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十四章 为民除害

  愤怒的李泽轩将铁蛋身上的伤势所处的部位,在曹少云身上又复制了一遍。当然,由于出手的人是他,自然曹少宇受到的伤要比铁蛋重好几倍。
  曹少云开始还能嚣张地叫嚣两句说等他爹来了要李泽轩好看,但是没过一会儿,就被踹的浑身是血,进气多出气少了,再也说不出来话了!。
  “哥哥打得好!”小兰儿一点都不怕这血腥场面,反而看到李泽轩痛揍曹少云时,她还忍不住在那儿拍手叫好!
  曹少云此刻又吐了两口鲜血,他何曾受到过如此凄惨的待遇,不由在心里狠狠发誓,日后一定要废了这小子!
  王管家怕闹出人命,连忙将李泽轩拉开。
  “少爷,这曹县丞虽然只是一个从八品县官,但闹出人命老爷那边怕是也不好收场啊。”
  韩雨惜此刻也过来拉着李泽轩道:“少爷,别打了。”
  她也怕李泽轩为他们姐弟俩惹上人命官司。
  李泽轩这才留了曹少云一口气,走到一边等他老子过来。
  李承乾见李泽轩存心要将事情闹大,招手让吴三过来,附在他耳边,嘀咕了两句话,那吴三连忙领命而去。
  ……
  曹县丞今日正在县衙和县令处理公务,就见自家的家丁鼻青脸肿地来到县衙,心里一咯噔,暗叫不好。
  连忙跟县令告罪离开,将那家丁带出县衙,在一个角落,低声问道:“出什么事了,是不是那逆子又给老夫惹事了?”
  对于自己儿子的德性,他比谁都清楚,训斥了多少回都没用,该闯祸照样闯祸,每次闯完祸都得他这个老子给他擦屁股。
  不过所幸他儿子还算有些头脑,没去惹那些高官勋贵,只是祸害一些平民女子,每次闯的祸还不算大,他这才能每次都给儿子摆平。
  那家丁连忙道:“少爷在宣平坊想对一女子动手,现在被一少年扣下了,让老爷您去领人。”
  曹县丞闻言脸色一黑,那逆子果然又给自己闯祸了,虽然恨铁不成钢,但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儿子,沉吟道:“那少年是何身份?”
  那家丁回道:“回老爷,小的不知。”
  曹县丞摆了摆手,招来了五个衙役,无奈地让家丁前去带路,心中祈祷,这回可千万不要踢到铁板。
  ……
  曹县丞来到宣平坊的时候正看到儿子浑身是血,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连忙快步走过去,蹲下身子,查看儿子的伤势。
  曹少云此刻听到有脚步声过来,想睁开眼睛看看,是不是自己的父亲,但用尽全力也睁不开眼。
  曹县丞虽然知道事情的起因是自己的儿子不对,但此刻见到自家孩子如此惨状,心中还是腾起了一丝怒火,但此刻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那少年郎的身份。
  曹县丞强抑心中怒气,走上前去,问道:“你是何人?胆敢当街行凶,惘顾我大唐律法?”声音中带着一丝威严。
  李泽轩冷哼道:“这位想必就是曹县丞吧,好大的官威,你怎么不问问你儿子干了什么好事?曹大人你不必顾忌我的身份,家父只是一介商贾。”
  听到眼前这少年,只是一个商人之子,曹县丞松了一口气,心中有了底气,他此刻的官威更足了,大声喝道:“大胆刁民,光天化日之下胆敢行凶,来啊,给本官将此人拿回县衙!”
  两个衙役顿时就气势冲冲地要上前拿人。
  “谁敢!”
  眼看这曹县丞竟然要当着他的面,徇私枉法,李承乾再也忍不住,一声大喝道!
  对于天子脚下,竟然出现这种官员败类,身为帝国储君,他心里是非常气愤的,暗道这次回宫要向父皇建议下,应该整顿一下吏治了。
  曹县丞这才注意道李承乾等人,见他不过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娃娃,不由喝到:“你又是何人,胆敢阻挠官府办案!”
  他只是一个八品小官,以前哪有资格面见太子,因此他才有勇气说出刚刚那些话。
  李承乾丝毫不惧,回答道:“曹县丞你先别管我是什么人,但是有一个人你肯定认识,曹县丞你等会儿就能见到了。”
  看到眼前这少年如此有恃无恐,曹县丞正要问是谁,就看到巷口来了一群人。
  待看到那为首之人,曹县丞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跑过去,弯腰施礼道:“下官万年县县丞见过府尹大人。”
  那穿着官服的中年正是长安京兆府的华府尹。
  长安城内,被划分为长安县和万年县,城内的两县以及城外的蓝田、新丰等十余县的所有县衙官员全部都要受京兆府管辖,所以曹瑞见到来人这才这么恭敬。
  华府尹今日在府衙听到有侍卫禀告说有一个人拿着东宫令牌,要自己派人一起去救太子。
  华府尹接过令牌仔细观察了下,的确是真的,不由大惊。堂堂帝国太子要是在天子脚下出了什么事,那他这府尹怕是做不成了。连忙带了十来个人就过来了。
  曹县丞此刻拼了命地弯腰低声谄媚地向华府尹打招呼,但是华府尹就像没看到他似的,理都不理他,径直来到李承乾身前,正要弯身施礼,李承乾摆手制止,沉声道:
  “华府尹,这万年县的吏治竟然如此崩坏,孤今日回宫会如实跟我父皇说的。”
  那华府尹闻言顿时脊背冒出一层冷汗,心里将这曹瑞恨死了。正要向李承乾解释求情,谁知李承乾说完就不搭理他了,转身就走向另外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李承乾此刻对李泽轩说道:“泽轩兄,这里的事情就交给华府尹了,我们去西市吧。”
  李泽轩想了想,这里的确不需要自己做什么了,曹少云已经被打成这样了,再打就打死了。
  而且李承乾已经亲自敲打过这华府尹,只要这人脑子没问题,肯定不敢包庇曹家父子了。看这曹少云的举止,就知道今天的事他绝对不是第一次做,如今自己也算是为长安百姓除了一祸害。
  李泽轩走到旁边拉起韩雨惜,带着兰儿跟李承乾一起去西市了。他们今天可是要来西市买铺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