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四十六章 家宴

  几人回到李府时,李夫人正在前厅,突然听到门口好生热闹,就来到门前看看究竟。
  “轩儿,你这是上哪儿了?这是谁家孩子,怎么伤的这么重?”
  李夫人见儿子招呼着三宝、阿福抬着一个被包成粽子的小男孩儿,不由吃惊地问道。
  “娘,这是韩家庄韩里正的儿子铁蛋,这位是韩里正的女儿韩雨惜,今天的事说来话长,孩儿先把铁蛋安顿好再说吧!”李泽轩一边让家丁小心别磕着,一边回答娘亲的问题。
  这时韩雨惜连忙走上前,福身道:“雨惜见过夫人,今日我们姐弟二人叨扰了。”
  被抬着的铁蛋这时也强撑起身子对李夫人说道:“铁蛋给夫人问安!”
  李夫人连忙将这个孩子按下去,说道不用多礼,又转身看向韩雨惜,见其姿容秀丽,楚楚可怜,着实算是人间绝色,心底也被惊艳了一把,暗道莫非自家儿子看上这女孩儿了。
  走上前扶起韩雨惜道:“韩姑娘不要多礼,我李家往常在韩家庄收租,你爹也给了我们不少便利。”
  说罢又转身对李泽轩道:“轩儿,你让三宝他们将铁蛋安置在明月轩吧,他们姐弟二人今晚就住在那儿,娘一会儿再拨几个丫鬟过去照料。”
  明月轩是紧挨着李泽轩所住西院的一个独立小院,是李家专门用来招待客人的。
  李泽轩自是答应一声。
  韩雨惜连忙推辞道:“夫人,我们不需要丫鬟侍候的,我能照顾好小弟。”
  李夫人笑道:“你这丫头,在我们家就不要那么客气了,之前轩儿在韩家庄还多亏了你爹照顾呢。”
  她刚刚留意到儿子看向韩雨惜的眼神里面有一丝爱慕,作为过来人的李夫人自然什么都明白了。心道这丫头虽然家世差了些,但这模样的确算得上绝色,难怪儿子迷上她了。
  儿子终于开窍了,貌似自己快能抱上孙子了,李夫人脑洞大开,开始了愉快的幻想。
  李泽轩在一旁殷勤地指挥着家丁抬着未来的小舅子,这么好的表现机会,他当然要好好表现,以便拉近与韩雨惜的关系。他却浑然不知,自己的小心思全被机智的老娘看穿了。
  一番忙活下,李泽轩和兰儿、韩雨惜跟着家丁来到了明月轩,李夫人自是去吩咐厨房做晚餐去了。
  将铁蛋放在床上,众家丁告退,李泽轩回身对韩雨惜说道:“雨惜,铁蛋现在这伤势经不起颠簸,去韩家庄的山路又崎岖,你就先陪着铁蛋在我家待些时日,等铁蛋伤好的差不多的时候再说,我一会儿会派人去韩家庄跟你爹说一声的。”
  说罢定定地看向韩雨惜,祈祷她赶快答应,春天来了,这货现在也有点春心萌动了。
  韩雨惜虽然觉得住在这里不妥,但少爷说的句句在理,铁蛋现在的伤势的确没法离开,只好点头道:“那就叨扰少爷了。”
  说完,不知为何心底也生出一丝窃喜与期盼。
  小孩子都爱热闹,兰儿闻言欢呼道:“太好了,太好了,这下终于有人陪兰儿玩儿啦。”
  李泽轩没好气地指着兰儿道:“哥哥我之前不一直在陪你玩吗?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丫头。”
  兰儿调皮地冲着哥哥吐了吐舌头,拽着韩雨惜的胳膊嘿嘿直笑,不再说话了。
  ……
  小荷走了进来,福身道:“少爷,饭菜已备好,夫人让你们去前厅用膳,老爷也回来了!”
  李泽轩点了点头,对韩雨惜说道:“雨惜,跟我去前厅用餐吧,我一会儿让小荷送些饭菜过来给铁蛋吃!”
  韩雨惜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兰儿调皮道:“铁蛋弟弟要乖哦,兰儿一会儿让小荷姐姐给你送啃的鸡过来!”
  铁蛋一脸哭笑不得。
  ……
  “来,雨惜,吃这个鲈鱼,养身体。”餐桌上,李夫人眉开眼笑地频频给韩雨惜夹菜,韩雨惜的小碗不一会儿就堆了一个小山堆。
  韩雨惜无奈,拒绝的话又怕太失礼,而且她总感觉李夫人看她的眼睛怪怪的,她有些心慌,只能连忙道谢,埋头苦吃。
  李泽轩也发现了老娘怪怪的眼神,暗道莫非老娘看出他对韩雨惜有意思?不应该呀,李泽轩觉得自己隐藏的很好啊。
  “轩儿,我听你娘说,今天韩天虎的儿子受伤了?”李京墨问道。
  “是的,爹,铁蛋伤的很严重,孩儿想让他在我们家修养几天,等伤好了再送他回去。”李泽轩答到。
  李京墨点了点头,“嗯,是该如此,你爹我跟韩里正之前有些交情,他的儿子既然在咱们家养伤就得好生照料。不过话说铁蛋为什么会受伤?天子脚下竟然也有人敢行凶伤人,这不是罔顾国法吗?”
  李泽轩闻言,只觉老爹后半段话好熟悉,稍微一想,原来下午那曹县丞刚跟他说过,不由有些好笑。就将他们下午去西市,遇到雨惜他们被欺负的事跟老爹说了。
  “砰!”李老爹听到那曹少云的恶举,顿时就气愤地一拍桌子。
  “真是岂有此理,天子脚下竟然光天化日强抢民女,恶意伤人,这曹少云老夫之前也听说过,仗着他爹的官职强抢民女,无恶不作,真是罪大恶极!”
  李夫人也忿忿道:“这等恶徒着实该杀,轩儿,后来怎么样了?”
  李泽轩说道:“后来高明叫来了京兆府尹,勒令他秉公办案,不许徇私舞弊。他们曹家,这下肯定彻底完了。”
  李夫人解气地叫了声好,拉着旁边韩雨惜的手,投过去一个安慰的眼神。
  李京墨倒是反应的快,疑惑道:“轩儿,这李高明是何人,为何他能叫的动京兆府尹?”
  李泽轩也没打算将这事瞒着爹娘,反正他们早晚也得知道的,就说道:“爹,这李高明就是当今太子李承乾!”
  一语激起千层浪,这简直是石破天惊。屋内除了李泽轩和兰儿,其余众人均是惊得目瞪口呆。
  他们只是小老百姓,太子什么的距离他们太过遥远,万万没想到李泽轩会跟太子扯上关系。
  还是李京墨心理素质较好,毕竟纵横商海几十年,他最先回过神来,呐呐道:“轩儿,太子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额,李泽轩很想对老爹说你这话有歧义啊,他不搞基的。不过现在明显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于是就将自己跟李承乾合开奇趣阁的事情跟爹娘说了。
  李老爹听到自家儿子竟敢占七成干股,惊的长大了嘴,暗道儿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胆子真肥!
  李京墨打算一会儿吃完饭单独跟儿子说道说道,让他注意君臣之礼,别太失礼触怒了太子。
  李夫人听到儿子竟然跟太子一起开店,顿时就觉得儿子有出息了,心里很是畅快!
  就这样一家人各怀心思地吃完了晚饭。
  李京墨起身说道:“轩儿,你跟为父到书房来,为父有事和你说。”
  说罢就直接背着手向书房走去。
  李泽轩连忙起身跟上,正好他也有事跟老爹说。
  ……