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十章 太子来访

  得到老爹两千贯的创业资金援助后,李泽轩很是高兴。不要小看了这两千贯,按照当下的购买力,差不多相当于后世的几十万块钱了。
  李泽轩得好好规划一下他日后的新店铺,到底能卖哪些东西。
  首先他需要组建一批“技术团队”,随着日后他店铺规模的扩大,他需要制造的新东西也会越来越多,他当然不可能每件东西都亲力亲为。有些方面他只是个理论党,实践起来反倒不如当下的工匠。
  永远不要小瞧古人的智慧,他们缺的只是合适的引导,他们并不比现代人笨。特别是在明清以前,那时候古人的思想还没受到禁锢,中华大地涌现了一大批富有创造力的智者。
  李泽轩有着领先一千多年的见识,再配合上大唐工人娴熟的技艺,他相信他可以为大唐带来很多新的东西。既然来到了这个盛世,为何不在这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呢?
  李泽轩要让此刻已经处于世界顶端的大唐更加领先于世界!
  想着想着,李泽轩都有些心潮澎湃。以前看历史书,看这盛世大唐,他只能做一个旁观者,而现在他已经成为了这盛世建设的参与者。
  可是这有合适的工匠哪里找呢?
  首先这工匠必须人品过关,为人忠厚不奸猾,李泽轩可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新时代工匠最后背叛自己了。然后工匠的技术当然越高越省事了,可是能同时满足这两点的工匠上哪找呢?
  李泽轩来到这大唐也才半个多月,交际圈并不大,看来找工匠这件事还得麻烦老爹啊,记忆中老爹可以走遍大江南北做了几十年的生意,服装、餐饮、化妆品等各个行业都有涉及,老爹肯定能给他找到满意的工匠。
  打定主意的李泽轩正想去找老爹要人,就见小荷提着裙子小跑过来,道:“少爷,上次跟在我们后面偷听《西游记》的李高明来了,正在前厅奉茶!”
  之前那次和李承乾在醉仙楼吃饭,小荷、小兮都没有去,所以小荷还不知道李高明就是太子,现在小丫头印象中,这李高明还是个偷听故事的小贼呢!
  李泽轩一愣,他现在知道了这李高明就是李承乾,自然不奇怪他为什么能找到自己的住处,他只是奇怪,太子跑到这里干嘛?
  兰儿这时问道:“小荷姐,丽质姐姐没和他一起来吗?”
  小荷摇头道:“没有。”
  李泽轩点了点头,对小荷笑道:“小荷,以后见到李高明千万不要失礼哦,他实际上是我们大唐储君李承乾!”
  “啊!”小荷震惊地张大了小嘴巴,脑子一时转不过弯了,愣在了原地。
  李泽轩也不再管一旁目瞪口呆的小荷,有些好笑地拉着兰儿就向前厅走去。
  ……
  李承乾正在前厅喝茶,就听见一阵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就放下茶杯,看向门外。
  李泽轩进门后,微微弯身,拱手致礼道:“见过太子殿下!”
  他打算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把话挑明,玩儿阴谋诡计他一点都不擅长,前世他一看到女友在看宫斗剧就脑袋疼,他实在不是勾心斗角的料。因此他今天索性就把话挑明了,看李承乾如何反应,然后他再决定这个朋友到底值不值得交。
  李承乾明显地愣了一下,稍微一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摇头苦笑道:“看来丑牛兄都跟你说了,怎么,泽轩兄知道了我的身份,就不愿意结交高明这个朋友了吗?”
  说罢,脸上闪过一丝落寞。他只是一个从小在深宫大院长大的孩子,小时候受尽叔伯家的孩子欺负,那时他父亲正在韬光养晦,没人给他撑腰,他也没有一个朋友。
  等到他父亲杀了他的叔伯,囚禁了他的祖父,成为了皇帝之后,以前那些欺负过自己的和没欺负过自己的小伙伴都被父亲杀光了。那时候他心里没有复仇的快感,只有孤独。
  他没想过要杀他们,只想着自己能揍他们一顿出气就行。
  等到自己成为太子后,迎来地却是更加的孤独。自己必须要时刻保持处变不惊的微笑,那些长安城和自己同龄的年轻人,要么故意和自己保持着距离,就和程处默一样,要么就是故意接近自己,想利用自己的身份达到某种利益的。
  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李承乾才会独自一人望着那高高的宫墙,幻想着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精彩。
  前不久和长乐妹妹一起出宫,遇到李泽轩这么一个有趣的人,听到了那个有趣的故事,还吃到了那有趣的美食,李承乾心底对李泽轩自由真实的生活很是羡慕,倒是很想交这么一个朋友。
  没想到程处默这么早就对李泽轩告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恐怕程处默也告诫过李泽轩要和自己保持距离吧!想到这里,李承乾眼里闪过一丝失落,果然身在帝王家,注定是要成为孤家寡人的。
  李泽轩之前一直在仔细观察李承乾的表情,此刻见他言语真挚,表情里的孤独和失落也不似作伪,心下松了一口气,暗道这李承乾目前本性还不坏,可以一交,说不定在自己的影响下,他以后不会走上那条不归路,就对李承乾笑道:
  “我李泽轩交朋友向来只论人,不论身份,但是如果有人和我论身份,那我会跟他论距离的!”
  李承乾想了想明白了李泽轩话中的意思,欣喜道:“那太好了,小弟也正有此意!”
  二人相视一笑。
  李承乾又道:“既然你已经知道小弟身份了,小弟以后也不和你称孤道寡了,就以兄弟相称,以免显得生分。”
  李泽轩不接他话,笑了笑反问道:“高明今日来此所为何事?”
  既然身份已经挑明了,李承乾说话也不需要故意遮掩什么了,说道:“长乐妹妹最近在宫中学宫礼,觉得烦闷,就托我来你这儿听两回故事,然后回去讲给她听,不知泽轩兄可否愿意。”
  其实李承乾之前自己也很一直想听,但是身为储君,不能频繁出宫,这次是找了这么一个借口,得到母后允许后才出宫的。
  李泽轩听明他的来意,不禁腹诽,这太子当的真够清闲的,专门出宫来听故事,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