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十五章 战魔王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卢国公府,演武场。【△網WwW.】
  
  程咬金在旁边的武器架上取了一柄马槊,对李泽轩说道:
  
  “之前那两柄斧子太重,怕伤着你,俺老程就用这柄马槊跟你比划比划。小子,你用什么兵器,快去挑选一个吧。”
  
  李泽轩出门又没带剑,不过他那把剑即使带过来,此时也不好意思用,因为太过锋利。既然这场比武无法拒绝,李泽轩只好上前挑了一把长剑。
  
  有句话不是那么说的吗,生活就像那啥,既然无法拒绝,那就好好享受吧。正好李泽轩也需要一些实战经验,来提升自己的武艺。
  
  这把剑入手微轻,不如自己的追风剑重,更不如追风剑锋利,但也算作是把好剑。李泽轩随意舞了两个剑花,适应了一下这剑的重量。
  
  程咬金看李泽轩这标准的动作,眼前一亮,赞叹道:“嘿,小子,你也是个使剑高手啊。”
  
  李泽轩满脑门黑线,险些骂出声来,心里腹诽道:你特么才是使贱高手。
  
  李泽轩之前在演武场看到了程咬金练武,就知道他的功力最起码不在自己之下,当下也不废话,内力灌注长剑,率先出击,太玄九剑第一式乘风,御剑乘风上九天,李泽轩持剑乘风而去,直刺程咬金。
  
  程咬金瞳孔一缩,暗道好快的一剑,果然名师出高徒,收起轻视之心,手持马槊,飞身迎战,纵然这一剑再快,他程咬金也不会退却。
  
  剑槊在空中相撞,发出一声铿然的金属鸣响,接着二人均被震飞后退。程咬金被震退了两三步,李泽轩却被震退了十来步,显然第一回合的交锋,李泽轩在力量上完败。
  
  李泽轩也不气馁,刚刚落地,稳住身形,太玄九剑第二剑惊鸿接踵而至。翩若惊鸿骖龙翔,携着第一剑乘风余威,李泽轩手中长剑速度更快,轨迹就像一只翱翔在天的飞龙,飘忽不定。
  
  程咬金也无法预判这一剑的轨迹在哪,他只能将手中的马槊,舞的虎虎生风,滴水不漏。
  
  就在这时,程咬金忽然感觉身后一寒,顿感不妙,转身已是来不及,只能凭借多年生死搏杀的经验,将手中马槊从腰侧全力刺向身后,就闻身后传来一声洪亮的剑鸣,李泽轩这背后一剑还是被挡住了。
  
  李泽轩也知道仅凭这些肯定难不住程咬金,立马变招,太玄九剑第三剑踏雪接着使出,踏雪无痕身如燕,李泽轩脚步不断变换,挥剑四处出击,一时场中只能听见剑槊交击的响声。
  
  互相攻击十余次,李泽轩再度换招,使出了太玄九剑第四剑破浪。
  
  破浪霸海雷霆怒,只见李泽轩气势一变,单脚点地,整个人腾空而起,撩起长剑,弯起腰,让整个身体弯成一个圆环,接着连人带剑就像一个带着利刃的大轮盘,急速飞旋,犹如乘风破浪,向程咬金飞斩而来。
  
  面对这凶狠奇异的一剑,程咬金也是大惊失色,不敢再有所保留,双脚狠狠一跺,演武台顿时轰然作响,只见程咬金也是冲天而起,将马槊当做战斧用,使出旋转飞斧,轰向李泽轩。
  
  二人顿时在空中猛烈相撞,犹如彗星撞地球,轰隆巨响传遍整个程府。
  
  剑槊一触即分,二人再度退飞而去,不同的是,这次程咬金后退了五步才稳住身形,李泽轩只后退了八步就稳住身形。
  
  李泽轩四剑连发,威力层层叠加,在力量上与程咬金的差距竟然越来越小。
  
  李泽轩稳住身形后毫不停留,携前四剑之威,继续使出太玄九剑第五剑绝尘。打了这么久,他也看出来了,程咬金算是宗师高手,纵然不复壮年,但还是能挡住他这一剑的,便全力施展第五剑。
  
  一剑绝尘萧瑟寒,只见剑尖的一点寒光发出万丈光芒,这一剑,一剑绝尘,瞬息即至。
  
  程咬金征战多年,还未见过这么快的一剑。大吼一声,凭借多年战阵厮杀经验,预判好方位,使尽全力,将手中马槊狠狠砸向剑尖,
  
  顿时场中烟尘大作。
  
  片刻后,烟尘散去,只见场中两人对视而立,只是马槊已断,剑尖已残,竟是两败俱伤!
  
  程处默在台下,从李泽轩使出第一剑开始,嘴巴就没有合拢过。他之前也判断出李泽轩的武功在自己之上,但哪里会想到他的武艺会这么厉害,竟然能跟自己的老爹战成平手。
  
  自己老爹可是身经百战的战场老将啊!!人称混世魔王啊!自己交的这个兄弟到底是何方妖孽啊,年纪比自己还小两岁,武功竟然赶上自己的老爹了。
  
  看着场中李泽轩那目眩神迷的剑法如同狂风暴雨般倾泻而下,自己的老爹也是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优势以及多年的战阵经验勉强抵挡,程处默就是再蠢也知道李泽轩的武艺完全不是跟自己在一个水平线上,他已经开始向老一辈的高手靠拢了。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程处默的小心脏这一刻受到了上万点暴击。
  
  “哈哈,不错,不错,小轩你年纪轻轻,竟然达到了化气巅峰,实在是后生可畏啊!老程我好久没打得这么痛快了,哈哈哈!”
  
  程咬金扔掉手中已经断成两截的马槊,哈哈大笑,笑声直冲云霄,上前捏着李泽轩的肩膀,感慨地说道。
  
  这一战,李泽轩是第一次全力出手,战的也是非常痛快。将手中长剑扔进武器架,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对程咬金谦虚道:
  
  “程伯伯谬赞,刚刚多谢程伯伯留手,要不然小侄肯定坚持不到最后。”
  
  他说的的确没错,如果程咬金一上来就全力出手,他根本就没有使出这五剑的机会,毕竟力量的绝对差距在那儿摆着。
  
  他最后能跟程咬金战成平手,一方面是因为程咬金年纪大了,肯定不如他壮年的时候,另一方面完全是凭借太玄九剑的剑法奥妙,招招连环,力量不断叠加,这才侥幸战成平手。
  
  程咬金哈哈一笑,摆手道:“我老程说你厉害你就厉害,谦虚什么,忒虚伪了。年轻人就得有傲气,不要学那些老儒,酸溜溜的。”
  
  李泽轩还能说什么,这些话程咬金可以说,自己可不能这么说。他也很无奈呀,只好躬身受教:“程伯伯教训的是。”
  
  程咬金赞叹道:“你这剑法端是精妙,俺老程在战场上一向喜欢一力降十会,不管对方是谁,上来就一斧子砸死,没想到你这剑招完全发挥出来后,爆发的力量竟然完全不输于我。
  
  你小小年纪修成化气境已实属不易,万万没想到,竟然能以化气境修为力战宗师,真不愧是神仙子弟,俺老程对灵虚道长算是彻底服了。”
  
  李泽轩躬身抱拳:“程伯伯言重了,小子这微末武艺怎及程伯伯万一,家师生前也对程伯伯忠勇无双赞赏有加,经常在小侄面前提起您。”
  
  程咬金面色一震,急声问道:“什么?你是说灵虚道长仙逝了?”
  
  他从程处默那只听说李泽轩小时候拜了灵虚真人为师,可还真不知道他已经去世,此时闻言心中异常震惊。
  
  李泽轩也是神色一暗,回答道:“家师已于三个月前在龙虎山驾鹤西去。”
  
  程咬金闻言,面色复杂,捏着下颌胡子,重重一叹:“没想到啊,灵虚道长那般神仙人物,最终也逃不过生老病死,唉……”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