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十九章 风波平,山雨来

  “哇,好大的老虎。”
  李泽轩一行人回到韩家小院,在门前兰儿看到那只大老虎,吓了一跳,惊叫连连,立马躲到了李泽轩身后。
  李泽轩有些好笑地摸了摸兰儿的小脑袋,柔声道:“兰儿别怕,那只老虎是死的。”
  兰儿闻言,这才从李泽轩身后伸出小脑袋,确定那老虎不会动后,这才缓步上前,近身去观察那老虎。铁蛋也很是好奇,跑过去和兰儿一起摸老虎。
  李泽轩也不管他们,跟韩雨惜、小荷、小兮一起进屋。
  “少爷,我去烧水,等会儿您去沐浴,我将我爹的衣服拿来给您换。”
  韩雨惜见李泽轩满身血污,就建议道。
  李泽轩看了看自己身上脏兮兮的,的确该洗个澡了,要是这样回家老娘看到了非得吓晕过去,就点头道:“嗯,那就有劳雨惜了。小荷,你去帮帮雨惜。”
  小荷已经注意到少爷对韩雨惜的称呼从韩姑娘变成了雨惜,小丫头狐疑地看了少爷一眼,又听少爷吩咐自己,就赶忙答应,他还不敢当面问少爷,再说了,少爷的感情做丫鬟的哪能随便问。
  不一会儿,韩雨惜就跟小荷抬着一桶热水,进了屋子,随后韩雨惜递给李泽轩一套衣服,说道:
  “少爷,您就在我爹房间洗吧,这是我爹年轻时候的衣服,可能有些不合身,少爷您先穿着吧。”
  李泽轩看着她美丽的小脸,笑道:“嗯,雨惜辛苦了,今天让你受惊了。”
  此刻屋里就只有他二人,实在有些暧昧。韩雨惜红着脸道:“少爷说的哪里话,少爷你快洗,雨惜先出去了。”
  说罢慌忙出门而逃。
  李泽轩关了门,麻溜的脱了衣服,坐在浴桶里,摇头着自言自语道:“又不让你陪我一起洗,吓得跑这么快干嘛?难道本少爷长得不帅吗?不应该呀!”
  ……
  李泽轩洗完澡,穿好衣服,端起洗澡水,走出房门倒掉,然后走回了屋里。韩雨惜正好看见李泽轩穿着这个明显比他身体大一号的衣服,走起路来颇为滑稽,忍不住“噗嗤”一笑。
  李泽轩闻声回头,他知道韩雨惜在笑什么,没办法,谁让他才十四岁呢,穿韩里正的衣服肯定显大,笑就笑吧,正好欣赏下美人的笑容。
  韩雨惜被他盯得害羞,赶紧收起笑容,小脸有些发红,上前帮李泽轩整理衣领,由于李泽轩比她高,此时她垫着脚,双手在李泽轩的颈后整理领子,这个姿势很是暧昧。
  李泽轩看着她灵动的双眼,白皙的琼鼻和红润的小嘴,喉结滚动了几下,很是心动。
  韩雨惜见李泽轩眼睛定定地看着他,闻着他身上浓重的男子气息,想着在山上他飞身将自己从虎口救下,一时也有些动情。
  李泽轩正想低头吻去,就听到一个童音。
  “哇,哥哥,雨惜姐姐,你们在玩儿什么,兰儿也要玩。”
  兰儿摸完老虎,正在四处找哥哥,来到房间就看到哥哥和雨惜姐姐抱在了一起,就兴奋地叫道。
  韩雨惜闻言就跟触了电似的,立马推开李泽轩,退到了墙角,羞红了脸,低着头不说话。
  李泽轩好生无奈,对兰儿说道:“兰儿,你雨惜姐姐在帮哥哥整理衣领,兰儿你进来怎么没敲门啊?难道不怕门妖了?”
  韩雨惜听到李泽轩说门妖,抬头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里面又有什么典故。
  兰儿有些怕怕地道:“可是哥哥没关门啊,难道也要敲门吗?”
  李泽轩愕然,失策啊,竟然忘了关门了。
  ……
  过了许久,韩里正终于回来了,王忠和三宝也跟在后面,李泽轩也没问韩里正处理的怎么样了,就起身向韩里正告辞道:
  “韩叔,今日多有叨扰,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哦,对了,你们收购山果也需要本钱,王叔,我们这次带了多少钱?”
  “少爷,就带了十贯。”
  “嗯,那都给韩叔吧,韩叔以后钱要是不够再找王叔要,这些钱就从以后卖酒钱里面扣。”李泽轩说道。
  韩里正没想到少爷想的这么周到,接过钱,感激道:“谢少爷信任。”
  李泽轩摆了摆手,又看向三宝:“三宝,怎么样了,还能走吗?这次回去少爷我给你加薪。”
  之前王忠带三宝去村医那儿做了些简单的处理,过了这么久,已经缓过劲来了,听到少爷发问,心中一暖,憨笑道:
  “少爷,三宝没事,三宝结实着呢。”
  说罢还秀了一下自己胳膊上的肱二头肌。
  李泽轩笑了笑道:“行,那我们就走吧。兰儿,回家了。”
  “来了。”兰儿跑了过来。
  李泽轩对韩里正拱了拱手道:“韩叔,后会有期!”
  又回头深深地看了韩雨惜一眼,对于这个既温柔又勇敢还有着天仙般美貌的女子,李泽轩说不心动是假的,虽然只认识了一天,但是韩雨惜给他留下的印象怕是一辈子都无法磨灭。
  李泽轩对她挥了挥手,说道:“雨惜,再见。”
  说罢就转过身准备出发。
  韩雨惜在一旁默默地注视着李泽轩的背影,心中万分不舍,但是不舍又能怎么样呢,老天又不能帮她留人。
  或许老天爷听到了她内心的呼唤,此时风云突变,天空传来一道闷雷,王忠看了看西边的乌云,忧心忡忡地道:“少爷,这雨怕是不小啊,骑马倒是能勉强回去,但是马车在这天气里走山路很危险啊。”
  李泽轩想起来的时候颠簸的山路,也觉得大雨天走山路有些危险,犹豫了下,对韩里正开玩笑道:
  “韩叔,看来这天气是要留客啊。就只能多叨扰韩叔一晚了,明天等雨停了我们再走。”
  说完这句话他心中还有些窃喜,是因为又能多跟韩雨惜多呆一晚吗?他也说不清。
  韩里正爽朗地笑道:“少爷说的哪里话,少爷能住在韩某家,是韩某的荣幸。”
  “还需要劳烦韩叔一件事,韩叔去找个身手好的壮年,去长安城一趟,去跟我娘说一声我明天回,我怕我娘担心。”
  李泽轩突然想起了老娘,连忙跟韩里正交代道。
  “嗯,少爷放心,我会安排好的。”韩里正点头应道。
  韩雨惜本来还在一边为离别伤感呢,听到他们说话,心下一喜,心中好好地谢了谢老天将李泽轩留了下来,她甚至在想,这雨要是永远停不下来该多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