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十章 雨夜情愫

  吃过晚饭,韩里正带着铁蛋、三宝和王忠出门了,他家里只有三个房间,这么多人肯定住不下,就只好带着这三人去别家睡一晚,那几家人他之前都说好了,听到是少爷的人,欢迎的不得了。
  外面的雨下的越来越大,听着滴滴答答的响声,李泽轩翻来覆去睡不着。再说现在也太早了,差不多相当于现代晚上六点多钟,在前世他都是晚上十一二点才睡的。
  可是这个年代,有没有手机,也没有电脑,晚上不睡觉实在没有别的事情做啊。
  “哥哥,哥哥,你睡了吗?”外面传来了兰儿的敲门声。
  李泽轩起身开门,兰儿灵活的挤进来,李泽轩看着她说道:“兰儿你怎么还不睡啊?”兰儿跟韩雨惜睡在了一个房间,小荷小兮她俩在另外一个房间。
  兰儿过来拉着哥哥的手说道:“哥哥,我们都睡不着,你过去给我们讲故事吧?”
  李泽轩疑惑道:“你们?”
  兰儿点点头道:“对呀,我、雨惜姐姐、小荷姐、小兮姐都睡不着,都在雨惜姐姐的房间里等你过去讲故事呢!”
  李泽轩还真有些心动,他也很想去韩雨惜的闺房看看,确切地说他想去韩雨惜的闺房看看韩雨惜躺在床上是什么迷人的样子,想想都很期待,兰儿这时不等哥哥答应,就拉着哥哥的手,把他拽出房门。
  李泽轩来到韩雨惜的闺房,一丝淡淡的女儿家清香沁入鼻孔,李泽轩忍不住贪婪地吸了一口气。屋内的三个女孩儿连忙起身打招呼道:“少爷。”
  李泽轩冲着几人点头嗯了一声,这才开始打量着韩雨惜的闺房,屋内陈设虽说谈不上奢华,但是摆放非常整齐,除了梳妆台外,屋内还有一个小桌子。
  韩雨惜自然不会像他刚刚YY的那样躺在床上等他过来,其实韩雨惜都不想让李泽轩来她房间,只是刚刚耐不住兰儿和两个小丫鬟的软磨硬泡,再说她心中对李泽轩要给她们要讲什么故事也挺好奇的,这才半推半就地答应了那几个丫头。
  此刻三个女孩儿和兰儿都围着小桌子坐在胡凳上,等着李泽轩给她们讲故事呢。李泽轩四下瞅了瞅,没有凳子了,心中一动,毫不客气地坐在了韩雨惜的香榻上。
  该出手时就得手出手嘛,这房间又没有多余的凳子,他坐在床上韩雨惜也没理由怪他不是,这种理所当然的便宜当然要占。
  韩雨惜看到李泽轩坐在她的床上,羞的小脸一红,她也发现了这房间里没有其他的凳子了,不由暗怪自己太粗心了。
  兰儿却没有察觉到二人的小动作,看哥哥坐下来了,就兴奋道:“哥哥快讲,兰儿今天差点被坏人抓走了,哥哥快点儿讲《西游记》给兰儿压压惊。”
  韩雨惜三人听了均是忍不住“扑哧”一笑,还从来没有人主动要求别人给自己压惊的,李泽轩也很是无语,兰儿那活蹦乱跳的兴奋样子哪里像是受惊了,韩雨惜今天在山上倒是受惊了。
  既然来了,故事还要讲的,摇了摇头,说道:“兰儿,今晚不讲《西游记》,前面好多回你雨惜姐姐都没听过,今天我们讲另外一个故事。”
  兰儿也不失望,反正哥哥出品,必属精品,此刻更加兴奋地叫道:“好啊,好啊。”
  韩雨惜见李泽轩连讲个故事都要为她着想,心中很是甜蜜。
  李泽轩看向小荷、小兮说道:“小荷、小兮,这个故事前面一部分你们之前可是听过哦。”
  小荷闻言立马想起那个下午,少爷说她男扮女装别人看不出来,脸色顿时有些羞红,她发誓,她今天肯定不会再提那天下午提的那个问题。
  李泽轩也不再逗她了,看向韩雨惜说道:“今天我们讲的故事叫做《梁山伯与祝英台》,话说东晋时期,浙江上虞县祝家庄,玉水河边,有个祝员外之女英台,美丽聪颖,自幼随兄习诗文,慕班昭、蔡文姬的才学,只恨家无良师,一心想往杭州访师求学……”
  李泽轩将前世从电视剧里看来的剧情,用自己的话讲她们听,虽然辞藻并不华丽,但胜在故事情节凄美感人。
  随着李泽轩将故事娓娓道来,韩雨惜、小荷、小兮三人都将心神沉浸在了剧情之中。
  祝英台女扮男装求学,梁山伯与她同桌同床两年未发现她的女儿身,祝英台回乡探亲被马家逼婚……随着故事的一波三折,三个女孩儿的心就如大海上的小船一样起起伏伏。
  很快李泽轩就讲到最后的高潮:
  “祝英台的花轿抬到半路上,忽然来了一阵大风,吹得抬轿人走不动了。这时丫环告诉祝英台,前面就是梁山伯的坟墓。祝英台不顾别人的阻拦,走出轿来,一定要到梁山伯的墓前去祭悼。
  祝英台来到梁山伯的墓前,放声大哭,痛不欲生,全身扑到坟上。霎时间,电闪雷鸣,风雨大作,坟墓忽然裂开一条大缝,祝英台喊着梁山伯的名字,一下子就跳进坟里去了,然后坟墓自动复合。
  一会儿,雨停了,云开了,天空出现了一道彩虹。只见一对美丽的蝴蝶从坟头上飞起来,绕着坟头翩翩起舞。人们都说,这对蝴蝶就是梁山伯和祝英台变的。”
  听到最后梁祝化蝶这一部分,小荷、小兮均是哭得稀里哗啦,韩雨惜眼眶湿润,面色复杂的看着李泽轩。
  心想,祝英台和梁山伯虽然情路坎坷,但他们也在一起开心地过了两年同窗生活,虽然他们没有生同衾,但最后死同穴,何尝也不是一种幸福,可自己和少爷地位相差那么悬殊,最后真的能在一起吗?
  李泽轩讲完故事,起身道:“好了,时间不早了,都早些睡吧。”
  兰儿这时怏怏道:“哥哥你今天讲的故事不好听!”
  兰儿不懂这些情情爱爱,自然觉得这故事没有《西游记》好听了。
  李泽轩一笑道:“那明天再给兰儿讲《西游记》,现在该睡觉了。”
  又扭头对韩雨惜摆手笑道:“雨惜,晚安!”
  韩雨惜心思还在故事里,闻言强笑道:“少爷,也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