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十六章 平凡的志向

  程府后院。
  程咬金在一旁感慨了一阵,这时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眯眯地看着李泽轩说道:
  “小子,你功夫这么好,愿不愿意去军队历练历练,挣得一份军功,封妻荫子啊?”
  李泽轩心里一咯噔,暗叫要遭,连忙摇头道:“程伯伯,小侄离家多年,还未在父母身前尽孝,实在不想再远离家门。”
  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但是如果有哪一天,北方异族胆敢觊觎我中原国器,小侄愿披甲上阵,当边军一小兵,像当年我师父一样,上阵杀敌,保家卫国!”
  主要是李泽轩生性懒散,实在不愿意受军中约束,这才以尽孝为由推辞程咬金,但他后半句话也是说得真心实意,如果哪一天突厥人真的攻入大唐,他也会披甲上阵,不能堕了当年灵虚道长的威名。
  再说,万一中原落入异族之手,千万汉人必定要遭受异族屠戮,大唐有很多他爱的亲人,要想安安心心地当一个富家翁,必须得有一个安定的外部环境才行。
  程咬金听到李泽轩抬出孝道大旗,微微皱了皱眉头,却也不好再勉强,李泽轩家里的情况他也知道,就这么一根独苗,虽然他武功高强,但战场瞬息万变,谁能保证他绝对安全,万一他要是有什么闪失,程咬金还真是没脸跟他爹娘说。
  这时又听到李泽轩的后半句话,程咬金也是心头一热,暗道这少年是个好苗子。
  沉吟半晌,对李泽轩说道:“既然这样,俺老程也不好多说什么,你哪天要是改变主意了,就来跟我说,堂堂大好男儿,岂能在家混吃等死。我大唐男儿自是要马上取军功,你且回去好好想想吧。”
  说罢拍了拍李泽轩,独自一人离去,此时后院就只剩下李泽轩和程处默了。
  李泽轩站在一旁,仔细想了想程咬金的话,半晌后,还是摇了摇头,心道:还是当一个富家翁吧,目前大唐还是猛将如云,兵强马壮,边境无忧,实在用不上自己。
  他知道程咬金跟他说这些话,是起了爱才之心,想提携后辈。他很感激程咬金的看重,但他目前真的没有从军的打算。失去了上一世的亲情、友情、爱情,李泽轩这一世想先好好地为自己而活。
  程处默这时走过来碰了碰李泽轩的肩膀,面色古怪地看着他,说道:
  “小轩,你可瞒的哥哥我好惨,没想到啊,你小子这真是深藏不露啊!”
  李泽轩一笑,说道:“丑牛兄,我可没瞒你啊,你之前也没有问过我武艺如何吧?”
  程处默仰着脸,回想了一下,确实如此,他之前只是凭自己的经验推测了一下李泽轩的武力值而已,自以为李泽轩就算比他厉害,但也不会相差太远,现在看来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了。
  程处默颓然地拍了拍李泽轩的肩膀:“小轩你这武艺真是厉害,除了秦叔叔和尉迟叔叔,我还没见其他人能把我爹逼得这么狼狈。而且你还比我小两岁,哥哥我今天算是被你打击到了。”
  李泽轩见程处默情绪好像有些低落,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丑牛兄这说的是哪里话,你我是兄弟,你要是有事情,小弟岂会不帮忙,小弟的武艺再高,总不会拿来对付自家兄弟吧?”
  程处默一想,也是啊,这么说来,以后打架岂不是有了这么一个大高手帮忙?
  想到开心处,程处默嘿嘿笑道:“小轩你这话哥哥我爱听,哈哈,不愧是好兄弟!哪天哥哥我要是跟人打架,你要记得帮我啊!”
  李泽轩无语,这夯货,实在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了。
  程处默开心了一阵,又碰了碰李泽轩,问道:“小轩,我爹说的话,你真的不再考虑下吗?我爹想明年把我送到北方军中历练,混些军功,你要不要跟哥哥一起去?凭咱哥俩的功夫,到时候肯定能驰骋疆场,杀的突厥人屁滚尿流,哈哈!”
  李泽轩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说道:“小弟暂时还不想参军,得在家中尽孝,等小弟啥时候改变主意了,再来找程伯伯说。”
  程处默嘿嘿笑道:“嘿嘿,编,接着编,哥哥我还不知道你,你小子就是懒,不想去战场,这才拿这借口搪塞我爹的吧?我爹要是知道了非得揍死你!嘿嘿!”
  说罢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李泽轩。
  李泽轩满脸黑线,没想到这夯货竟然看出了端倪,没好气道:“哦,我刚想起来,我家厨娘回家省亲了,这两个月怕是回不来了,国公府的厨娘还是先别去我家了吧?”
  这家伙刚刚还跟自己称兄道弟呢,现在就想出卖兄弟。
  程处默立马慌神,腆着脸道:“别啊,哥哥我说错话了,小轩你是真正的大孝子,苍天可鉴啊!”
  程处默此刻真恨自己嘴贱,瞎说什么大实话,万一要是因为这句话,让他们家两个月之后才能吃上啃的鸡,即使他不被自己老爹打死,也要自己后悔死。
  看着这个无赖家伙,李泽轩笑嘻嘻道:“可是刚刚我怎么听有人说,我是生性懒惰,假借尽孝之名躲避从军呢?”
  程处默吭哧半晌,夸张的伸长脖子,四下望了望,说道:“谁说了?我怎么没听到,小轩你一定是听错了。哦,刚刚这儿有一只小狗在叫,你肯定是听错了。”
  李泽轩看了下四周,奇道:“这儿哪有一只狗?”
  程处默梗着脖子说道:“怎么没有,你看就在你身后……汪……汪……汪!”
  却是李泽轩刚转过身子,程处默立马学了三声狗叫。
  程处默大叫道:“那狗跑了,刚刚它还叫了,你听到没?”
  李泽轩无语,这夯货为了尽快吃上啃的鸡也是拼了,无奈道:“好吧,我刚刚想起来,我好像记错了,不是我家厨娘,是我母亲身边的丫鬟要回家省亲!”
  程处默大怒,没想到被李泽轩摆了一道,指着他叫嚷道:“好小子,你竟然敢骗哥哥我……”
  说罢就要撸起袖子揍人。
  但他也不想想,就凭他那点功夫,打起来了也不知道谁揍谁。
  一时之间,程府后院烟尘大作,接着就传来程处默的鬼哭狼嚎。
  “嗷,特么的,说好了打人不打脸,你小子真特么无耻,老子要跟你绝交,嗷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