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十五章 奇趣阁

  来到东市,王管家找来牙行的人,说明来意。那人就带着他们去近期有盘出意向的店铺。
  最终李承乾和李泽轩看中了一家名叫“天工阁”的木雕店。
  这家店面积颇大,是一个两层小楼,上面可以住人囤货,下面可以当做店面。而且这家店地理位置优越,斜对面正是东市最大的酒楼云兮楼,地段正处于东市人流最为密集的地方。
  李泽轩对这家店的店铺结构和地理位置都十分满意,连忙示意让王管家去跟这家店的老板去谈价钱,他自己则和李承乾、兰儿在这店里闲逛。
  待看到这家店货架上的木雕,李泽轩顿时就大吃一惊。
  只见货架上张果老、弥勒佛、双龙戏珠、猴子贺寿各种木雕作品应有尽有。而且每个木雕布局丰满,散而不松,多而不乱,层次分明,主题突出,这雕刻之人当真是一个刀工大师,这家店取名天工阁倒是名副其实。
  李承乾也有些诧异,他年纪虽小,但鉴赏能力还是有的,此刻见到这么多雕工精致的作品,就对李泽轩惊叹道:“泽轩兄,这店里的木雕也就只有宫里的一些传世精品才能与之媲美了。”
  李泽轩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王管家已经和这家店老板交涉完毕,向他们走了过来。
  “少爷,据这老板所说,他们家老爷调任苏州,所以这才急着将这店铺盘出去,最终作价七百八十贯,少爷您看如何?”王管家汇报道。
  便宜,真特么便宜,这是李泽轩的第一感觉。对比后世首都登天的房价,现在这店铺价格真是弱爆了,李泽轩连忙点头同意,然后亲自走向那掌柜。
  拱手道:“掌柜的,敢问这家店的木雕雕刻师傅是何人?”
  那掌柜找到了买家,心情也很好,就回答道:“哦?难道这位郎君也对木雕感兴趣?这雕刻之人就是长安城有名的天刀刘鼎义,人称刘一刀,我们店之前也是画了大价钱请来的。
  如果少郎君买这家店也是为了做木雕生意,老夫建议你还是赶紧想办法将这刘一刀留下来,外面很多家店抢着聘请他呢。”
  说罢那掌柜指了指门口的一精瘦老者。
  李泽轩听掌柜的说那老头外号刘一刀,心中忍不住腹诽,你咋不叫一刀牛呢。前世他是个dota爱好者,一刀牛的套路他玩过不少,额,这货忍不住又想歪了。
  不过李泽轩还真想留下这个雕工精湛老头,他虽然不打算开一家木雕店,但是以后他做的一些稀奇物什还是需要一个会雕工的师傅的。
  李泽轩当下便以天工阁之前一点五倍的薪俸将刘一刀留了下来。
  与掌柜交接完毕,给了他们三天的时间搬走。
  李承乾见天色也不早了,便要告辞,突然又想到他们的店铺还没有名字,就问道:“泽轩兄,这店铺该叫什么名字?”
  李泽轩想了想道:“就叫奇趣阁吧,以后天下奇趣珍宝,皆出自此阁,哈哈!”
  李承乾点头同意道:“此名大善!”
  李泽轩眼睛一转,顿生一想法,拉过李承乾,小声忽悠道:
  “高明,听说当今陛下酷爱书法,你要是能想办法让陛下为奇趣阁题匾,我再多给你半成干股外加两个像《西游记》那么精彩的故事如何?”
  李承乾闻言面色一变,脑袋立刻摇地跟拨浪鼓似得,急声道:“不行,不行,我父皇肯定不会同意的。”
  虽然李泽轩开出的条件非常让他动心,但是明显李二的虎威更让他惧怕,让李二给一个商铺题匾,真是亏他兄弟想得出来,这简直是在作死。
  李泽轩见他拒绝的十分干脆,知道没戏了,就退而求其次道:“那就算了,不过高明你得找一个书法名家题匾,咱们这个奇趣阁将来的格调一定要越高越好,牌匾可不能寒碜了。”
  李承乾想了想,心中已有了计较,便点头答应,说道:“这个没问题。哦,对了,明日我把那个器械技艺高超又非常有趣的人带过来给你见见,我见泽轩兄经常有一些奇思妙想,或许你俩可以碰撞出什么火花来。”
  这句话在李承乾看来没什么问题,但是在身为现代人的李泽轩看来就大有问题,他心中腹诽道:老子不搞基。
  但李泽轩也不好解释什么,反倒对李承乾口中的那人有些感兴趣,就说道:“那为兄就拭目以待了。”
  接着李承乾就和他告辞,带着侍卫离去。
  李泽轩带着兰儿、雨惜几人,雇了一辆马车,去太医署接铁蛋。
  看到铁蛋被包成了一个粽子,韩雨惜心疼的又忍不住要落泪,兰儿也眼圈红红的。
  铁蛋看姐姐和兰儿在为他伤心,连忙安慰道:“姐,兰儿姐姐,你们别担心,铁蛋没事了,已经不疼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话兰儿顿时就哭出声来了。
  李泽轩见铁蛋已经能说话了,受伤部位也都包扎好了,就想将他接回家照料。于是找来一医官,问道:“这小孩儿伤势怎么样了?可不可以接回去?”
  铁蛋在长安无亲无故,今天又为韩雨惜受伤,无论如何李泽轩也都得将他接回府令人好生照料。
  李泽轩来太医署的时候带着李承乾的手令,这医官自然不敢得罪,回道:“这小孩儿身上骨折的部位已经接回去了,接下来只需要静养即可,你们可以将他接回去,不过千万得小心。”
  李泽轩点了点头,请来几个太医署的学生,小心翼翼地将铁蛋抬上马车。马车上自然早就准备了几床被褥,以免颠簸。
  李泽轩让韩雨惜和兰儿上车照料铁蛋,又吩咐驾驶马车的伙计走慢点,他和王管家在马车后面步行跟着,一行人向李府赶去。
  铁蛋见少爷自己走路却让他睡在马车上,顿时就感动的不行,还想起身推辞,被李泽轩严厉制止。
  铁蛋心里顿时就暖暖的,心想同样是少爷,为什么自家少爷对他们这些乡下人这么好,刘郝建和曹少云他们却对乡下人这么坏呢?
  铁蛋两次救人,两次被打,虽然人救成功了,但是每次他都会拼的受伤,他心底还是生出了一些对力量的渴望,他想和少爷一样厉害,或者和老爹一样厉害也行,这样就能保护自己的亲人不受欺负。
  见少爷对自己家这么好,铁蛋心中有一丝希冀,他在想,或许求一求少爷,能让少爷教他武艺呢?就算少爷不愿意,铁蛋也打算退而求其次回家找自己老爹教自己两招。
  是的,铁蛋不傻,他也知道少爷的武功比自家老爹高明。
  经历了这么多事,铁蛋他自己也明白了许多事情,他想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