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十四章 灵虚往事

  程咬金在前厅陪着李泽轩闲聊,主要是了解了下李泽轩的往事。
  这时见一个俏丽的丫鬟走来进来,向程咬金福身道:“老爷,饭菜已备好,要不要现在用膳。”
  程咬金摆了摆手道:“哈,那就上菜吧。”
  丫鬟领命而去。
  这时程咬金对李泽轩说道:“今天就沾沾贤侄的光,又能吃上一顿啃的鸡了,哈哈。你家那醉仙楼忒小气,每天还限量,害的老程我都吃不够。”
  李泽轩起身道:“是小侄考虑不周,既然程伯伯想吃,伯伯何不派一厨娘,去我家学学这菜的做法,这样程伯伯以后岂不是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程咬金颇为意动,但还故作矜持道:“这怎么行?这啃的鸡的做法可是你家醉仙楼的商业机密,岂能随便外传,我老程可不干这么不厚道的事。”
  说罢定定地看着李泽轩,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快来反驳我啊,快来说服我啊。
  李泽轩果然很配合:“程伯伯说的哪里话,些许吃食,顶多就是能换些铜臭之物而已,既然程伯伯喜欢吃,教给程府的厨娘又何妨。另外,小侄相信程府的下人不会将这啃的鸡的做法传出去。”
  而且有一点李泽轩没有说,这啃的鸡的做法虽然新奇,但是不出一个月,肯定有其他酒楼能仿制出类似的美食。
  程咬金闻言倒是有些意外,商人重利,他之前也有些因为李泽轩家里从商的事情有些轻视他,没想到这小娃娃竟然轻利重义,他之前说出那些话对李泽轩何尝不是一种试探。
  “好,你这娃娃倒是有趣,不像其他商贾满身铜臭,哈哈,快来吃饭吧,今天中午这啃的鸡你们俩可不许跟我老程抢,你们之前肯定已经吃够了,哈哈!”
  程咬金看到丫鬟将一盘盘菜断了上来,开心地使劲拍了拍李泽轩的肩膀,邀请他一起上桌吃饭。
  李泽轩只觉得肩头一股巨力袭来,要不是他功力不俗,照李泽轩在现代社会那体格,程咬金这一巴掌肯定能把他拍到地板上。至于程咬金那臭不要脸的话,他倒无所谓,这啃的鸡他的确吃的有些腻了。
  但程处默可没吃腻啊,他在回来的路上拿着那么大一食盒,虽然有些害臊,但还是有一丝窃喜啊,他以为这么多啃的鸡老爹一个人肯定吃不完,自己肯定也能分一杯羹,没想到哇,还没上桌,自己的希望就被老爹无情地掐灭了。
  他可不敢跟老爹犟嘴,老程不会跟他讲道理的,只会讲拳头,程处默坐在李泽轩旁边,一边狠狠地吃着其余的菜,一边幽怨地看着老爹在那大吃特吃。
  “嗯,好吃,小轩,你也别客气,除了这个你想吃啥就吃啥。”
  程咬金塞了一嘴鸡肉,边嚼边向李泽轩招呼道,然后觉得嘴里有些干,自己倒了一碗酒,在那一边吃啃的鸡,一边自斟自饮起来,都忘记招呼李泽轩喝酒了。
  李泽轩嘴角一抽,不过程咬金不来劝酒,他也乐得自在,要不然程咬金非要他喝酒,他还真想不出来什么借口拒绝,肯定不能用上次忽悠程处默的理由,他要是敢这样跟老程说,李泽轩相信程咬金肯定会拍死他。
  ……
  一顿饭下来,众人都是酒足饭饱,额,当然程处默除外,这货这顿饭吃的并不好。
  待丫鬟将酒席撤下去之后,程咬金揉了揉吃的发胀的肚子,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哼哼,剔了剔牙,对李泽轩说道:“小轩啊,你这啃的鸡做的真是太好吃了,老程我活了大半辈子,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这玩意儿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李泽轩看着毫无形象的程咬金,说道:“这是家师教的,我师父他不仅教我武艺,还教了我一些厨艺、算学、格物之术。”
  “哦?就是那个灵虚道长?”程咬金之前听程处默说过李泽轩师父的事情。
  李泽轩点了点头。
  程咬金奇道:“老程我只听说灵虚道长功堪造化,可从来没听说他还会厨艺啊?”
  这是谎言要被戳破了吗?李泽轩有些心慌,但还是强自镇定地问道:“程伯伯认识家师?”
  程咬金摇了摇头,脸上露出缅怀之色:“我老程怎会认识那般神仙人物,还是我十几年前在瓦岗的时候听说过你师父。
  当年隋末天下大乱,突厥想对中原趁虚而入,在边境四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但是当时中原内乱,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去抵挡突厥人的骚扰。
  有一次一支二百余突厥狼骑小队正在劫掠阴山南部一村庄,一青衣道袍老者持剑而来,一人独战突厥狼骑二百余人,纷纷将其斩落马下。然后他将那些突厥人的人头堆在了草原与阴山的交界,立了一块巨石,上书十字:犯我中原,虽远必诛!灵虚。
  此事传出,天下震动!
  那些年,天下各地虽然涌现了一大批武艺高强的游侠儿,但从没一个人敢以一人之力独自面对五十人以上的正规军队,更何况那是两百多战力卓卓,闻名天下的突厥狼骑,此等战力简直是骇人听闻,灵虚道长也因此一战成名!
  那一战后,灵虚道长飘然而去,再也不见他的踪迹。
  后来突厥人虽然偶尔南下打秋风,但行为再也不敢像之前那样轻则屠村,重则屠城了,最多就是抢一抢边境百姓的粮食。
  你小子倒是好福气,能拜得那般神仙人物为师。”
  说道这里,程咬金也是满脸唏嘘,摸了摸他下颌的大胡子,突然看向李泽轩,感兴趣地说道:“既然你师从灵虚道长,相必武艺也颇为不俗,快来跟老程我比划比划如何。”
  说完就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李泽轩在旁边听程咬金说起师父当年的神勇,听的正热血沸腾呢,这些事他师父以前可没对他说过。谁知程咬金接着就提出要跟他比武。
  李泽轩满脸黑线,这程妖精年龄上像个长辈,可他这毛糙性子,下手可真是没轻没重啊,李泽轩才不愿意跟他打。
  李泽轩连忙拱手推辞道:“小侄武功低微,怎敢跟程伯伯比试。”
  程咬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大咧咧道:“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儿似的,武功不行怕啥,正好老程我指点指点你这神仙子弟,教你两招,哈哈!”
  说着也不管李泽轩同不同意,拉着李泽轩往后院演武场走出。
  程处默也很担心地疾步跟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