们好,他们会十倍百倍地回报你,甚至不惜自己的生命。但是他不想杀了这********,不值得,要让他们生不如死才行。
  李泽轩双手向下压了压,待众人安静了下来,李泽轩将刘世仁喉咙前的镰刀拨开,对韩里正说道:
  “韩叔,我就算要杀他俩,也不会让您去顶罪。况且我还不想让他们死,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韩叔,你让人将他们父子二人双手双脚打断,然后给他们送回去。”
  韩雨惜闻言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心想自己没看错人,少爷不是那种自私自利的人。
  李泽轩又对刘世仁道:“刘世仁,你如果不服,可以去官府告我,我李泽轩奉陪到底。”
  说罢也不理已经吓晕过去的********二人,带着兰儿韩雨惜一行人回韩里正家,这么血腥的场面不适合让她们看到。接下来交给韩里正和这些庄户们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